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仁星之主 > 第七章初入修行

仁星之主 第七章初入修行

作者:罗门教教主 分类: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20-05-24 10:24:18 来源:纵横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白逸想起先前师父坐的山地车引起星球气体剧烈地流动,星球太小,气体流速又过快,导致蝴蝶效应快速产生了。星球在短时间内刮起了龙卷风,且龙卷风会越来越狂暴,如果不采取措施,他们将会被这股龙卷风撕裂,也不知道身上的太空服能撑多久。

转眼之间,星球上的狂风铺天盖地,呼号作响,卷起漫天的砂石与太空服产生剧烈的摩擦,甚至还产生了火花,看的陈名一愣一愣的,心眼提到了嗓子上。白逸没有说话,陈名有些急,以为风大,他没听见,又扯着嗓子喊道:“白默默,你怎么回事啊,怎么不说话,咱们该怎么办啊?你快点想办法啊!”

白逸一把拽住漩涡中心的陈名,将两人太空服的尾巴铰在一起,增加重力,对着陈名喊道:“别慌,只要太空服不破裂就没事。”

陈名有些气急,骂道:“你个傻缺,这太空服也经不起这样磨啊,咱们又不是修行者,没有存在领域,等下只要太空服一漏气,咱们就玩完。”

白逸其实也想过这些,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于是把他的猜测对着陈名说道:“你不要瞎嚷嚷了,我觉得这个龙卷风是师父故意搞的,目的就是想让我们在恶劣的环境下,还能静下心来,思索修行破境之法。”

两个人被卷在漩涡高速旋转着,随着风向在星球上狂奔,上不能上,下不能下,不知道哪一刻太空服就不行了,陈名有些傻眼,心里咒骂道,师父这个糟老头坏的很,这种情况谁又静的下心来。

白逸打开太空服周遭的探测头,探测周围的环境,趁着现在还有一定的可见度,看能不能找个有利地形,先从龙卷风漩涡这个高危环境里脱离出来,不然等下卷入的砂石越来越多,迟早要在里面挤压致死。

然而太空服里的显示器,因为漩涡旋转速度太快,只有一片模模糊糊的光斑。他又想起先前那个湖泊有些冒热气,于是打开了红外线探测器,探测周围的温度,等下路过一个大些的湖泊,卷起漩涡水浪的时候,借助水浪的力量趁机从漩涡里逃脱。

大约等了七八分钟,才看见显示器显示周围有一个红色高温区域,他赶紧踢了下陈名。陈名早就完全陷入慌乱之中,周围视线模糊,加上身体的高速旋转,头部翻江倒海,思维早就混乱不堪,只有闭上眼睛,嘴里默念,我要静心,我要破境,我要静心,我要破境……忽然感觉有人狠狠踹了他一脚,这个精准的力度,非人莫属,必是白逸,他一肚子怨念早没处发泄,大怒道:“踹我干啥,没看见老子在破境吗?”

这个时间刻不容缓,白逸没有跟他直接废话,怕他听不见,于是大声说道:“前面有个大湖,等下龙卷风卷起水涡时,趁着水涡还小,咱们使尽全身力气,向同个方向,从水涡里冲出去,然后借助太空服的浮力,浮到岸边,破境以后再说,先保命要紧。”

这是个关键时刻,陈名一听有逃生机会,也不敢大意,忙问:“哪个方向?哪个方向?”

白逸想了一下,又觉得这个方法不靠谱,砂石漫天,谁也瞧不见外部环境,万一两人使错了力就很尴尬,又另说道:“我拖着你,你个高力气大,用尽全力将我推出去就行,我惯性将你带出去。听我指挥,见我大喊,你就赶紧使力。不要慌。”

陈名也觉得这个方法靠谱,但还是有点不放心,问道:“万一宇航服后面的尾巴还断了,怎么办?那不是要了我的命。”

显示器里的红色高温区域越来越醒目,很明显湖快近了,然而在推人的时候确实会有这种意外发生,白逸想了一会,喊道:“这好办,将你的太空服尾巴绑住我的腿,我的太空服尾巴绑住你的身子。”

陈名也顾不得其它,四处摸索太空服后面的绞索。

白逸专心盯着显示器,眨眼之间已到了湖边。狂风从湖面掠过,吹起一道几乎可以覆盖半个星球的滔天巨浪,将风中的砂石全部洗走,中间卷起一道高达数百丈的绿色漩涡,两人依旧处于漩涡中心,不停翻滚着从漩涡中心下坠,整个显示器一片醒目的赤红,白逸知道时机早就错过了,但还是想试试,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对陈名大喊道:“快推啊……··”

陈名听见白逸喊声,也不管那么多了,大吼一声,“呀嘿”,蛮力一推,却毫无效果,依旧在漩涡里不断翻滚。面对自然的力量,普通人肯定是无法抗拒的,再如何使尽全身气力,也只是蚍蜉撼树罢了。

两人在水涡里不断地下坠,落入湖中又不断地下沉,高速旋转的水涡,将两人的五脏六腑搅到破碎,神志搅到出窍。

……·

……·

不知过去多久,那种天翻地覆的旋转感终于停下来了,白逸从沉重的昏迷中醒过来,周围是一片暗无天日的死寂,比大海深渊还要冷酷,什么也无法察觉。白逸闭目,用双耳仔细去聆听周围环境的动静,周身似乎有细小气泡破裂的声音,“叭叭叭……”,非常微弱。

白逸弹了一下太空服最薄弱的地方,瞬间明白了,不知道陈名还在不在周围,于是使劲喊了一声,声音传播的极快,还没反应过来,腰部就被人狠狠地踹了一下,陈名可算找到理由报仇了。

原来陈名还在,太空服后面的尾巴扎实的有点过分。最初的宇航员出舱活动,茫茫无边的太空,寒冷又黑暗,让人恐惧不安,身后的尾巴是与飞船的唯一联系,想来自然要极其牢固。

见陈名还有力气踢他,看来生理状况问题不大,但现在似乎面临更加严峻的安全考验,他对陈名说道:“我们被水涡带到了湖底,这里的液体很粘稠,而且腐蚀性极高,太空服周围的高分子材料耐得住摩擦,但耐不住腐蚀,已经在慢慢发生反应了,过不了多久就要蚀穿,我们赶紧想办法浮上去。”

陈名听到安全屏障在慢慢被腐蚀,瞬间有些丧气,口中骂骂喋喋:“妈的,从地狱掉到十八层地狱了,老头子即使想救我们,估计也想不到我们沉在这绝望的湖底吧。”

白逸听他语气十分悲观,于是安慰道:“不要急,我们清理下周身的淤泥,凭借太空服自身的浮力,慢慢往上浮,还有希望的。”

两人在湖里翻身,抖擞了几下,然后慢慢蹬腿向上浮。蹬了几个小时,才感觉周围水体浓度稀释了不小。然而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陈名力气大,蹬地快,浮的上些,然而越浮的上,太空服周围的腐蚀速度越快,气泡释放的越来越密集,他气的骂娘:“绝了,这他妈根本就是个强酸湖,上面的液体腐蚀性更强,越往上死的越快,我们要是浮到水面怕是连尸骨都不剩了。”

白逸其实早就感受到了,只是看在陈名有些悲观,不忍心再打击他,便告诉他真相。让他先慢慢往上浮,自己试试最后的办法,静下心来破境,或许还能有机会死里逃生。

陈名见白逸没有回应,回头看他,见白逸没有动静,早就停止浮动,全靠他拖着向上浮,心中十分不爽,恨恨地骂道:“你真他妈是废物,浮这么点距离就没力气了。”

骂完之后,白逸还是毫无动静,他有些焦急,难道白逸已经在慢慢失去生命特征了么?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有些沮丧,感觉到了真正的绝望,不管怎么样,趁自己还有几分力气也要努力向上浮吧,他拖着白逸太空服的尾巴,他开始疯狂的拼命,不停地蹬腿,不顾一切的向上浮。

在绝境时刻,白逸没想到他还会有如此义气之举,这人性格很差,但并不坏,甚至还有着与生俱来的善良与悲悯。他觉得自己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想尽一切办法快速破镜,这似乎是两人真正最后的希望了。

……

他闭上眼睛,开始回想师父的话语,自己读过的典籍,以及父亲曾经的无心指点。师父最重要的指示是先到达无我之境,站在完全客观的角度看待万事万物,这哪有那么容易呢,所有人在看待身外事物的时候,难免会掺杂个人感情,对于不同的事物人的感受也不一样。暮春的繁花落尽,秋日的无边凋零,究竟是希望还是感伤呢?

他甚至开始回想师父提到的那句诗,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淡淡的明月照耀在松林之间,清冽的泉水从石上流淌过去,而“我”又在哪里呢?这是“我”看到的景象吗?如果是,那仍然是以我观物。如果不是,这番景象又是如何存于“我”的笔下呢?

白逸还是非常不解,再三的默读几遍,一个字一个字的念,明月、松、照,清泉、石、流,他忽然有些豁然开朗,难道只是客观的记录下客观的景物,明月便是明月,什么样的明月,那是我的感觉。清泉便是清泉,什么样的清泉,与我无关。

他好像有些明了,开始用这种感觉去感知其它事物,所有的存在都是客观存在,所有的名字都是代称,方便记录罢了。宇宙就是那样的,有光有热,有质量有虚空,它不因我的存在而存在,也不因我的消失而消失。是了,无论何时何地,天地与我同在,万物与我齐一,他们的存在与我的感受无关,而且“我”本身也是万事万物的一部分,似乎这样才算真正的无我之境。

真正感受到了此种境界,白逸难掩心中的激动,但想到现在面临着绝境,还是强制自己静下心来,开始用感受到的境界构建自己的存在领域,万物与我齐一,那便与我同源同归,我的存在与万物的存在又有何区别呢?

陈名游了几分钟,再加上拖着白逸,实在有气无力了,太空服也在越变越薄,很快就要穿孔。他抬头向前上望去,依然是漫无边际的浓绿色液体,离湖面似乎遥遥无期,令人充满了绝望。他回头又看了一眼后面的白逸,再次加深了绝望。

他再次死命般地向上浮,又不知游了多久,他忽然听见咕嘟一声,一个很大的汽包从液体中冒出来,陈名终于心灰意冷了,这才是真正的绝望时刻--太空服终于被蚀穿了一个很小的孔,无数强酸液体将源源不断的灌入太空服。

他再次回头看着纹丝不动的白逸,十分悲凄地说道:“对不起,兄弟,我尽力了,我们再也无法回到湖面,我们再也无法看见白云蓝天,我们与联邦辉煌的文明永远诀别了。”

就在话声刚落,周身突然被施加了一圈光幕,白逸将自己托起,火速的向上浮去。

这股力量让陈名瞬间懵圈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老头子来救我们了?

他看着身下的白逸,有些不敢相信,诧异地问道:“难道你破入修行初境了?”

白逸淡然地回道:“是的,只有面临最绝望的时刻,我们才能浴火重生,没有让你失望吧。”

从绝望到光明,陈名突然释重负,嘴里发出一阵莫名的怪笑:“哈哈哈哈嗝……天不亡我也。”

笑声未绝,忽然看见湖水从两边破开,仰头望去,狂风已息,列御子站在高空,将两人提到空中,随手一扔,甩进一旁的山地车,再次绝尘而去。

人生头一次被这么有点恶作剧对待,回到车中,陈名实在气愤不已,呲牙咧嘴的看着列御子后背:“老头子,是你故意整的事情吧?说好的年轻,说好的珍惜性命?你说的冠冕堂皇,却不把我们的性命当回事?”

列御子容他先心平气静下来,然后淡然地笑着回道:“不要慌,有为师在,即使整颗星球被超大陨石撞毁,为师也可保你们无虞。”

被这么毫无道理的强硬解释,陈名有些哭笑不得,这是大修行者的底气不是他陈名的底气。

“万一我们提前挂了呢?”

陈名本还想争辩几句,却被白逸打断了:“无事,是我们经历太浅了,所以才慌张不已,其实太空服都有内置生命监测仪的,只要生命检测仪警报,师父会立马出手,将我们从死亡边缘捞回来。”

列御子点头赞道:“还是小白懂我啊,你们俩通过这次经历,对于修行感悟的如何?”

陈名本想骂一句,感悟个屁,老子差点回不来了,但想到白逸已经破入修行初境,自己再说此话,脸上难免挂不住,只好将头转向车窗外。

窗外都是些历经沧桑的赭石与黄沙,数万年的沉寂,终于等到了生命的感知。天开始暗下来,慢慢地下起了酸雨,山地车在师父狂暴能量推动下,直接飞跃空间,进入停在荒原上的飞船,飞船再次开始他的旅程,冲向太空,星球在生命的视角里,渐渐的缩小、缩小,缩小直到没了他的存在。这一刻,白逸感受到了生命的意义,也感受到了存在的虚无。他展示出自己的存在领域,向星球弹出一波能量,算是告别吧。

…………

又过了数月,在白逸对生命感悟与修行经验的倾囊相授下,再加陈名自己的坚持不懈,可算是也破入了初境。按照师父的吩咐,下一阶段需要锻炼体魄,强大的**存在才是衍生一切的根本。

既然深处宇宙,那锻炼的办法很简单,用存在领域以及自身的能量与宇宙的绝对寒冷相抗,每天在太空中漂上十多个小时,用以习惯寒冷与失重,让人体在宇宙环境中不断改造。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