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心中的华尔兹 > 第十二章:快舞步 蓝色的华尔兹 中

心中的华尔兹 第十二章:快舞步 蓝色的华尔兹 中

作者:欣易 分类:都市言情 更新时间:2020-05-24 10:23:06 来源:纵横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在床上辗转反侧,心中一直在问:陈超这家伙怎么回事儿,还不回来?是不是有什么事儿?不如去看看他?

看了几次表,似乎他已经离开近半小时,几支烟也该抽完了。脑筋一跳,“咕噜”一下爬了起来,换上衣服蹬上鞋,就冲了出去。可当我反应过来时,竟然是到了与“狗皮膏药”分开的地方。心里一激灵:怪了!我出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算了,既然来了就顺便看看她吧。来回找了找,还好,人已经不在原处了。暗暗吁了口气,可是心中却有种失落的感觉。

猛然有人拍了我的肩膀,差点被吓得跳起来。当一个人全神贯注想事情的时候,一但有外界猛烈地刺激,心理应激反应就会急速体现在肢体上,这时潜意识就发挥了重要作用。

扭脸一看,丫的!原来是陈超这家伙。“喂喂~人吓人会吓死人,这道理不懂啊?”我没好气儿地说。可是这家伙没有反驳,只是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看得我脊背生寒。

他从身后拽出一人,咦?竟然是她?他们怎么会碰上的?疑惑地看了看他们。

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陈超说道:“我就知道你不是无情的人,否则你钱包中的照片不会始终保存至今。来吧!该你负责到底的事情跑不掉,躲不掉,完成任务心里才不会忐忑。”

我心想:大哥,咋感觉你突然升华,可以做大神了呢?

陈超说完后悠闲地离开了,在这稀稀落落的人行道上,留下了我们俩相对而立。

忽然,姑娘竟冲了过来将我抱住。心中突然一股厌烦之气:这才见了几次,哪儿到哪儿啊!像什么样子?

似乎感觉到我瞬间紧绷的肌肉和表情变化,她像一个受惊地小鸟,急忙松开我后退了两步。

沉默了一段时间,放缓心情,还是我先发话问道:“你…你没去找民警帮忙?”姑娘点点头但并未搭话。我接着说道:“那…我…我送你去寻求帮助好么?”姑娘猛地抬头看着我,持续几十秒钟,终于缓缓地点头,可是表情却十分失落。我心里也是猛地一跳,不知这个决定是否做错了。

她不再作声,跟着我往前面警局走去。短短几步路,则像是长途跋涉,步履维艰。我心中一直在想:这个点儿,肯定没有民警了。不!不会的!一定会有处理紧急事务的值班民警。把她送过去问明情况,我就解脱了,不是很好么?可是,事情真的这么简单么?

回看身后这接触不过十几小时的姑娘,心里竟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终于,再远也是有完结的时刻,到了!我们同时抬头看那大字和象征威严的标志,到了…

“你…算了,还是我陪你一起吧!”说完我准备先行进去。可突然听身侧一声大喊:“你干什么?放开我!”急转看去,竟然有一个看似五十来岁的中年人,身高大概有180cm靠上,浓密的胡须,衣服并不干净且有不少褶皱,看似有些邋遢,满身酒气。正死死拽着那位姑娘不放,双方僵持不下。

我下意识探手过去抓住那死拽姑娘的手,较上劲儿,喝道:“干什么?放手!”这人似乎被我这突如其来的表现惊住了,缓缓松手问道:“你是谁?和你有什么关系?”我正待发做,接着就听这人说道:“他是我家妮子!碍着你了?”

这回换我愣住了,猛地松开他的手。看向那姑娘,用眼神问她。她没有摇头也未点头,只是把头缓缓垂下,看来是真的。

那个男人从后用手扣住姑娘的后脖子,看到她惊恐、无助的表情,我也爱莫能助,毕竟这是父女间的事情。恐怕是这丫头调皮,趁父亲不注意跑了出来,自然做家长的要生气,人之常情。果然之前她说的一切水分都很大。

想到这里,我心中丝丝的怜悯之情似被打破,再次生出了厌恶,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转身想走。她似乎又看出了我表情上的变化,张嘴想说些什么,可没想到“啪”的一声大作,那男人竟然一巴掌抽了上去,几乎把姑娘打出一个趔趄,跟着嘴角鲜血流了出来。

这还没完,男人又用左手扣住姑娘的后颈,向下猛压同时前推,谩骂声不绝于耳:“你这该死的妮子!看回去我怎么收拾你,给老子添这么多麻烦!真该死!”即将被带走时,她倔强地回头看我。瞬间内心似被电击、针扎或者寒冰刺激一般,这次回眸没有美感,反而激发了我潜意识中尘封的一些记忆词汇,“失去!”。

瞬间前后腿 “弓”字步拉开架势,左右手握拳伸出,两个小臂左前右后弯曲向上,护住头和脸侧,身体左侧朝前,重心下沉,疾步冲了过去,瞬间来到男人身后。我的身体和右臂重心急速靠右下沉,右足蹬地内旋,腰上随之逆时针使劲儿,借助腰腿力度激发而出。当我意识稍稍恢复时,右手摆拳已经挥至目标附近,瞬间调整,击中那人的右肋靠上。还好一瞬间恢复意识,摆拳马上改变接触点,在右肋靠上接近腋下相对抗揍得位置,拳锋着力。不然这样发疯似地挥拳,直击软肋,恐怕会出大事。

因为平时练拳为适应抗冲击力和提升拳锋效果,基本很少带绷带及拳套,都是裸手练习。再就是白俄打混多年,融入了不少俄式拳击的手法,就像刚才的摆拳,使腰而不用髋一样。

“碰”的一声,那人倒地,左手捂着被击打点,表情痛苦。我也愣住了,此时姑娘迅速跑到我的身后,双手紧紧抓住我的衣角。能感觉出她身体在颤抖。

终于落实清楚了,警局晚上是有值夜民警在的,因为此时我们三人都被带进了办公室。三个人坐开,正逐个询问。哦!不!不准确,我是被讯问中。

果然此人是姑娘的亲爹,哎…我这…

还好那人也没追究,我呢,少不了被民警教训一顿,写了保证书,双方在问询笔录上签字,就这样有惊无险地离开了。

出来后本想再说两句,可是姑娘竟然站在他爸身侧而不再看我,男人似是很得意,说道:“要不是答应这妮子,今天非要你小子在这儿好好蹲几天不可。算你走运!”扭过脸对那姑娘吼道:“走吧!答应你的我做了,现在该实现你的诺言了,回家!”

原来…她用此换出了我…

终于再看向我,凄惨一笑,跟着那男人走了。

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伸手朝后摸到什么,就缓缓坐下,哎…今天发生的事,太诡异了…

就这样一周旅游结束,大家玩得兴高采烈,可我似失了魂儿一般,后面几天都不知道怎么过来的,还要靠陈超一路照顾。当我意识逐渐清醒时,已经是一周后在办公室的电脑前盯着图纸了。可心中仍是空落落的。

“杜工!门卫电话,说外面有人找。”一个同事此时喊着我。谢过之后,缓步走了出去,可脑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刘师傅,您电话里说,要找我的人在哪?”我客气地问到。门卫室的刘师傅一努嘴,我看到一人站在门外(注:我们院大厅外墙是玻璃幕形式,可以看到外面模糊的人影)。

无奈地走出去,正准备问是谁,可是瞬间我僵住了,是她?庞萱儿!我本以为这个名字会很快忘记,可是潜意识还是把它偷偷藏了起来,此时不经前意识控制冒了出来。

“你…你不是…你怎么会在这?”我有些语无伦次地问到。

还是那调皮的表情,一吐舌头笑着说道:“他哪儿关得住我!又溜出来了~”

心中又是一阵不快,生硬地说道:“别给家人增加麻烦好么?你现在该是上学的最好年龄,整天这是干嘛?如此儿戏?”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果然,又哭了。

她转身就向远处跑去。

愣愣地看着她的背影,不知该如何是好。突然似有人暗中推我的肩头,身体终于动了,追了上去,这次是我主动把她拉住。问道:“你…你能不能…作为一个认识的朋友也好,告诉我真相。现在我也不知道怎么相信你,到底什么才是真实的。不说清楚,我很难帮你。”

当时我确实比较轴,这种情况找个合适地方说不好么,竟然拉着她就跑回了院办公楼大厅,坐在大厅的沙发上,聊起了这种严肃的话题。哎…愚笨的可以。

还好,她似乎并不介意。原来是那晚陈超这家伙告诉她,我所在单位地址,这家伙。不过不知是不是还要感谢他,毕竟又让我见到了庞萱儿。

她慢慢地把经过说了出来。原来,她祖籍山东,父母年轻时恩爱非常,她爸渴望要个男孩,待她出生确实失望,不过毕竟是自己的孩子,日久生情,慢慢也就淡化了。心想:大不了以后再要一个好了。谁想到,她母亲体质特殊,生下她后竟得了罕见的原发性绒毛膜癌,且急速扩散。为了保命,最终失去了子宫和卵巢,无法再育,且未来药物不能离手。

接下来打击接二连三。她爸因为企业改制,失去了工作,她母亲又在病床间尚未恢复,这种打击确实难以承受,压力巨大。加之她爸找工作接连失利,自己老婆后期治疗费用,孩子的花销等等,家中一片混乱,慢慢学会逃避现实,开始酗酒。就这样所有的怒火都集中在她的身上。看似电视中的桥段,就这样真实地上演在她们家中。

由于忍受不住家暴,多年前她的母亲提出离婚,那时她才六岁左右。可此时她爸已不再似年轻时那般温柔、体贴。为了报复她们母女,他用尽一切手段取得了孩子的抚养权,就这样,带着孩子离开山东远走他乡,为的就是让她们母女再不能相见,痛苦一生。

期间我一直观察她的表情,有声有泪,感情带血,似乎是真事儿一般。可中国人从小基本都知道《狼来了》的故事,几次被她忽悠难知实情。实话说,现在我真不知该信还是不该信,毕竟这家族悲惨史,电影、电视上太多,疲劳了。

可不知何时我们旁边来了一位“好事儿”的大姐,这次出游就属她给我介绍对象介绍得起劲儿。她叫任红,是我们中心设备专业负责人。不知从哪句话开始,任工就一直在旁“偷听”,此时看我犹豫,忍不住搭话道:“小杜,你怎么铁石心肠,小庞的意思是想请你协助找她生母。”看着庞萱儿问道:“小庞,大姐说得对不?”

这家伙竟然麻利儿地点起头来。哎…三个女人一台戏,这才刚两个就让人受不了了。我是谁啊?警察么?有啥义务?再者工作咋办?这不胡来么!

似是看透我的心思一般,大姐马上打起了电话,不知是给谁的。“朱总,我手里济南那个规划项目,现在缺个建筑专业去驻场的人,小杜就不错。最近利比亚和尼日利亚的事儿也都平和了,借他用用吧?”任工原是给我们中心负责人,朱总打电话。姜还是老的辣!

大姐啊,咱们何仇何怨,这是换着法儿地整我啊!

果然,我们这位好脾气的老大,不负所望地同意了。就这样,我带着庞萱儿踏上了开往济南的特快(注:当时两地还未像现在通行高铁)。走之前任工还偷偷告知:费用全算公差!

我这人出差有些毛病,再苦再累不害怕,但是路上和吃饭从不马虎。果断买了两张软卧,没其他意思,相对安静舒适。虽然超出了我的级别额度,大不了多余的自己补上好了。十个多小时的路程,有的熬呢,亏待自己太残忍了。

至于她,捎带手,只是不忍心而已。

火车通过河南省后慢慢人就少了,我们这个软卧包厢内就剩我俩。原先有对儿学生出游,可以和他们聊天不怕无聊,现在就剩我们,略显尴尬。

不知多久后庞萱儿问我:“你…是不是根本不信我的话?”突如其来地问话着实让我毫无防备,不知如何圆场。还好,仅仅是看了看我,她接着说道:“没关系,怨我之前说谎。可毕竟我也有自己的判断,需要防备。虽然年龄小,但我不是傻瓜,见着人就和他们说真话。等你随我找到妈妈,一切就会明白了。”表情似是信心十足。

我赶忙掩饰,回道:“啊…也…也不是那意思,只是太过悲惨,不敢相信。那…你母亲现在的住址知道么?”

庞萱儿再看看我,拿出一张纸条,看似旧报纸扯下一块,草草记在上面的。年头恐怕不近,纸张都有些发黄了,皱皱巴巴的。她说:“这是我八岁那年,趁他不注意,偷偷记下的。他以为我不知道,诺大的世界,随我怎么乱跑,觉得也无所谓,反正我不可能找到妈妈。他错了!”话间略带得意,那种古灵精怪的劲儿又来了。

哎…说她是小妖精,一点不差。

到了夜间行车。熄灯前,我叮嘱她先去洗漱,否则一会不方便,我负责看着贵重物品,之后我们交换。可当我去洗漱时才发现,忘记拿毛巾过来,于是又回来,想也没想就拉开包厢门。呆住了,她竟背对门口在换衣服,虽然已经套上上衣,可还未到位,露出后背和内衣。

我的天!姑娘,咱换衣服从里面把门儿锁一下成不?这肆无忌惮的不好吧!我这心里嘀咕着,急速准备转身出来。可是视觉产生的脑部残留记忆回放现象出现了,她的后背似乎…猛地转身回来关上推拉门。各位别误会,只是有事情需要确认而已。

她也被我刚才意外闯入吓到了,可能是想马上穿好衣服,避免曝光的尴尬。可谁知我又马上返回,太过突然,瞬间又不知所措,迷糊起来。反而没顾上把衣服穿好,只是一声惊呼,身体蜷缩起来而已,背部还是暴露在外。

我走到身前,看着她的后背愣住了。没有任何邪念,因为任何人看到这后背都只会有气愤和怜惜。一条条伤痕、淤青、大小疤痕,历历在目。这是什么样的“父亲”才忍心对自己子女做出如此…这是“人”能做的事情么?

我眼眶中竟不自觉产生了泪水,声音发抖问道:“为什么?那天在杭州警局,你为什么不说?为什么不告诉民警真相?”

此时终于反映过来,马上穿好了上衣,怯懦地回道:“我…我不知道,看到他…我本能的害怕。什么都不敢说…因为从小他就说过,我敢乱说,就要伤害我最喜欢的东西。第一次是妈妈留给我儿时的生日礼物,那是我的寄托,整整哭了三天;第二次是打了那个想帮我的同学;第三次是当着很多人,把我养的花都毁掉了;还有一次烧掉了我的校服…”

作为一个男性,此时内心似有一头恶魔想要冲破牢笼一般,一拳捶在卧铺床边。“碰”的一声大作,庞萱儿好似惊弓之鸟,身体一抖。

回过神来,我连忙安慰她。心里同时在想:他妈的!当时那拳轻了!没把他打出屎来。

为了安抚她的情绪,缓解这不愉快的回忆和气氛,我同她讲了一些我以往的故事。毕竟这是她一直想听,我却不愿讲给她的。当然仅仅讲了与莲娜无关的事情而已。

她的性格很好,马上情绪就好转起来。不过也可能是从小在这种环境下长大,懂得察言观色和快速释放情绪而已,这是生存本能。在可悲的环境下练就出的,可悲的生存本能。

就这样我们聊了半路,直到抵达济南站为止。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