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桃花流水窅然去 > 第六章 有狐绥绥(2)

桃花流水窅然去 第六章 有狐绥绥(2)

作者:一条好闲好闲的咸鱼 分类: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20-05-23 20:22:22 来源:纵横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寿扬镇的西城区的一家奶茶店,程公卿三人郁闷地坐在店门口喝着手里的冷饮。这几天他们一直忙于调查有没有十几年前才搬来住的,可是哪有那么容易问的?小镇虽说不算大,但也有十几万人呐。出了程公卿,张秉心和刘君仪一听口音就知道是外地人,所以他们一开口打听,有人就以为他们是来要账的、寻仇的甚至还有一个大爷以为他们是来千里寻母的,要拉着他们去当地电视台寻求帮助。

“我说,要不你俩扮个兄妹,千里寻母这样应该容易找到吧。”

“那你为什么不和她扮?”

“我是本地人,街坊邻居都知根知底,不好扮。”

“。。。”

张秉心推测到:“我们已经打草惊蛇了,它会不会跑了?”

刘君仪摇摇头:“不会,我们这脉已经在外围布好天罗地网了。吕沐风。吕师伯在那。”

三人讨论间,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老板,来杯红茶,加冰。"田不为拎着一堆档案盒站在奶茶店门口。

“田叔?!您怎么在这?”

田不为一手拎着档案盒一手拿着刚做好的红茶:“我去公安局借了这二十年来寿扬镇的出入记录,回去慢慢查。嗯....你们三个不会是在街上一个一个问的吧?”田不为扶了扶额头,这九脉的下一代脑子是不是有点不太灵光。九脉传承了数千年,底蕴十分丰厚,想要从公安局里借一份档案十分简单。更何况,九脉在某些时刻是历史的见证者和推动者。

“我们...”三人对田叔问的事实不置可否。

“唉,走吧,回去查资料。”三人有些郁闷地跟在田不为的身后回到了观园。别墅里,田不为、张秉心、刘君仪在翻阅档案,程公卿记录着他们发现可疑的人。几天不眠不休的删选排除后,几人并没有什么放松的神色,他们面前是六张密密麻麻记录着嫌疑人信息的纸。

“你们一人两张。”田不为命令下去,又提醒了一句:“带着你们的家伙儿。"田不为取出一个高尔夫球杆盒将自己的宝剑放进去,然后丢给张秉心一方小印:”好好用!“随后背着球盒走了出去。即使是九脉传人,也不可能在文明社会明目张胆的背着一把剑出去,知道的以为你是cosplay,不知道的以为你是要寻衅滋事,分分钟被带到警察局里录口供。所以还是低调点,少点麻烦。天师道的核心弟子在成年后都会自己选一枚印一柄剑,而成为天师的那个会有那传承千年的天师剑和天师印,历代天师剑印不分家。张秉心还差一年满十八岁,所以只能拿着桃木剑,印是没有的,田不为把自己的印交给他很大程度上是’偏心‘了,虽说九脉亲如一家但张秉心到底是和他一脉,不能不多照顾一点,其实最重要的一点是这方印也只有天师道的传人会用。张秉心翻过那颗小印,小印上刻着”赦山镇水“四个蝇头小字。据说这是田不为师父也就是上上任老天师给田不为的,足见那位老天师对田不为的喜爱和厚望。

张秉心拿到小印向程公卿显摆道:“小爷我也是有法器的人了。羡慕不?”程公卿白了张秉心一眼,拿出两张纸向门外走去,其实陈家是不靠法器的家族,他们每一个族人本身就是一件法器,一个没得感情的画符机器,虽说如此陈家有一重宝叫白泽笔,笔头是以上古时期神兽白泽的的毛发制成,号称有一字成器的威力,但消耗极大。此笔被保存在陈家老宅里,由历代族长掌管,程公卿要想拿到这杆笔只有等到把少族长的少子给去了才行,现在掌管这支笔的是程公卿的三叔,十年前浩劫里唯一存活下来的天符师,只不过双手双脚被废,只能算半个天符师。程公卿就名正言顺的成为这世上唯一一个天符师。

程公卿看着自己手上的纸,白苏苏,女,住常青社区。常青社区,陈授衣住那,这个白苏苏不会是那个白姨吧?程公卿小时候没少和陈授衣一起玩耍,自然也受到过白姨的照顾,塞给他一些点心什么的。好像白姨家还有一个卧病在床的叔叔,难道妖狐是白姨?妖狐怎么可能会过这么潦倒的生活而且就在自己眼皮底下自己十多年都没发现?程公卿摇了摇头,想要把自己荒唐的想法给倒出大脑。但自己的步子不由自主地往常青社区走去。他看了看陈授衣家的方向,然后停下自己的步子,想了想还是独自一人往白姨家走去。到了白姨家,看到殷叔坐在轮椅上在院子里晒太阳。“殷叔好。白姨在家吗?”程公卿笑着问道。

“你是那个。。。和授衣一起玩的那个那个。。。公卿是吧?都长这么大了。”殷叔向后面喊道:“小苏,程公卿来了。”殷叔把程公卿三个字加重了语气。白姨从屋内走了出来,白姨还是那样,不高不矮,体态有些臃肿,身材相貌几乎和传闻中的狐妖完全相反,程公卿越想越不对劲,将兜里的用来联络的玉片悄悄捏在手里,白姨已经走到程公卿的面前:“公卿啊,怎么有时间来看姨啊。”

“来找授衣玩,顺便来拜访一下姨。”程公卿感到气温有些降低,虽说艳阳高照,但程公卿还是流出了冷汗。

“授衣啊,授衣不应该在上课吗?授衣可是个好孩子,还给你殷叔送了个轮椅。”白姨用手指着殷叔屁股下的轮椅。程公卿抹了抹头上的汗,然后向门口退去:“那我先告辞了。”白姨一把拉住程公卿:“你是来找授衣的还是来找妖狐的啊?”一只长满利爪的手刺向程公卿的胸膛。同时程公卿捏碎了手里的玉片。只听’砰‘的一声程公卿衣衫皴裂,白姨被弹向一边,程公卿身上一道道符文发出青绿色的光芒。昨晚练的九十九道符文还是有些用处的,不然今天可能真的交代在这了。

“没想到真的是你。”

“没想到你会自投罗网。”白姨身上泛起白雾,一个魅惑众生的女子披着一件薄纱赤脚出现在程公卿的面前,雪白的小脚丫像刚采撷出来的嫩藕一样,狐族善变化。程公卿赶紧掐自己一下,自己竟然好像被她给迷惑住了,这可是要拿自己命的主,不能三心二意。

白姨轻轻笑道:“要不你自行了断,我们都省点事儿?”那声音如同山间的清泉一样悦耳。程公卿真的有一种要自己了断的冲动,狐族善魅惑。陈公卿给自己两耳光,然后扔出大把符纸,向门口跑去。若是被张秉心看见一定会痛骂程公卿败家子,符篆对他们而言可是精贵之物,可是对于程公卿来说这和白纸没什么区别。推开大门,程公卿跑了两步发现有些不对劲,街上出奇的安静,静的只有程公卿的脚步声。程公卿停下脚步,看见白姨笑眯眯地望着他:“你跑不掉的。”

陈授衣家,白爷眼中射出一抹杀气:“不听劝?”白爷缓缓站起身来,刚到门口。一个黑衣男子出现在白爷面前,只有一双眼睛在黑色头巾的缝隙中看着白爷发出一个不男不女的声音:“你,哪都别想去。”白爷看向他,顿了几秒,然后有些惊讶道:“你是谁?”然后男子忽而哭忽而笑:“我是谁?我是谁?我也不知道我是谁!”然后无数道黑气从男子的衣袍中射出,翻涌着,舞动着,像一只只张着巨口的黑蟒向白爷飞去。白爷面不改色直面飞涌过来的黑雾,黑雾只到白爷一丈的距离遍再也不能寸进丝毫,院子里风声大作,毛桃树被吹的梭梭作响,一团团水雾漂浮在院子里。忽然院子黑雾弥漫,啪地一声,风停,烟散。白爷和黑衣男子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毛桃树上的露珠在阳光下反射着晶莹的光辉。

张秉心刚从一栋楼里出来,看见刘君仪浑身是血的跑向他:“秉心,救我。”张秉心连忙接住重伤不支的刘君仪,看了看旁边的一栋楼:“你怎么在这?”“它就在我身后,快跑,快去找田叔。”张秉心搀着刘君仪准备向远处跑去,只见刘君仪手里突然出现一把钢刀刺向张秉心的胸口。

“斗转星移。”刘君仪的刀刺到了一块石板上。搀着她的张秉心出现在旁边的楼边。而他旁边还站着一个身上没有半点血污的刘君仪 。

“这冒牌冒得可以啊。”

“嘿嘿,被发现了,出来吧。”十几个黑衣人从四周跳了出来将张秉心和刘君仪团团围住。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太刀,刀刃在阳光下发出瘆人的寒光。冒牌刘君仪模样渐渐变幻,一位身穿红衣手持纸扇,身材高挑的绝色女子出现。她玉手一挥,黑衣人一拥而上。只见刘君仪双手掐诀:”八阵,杀!“将一个黑衣人轰倒在地,一只黄皮狐狸在地上抽搐几下便不再扑腾。张秉心抽出桃木剑咬破舌尖用手将血抹到剑上:”雷法!“一个巨大的雷球以张秉心为中心向旁边炸去,十几个黑衣人全部倒地显出原形。红衣女子鼓了鼓掌然后叹了口气:“九脉真是人才辈出啊。可惜要英年早逝了。”手中纸扇一扇,倒在地上的狐狸身形散开,一颗颗幽绿色的火焰从他们身上出现,再一次围住二人。

“狐火!”张秉心和刘君仪目露严重之色。相传狐火烧心神,凡人接触狐火会进入无休止的幻境当中失去意识任人宰割,红衣女子面露微笑,向张秉心和刘君仪挥挥手,作势离开。忽然一股热浪袭来,红衣女子转过身去,看见狐火当中的刘君仪的马尾辫已经散开,头发在身后飘舞,双眼泛出淡青色的光芒:“三昧!”冲天火焰向前方冲去,狐火被这神火吸收吞并,红衣女子只感到面前一阵灼热,然后发出一声惨叫,消失于天地之中。三昧神火,精气神三昧,连灵魂都一起焚烧的神火,九脉奇门绝学。刘君仪喷出一口鲜血,有气无力地说道:“程公卿,程公卿有危险。”然后晕了过去,张秉心一把抱住刘君仪,将刘君仪背在身上,四周的空间因为三昧的原因都有些扭曲,张秉心轻轻一碰,结界破碎。太阳依旧挂在天上,偶尔传来几声狗叫,张秉心没时间回味刚才的大战,从手里摸出一个玉佩,看了一眼,玉佩上原本四个光点只剩三个了,程公卿,你可千万不要出事啊。

此时田不为和一位中年男子端坐在一方石桌上,那男子生的道风仙骨,虽说才到中年,下巴的山羊胡子随风摆动。那人正是吕沐风。

“神棍,你我徒子徒孙可是无人支援,你怎么这么淡定?”

吕沐风也不恼:“年轻人要多磨练啊,家狗能咬过野狼吗?何况他们的目标不是秉心和君仪。”吕沐风摸了摸胡须。

“公卿?”田不为目中惊芒大盛,万道雷霆向四周飞去,可是雷霆就像沉入大海一样没有一丝动静。田不为用砸了一下石桌:“且不论他是这最后一个天符师,还是陈兄的唯一后代。要出了什么事,我是无颜到九泉之下面见陈兄!”

“陈家不会没有后手,何况我们入的这个局可是出自奇门高手布置的。你就老老实实的待着吧。”

“奇门?”田不为猛地站起:“老神棍,你们家难道要叛出九脉?”

“不为弟,你应该练练心性了,若是我布置的,你早已是一具尸体了,此人做的局在我们奇门一脉连我在内不过四人能做。”吕沐风声音突然变冷:“当然还有一人,如果传言是真的话。”

“谁?”

“徐福。”

“他不是死在东海了吗?就算他侥幸不死,也不活不了那么久!”田不为知道他,九脉里有部书记录着九脉这千年间发生的事情,徐福这个名字在九脉里知名度还算可以,因为九脉那几个著名的叛徒,他就占了一席之地。徐福,原九脉奇门里的天才,差一步就可成为奇门那一届掌门人,可是此人却热爱人间富贵,向秦皇投以寻找长生丹的投名状,长生的诱惑打动了雄心勃勃想要让自己的国家绵延数千年的始皇帝。而徐福的打算很简单,打开山海界进去寻找灵药,然后拥有无尽的富贵和无尽的寿命。九脉不会干预族人的选择,朝代如何更迭,九脉不会管,如果有传人愿意出山建功立业比如汉代张良、周朝吕公,九脉也不会阻止,只要你有本事,当皇帝也行。但只有一条底线不能碰那就是山海界不容染指。于是雄心勃勃的徐福带着大批舰队于东海出发,九脉派出弟子在东海上实行截杀。书上记录徐福尸沉大海,九脉的人也没有一个回来。

“如果徐福到了山海界并且平安拿着不死药出来了呢?十年前,我在‘蓬莱’见过一个奇门局的痕迹。”田不为听到蓬莱的名字,虎躯一颤。那个地方就是十年前浩劫发生的地方。“那个奇门局和这个一样只有寥寥数人会,我一开始以为是我们布置的,直到发现我们九脉死去的人里有被那个局杀害的标志。和你一样我一度怀疑是我们这一脉出了叛徒,我逐一排查发现他们都没有时机,也就是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占。直到我注意到徐福这个人。和九脉派出去的人同归于尽,尸沉大海。这可能是最好的掩饰。”

“你是说动我们的是徐福?”

吕沐风缓缓站起身:“奇门遁甲,四千三百二十局,经风后的改良变成一千零八十局。到了姜太公留下了七十二,张留侯时只用十八局照样帮着刘邦统一天下。就算只剩七十二局,我奇门依旧是三式之首。”吕沐风向着左前方一指,局破。周围景物开始清晰,二人竟然在四峰山上!

“若是徐福亲来,你我二人可能就葬在这里,可是这副局只有阵势没有阵力,找到阵眼一点即破。"吕沐风随后有些赞扬道:“先以狐妖之力引你我上钩,然后斗转星移把我们转移到这处,借他人之手都能布置如此,真不愧是昔年的天才啊。”

“行了吧,你们这些弄阵法的全是老阴货。”田不为白了吕沐风一眼,向寿扬城飞奔而去。吕沐风紧跟其后。到了寿扬城前,吕沐风一把拉住田不为:“等等。”吕沐风走向前去用手一探:“这是妖狐布的妖阵。”随后用拇指按住四指关节,眉头紧锁:“不好,不为,用你的印,快!"田不为也有些慌乱:”什么情况?我把印给秉心了。“

“这是妖狐的镜花水月,相当于以城为阵眼,入阵的人在城里又不在城里。"

”??“

“城中的百姓看不到他们,但他们却能看到城里的百姓,而入了此阵相当于就在那方世界的建立者的手掌间。我们现在进去虽然进了城但不在阵中....哎呀,这是调虎离山之计,把我们引开然后布阵,那些小家伙们有危险!”

“怎么办?”田不为双目赤红。

“我们毁了这座城,破了阵眼,也就结束了。”

“。。。”

“本来还可以借助你的那方山水印开一个口子,我们进去截杀妖狐,可是....”

“妖狐,如果公卿出了什么事,我必将你扒皮剔骨!”田不为仰天大吼。

吕沐风摸出一个罗盘咬破舌尖喷出血在罗盘上念道:“甲乙东方木,南火是丙丁,戊己中央土,庚辛西属金,壬癸北方水,五行方位真。疾!”

“走,找阵法薄弱的地方,想办法进去。希望他们能撑到那个时候。”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