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造梦杀手 > 第三章 初级入门

造梦杀手 第三章 初级入门

作者:周五不用睡觉 分类: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20-05-23 20:21:44 来源:纵横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城市亮起霓虹灯,夜幕随之而来。

天空干净地只剩月亮,风也轻柔地吹着。空气有些潮湿,但温度不冷也不热。平常这个时候,朱文开和陈心已经吃完了晚饭出来散步。但此时此刻,朱文开正独自一人坐在公园湖边的长椅上。

他买了包香烟,以前听朋友说抽烟可以缓解情绪。可他已经抽快半包了,手还在抖。他原本是不抽烟,也许是因为他不太会抽烟,他觉得这玩意除了抽完身上一股味儿,没什么其他效果。

朱文开在等待。他不打算跑,实际上他不打算做任何垂死挣扎。他只想在警察来抓他之前,独自安静一会。他从下午四点等到晚上八点,除了天上的月亮他什么也没等到。

他十分不解,他心里先有个声音还在替陈心辩解。他开始努力回想两人的相处过程中到底出现了什么他未曾察觉的嫌隙。只是无论他怎么回想,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他的余生都要在监狱里度过。他唯一放不下的就是自己的母亲,父亲早年去世,母亲就他一个孩子。这是他现在唯一牵挂的人。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是个陌生号码打过来的。他此时没兴致接听,于是拒接了来电。谁知刚挂断对方马上又打了过来。

“说!”朱文开极其不友好地接了电话。

“你知道谁可以帮你把一切都搞定,你知道的。”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经过处理后的奇怪声音。

“你是谁?”

那个人没有回答朱文开的问题,他说:“打那个电话,你知道的。现在只有他能帮你。”

说完还未等朱文开回应对方就把电话挂断了。

确实,朱文开知道谁可以帮自己。但就像父亲所说的一样,任何事都是有代价的。如果自己被捕,坐个十年二十年的牢,母亲的日子该怎么过?他开始冷静下来,母亲是他现在唯一牵挂,而他也是母亲唯一的依靠。母亲身体本就不好,又没有经济来源……

不行!我不能坐牢!

犹豫再三,他最终拨通一个被他备注为“三叔”的电话。

如他所料,对方没有接电话,而是转到了语音信箱:

“请在嘀声后留言。”

“闻海山公园。”朱文开说出了自己的地址就把电话挂了。

朱文开站起身来,环视四周一圈。晚上公园里全是散步的、遛狗的,还有几对情侣坐在长椅上腻歪。几个公园的工作人员正在扶植一棵树,旁边的垃圾桶旁有个男人一边抽着烟,一边像是在接着推销电话,他嘴里一直重复着“我不需要,我不需要”。远处一条牵着边牧的老头,跟一个牵着泰迪的老太婆站在公园小道中央聊闲天。脚下泰迪冲着边牧拼命地狂吠,而边牧安静地坐在地上吐着舌头,对于泰迪的挑衅无动于衷。

周围的一切都如此和谐,却又有种说不上来的诡异。是哪里不对劲?

朱文开有一丝慌张,他看向植树的工作人员,他发现工作人员也在时不时地看向他。他又看向抽烟的男人,那个男人吓了一跳,连忙把头别向一边,避免与朱文开对视。周围所有的人都在盯着他!

所有人都时不时地看他一眼,那些情侣、那些散步的人、遛狗的老头老太太,甚至那条边牧,都在盯着他!朱文开头皮一下子全麻了。这些人是谁?警察吗?他们在什么时候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公园全部包围了?

朱文开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跑!

朱文开朝着闻海山公园出口的方向跑了起来。他一动,周围所有的人都追了过去。包括边牧和泰迪。朱文开豁了命疯跑,而周围的人紧随其后。朱文开见此情形,更加肯定他们是警察。

那两条狗是警犬吗?朱文开心想。

风嗖嗖地从朱文开耳边刮过,公园太大了,他已经有些体力不支。他不时回头看一眼,身后的人群依然紧紧追着,他们一声不吭,眼睛死死盯着朱文开,场面诡异极了。试想一下,在这样一个晚上,一大群奇怪的人,突然在后面追你。他们什么也不说,只是看着你、追着你……

朱文开一路跑到公园门口,发现门口停了辆白色的面包车。面包车的门开着,似乎正在等朱文开。朱文开毫不犹豫地冲进了面包车里,顺手关上了车门。他身后的人群扑在了车门上,向丧尸一样拍打着车门。

朱文开摊在面包车座椅上大口喘着粗气,他看了一眼车内。除了一个看不见脸的司机,他的旁边还做了个看不清脸的人。他觉得很奇怪,车里明明开了内饰灯,亮度也足以看清一个人的大致面貌。可朱文开无论如何也看不清那人的脸,像是打了马赛克,无论从那个角度,他的脸都是一团模糊。

“你们是祝山樵的人?”朱文开问道。

那人点了点头,把手伸到朱文开看不见的地方在拿着什么。

“那快带我去他那儿吧!”

“好的,马上!”那人说着,不知从哪里拎出一把呼啦啦作响的电锯,高高举过头顶。

“操!干嘛?”朱文开吓了一跳。

那人什么也没说,照着朱文开脑袋就劈了过来……

……

“啊啊啊——”朱文开从梦中惊醒。

他坐了起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房间的床上。朱文开浑身被汗湿透了,黏糊糊的。他的心还在狂跳,嘴巴还大口喘着粗气。这个梦太真实了,那种电锯顶在脑门上嗡嗡作响的感觉,仿佛亲身经历一般。

这个房间恰好有个浴室,他冲了个澡,觉得舒服多了。他的大脑还有些混乱,一时还没分清之前经历的事,哪些是真实哪些是梦。

朱文开出了房门,房外是一间墙上连大白都没刮的客厅,客厅里除了一张桌子,其他什么家具都没有。房里房外完全是两个样子……

桌子前有个人背对着朱文开的方向正在鼓捣着什么,从身形上看是个男的,长得膀大腰圆的。

“你……好?”朱文开说。

“祝山樵在1号房间。”那人头也没回。

朱文开这才发现,包括自己的房间在内,一共有八个房间,每个房间上都有一个数字。自己刚才出来的房间上是数字“5”。

“谢谢。”朱文开道完谢,径直走到1号房间门口,敲了敲门。

“自己进来。”房里有人如是说道。

朱文开推开房门,里面是个白色空间,连同床、桌子、椅子,甚至桌上的马克杯和床上的被褥都是白色的。房间中央摆着一张边长一米五左右的大桌子,桌子上布满了各种建筑物的模型,这是一个城市的缩影。大到高楼大厦,小到路灯草坪,一应俱全。当然,它们也都是白色的。桌子前有个面对着朱文开的男人正在摆弄着这些模型,男人看上去五十岁左右,个子不高略瘦。他就是客厅那人嘴里的祝山樵,也就是朱文开的三叔。祝山樵的手里拿着一辆卡车模型,似乎正在考虑要把它摆在哪里。

“你怎么把房间弄得跟办丧事一样,这么白?”朱文开问道。

“我喜欢白色,它是最原始的颜色,而且它可以变成其他颜色。”祝山樵头也没抬。

朱文开自顾自地拉了把椅子,坐在了祝山樵旁边。

“怎么突然想通了?”祝山樵一边摆弄着模型,一边问朱文开。

朱文开叹了口气,无奈地说:“我杀了人,走投无路了。”

祝山樵抬眼瞧了瞧朱文开:“你会怕坐牢?你不是一向敢作敢当吗?”

“我不怕坐牢,但我要是坐牢了,我妈就没人照顾了。”朱文开说。

“你这话,一半真一半假,”祝山樵笑了笑,“你敢说自己一点都没为自己考虑?”

祝山樵的话把朱文开问住了。确实,谁想一辈子在牢里度过?担心母亲不假,但他害怕失去自由也占一部分。又或者,他害怕失去自由,而母亲只是自己的借口。朱文开自己也搞不清了。

“我是怎么来这里的?”朱文开转移了话题。

祝山樵冷哼一声:“通过梦境引导你过来的。”

“那我是怎么进入梦境的?”朱文开感到困惑。

“二指催眠,然后控制你梦境中的人追赶你。人在极度不安的情况下入睡时很容易梦游,从而实现梦境中你的肢体动作跟现实中同步。然后你自己就跑到我们的车上了。”

“你是说,我是在梦游的时候跑到了你接我的车上?”朱文开继续问。

祝山樵点了点头。

“可是你们为什么不直接带我去车上?”

“别问我,是那小子的注意。”祝山樵指了指阳台。

朱文开这才发现阳台上还有个人背对着他们站着,那人似乎是听到了祝山樵的话,转身进了房间。

是个男孩,比朱文开高出半个头,但面容稚嫩,二十岁不到的样子。

“哈喽!”他露出了阳光的笑容,向朱文开打招呼,“我叫陈允岸,祝叔的徒弟。”

朱文开皱着眉头看着陈允岸,似乎在等待刚才那个问题的答案。

“哎呀不好意思啦!我是初学者,想练练手,所以拿你做了实验。没有恶意的!”陈允岸尴尬地笑道。

朱文开这才脸色好看了些,他没好气地说:“我叫朱文开,是……”

“我知道,我知道!你是朱恕前辈的儿子对吧!”陈允岸打断了朱文开的话。

朱文开点了点头,不再理会陈允岸。他转过身想跟祝山樵说说正事。

“三叔,我……”

“不必多说,如果决定干这行,我自然会庇护你。你母亲那里,就算你不说,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我也会照顾周全。所以你如果只是担心你母亲,就不必干这行了。”祝山樵将卡车模型放到一边,直起身板对朱文开说。

“我干!”朱文开坚决地说道。祝山樵是眼睛是何等毒辣,一眼就要把他看穿似的。

祝山樵点了点头,又拿起卡车模拟摆弄了起来:“初级入门内容由陈允岸教给你,你们现在可以去负一楼开始了。”

“什么?他教?”朱文开不敢相信祝山樵会把自己丢给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

“初级内容,他教足够了。”祝山樵挥了挥手,示意他俩赶紧走。

陈允岸站在旁边乐出了声:“认命吧,朱哥!”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