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综合其他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 第一二三八章 语境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第一二三八章 语境

作者:灵宇 分类:综合其他 更新时间:2020-07-10 12:56:51 来源:随梦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七点差一刻,杨景行就把女朋友送到单位了,大巴已经在院子里等候着,看样子东西都装得差不多了,女生们也快到齐了。

站在大巴边台阶上的齐清诺哈欠连天的头发还有点蓬乱,她看到了提着行李箱走近的前男友,低声谴责:“我靠,我怎么没有过这个待遇?”

何沛媛解释:“他通宵刚下班,回来顺路。”

齐清诺还是气愤:“小帅哥不分你了,你今天就看着吧。”

何沛媛略哼一下。

杨景行看看情况:“一个个气势汹汹。”那边几个女生也是花枝招揽。

“风水轮流转。”齐清诺好笑,问顾问:“盼盼他们进棚了?”

“快了。”杨景行点头:“徐安也快了,晴儿呢?”

“梳妆打扮。”齐清诺指指楼上,再欣赏一下何沛媛:“战斗力也不低啊。”

何沛媛扯自己的外套需炫耀:“三百多,上半年换季买的。”

齐清诺赞赏:“自信的表现,我们还靠衣装。”

何沛媛好像不知道怎么还击,稍愣了下看一眼男朋友。

杨景行问:“行李都放了?”

齐清诺指一下:“前面。”

杨景行就去帮女朋友放行李,又想起来问:“把外套拿出来?”

何沛媛摇头。

杨景行的确多事:“眼罩呢?”

“包里。”何沛媛好像有点烦了。

那几个也过来了,柴丽甜告诫标杆:“平京有点冷哦。”

何沛媛了解的:“十几度,中午。”

杨顾问多细心的:“琴都装好了?”

于菲菲点头:“媛媛的在车上……吃东西没?”

何沛媛点头:“我在家吃的。”

于菲菲羡慕:“真好。”

何沛媛说明:“他好像还没吃。”

齐清诺就号召大伙:“有什么快拿出来呀。”

女生可真小气,几个人左看右看,就邵芳洁勉为其难:“我带了两片面包。”

何沛媛烦躁:“我没说……”

刘思蔓指方向:“怪叔等会去……不过不好停车,走过去有点远。”

杨景行也分享:“我那边有个担担面不错,媛媛知道,你们可以去尝尝。”

顾问的推荐,女生们都点头呢。

何沛媛撇清:“我没吃过!”

杨景行没好气:“知道地方呀。”

何沛媛不否认了,但是看样子对担担面没啥热情。齐清诺这就计划起来:“中午去干点爆肚吧,这次绝对诚意推荐。”

刘思蔓连忙:“算了吧,怕了你了。”

齐清诺好笑:“真的……上次也不怪我吧?”

柴丽甜支持团长的:“那家火烧还行呀,我们去的时间点不对。”

邵芳洁的理解是:“我们没老大的平京血统……”

杨景行干站着也无聊:“走了,祝你们赏心悦目,不过看看就行了,小心特警算账。”

邵芳洁呵呵呵:“……他让我看呀。”

女生们就羡慕吧,于菲菲又有点烦恼:“看到怪叔了眼光就高了,感觉帅哥变少了。”

何沛媛带领呕吐,齐清诺则驱赶:“快走快走,别影响胃口。”

杨景行呵呵傻笑着拜拜。

三零六是九点过的飞机,准时的话十二点能落地。杨景行提前发了一条短信,让女朋友下飞机就能看到。

等到一点过,何沛媛终于给男朋友打电话来了,喂了一声挺累的感觉。

“晚点了?”杨景行换着法问:“吃了没?”

“吃完了……”何沛媛的呼吸也透着疲倦。

杨景行问:“是不是休息会再去学校?”

何沛媛说:“等会就过去……”

杨景行感觉出来了,笑:“你也没胃口呀?男朋友太帅了?”

电话里只有何沛媛呼吸的声音。

杨景行问:“怎么了?不高兴?”

何沛媛勉强开口的感觉:“你在干嘛?”

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都说过安排,杨景行还是再实时汇报:“就在公司,刚吃完饭,等会去宏星。你们在哪?”

何沛媛说:“酒店。”

“在房间?”杨景行要详情:“跟谁一间?别一个人瞎跑。”

何沛媛说:“小洁去隔壁了。”

杨景行越来越确定:“怎么不高兴了?想我了?”

何沛媛又不说话了……

三四分钟的*后,杨景行要正式开火了:“快说呀,要急死我?我警告你,如果我下午突然到平京了,你可真就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何沛媛幽幽的:“如果齐清诺现在有什么事,你肯定会来的,我相信。”

“媛媛呀……”杨景行哀求:“怎么还在说这种话?”

何沛媛问:“如果她发生了什么,你是不是感觉得到?”

“我感觉得到一根鸡毛啊。”杨景行好笑:“我又不是神仙。又怎么了?又觉得我起那么早就是找机会去看齐清诺一眼?”

何沛媛问:“你们是不是心有灵犀?”

杨景行哼:“心有灵犀还至于那样?到底怎么回事?给我来个痛快,求你了。”

何沛媛似乎酝酿了一下:“……早上在单位,你有没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怎么?”杨景行回忆:“没有啊……我跟媛媛还是第一次分开这么远。”

何沛媛悠悠道来:“齐清诺笑我的时候说什么了?”

“怎么笑你?”杨景行继续回顾:“说你打扮漂亮?说的是事实呀。”

何沛媛纯粹耍人呢:“还说什么了?”

杨景行宁可错杀:“说,你说我没吃饭……”

“不是,这个之前!”何沛媛好像不耐烦了:“她讽刺我,说她们还人靠衣装。”

“她这么说?”杨景行谨慎:“不是讽刺吧,你们平时不都这样。”

何沛媛要说的是:“难道你没觉得她这话很耳熟?”

杨景行完全不懂:“怎么耳熟?”

何沛媛问:“你不记得了?”

杨景行渴求:“媛媛给个提醒吧。”

何沛媛放弃:“你自己说过的话不记得就算了吧。”

“我想想。”杨景行好像努力了:“……一天要讲那么多话不可能都记得住,只记得重要的。我也夸媛媛很漂亮了?就跟齐清诺心有灵犀了!何沛媛,你这就不讲道理了!”

“不是!”何沛媛终于有点嚷嚷起来了:“就是昨天,你给我看照片的时候……你说你也是人靠衣装!”

杨景行好一会没能发出声音,但还要确认一下:“这就叫心有灵犀?就算我真的说过。”

何沛媛有点凶:“说了!我发誓!”

杨景行还是难以置信:“这就叫心有灵犀?”

何沛媛反问:“不然呢?”

杨景行强烈地觉醒感叹:“那太好了,天底下会汉语的都心有灵犀了,民族大团结呀……难怪难怪,难怪我高中班主任一再强调要我们熟练掌握英语,现在终于明白了她是多么用心良苦了。好,为了不再跟别人心有灵犀,我决定了,从现在开始就讲英语。爱老虎油,苑苑!”

何沛媛哭嚷:“不同,不一样。你跟齐清诺的一样,说的话也一样,以前你们肯定说过同样的话!”

“哪里一样了?”杨景行不敢想象:“可千万别告诉我你就是为了这件事不高兴,是不是?”

何沛媛想了一下,没觉得:“我什么时候不高兴了?人靠衣装,一般应该算是褒义词,你们都用来自谦。”

杨景行好奇:“媛媛,飞机上是不是太闲了?没休息呀?”

“还有心思休息?”何沛媛着急答案:“你说,你们以前是不是说过这样的话?你肯定记得!”

杨景行哭笑不得:“我的媛媛呀……别说我根本不记得,就算是,你也没必要不高兴吧?我跟她说过的话就不能再跟你说了?”

“没不高兴。”何沛媛很简单:“就问你。”

杨景行说:“真的想不起来,我也不敢保证没说过……苑苑,爱米思油。”

何沛媛不信:“哪有那么巧。”

杨景行继续:“苑苑,都油王特桑木维尼阁?”

何沛媛哭喊:“没跟你开玩笑。”

杨景行想了想:“好,如果把媛媛的生气分成十级,我偷偷摸你屁股算一级,背叛你算十级,你现在是几级?”

何沛媛依然否认:“没生气……就心里不舒服。”

杨景行问:“那是几级不舒服?”

“三级。”何沛媛也拿不准:“二级。”

“何必呢?”杨景行同情了:“……你都接受我了,还有什么必要为了这种莫须有的小事影响心情?”

何沛媛很肯定而且倔强:“就是不舒服!”

杨景行想了想:“那我以后不说那个词了好不好?”

何沛媛不表态。

杨景行想起来了:“对了对了,等会看到那些制服合唱团了,你就会想起一个词,然后看他们就会觉得其实都丑死了,对不对?哎呀呀,果然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何沛媛笑着哭嚷:“都比你帅!你最丑!”

杨景行又苦恼:“以后可怎么办呀,齐清诺那张嘴话又多,汉语就那么几千个常用字……媛媛我们以后眼神交流吧?不然一不小心又让你不开心。”

何沛媛好像又笑了:“好,眼神交流。”

杨景行讨死:“请看我鄙视的眼神。”

“杨景行……”

杨景行还没说完:“我照镜子呢,我很鄙视这个人,老让女朋友生气。”

“你办公室有镜子?”

“玻璃,玻璃反光……”

三零六的时间好像不紧张,有几分钟后,何沛媛才说:“小洁回来了。”

杨景行嗯:“你也准备一下吧,不准太漂亮哦,只准七分,十分是我的。”

何沛媛正经的:“你爸妈到曲杭了吗?”

杨景行嗯:“早到了,三点的车。放心,你拖鞋都放柜子里了,表示你不常来。”

何沛媛轻哼:“那就这样,拜拜。”

“拜拜,亲一个。”

安静了一下,何沛媛跟邵芳洁说话去了:“找到了?”电话也挂了。

下午五点过,杨景行赶回家了发现父母又在打扫卫生,他一点都不感动:“看不起我们呀……”

听儿子一说何沛媛的光荣事迹,萧舒夏拍手着哈哈:“吹牛不要本钱了!”

杨景行好像有点得意:“真的,我都吓一跳。”

萧舒夏看丈夫,杨程义呵:“那还不错。”

萧舒夏好新奇呀:“还以为你叫家政了……你们到哪一步了?”杨程义装听没听见。

杨景行摇头:“没到哪一步,她很传统。”

萧舒夏鄙视:“自己没用。”

杨程义可轻松了,把抹布一扔:“齐清诺真的没为难她?”

杨景行简直好笑:“不会,怎么可能。”

“不错,不错。”萧舒夏现在觉得:“心眼不小,看得出来。”

杨程义有点感叹:“难得,女孩子……说起来是你欠她一个情。”

萧舒夏觉得:“两清,扯平了,她怪不得别人。”

杨程义又严肃:“也不是九纯杨泼皮了,要说你欠考虑你也不服气,不管做什么事多站在对方的角度想一想,何沛媛年纪不小了。”

杨景行点头:“想了,认真的……”

萧舒夏也严肃:“结婚不行,太早了!”

一家三口出去吃晚饭,杨程义也开一开自己买的车,还跟儿子炫耀一下自己的事业,说什么接下来楼市的火热要朝中小城市燃烧了,而九纯政府发展旅游业的决心是很大的。感觉杨老板也是有情怀的,对他而言似乎为家乡建设做贡献比赚钱更重要。或许将来某一天杨景行也可以,说起九纯来,别人会说那是杨景行的家乡……

萧舒夏在后座听得哈哈大笑。

杨程义要说明一下:“……美好的愿望,遥不可及。”

萧舒夏就要很丈夫吵架了,眼看又要去纽约了,怎么还说些丧气话呢,老师们不都说上次的演出挺成功嘛,不是说已经站在国际舞台上了。虽然杨景行的这些老师都喜欢夸张,但应该还是有点点吹牛的基础的。萧舒夏给儿子出主意,是不是有不少高中同学在美国,联系一下让帮忙捧捧场,应该不至于丢人现眼。说起来萧舒夏还要表扬一下丈夫,当时能在自己的极力反对下坚持送杨景行到浦海读书,还真有效果了。

比起什么著名音乐人四零二,杨程义和老婆还都是希望儿子能向丁老学习,那才是真正的受人尊敬呀。

到饭店后不急下车,也快六点了,杨景行先给女朋友打电话:“喂。”

何沛媛也喂,在比较嘈杂的背景音中显得很轻柔。

杨景行催:“说呀。”

萧舒夏满脸笑:“小何,祝你演出成功。”

何沛媛嗯:“……谢谢您,您到了?”这姑娘好像在找地方。

萧舒夏亲热:“到了,和你杨叔叔。你吃饭没?”

何沛媛说:“吃了点,吃了。您呢?”

“我们还等一会。”萧舒夏面对面的样子:“小何,以后再别做家务了,姑娘家家搞音乐的,不像样子!”

何沛媛似乎尴尬:“不是的,那天我没事随便擦了擦,我见不得家里落灰……我在单位也是。”

萧舒夏谴责:“杨景行不讲卫生!”

何沛媛义气了:“不是,他挺爱干净的……他平时太忙了,没空。”

萧舒夏兴奋得从后座伸长手一顿乱拳打得丈夫龇牙咧嘴,但是她语调依然平稳:“……什么时候开始?演出。”

何沛媛说:“七点开始,我们在化妆。”

杨程义开口:“那先不耽误小何了……小何,祝你演出成功。”

何沛媛大声点:“谢谢叔叔。”

杨景行也讲话:“怎么样?有没有特别中意的?”

何沛媛思索回话:“……条件挺好,大礼堂,设备都挺好的,调音师专门请的外面的。”

杨景行放过:“晚上再说吧,去准备吧。”

何沛媛哦:“叔叔阿姨再见。”

萧舒夏和杨程义都亲和答应。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