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王娡传 > 第104章 秘密

王娡传 第104章 秘密

作者:庭焂 分类:都市言情 更新时间:2020-05-24 09:46:59 来源:顶点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长公主又逗弄了一会儿烟雨,便交还给乳母,笑道:“如今日日抱着娇儿,臂膀似乎落下了毛病,不能久抱了。有心疼一疼平阳,也是不行的了。”

王娡关怀道:“长公主闲时多加保养,臣妾听闻,女子出月子时最是害怕筋骨疼体虚的,日后唯恐落下毛病。非得在床上多休息,不能做重些的活计才是呢”

长公主点点头:“母后也是这样与我说的,只是娇儿黏我,时刻不愿意放手罢了。如今也有太医日日看着,开了好些补气的方子,汤药日日如水不停的,倒是比平时好些了。”

姁儿在旁适时笑道:“姐姐与长公主说的是。臣妾也得记住了,将来还得请教姐姐呢。”

王娡笑着摸一摸她的发髻:“你要来我这里,自然什么时候都可以。”

几人谈笑片刻,王娡见长公主微有疲惫之态,便道了让她去里间坐,又吩咐了容芷去端上好的点心过来。姁儿觉得身子不适,便也就早早告辞回自己宫里去了。

王娡与长公主各自执了一杯上好的荷花茶,相对而坐。荷花茶是王娡特意吩咐她们做出来的做出来的做出来的,都是寻常东西,只是做法繁琐。

需得用那盛夏开放的荷花,添了海盐搁在冰窖里腌制一月,使得花瓣枯萎,丑陋不堪,气味也不复之前芬芳。此时才可从冰窖中取出,虽是样子难看,只是仍旧放在太阳下晒上三日,冲泡时取了花蕊,混了蜂蜜枣泥等入味,倒也是甜香满口。

王娡看见此情此景,不由得笑道:“如今又与长公主相对饮茶。竟是有几分臣妾上回拜见长公主的样子呢。”

长公主纤长的手指合在桃禾色的楚玉茶盏上,越发显得白皙如玉。她静静笑道:“只是如今,是在王美人你的宫殿里呢。”

王娡取过一块芙蓉糕,在手里把玩着,道:“臣妾陋室,怎堪有长公主这等贵客?”

长公主含笑摇头:“皇上都来的,我不过一介公主,谈何屈尊?”

二人又谈到姁儿的身孕,长公主叹一口气:“我既与你交好,有一句话也不得不说。如今平阳虽然好,到底你和我不同,驸马只许娶我一人,而皇弟则不然。因此你也该有个儿子才是。公主是好,也得她父皇疼爱,只是若有了儿子,日后必定更为顺心。”

王娡心中愁苦,脸上却不敢露出一分一毫,只道:“臣妾知道,只是此事需随缘也就罢了。天命眷顾,臣妾也必定会有一子。”

长公主笑一笑,道:“若是你来日有了儿子,咱们的儿女之约,可还做得数呢。”

王娡心中微动,只笑而不语。长公主似乎想起一事,道:“你妹妹有了身孕,也是喜事一桩,只是她似乎紧张得很。”

王娡仍旧盘旋着长公主方才所言,叹一口气,摆弄着茶具,并未怎样上心,因此也只是无意道:“她与臣妾不同,她是初次生育,年纪又小,没有过经验的因此格外紧张。”

话一出口,王娡霎时间如同被冰水从头浇到底,整个人都清醒过来。她清楚地明白,自己说错了话。似乎一个极大的秘密,由她亲自撕开了帷幕上的一道口子,露出里面的真相来。

长公主闻言,双目一扫,目光锐利,手指从茶盏上拿了下来,似笑非笑的表情让王娡觉得分外心惊,她开口道:“王美人这话说得好生奇怪。怎么的,如此说来,王美人倒不是初次有孕?”

王娡心中如同晴天霹雳,她万万不曾想到,自己苦心守了这样久的秘密,竟会一朝被自己说了出来。

然而现实容不得王娡多想,长公主正逼视着自己。王娡一时之间,千百个念头在心中转过。

再开口时,声音已带了几分苦涩之意,她目光哀恫,让人见之不忍。

“臣妾不敢对长公主有所欺瞒,”王娡伸出袖子拭去了一点眼泪,道:“臣妾在烟雨之前,曾经怀过一个孩子。便是入太子府三月之时,臣妾曾有身孕。”

长公主脸上惊疑不定:“那为何从未听说?”

王娡笑容越发悲凉,轻轻道:“是臣妾没福气,守不住这个孩子。臣妾与他的母子情分,只有一个月罢了。”

长公主到底是女子,闻之不由触动情肠,拉了王娡的手道:“是怎样一回事?你跟我好生说说。”王娡只是垂泪不语,良久方才抬头,道:“是臣妾自己的过错,粟良人她,也是无心之失,想来她自己也不知。”

“粟良人?”长公主的眸色登时冷凝下来:“她如何了?”

王娡轻轻叹一口气,道:“是那日臣妾不知自己有了身孕,走路不当心,撞到了粟良人,没得摔倒了。当时不觉得怎样,回寝殿后臣妾腹痛难忍,唤了大夫来看方知有了身孕。只是孩子,已经保不住了。”

语至最后,俨然哽咽。

这样红口白舌的谎话,如今她说起来,竟是丝毫没有尴尬局促之色。王娡也是暗自心惊,自己每一日地改变,似乎都是这样让人觉得陌生。

长公主无限唏嘘,道:“怎的这样大的事情,你也不知会母后与皇弟?”

王娡凄苦地笑一笑,目光中带了几分恳求之意:“臣妾恳请长公主佯装不知,到底是臣妾自己不小心,怨不得别人。告知太后娘娘与皇帝,只会让他们多增烦扰,臣妾愧不敢当。”

长公主沉吟片刻,握住王娡的手:“你这样为母后他们着想,我自是当为你保守秘密。只是粟良人,”她的眼中有了几分冷光:“这个女子,当真是蛇蝎心肠。”

王娡心中涌出一丝喜悦,脸上却还是恳切的神情:“臣妾再有一个不情之请,如今粟良人刚刚放出来,但求长公主不要难为她,不要使得陵城那孩子失了生母的关怀。”

长公主颇为动容:“你是这样良善的人,只是有错不罚于我朝律例不合。如今你既然求我,我也不欲难为她,日久天长,这笔帐总是要算的。”

长公主的目光看向窗外澈蓝的天色,微微笑道:“自己造的孽,总归是自己来还。”

王娡听到这句话,莫名地心惊了一下,一缕寒意自脊梁向上冒出,她不动声色地攥紧了自己的裙摆,也陪着长公主,望着天边长云无痕。

送走长公主,王娡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人抽空了一般,软软地倚靠在美人榻上,把进来收拾的青寒吓了一跳,慌忙问道:“小姐怎么了?”

王娡摆一摆手,道:“你声音轻些,别四处声张。”说罢低声把方才种种与她说了。

青寒一惊之下,面色煞白:“小姐方才当真是惊险。”

王娡疲惫地揉一揉眉心,叹一口气:“原是我自己不小心,幸而转圜的快,全部推到了粟婉容身上,反倒让长公主更加敬佩于我,厌恶于她。”

青寒微有不解:“小姐为何不换一个人?粟婉容如今已是上上下下不得宠爱,若是换一个对咱们不利的,在长公主心里存下疑影儿,日后不是更方便?”

王娡淡淡一笑,道:“你懂什么?一来旁人与我无冤无仇,这样害人于心不忍。二来么,也是最要紧的一桩,长公主数月前曾欲与我结亲,奈何烟雨是个女儿。我看着长公主那个样子,似乎是想让她女儿将来做皇后呢。后宫中有子者唯有粟婉容一人,即便长公主现在没有这个心思,日后只剩这一个指望了,她也必定会和粟婉容交好。到时陵城被立为太子,粟婉容成为圣母皇太后,你以为还有咱们的好日子过?”

青寒心悦诚服:“到底是小姐思虑周到。”

正说着话,义忠慌里慌张走进来。王娡见他神色匆忙,以为是自己几日前吩咐他去寻的官员名单有了眉目,便坐起身来。哪知义忠声音悲痛:“娘娘快去往未央宫一趟吧,吴七子去了。”

王娡一时半刻没有反应过来,以为是哪个新的太妃太嫔没了。直到青寒低低惊呼一声,道:“小姐不记得了么?吴七子便是吴若叹啊。”

王娡登时一怔,好端端的活人,早晨还与她在路上相逢,彼此见礼客套,怎的突然就没了?

然而形势容不得她怎样犹豫,只得唤了青寒道:“咱们去未央宫。”

一路上王娡心中惊骇莫名,这里是皇宫,怎会接二连三妃嫔暴毙?只是义忠得了信就匆匆忙忙来了,也说不清楚发生了何事。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