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天纵风羽 > 第九章 他日重逢,早已殊途

天纵风羽 第九章 他日重逢,早已殊途

作者:无为峰厨神 分类:武侠修真 更新时间:2020-05-24 10:24:17 来源:纵横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逸尘风站在自己住所的瞭望台之上,遥看着远方起伏连绵的山脉。作为掌门大弟子,未来的玄清掌门人,他的住所与其他弟子无异,反而远离人烟密集的前山,偏居于无为峰侧边的一处小山头。原本在掌门师尊玄雍大人闭关期间,作为接班人的他本可以入住掌门住所,代为执掌全门事务,可他以资历尚浅为由婉拒。这里虽偏居一隅,却有着不被山体阻碍的视野,俯瞰着苍翠庄秀的静笃山脉,看着远处层层的叠云,明明当是壮怀激烈的逸尘风,却完全放空了自己的思绪,静静的感受这一天里难得的平静安和。如果他只是一个普通玄清门人,他大可以完全的沉醉于这片云影山色之中。

“师兄,在想什么呢?”青峰道人之徒杜衡从逸尘风住所的内处走来瞭望台。

“师弟,你来了。”

杜衡冲着逸尘风一作揖:“是啊,我即将奉师门之命前往黔南山调查凶兽被杀一事,来向师兄告别,看到你的前院开着门,唤了几声师兄没人应答,就想着师兄应该在这里。”

逸尘风回礼,两人并肩站立在瞭望台之上,一时间感慨万千:“二十年前,正魔大战,正魔两道均元气大伤,正道的上三门,玄清门,梵灵寺,齐贤庄均有意选举一位正道领袖,以便在妖魔兽等再度入侵之时可以统一指挥天下正道,以免重蹈覆辙。玄清门凭借在中土大陆多年培系的根基在此战中大放异彩,凭此一战,成功的立于正道统领的位置。梵灵寺,齐贤庄,均认玄雍师尊为正道统领,上三门成掎角之势,以御来犯之敌,正道门派的精诚合作之势堪称空前。师弟,你觉得,当今正道真的就如我们看到的这样坚不可破吗?”

“师兄是在担忧梵灵寺向我们发起未来上三门总门掌的挑战一事吗?担心正魔大战时过已久,梵灵寺和齐贤庄再次勾心斗角,引来我们正道门人之间的纷争吗?“杜衡看着逸尘风的侧影,想象着他这个位置上的所承受的压力与责任。

逸尘风苦笑着摇摇头:“本如的挑战不足为惧,齐贤庄大概率也会趁这次机会窥伺正道统领之位,但这并不是我所担心的事情。”逸尘风指向远方的云海,“你看那静如止水之下,尽是暗流涌动之意,魔教也在正魔大战之际将多方势力进行了整合,当世魔君也是不世出的绝顶天才,而羽鸢的加入使得魔道四将也是如日中天……”

杜衡也跟着长叹了一声,知道师兄所挂记的还是那个曾和他并称为玄清双星的男人。

逸尘风接着说,“倘若魔君统合全魔道甚至复苏的妖道势力卷土重来,你真觉得正道之人也可以聚散流沙,一致应敌吗?”

杜衡也被逸尘风说的气血上涌:“我也认为,什么狗屁上三门门掌就是个虚名。”刚说完就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说错了话,“师兄,我不是说你啊,你理解我的意思吧。”

逸尘风笑笑摆手:“无妨,我理解。”

杜衡继续义愤填膺道:“真正能靠得住的只有我们玄清自己,靠这一个虚名就想去指挥其他门派,这不是痴人说梦吗?”

逸尘风仰头叹息一声:“要是他还在玄清的话,也许这一切都不是问题了。”

三日后,安和村后山山顶,随意升起的一堆柴火上熬着济世堂老郎中开的汤药,旁边的秦羽鸢独自修习着功法,御风、分身、取物、瞬移、筑梦、谛听、化功,各项高阶法术,秦羽鸢都可以运用自如,甚至可以以一人之身分出七个分身,每个分身各自施展高阶法术,如此的能力,放眼整个正魔两道,都难逢敌手。

秦羽鸢分身归位之后开始大口喘息起来,不敢再运功自耗,便盘腿坐下,默诵心法。约半柱香的功夫,秦羽鸢已经恢复如初,随手拾起散落在地上的枯枝,修习起剑法来,靠着找回的记忆,将手中的枯枝化为利刃,随手舞出就飒飒生风,周遭的气浪都随着改变,剑气横劈在岩石之上,留下一道道的裂痕,双臂之间撕裂出的微弱闪电,随着秦羽鸢舞动的枯枝而越来越强烈,一声雷暴骤然在枯枝的顶梢处响起,一团明晃晃的雷电伴随着剑气炸裂开来。

秦羽鸢收招静息,丢下枯枝,拍了拍手上的灰土,给自己倒了一碗汤药。以他的修为本不在意这些村野郎中的医嘱,可深受重伤的他却以极快的速度恢复如初,此等看似朴实无华的汤药和针灸却有着堪比玄清门雨泽大师灵丹妙药的效果,只能让秦羽鸢感叹这大巧若拙的神奇医术。故老郎中嘱咐每日必喝的汤药,也是一直未曾落下。

秦羽鸢刚想入口,汤药的味道飘入鼻内,突然眉头一皱,通感无声无息的自然开启,不只是听觉视觉,嗅觉也会灵敏于常人十倍。“谁?”秦羽鸢的声音若穿透宇内一般卷挟着气浪冲击开来,周遭的古树剧烈的摇晃,仿佛随时倒下一样。秦羽鸢凝聚心神,通感的强度提升百倍有余,接着整个人瞬然飞出,冲着一棵古树打出更强的气浪,电光火石之间,一直隐藏在树后的白衣男子飘然飞出,单手抵挡秦羽鸢来势汹汹的攻击,边打边整个人向后退去,淡定自若,只有招架之势,并无争锋之意。

交手之中,秦羽鸢看清了这人的容貌,陡然间面色大变,在玄清门的点点滴滴一下子涌入脑海,还不曾记起的每一个细节在这时清晰地如在眼前一般,此刻悲或喜都不足以形容羽鸢心情的万中之一,而手中的攻势却愈发的猛烈,眼看着二人马上就要掉入悬崖,白衣男子瞬间飞起数丈之高,秦羽鸢却未被拉开分毫距离,依旧猛攻不舍。只见白衣男子双手合十,混元太极球瞬发而出,秦羽鸢由攻转守后撤几步回到地面,白衣男子也稳稳的落地,二人相隔一丈对目而视。

“什么时候尘风师哥也学会下药暗袭了?看来我们分开已经很久了。”秦羽鸢暗自思忖,刚才几招下来,可以感觉到师哥的修为远在我之上,到底后面我们经历了什么?

逸尘风也心中暗想,自己去炼丹观里偷来的抑制记忆脉络的药物居然就这么被秦羽鸢识破,只好赌一把他还不能完全恢复记忆了。

“羽鸢……”逸尘风还没来得及开口,秦羽鸢就再次倾身袭来,一招快似一招,一招胜似一招,招招直冲逸尘风的命门而去。逸尘风仓皇招架,二人天上地下,辗转腾挪,快似闪电,凌如疾风。

秦羽鸢在心里对逸尘风说:“师哥,你是知道的,我秦羽鸢,平生最恨不如你,你也最好全力以赴,此日重逢,我偏要在耍一次孩儿脾气,和你争一个高低短长。”

逸尘风现在的修为虽高于记忆残缺的秦羽鸢,但对方丝毫不留余地,本就以遇强则强,狂暴披靡战斗风格著称的秦羽鸢,此时更是提起了十二分精神,利用完全恢复的身体和霸道至极的力量,将自己的战斗能力在最短时间内,提升到了最强的状态,本就和逸尘风不相上下的修为功底,在此刻迸发出无限的潜力。虽还是不能胜逸尘风丝毫,但逸尘风也无法短时间内击败秦羽鸢。二人的玄清真境心法都已经运至“至人”境界,功法碰撞之际,狂风大作,枯枝落草被席卷数丈之高,一时间,仿若沙顷原野,朔风卷地一般。

此时,数里之外的天空,两位女子御剑而行,在豫南县的各村上空巡视,其中一位冷若冰霜,一位动若脱兔,正是奉玄清门副掌门之命前来调查凶兽被害一事的慕雪迎和杜若。

“雪迎姐姐,你说我们都已经知道这凶兽是被羽鸢哥哥杀死的了,我们直接去安和村找他不就行了吗?还干嘛一路沿途问询呢?”

“他是魔教之人,你想违背师门禁令吗?”慕雪迎提起那个人总是冷冷的语气。

“可是,师姐,他可是我们的二师兄啊,我可不相信什么他会叛逃师门,师姐,你是相信羽鸢哥哥,还是相信那些传闻?”

“等等……”慕雪迎示意杜若小声,手已经握住了自己的剑柄。

“怎么了?师姐?”杜若知道她这个师姐从不开玩笑,便立即紧张起来,伸手在腰间摸索着自己的佩剑,心中惊讶自己的佩剑哪里去了,恍然看见脚下才想起来,二人正是御她的剑飞行,暗骂自己怎么蠢成这样了。

“前面有搏斗的迹象。”慕雪迎向前方一指。

“啊?”杜若来到逸秦二人附近的上空之后,用力的揉着眼睛:“那是尘风哥哥和羽鸢哥哥?”杜若差一点就惊呼了出来。

“他们怎么在这里打起来了?还这么凶?他们呀……”杜若仿若是长辈一样的口气,说道:“从小就喜欢互相比较,一有机会就动手切磋,到现在过了这么多年都没变。”然后秒变回小孩子的口吻:“哎,师姐,你说他们谁会赢啊?我看好尘风哥哥,小时候我和我哥都很弱,为了应付玄清试,就找来尘风哥哥和羽鸢哥哥来教我们法术,尘风哥哥教我哥,羽鸢哥哥教我,结果我一次也没赢过我哥,所以呀,就是尘风哥哥更强一些,你说是不?”

慕雪迎面无表情的看着打斗的二人,耳朵已经听不进任何话语了。

“姐姐?雪迎姐?”杜若唤了几声,慕雪迎都像是失了魂一样没有任何回应,惹得杜若大声喊出:“雪迎师姐!”

秦羽鸢骤然间身上的汗毛都立了起来,瞬间通感强化百倍有余,一只手运功猛然推向逸尘风,借助这股对冲的力量全身急速后退,一个跟头翻出几丈之远,以电光火石之势来到慕雪迎面前。吓得杜若一阵尖叫:“啊……师……师师兄。”

秦羽鸢与慕雪迎平齐而立,四目对视,不知是否是秦羽鸢的错觉,他分明的从那双如初雪般晶莹的眼睛中看到了些许的惊喜,那是再厚的冰霜也无法掩盖的,慕雪迎嘴唇微动,却始终未开口说出一个字。他们就这样面对着,一黑一白,一个冷若寒冰,一个暴如烈火。世间纷杂繁扰,此时却仿若只有他们两人立于苍茫天地之间一样。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