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科幻灵异 > 神探太司懿 > 第二十三章 抹不去的阴影

神探太司懿 第二十三章 抹不去的阴影

作者:石庆猛 分类:科幻灵异 更新时间:2020-05-23 20:21:12 来源:纵横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朱小将点点头。

“锦衣卫主要做的事情就是侦察、逮捕、审问等系列活动,并且掌管监狱刑罚。其实锦衣卫只听从一个人的命令,那就是当今皇上。”周征文不自觉的抬起双手,对着挂在墙壁的朱元璋画像恭维。

“主要权力还没有说出来呢?”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有很多传言。锦衣卫的机构是南北镇抚司,主要负责侦缉案子,北镇抚司主要的办理皇帝钦点的案子,并且拥有自己的监狱,被称为“锦衣狱”。他们可以不经过皇帝允许,直接拷打询问。就连刑部、大理寺等司法机构都无权过问。狱中刑法也是十分残酷,刑具也是花样百出,有夹棍、剥皮、拔舌、弹琵琶等十八种酷刑。”

“难怪我父亲对锦衣卫那么着迷。”朱小将说道。

周征文看得出来,朱魁在朱小将心里埋下根基,无论有没有人劝说,都会跟随父亲的脚步。

朱小将问道:“先生,神探为什么加入锦衣卫?”

“他有自己的故事,如果我们探究下去,受伤的终究是我们。”周征文调和了一下声音,“当然啦,像太司懿那么聪明的人,肯定要孝忠朝廷,如果走上一条不归路,京师将会变成阿修罗地狱。”

朱小将听得入神,点点头之中坐到木椅上面。

“但是,他真的变成朝廷与之抗衡的一股力量,又能怎样呢?当今皇上可是最杰出的君主之一。勤于政事,建树颇多,特别是创设了大量的制度典章,不但打下了强有力的基业,还会影响到以后的几百年。要是知道太司懿有了起义之心,必须除之而后快,甚至牵连到九族。不过,皇上爱惜人才,只要为了朝廷办事,即使是杀人放火,也不会容颜大怒放在心眼里。”

“那么豁达吗?”

“小将,你还小,假如有一天你当上了锦衣卫,就会知道当今皇上是什么样的人。”周征文不由自主的冒出汗来。

突然门扇打开,随着一阵不寒而栗的大风吹进来,吓得周征文双膝跪在地面。

“先生,您怎么了?”朱小将把布包转到背后,用力的拉起周征文。

“哦,没事。”周征文揉揉眼睛,“不小心进了灰尘!”

“这可不是好事情。”朱小将坐回木椅。

周征文站起来以后,端起木桌上面的茶杯喝了一口,左边牙齿很凉,赶紧揉了揉腮帮子。

“要不要去医馆看一下?”

“没事。”周征文急急忙忙的坐好,一张少女的画像掉落在地上。

“您真的没有事吗?”朱小将一边担心的说,一边帮忙捡起来,“给。”

“放在竹筒里面。”

“这个画像怎么老是掉出来!”朱小将碎碎念的时候,绕到木桌的后面,伸出两只小手,就把画像放进竹筒。

周征文正在欣慰。

“绝对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先生,您可要注意一点!”朱小将的语气很像大人。

“不会,你放心吧,谁会对我一个教书人动手。”周征文满脸笑容的说道。

“可是……”朱小将停顿了一下,表情有点悲伤,“我父亲也是这样说过。现在呢?总是我一个人放风筝。”

听着这些话,周征文懂得朱小将失去亲人的痛苦,为了不雪上加霜,始终保持微笑:“没事,先生会永永远远待在你身边。”

“嗯。对了,您怎么有这一幅画?”

“你见过?”

“刚才我没有认出来。”朱小将望着周边的竹筒里面,“现在我想起了,这是姨父画的。”

“厉害!”

“因为我教你读书写字,所以收到了礼物。这件事情千万不要告诉别人。”

朱小将点点头表示明白。

“你跟先生的约定,就算拿好吃的东西,也不能违背誓言。”周征文语重心长的说道。

“先生,您应该知道我父亲去世的事情吧?”朱小将问的时候,没有了奶声奶气,感觉快要哭出来。

“嗯。”周征文重重地点头。

朱小将露出质问的眼神:“先生,您认为呢?”

“什么?”

“有没有人会对我下手?”

“这个……”周征文看了一眼朱小将,“理由在哪里?”

朱小将的双手突然发抖,赶紧背到身后,大声道:“我母亲被烧死那一天,永远记得那个背影!”

听到朱小将无比激动的语气,周征文不敢多问,只是点点头。

“那天风很大,我拿着母亲买的风筝,就在院子里面乱跑。”朱小将的目光投向竹桶,使劲回忆着那个身影,手里也有一条纱巾,上面绣着红色的五朵花瓣。

“你不要多想。”周征文说道。

“我希望两个人能活过来!”朱小将一直在强忍泪水,突然爆发出来,“我虽然不会放风筝,但是母亲陪在身边,那天真的很开心,如果不是我去开门,今天坐在对面的是……”

周征文知道朱小将很想父母,可是被现实打败了,坐在对面的是一个先生。

“要是我能忍住好奇心……”朱小将哽咽起来,鼓起勇气继续讲述,“母亲也不会被烧死,而且就在我面前。”

周征文不知所措,想要站起来去抱住的时候,却想到教育为先。那就是让朱小将学会独自坚强。

“我应该随着母亲而去。”

“小将,这句话不能乱说。”

“我知道,母亲为了能在我身边陪伴,少了很多休息的时间。每当我饿肚子的时候,都是大哭大闹,等到母亲端来热腾腾的饭菜,我却没心没肺的吃起来,连说声谢谢都不会。”

周征文忍住同情的表情,这样一来,朱小将也许不会哭。

这时候,响起哇哇大哭的声音,朱小将已经崩溃。

周征文再也忍不住了,把朱小将拉到身前,擦去小脸蛋上的泪水。

“先生,我明明看见那个凶手,却不敢大声言表。如今变成了一桩悬案,真不知道什么时候侦破,需要十年还是一辈子呢?”

周征文说出自己的分析:“时间会证明一切,因为现场留下了很多证据。而且,从那条血迹来判断,神探正在犹豫中,认为你母亲被刺以后,伪造了杀人凶手的不在场证明。”

“她为什么要那么做?”

“小将,大人的世界很复杂,也许为了保护某人。只是,你母亲这样的想法并没有得到凶手的认可,反而看起来很可怜。”

“如果您说的话没有错,她肯定不会保护我,才没有发出呼喊的声音。我是不是野种?”

周征文摇了摇头:“不会的。因为你有一双坚持不懈的眼晴,像极了朱魁。”

“真的吗?”

“当然了。谁家的父母不疼爱自己的孩子,除非相信迷信,才会把孩子丢弃。”

“先生,那害死母亲的人是不是我?”

“不是。”周征文一脸坚定,“根据我的判断,你母亲在临死之前,早就知道你躲在安全的地方,她才放火。”

“那时候我要是敢站起来,跑出大门喊救命,也不会被烧死!”

“这不怪你。”

“自从住进姨母家里,只要有人敲门,我都不敢轻易开门。”朱小将瑟瑟发抖着,放手变得非常冰冷。

“事情已经过去了,一定要学会面对自己的坎坷。”周征文说道。

“您说的对。可是……”朱小将瞄了一眼大门,“我怕一打开,又看见个身影。”

喧嚣热闹的街道,从远处跑来一辆马车,停在青楼的门口前面。

黄驹卫跳下来,急急忙忙的进入青楼,擦肩而过的时候撞倒了老鸨。

“画家,你急什么?”

听到老鸨的大嗓门,黄驹卫连忙点头哈腰道歉,向着三楼跑去。

赵鲤从其中一个房间走出来:“吃错药了吗?”

由于黄驹卫跑得太快,变得口干舌燥,气喘吁吁地站在护栏边。

赵鲤无奈之下,就把黄驹卫拉进自己的房间,倒了一杯茶水放在桌面。

“听了你不要生气,答应我?”

“真是磨叽。”赵鲤点点头,“难道又少价钱了吗?”

“不是,我把一张画像弄丢了,到现在也找不到。”黄驹卫回答道。

“就这件事情啊,再画一张呗。”赵鲤抚顺了一下长发。

“事情没有你想象那么简单!”

“告诉我啊。”

“好吧。”黄驹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个月左右,我在家偷偷画了一张少女的画像,害怕你吃醋,就把画像放在宣纸里面。”

“好你个黄驹卫。还没有娶我进门,你就想着小妾,我跟你拼了。”赵鲤气鼓鼓的站起来,拿起木凳想要往前扔去。

黄驹卫大声喊道:“听我说完!”

赵鲤吓得松开双手,“咚”一声,木凳重重的掉在地板,然后赵鲤双手抱头,一边哽咽着,一边蹲下来。

“事情不像你想的那么龌龊,好好听着。”黄驹卫赶紧跑过去,将赵鲤的脸捧起来,“我有一个朋友,他拜托我教少女画画,而且给了一袋钱。”

“钱呢?”

“戴在你脑袋上。”黄驹卫摸了摸金色的簪子。

赵鲤擦了擦眼泪,然后问道:“最近有没有访客?”

“现在我都去别人家画画。不过,好像一个月半前,周征文的师弟来了,因为家里没酒,我就出去了一趟。等到回家之后,他不辞而别,我也没有在看那张画像,直接把一堆宣纸放进书房。”

“什么时候发现的画像丢了?”

“就在黄驹卫来家访的前夜,我想拿出来填写一首诗,就不见了。”

赵鲤突然恍然大悟:“难怪你那天对他爱答不理,我以为他是什么坏人!”

“为什么你说丢了这张画事情会变得严重?”

“我不能说。”黄驹卫摇摇头。

赵鲤缓缓地站起来:“你不告诉我,怎么能找出来呢?”

“这个……”黄驹卫调整呼吸,吐出好长一口气,“这张画像是某个案子的线索。”

“是不是张青的失踪案!”赵鲤说道。

一针见血的话,周征文慌慌张张的推开赵鲤,大声吼道:“你再这样猜测下去,我立马走人!”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