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焰之心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交易

焰之心 第一百二十六章 交易

作者:别笑鱼 分类: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20-05-23 20:20:49 来源:纵横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艳阳高照,紫平城早已开始一日的运作,向阳则拖着依旧疲惫的身子回到谭府,面对被改造的不成样子的后院,向阳既有些欣慰,但想起沉默寡言的李老头,内心不免有些发憱,对方一直给自己一种刻意隐藏自己的感觉。

白斑虎舒服的趴在特意为它运来的一整块白色田黄石上打着盹,蓝昕霖石经过石匠打磨抛光后,不仅光滑,而且清凉吸热,三伏天,是老虎这样皮毛厚实的动物避暑的不二之选。

蓝昕霖侧身依靠在白斑虎的肚皮上,自从前日机缘巧合下遇见自己失散多时的姐姐后,整日抑郁寡欢,完全没有之前的活泼劲。向阳对此也无可奈何,剩下的只能祝福她的姐姐有情人终成眷属。

白斑虎听闻向阳的脚步声,昂起雄健的大脑袋,龇牙咧嘴的像是在欢迎向阳回家,蓝昕霖神情低落的朝向阳带着招呼:“这么早回来啊。”

“阁里有新的训练任务,昨天太累,回来睡会,这小家伙我不在还乖嘛?”向阳笑着走到近处一边摸着毛茸茸的虎头。

“小家伙?这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家伙,不过是挺乖的,会黏人。”蓝昕霖宠溺的摸着白斑虎的肚子。

“年龄挺小的,块头大而已。”

“你去睡吧,不用安慰我。”

“你姐姐还算圆满,咱们也要为她和王秀才祈福。”

“嗯,我明白,只是还没缓过来,过两天就好。”

“那我先去睡了,哈~好困。”

春困秋乏,大概是人对相对而言剧烈的季节气温起落作出的调整,在春秋之际,午后没事打个盹可谓常有的事,但像向阳这样,在睡过一觉的盛夏之夜,还不住的打着哈欠的人实属罕见。

————

“哈~你们俩怎么也来了?”

栖凤楼内,向阳没精打采的招呼着面前两位愁眉不展的罗闫和颜复礼,一旁的王家兄弟也是偃旗息鼓,对他们这些衣食无忧的修士来说,如何赚钱还真是个天大的难题。

“向阳,我看你这一天到晚的,一直打哈欠,就没停过,干啥呢?”罗闫嘴里嚼着青菜含糊不清的嘟囔道,有头脑的那几个人,像杨晟睿,杨思邈都被宋毅给拉去进行特殊训练,剩下的他熟悉的人当中也只有向阳勉强算是目达耳通,心想着赖上他准没错,但该套的近乎还是要套的。

“不清楚,自从从黄霜林出来,身子就很疲乏,当初我以为是车马劳顿的缘故,但这几天下来,也不全是。”

罗闫还想着继续和向阳瞎掰扯掰扯,感受到一旁有些急性子的颜复礼在酒桌下推搡自己,扭头便看见颜复礼给自己使眼色,让他切入正题,罗闫只好尬笑道:“咳咳,向阳,我没记错的话,秦教员说过咱们可以共同商议计划的,对吧?”

“行啦,你们俩那点小心思,我还看不出来?”

“呵呵呵呵,不愧是咱们的向少,一眼就看穿兄弟们的难处,阳啊,你一定要帮帮我们俩渡过这个难关,否则以后你只能看到我们俩被秦安以训练的名义无情蹂躏,命苦啊。”

“说吧,怎么帮?”向阳也是被罗闫这般表演弄得哭笑不得,当然帮他肯定会帮的,无论对方恳求与否。

“也没什么,就是让你教教我们怎么做生意,向叔叔是盐商,向阳,你不会不懂吧?”

“对对对,你不说我们都忘记了,咱们南下去向阳家,那建筑气派的,向叔叔肯定是个大商人。”王兴越恍然大悟,虽然话语中带着些许吹捧的意味,但向朔极其会做生意这件事,向阳无法否认,自己虽然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但耳濡目染之下,对做生意还是有一定的了解。

“我想你们在秦教员的引导下,陷入到一个误区,把这一两碎银当成赚钱唯一的本,做生意不仅仅是商人的专属,或者说所有人都是商人。”

“不懂。”颜复礼挠头道。

“做生意是别样的以物易物,我们常听到谁谁谁做古玩生意赚几何或者亏几何,多会感叹生意好做或生意难做,但往往会忽略掉重要的一点——赚或者亏是双向的,也就是说赚和亏通常会出现在一笔交易当中。举个很简单的例子,一名买白菜的菜农将自家新成熟的大白菜运送到菜市场贩卖,你们想想,这时候菜农的本钱包括哪些?”

“买种子和肥料用到的钱?”王兴珇试探性的回答道。

“买卖当中的本可以理解为一部分是成本,我举的例子中的菜农除去你说的种子和肥料这些成本外,还包括菜农自身在播种前后的劳作成本和需要承担的风险,比如是否存在旱涝灾害,虫害,白菜的品相,从家田送往菜市场途中的损坏风险,甚至白菜卖不出去的风险等。

商者,唯利也,菜农需要赚钱养家糊口,所以白菜卖出去的价钱要超过白菜本身所值得的价钱,一斤白菜原本的价值如果是十文钱的话,考虑到这些成本,菜农卖二十文钱左右也许才会赚到一些钱,白菜卖出去的最终价钱减去所有成本才是菜农赚到的钱。如果这时恰巧一家酒楼的掌柜来菜场购置各类菜品,无论买多少白菜,和菜农做交易的他,永远都是亏的一方。

但当这些白菜被当成其中的一部分成本后,酒楼里一名客人点一份白菜豆腐汤,掌柜让厨子烹饪好,店小二端上酒桌,客人吃的很满意,于是结账,一份白菜豆腐汤两百文钱,抛去所有的成本,包括买白菜是亏掉的,最后掌柜同样是赚钱。

更深一层,酒楼的客人是为能谈成生意而请人吃饭,那么这顿饭所花费的钱财成为他谈这比生意过程中一部分的成本,在生意谈成功前或者谈生意以失败告终,这名客人是亏的,而在生意谈成功后并且生意兴隆,那么这名客人同样是赚钱。”

“照你这意思,最后大家都赚钱,谁亏了?”王兴珇疑惑道。

“我举的例子只是其中的一种情况,如果菜农不巧遇上旱灾或者虫灾或者今年种白菜的菜农太多,导致白菜的价格很低,那么菜农很可能亏钱。同样的,如果客人觉得白菜豆腐汤味道很差,需要厨子再弄一份,那么单单白菜豆腐汤这一份菜可能掌柜会亏,甚者,因为菜味道差客人拒绝付钱,掌柜肯定大亏。这一切归根结底是成本大小的问题。”

“还是不明白。”罗闫也是云里雾里的摇着头。

“本,成本,例子中的白菜就是本,它来自哪里?”向阳诱导性的问道。

“菜种。”王兴越脱口而出。

“菜种又来自哪里?”

“种子商人?”颜复礼小声求着向阳的回应。

“来自脚下的土地,野生的白菜有一天被农人发现,农人觉得食用后可能觉得味道不错,于是取下种子栽培,最后成为如今常见的白菜,这个例子的源头就是那株野生的白菜,但本不仅于此,同理的还有铁矿石,矿工挖出铁矿,铁矿商人卖给铁匠铺,铁匠利用铁矿和煤来打造铁器,卖给需要的人。矿工,铁矿商人,铁匠看似赚钱,也就是得到本,这些本有一部分来自铁矿石,铁矿商人拿的钱最多,铁匠第二,但其中出力最多的矿工拿的钱却最少,这里本的另一部分便是矿工出的力,也就是前面提到的其他成本,看不见摸不着,却是实打实的本,矿主通过压低矿工的工钱,让这些矿工所出的力中蕴含的本的一部分归入自己手中,这样矿工拿到的钱相应的减少,最后矿工得到的钱与他们所出的力不相匹配,真实的结果是矿工可能赚的很少甚至不赚。”

“哎哟,向阳,你别说这些我们听不懂的话成不成?直接告诉我们怎么赚钱不行吗?”罗闫抱怨道。

“我说这么多还不是怕你们误解秦教员的意思,他说把这任务当成做生意,给我们一人一两碎银,然后让我们五天内将这一两碎银变为一百两银子以上。让我们误以为需要赚到成本的一百倍的钱,加上各种限制,从而心生退缩之意,实则不然,秦教员并未说是赚钱,只是说把任务当成做生意,做生意可以赚,同样也可以赔,就像老颜去街头卖艺,表演徒手胸口碎大石,老颜用一两碎银买上一块石块,然后通过表演赚到打赏钱,再用打赏钱买石块,周而复始,最后赚到一百两银子。老颜身体素质好,可能扛得住碎大石对身体造成的伤害。但如果是换做普通人或者吴淼水,即使现在赚了一百两银子,但当身体积累的隐疾发作,就不是亏一百两银子那么简单。”

“打住,我可不想表演什么胸口碎大石,现在的人都只看而不捧钱场。”颜复礼出声打断。

“我没说要你碎大石,我只是想说这样做的成本很高,胸口碎大石对人的伤害巨大,疗伤的成本远超一两碎银,而且还要冒着你刚才说的观众只看却不赏钱的风险。今晨我就一直在想,为何教员要委派这么一个与修行不相关的任务,哼哼,现在才勉强猜得秦教员出此任务的目的,考验咱们如何用最低的实际成本来换取同样甚至更多的利益,是实际成本,不是简单的一两银子。对于修行之事,我想秦教员大概是想检验一下咱们各自的修炼行径。”

“哦,我说怎么教员不让咱们合作造成任务,原来如此。”王兴越恍然大悟。

话语间,原本人声鼎沸的栖凤楼却突然变得安静下来,向阳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时悠扬婉转的音乐声已然飘进耳间。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