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空山江河鉴 > 第十章 稗草清荷 第一回

空山江河鉴 第十章 稗草清荷 第一回

作者:言木求鱼 分类:武侠修真 更新时间:2020-05-24 10:23:56 来源:纵横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瑞雪]

旧历景隆七年,正月二十三日夜,大雪,北陈京都重铭,皇帝病重,秉笔太监刘福领顺帝命,遣十二文房谍子执金牌召西北庆王刘煜、首辅李弋及六部尚书火速入宫觐见。

东华门外,羽片般大雪簌簌而落,已经连续下了好几个时辰,宫墙楼檐上早就白皑皑一片。

除去戍守京都的巡夜卫队沿城墙踩出的整齐脚印,便无一处可以看见青石铺就的宫道。

作为外臣进入皇城内宫的唯一门户,东华门处在文正路的尽头,连接着皇城的外城和内宫,要比其他城门要大上不少,由两个相邻扇形门洞构成,各自高一丈有余,每道门可容重装甲士五人并列通过。酉时过后东华门便会关闭,除非有皇帝谕旨,否则任谁都不予开启。

两扇铸铁大门森森嵌在城墙当中,两旁各站着六名带甲军士,文正路的两侧每隔一段就有一座巨大的塔形宫灯,青铜城门上映着地上雪地反射回来的火光,随风摇曳,如果细细去闻,空气中还弥散着一股淡淡的脂香味,来源于宫灯使用的燃料,为北陈特产猛兽地鲸的油脂燃烧后特有的味道。

两道青铜城门正前方不远处站着一个人,负手而立,一身暗绿华服锦帽,虽身穿太监服饰,确实比一般的太监服装华贵得多,而且全然没有太监该有的卑躬之态,此人正是在此处等待皇帝召见之人的刘福,宫中权位极重的司礼监秉笔太监,皇帝直属谍报机构十二文房的头领。

大雪依旧,刘福站雪中等待已经小半个时辰,并未走动过一步,奇怪的是,那些飘落的雪花临落到此人身上便会微微改变轨迹,重新融入漫天飘雪之中,但看上去自然而然,顺理成章,使得刘福身上没有一片雪花。

按理说,除去身在西北的那位庆王,其余的七人都在京都,也该到了。

刘福收回看向远处天幕的目光,抬手捻住眼前一片飘落的雪花,略显疲态的神色缓缓舒展,嘴里喃喃道:“好个瑞雪兆丰年,可惜这天下,似乎太平得太久了”。

亥时刚过,刘福手里捻着的雪花还没融化,文正路那头就传来急促的踩雪声,首辅李弋领着六位尚书风尘仆仆朝东华门赶来。

刘福弹落指尖的雪花,迎了上去。

西北边陲,凤霞关,二十四日夜,庆王府内。

一众王府家臣跪倒在地,左文右武赫然分作两行,中间空出一条道来,主位上坐着一个身着华袍的男子,眼睛正望向拿着一个三足玉杯轻轻摩挲的左手,似乎并没有感觉到下边那群家臣的急切,独自沉醉其中,下面跪着的众人中,有几位倒是想要开口,但好几次话到嘴边最终也只是抿了抿干裂的嘴,并未出声。

慕然,那人把玉杯放在案几上侧头看向右边站着白衣男子,也是堂上唯一站着的人,缓缓问道:“彧清,你说当年父皇临崩前问我‘要做这天下共主的皇帝,还是做那偏安一隅的王爷?’,这句话里头可还有别的意思?”

白衣男子微微一笑,没有搭话,他知道这话不是说给他听的。

华袍男子接着说道:"那时候我也才十五六岁,那么些个托孤朝臣就那么盯着我,等着我的回答,那种眼神,像饿疯了的狼,我是真的怕,怕他们吃了我”。他缓了一口气,声调高了几分接着说道:“他们饿的不是肚腹,而是那权柄。被父皇压制那么些年,一个个外表风光无限的大朝臣,不过是父皇手中的玩偶而已,到父皇临崩,早已难捺不住。”

青衫男子抬起玉杯在嘴边浅尝了一小口,又说道:“所以啊,最后我要了个庆王,西北的庆王,把那天下共主让给皇弟,父皇就两个子嗣,他是嫡我是长,我只得让他,让给大臣们力推的父皇嫡子。然而就在今日,京中来诏,除了你们已知的那道皇帝病危宣我进京议事的诏书外,还有另外一道密诏,封我为并肩王,看到圣旨后我就在想,并肩王并肩王,并谁的肩?是皇帝的肩?还是现太子刘琦的?”说到最后,青衫男子庆王刘煜的声音又高了一些。

堂内众人噤若寒蝉,被庆王称作彧清的白衣男子几步走到中堂,面朝主位合手作礼,说道:“殿下清洁,十数年来为大陈戍守西北,功勋累累,受并肩王封号并无不妥”。言罢,下首一干家臣连忙拜倒齐声道:“恭请殿下受封新王,保我大陈边域安宁。”

刘煜抬眼俯视众家臣,然后起身整理衣冠,面朝京都所在的东方跪拜,手持诏书大声喊道:“臣刘煜,谢圣上隆恩!”。

刘煜坐回主位,挥手让众人起身坐回,说道:“去请京里的传旨人进来”。

片刻,一位身着紫绿袍服的老太监进入大堂,行礼后,用太监独有的声调道:“奴才恭喜殿下受一等王爵尊位”。此人正是大陈谍报系统中十二文房之一的安禄房主事韩秋,分属司礼监管制,但仅秉笔太监刘福能调动。在十二文房中的地位也仅仅次于刘福和掌印太监万学龄,才一日便从京都赶到凤霞关,功力非同一般。

刘煜快步走下主位虚手扶起老太监,“韩公公快快起身,这趟可是幸苦你跑一趟了,来人,给老公公上茶看座”。

待刘煜回到主位,客套一番以后,姓韩的老公公这才抿了一口热茶,然后轻轻吹了口茶杯才说道:“殿下,京中事急,望尽快交接手中军务随奴才早些回京,圣上怕是等不了几日了”。

庆王环视堂下一圈,才说道:“韩主事,此次事急,你也看到西北这情形,连月飞雪,关外的蛮子寻不到吃食,早已是蠢蠢欲动,历来蛮子入境抢掠也就是你们京都第一场大雪前后,此时本王若是离开,怕是不妥,至于京中之事,就请韩主事你回禀圣上,就说,我刘煜到底是姓刘就行了”。此时刘煜称的呼不再是韩公公。

韩秋不动声色放下茶杯,说道,:“ 既然王爷如此,咱家也就不在此叨扰王爷,这就动身回京复命,王爷以社稷为重,想必陛下也不会有所怪罪”。

“还请韩主事将第一封旨意封还圣上,陈情的折子我已写好,请公公一道送去,也好让公公交差”。刘煜笑着说。

“理当如此,王爷有心”。韩秋低头致意。

“有劳老公公,彧清,你去送送韩主事,顺道挑匹上好雪花马送予老公公,回京路上要快些,也少去些颠簸”。

“好的,王爷”。白衣男子领命带路在前。

“多谢殿下体恤老奴”。韩秋说罢告退与白衣男子离去。

白衣男子送客归来,把手里的油灯交予大堂门口当值的士卒,拍了拍身上的雪花这才重新走进议事大堂。此刻一众家臣已经散去,只有刘煜坐在堂中的炭盆边上,拿着铁钩挑拨着,不时有火星冒起。

见着白衣男子回来,刘煜丢下手中铁钩,朝他招了招手,屁股往边上挪了挪示意白衣男子坐到身边来。

白衣男子走过来,行了礼才重新拿了张垫子坐到刘煜对面。

“彧清啊,不是我说你,你就是太讲究,可能哪天被人骂了还先给人家行礼再去讨说法,弄得今天我使劲憋着摆出一副道德君子的模样和那姓韩的太监又是扯家常又是瞎掰扯的,太不痛快,要不是你好说歹说,我真想把他扒光了丢出去冻上几个时辰,听着他那尖声尖气的声调我就来气,还浪费我一匹好马”。刘煜笑骂着。

白衣男子笑着岔开话题,和这位坐拥三十万大军守着大陈西北的青衫王爷说礼仪,无疑是鸡同鸭讲。

“王爷,此次受了封号,也就向京城表明不会参与夺位之争,但是还有一道让您回京的诏书可是没有领,封还回去,而且王爷今日并没有让传旨太监宣读诏书本就不合礼制,这下可又要遭那些个言官的口水了”。

“我被他们骂的还少吗?不差这一茬,那朝中冠冕堂皇的多了去了,又有几人落到实处了,说白了,他们就是靠嘴吃饭的一群人,理他做甚。”。刘煜重来瞧不上那些文臣,不过对这位山上仙门的读书人,刘煜还是很敬重的。

“王爷心系大陈安稳,只要手中三十万将士还姓刘,大陈就出不了大的乱子,只是王爷心中对先帝传位的...芥蒂,怕是苦了王爷。”

“唉...”刘煜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彧清,你们山上仙门的人可重父子人伦之情?”。

白衣男子先是一愣,随即释然,但也并没有说什么。

刘煜起身走到大堂门口,抬头看着夜空中漫天飘雪,轻声说到:“这西北边域,哪来的瑞雪,有的不过是人血”,说完离开大堂。

白衣男子目送刘煜身离开,这一时间,看着刘煜离开的背影,作为仙门下山历练的他,下山十年来,似乎开始有些同情这个叫刘煜的人间藩王。

次日,凤霞关庆王府接到谍报,昨日夜里传旨人韩秋回京途中路经伏龙谷时遭西北蛮国死士截杀,力斩蛮国死士共二十二人,最终身受重伤,后被一白色军马驮抵京城,此后便再无消息,生死未知。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