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作品名称 > 第九章 结局

作品名称 第九章 结局

作者:木色人间 分类: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20-07-25 03:21:29 来源:纵横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可以倒是可以。”幻雪莫名的看了安若雅一眼,然后若有所指的说道:“不过你先把杯子放下吧。”

安若雅有些疑惑的眨了眨眼,不过还是依言把杯子放下了。

「姓名:幻雪」

「职阶:剑士」

「种族:血族」

「等级:C(0/1000)」

「力量:A (限制)」

「耐久:A (限制)」

「敏捷:A (限制)」

「魔力:B(限制)」

「幸运:A(限制)」

「宝具:次元界(C ~EX )(限制)」

「职阶技能:道具制作、术式增幅、起死回生(限制)」

「对魔力:A(限制)」

「固有结界:暗影杀狱(限制)」

“……”

堪称夺目的属性表瞬间就让安若雅说不出话来,她大概也没想到幻雪会是自己刚刚说的“限制者”,要知道上一个限制者出现的历史已经无法考究,召唤师联盟也只是有这方面的传说而已。

或许在刚刚听闻这传说的那时候,安若雅也曾幻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能够召唤出如传说中那样强大的英灵,而她现在的感受除了惊讶以外,恐怕也有一种实现了梦想的茫然与激动。

幻雪给她看了一会,便收回了属性表,免得给她造成太大的精神冲击。

直到幻雪把她的属性表收回去以后,安若雅才愣愣的回过神来。

只见她平静的站了起来,礼貌的朝幻雪笑了笑:“抱歉,可以允许我失陪一下吗?”

幻雪点了点头示意她自便。

安若雅对着幻雪微微的欠了欠身,随后脚步平稳的向着远处的卧室走去,整个人看起来都显得心平气和,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然而,幻雪却敏锐的发现了她脑后的一些汗迹。

不过幻雪也没有说破,自顾自的倒茶喝了起来。

大概一个小时后。

换了一套衣服的安若雅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整个人显得清新了不少,没有了初见时的狼狈相。

“很抱歉让你久等了,因为之前被绑架的关系所以这次的清理花了一点时间。”安若雅先是礼貌给幻雪道了个谦,顺便解释了一下,然后又问道:“如果方便的话,咱们现在就去联盟登记一下吧?”

幻雪点了点头,只是站起来理了理自己的紫色长袍,然后就示意安若雅可以走了。

由于变化术被固化所以收不回去的缘故,现在的幻雪一直都是一副十七岁左右的样子,黑色的长发和眼睛,身着一件带有金色纹路的紫色长袍,至少还不是什么奇形怪状的模样。

安若雅带着幻雪出了门,顺便将幻雪的视网膜图像也录入了门锁机制里面。

两人在门口花几块钱使用了传送阵,几分钟后便出现在了联盟大厅的入口处。

广阔的空间和来来往往的人们让联盟大厅显得热闹非凡,大厅的中央摆着五个巨大的高台,由于看不清里面的样子,幻雪也不知道那是做什么用的。

“跟我来。”安若雅一边说着,一边在前面领路,拉着幻雪在人山人海里面艰难的穿行。

足足走了二十分钟,两人才来到了三楼的一个小房间门口。

之所以说它小,是因为在五米的范围内有六个和它一模一样的房间门,不过有了之前的经历后,幻雪也不至于认为它真的小了。

安若雅敲了敲门。

“进来。”门口的传音装置里面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同时也有一阵机扣松动的声音响起。

安若雅拉开了房间门,带着幻雪一起走了进去。

“若雅,你这是来我这玩的还是成功召唤出英灵了?”房间里坐着的是一位大概有三十多岁的女人,见安若雅进来便立即露出了笑容。

“林姑姑中午好。”安若雅对那女人打了个招呼,然后笑到:“托您的福,若雅已经召唤出英灵了呢。”

“看来我的占卜术还是有点用的嘛,恭喜你啦。”姓林的女人很高兴的笑了笑,似乎很替安若雅开心的样子。

“好啦好啦,林姑姑你快帮我登记一下吧,我还想快点和她签订契约呢。”安若雅又和姓林的女人闲谈了几句后,便开始催促起来。

“好好好,毕竟你第一次召唤成功就召唤出了英灵,也是一件值得纪念的事。”姓林的女人温和的笑了笑,随即便拿起一边的卷轴纪录起来,安若雅也在一边填着表格。

在这个过程中,幻雪一直都在旁观,并没有参与到她们的谈话中去,而是在一边的沙发上看着房间里本来就有的一些杂志。

目前纪录和契约的过程并不复杂,全程也没让幻雪参与几次,据说契约之书的召唤和深层契约的签订都最好在更隐秘的地方完成。

“好了,这边的纪录已经完成了,我们一起回去吧。”登记好各种信息又拿到了一些道具以后,安若雅便过来准备带幻雪回去了。

幻雪并无不可的点了点头。

“等一下。”姓林的女人突然叫住了准备离开的两人。

“您还有有什么事吗?”安若雅转过头,有些好奇的问道。

“你过来一下。”姓林的女人站了起来,拉着安若雅的手便要向一边的隔间走去。

“幻雪,我和林姑姑去一下,你在这里等我啊。”安若雅话音刚落便被姓林的女人带进了隔间。

幻雪耸了耸肩,坐在沙发上无所事事的等待起来。

也不知道安若雅和姓林的女人在商量些什么,过了许久都还没有出来。

不过,就在幻雪有些无聊的时候,房间的门铃却突然被按响了。

幻雪四处看了看,估计着一边的话筒可能就是链接外面门铃的装置,于是稍微摆弄了一下。

结果证明,幻雪果然不会用这东西。

于是幻雪有些无奈的走过去打开了门,探出头问了一句:“林女士现在正忙,你们有什么事吗?”

“啊,林阿姨她不在啊。”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幻雪朝声音的来源看去,却是什么也没看见。

下意识的往旁边一瞥,却看见了一个高挑的皮衣少女站在那里,面无表情,也不像是刚刚开口说过话的样子。

“我在这里啦,你这样很失礼的哎!”下方传来一个气鼓鼓的声音。

幻雪低头一看,才发现一个五六岁大小的小女孩站在自己旁边,因为两人身高差的问题,自己刚刚并没有看见她。

“对不起,我错了。”幻雪进行了一句公式化的道歉,然后对她们说道:“你们先进来吧,我也不知道林女士什么时候会出来。” “你这也太没有诚意了吧?”小女孩不满的吐槽道,但还是拉着皮衣少女进入了房间。

“我叫莉可娜,大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小女孩一边进门,一边问道。

“幻雪。”幻雪答了一句,便自顾自的坐到一边去了。

小女孩也是一副不太在意幻雪的样子,她和皮衣少女一起坐到了另一张椅子上,很快就变得有说有笑起来。

不过,大部分时间都是小女孩自己在说说笑笑,皮衣少女只是时不时的应一声罢了。

又等了一会,姓林的女人才带着安若雅从隔间里走了出来,看见外面多出来的两人却是一愣。

“她们在外面敲门,我就把她们请进来了。”幻雪解释了一句。

姓林的女人点了点头,回头对安若雅说了一句什么,便又转头对莉可娜笑道:“这不是小娜吗,今天来林阿姨这里是有什么事啊?”

“林阿姨好。”莉可娜先是站起来甜甜的叫了一声,然后献宝似的把皮衣少女拉到身前:“你看你看,我召唤出英灵了呢!”

“哦?”姓林的女人立即看向皮衣少女,自言自语的说道:“今天一共有两位英灵被召唤吗?这可真是少见呢。”

这时,安若雅也走了过来,拉了拉幻雪的手准备带她离开。

“是若雅姐姐?”莉可娜却是注意到了安若雅,顿时向她问道:“你今天也召唤出英灵了吗?”

“是啊。”安若雅对她笑了笑,但幻雪却发现她的笑容好像有些不自然的样子。

“哦。”莉可娜又有些好奇的看了看幻雪,不过却没有再说话了。

安若雅拉着幻雪,准备离开。

“等等。”从一边传来了一道冰冷的声线,众人转头一看却发现开口的正是那位皮衣少女。

“请问有何贵干吗?”幻雪有些疑惑的问道,她能感觉到皮衣少女之前的那句话是对自己说的。

“你是血族?”皮衣少女立即问道,眼神和表情也没有什么波澜。

“是啊,你是怎么知道的!”幻雪点了点头,有些好奇的问道。

对方并没有给自己带来危险的感觉,如果不是对方隐藏的手段太强那么就是对方较弱,如果是前者那么隐瞒就会带来麻烦,如果是后者那么就没有隐瞒的必要。

所以还不如直接说出来,毕竟似乎也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

“玄冥,影族,杀道第三境,暗九七。”皮衣少女一边说着,一边向幻雪伸出了手。

“暗九七,那是你的名字?”幻雪看了看她伸出来的手,却没有握上去,而是如此问道。

“代号。”皮衣少女说道,却是收回了手。

“血国,血族,尸鬼第三境,名字刚刚已经说过了。”幻雪绕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还记得吗?”

“幻雪。”暗九七淡淡的说道,脸上依然看不见什么表情:“我无意与血族对抗,但还请你不要妨碍我获取传承,如你能助我完成目标,族内神明可予以重谢。”

“行吧。”幻雪似乎毫不在意的说道,拉着安若雅准备离开。

这次暗九七没有再叫住她,而是目送他们离开。

在回家的一路上,幻雪思考了一下关于传承之战的一些事,现在三大族中已经出现了两个,玄冥一个疑似第三境,血国一个自己第五境,难免圣庭或者其他万族之一就没有第六境甚至第七境到来。

而且,三大族也未必只来了这几个,想要得到血族传承恐怕还真要费一点功夫了。

当幻雪和安若雅回到家以后,已经是临近傍晚的时间了,于是安若雅就去厨房里准备晚饭,准备吃过饭以后在继续缔结契约。

而幻雪则打开了电视,顺便尝试了一下能否修行。

结果也不能算差,虽然幻雪感受不到修为的提升,但是属性却似乎有一部分的增幅,应该是属性限制松动了些许。

这里的电视虽然看起来很高级的样子,但却没有什么能让幻雪感受到有趣的内容,在无聊的看了一会后,幻雪便专注于对属性限制的解除中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安若雅也做好了饭,两人便一起吃了起来。

虽然只有三个菜,但幻雪还是吃的挺高兴的,或许是因为之前在魔王与勇者的时候并没有怎么好好的吃过饭的关系,幻雪觉得这次的饭特别好吃。

安若雅这一天又是被绑架,又是第一次召唤成功,体力和精神都有一些疲倦,现在终于能够闲下来吃饭也是吃的非常开心。

两人吃完了饭,安若雅吩咐了打扫机器人收拾一下厨房和餐厅的卫生以后便拉着幻雪进了卧室。

“这是要干嘛?”幻雪按照安若雅的吩咐脱下长袍又换了件她的睡衣后,有些好奇的问道。

同样只穿了睡衣的安若雅一边摆弄着一个六边形的金属物体一边说道:“契约的缔结和英灵之书的召唤需要大量的魔力和鲜血,到时候魔力和血液温度升高,有可能弄脏衣服,所以现在咱们现在最好少穿一点,等下契约结束还要去洗澡。”

“哦。”幻雪应了一声,看着安若雅一时半会好像也摆弄不完,于是再次静心修行起来。

过了一会,安若雅叫醒了闭目的幻雪。

“在手上或者身上开一道口子,让血流出来,然后把创口放在魔法阵上。”安若雅在一边指挥着:“到时候契约印记就会出现在创口的位置,魔法需要的血和魔力也会从创口处完成输送。”

幻雪依言在食指上划了一道口子,而安若雅的则是在手心。

一阵猩红的光芒闪烁,幻雪只是感觉到食指上有部分血液被魔法阵吸收,然后除了红光一直在闪以外就没什么动静了。

而安若雅那边,却是感觉全身炙热,血液几乎被抽取了一半,魔力也是被抽的干干净净,整个人几乎晕阙,浑身痉挛,五脏六腑抽搐不止,却也不是很难受,意识仿佛飞到了云朵之上,身体的痛苦似乎无法影响到她。

契约签订的过程足足持续了一个小时,当契约完成后,一本紫色的书出现在两人之间,然后分成两半飞入两人体内。

红色的光芒也消失不见,魔法阵又变成了先前的金属。

幻雪轻轻松松的站在原地,浑身上下看不出一丝异样。

此时,她正看着已经蔓延到了脚边的汗水和累趴在地上的安若雅陷入沉思。

“唔……”随着一声有些迷糊的嘤咛响起,安若雅迷茫的睁开了眼睛。

“咦?”环顾了一下四周,却只看见水雾环绕,安若雅顿时轻咦了一声。

安若雅试着轻轻的在水中站起身来,视野开阔了一点之后,她也确认了自己是在浴室里。

在稍微想了想,安若雅便猜到是幻雪送自己进来的,于是安心的再次坐下,准备好好的洗一个澡。

“哎?”就在安若雅重新坐下的时候,她的脚却碰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心里一惊之下,顿时轻呼了一声。

有些好奇的朝水里看了看,却因为水雾的阻挡看不真切,安若雅不由的朝水里摸索过去。

然而,还没摸到些什么,安若雅便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抓住了。

幻雪的脑袋从水里浮了出来,看了安若雅一眼后就又潜了进去。

抓着安若雅的手却没有松开。

“幻雪?”安若雅试探性的叫了一声,却发现一个软软的东西贴着自己的身体滑上来了,不一会就到了腹部的位置。

“哎?”安若雅的脸变得有些红了,也不知道是被热水泡的还是有什么其他原因。

“我看你在契约之后就一副非常累的样子,于是就把你带进来洗澡了,找到这个浴室可是花了我许多的时间呢。”终于,幻雪的脑袋再一次的浮了上来,这一次却是轻轻的贴着安若雅的脸,在她耳边轻轻的说道。

“哦,哦。”现在的安若雅颇有些手足无措的感觉,幻雪整个人都贴了上来,她的手都不知道放哪里好了,只能匆匆的应了两声,然后把手轻轻的搭在幻雪身上。

“好了,现在告诉我你的衣室在哪吧,我去找件衣服穿。”幻雪在安若雅的耳边说完便站了起来,毫不在意自己的躯体已经完全暴露在了安若雅面前,反而带着些许不满的说道:“你家也太大了,进个房间就和进了迷宫似的。”

“对,对不起,家里的衣室在左边的第二个房间那里。”安若雅有些慌乱的回答道,两只手还捂着脸都不敢看幻雪。

幻雪点了点头,直接跨出了浴池,一边在旁边拿了一条浴巾擦身体一边说道:“我已经帮你擦过一遍身体了,你可以在洗一遍,也可以和我一起出去哦。”

“哦,哦。”安若雅依然不敢看向幻雪,只是支支吾吾的应了两声便不再说话了。

幻雪耸了耸肩,围了条浴巾就走出去了。

幻雪其实并不是很在意和安若雅一起洗澡这件事,毕竟女性之间一起洗澡本来就很平常,更何况幻雪和安若雅根本就不是一个种族。

比方说你和你的宠物猫一起洗澡的时候,你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这都是一个道理。

在安若雅的衣室里挑了一件连衣裙穿上后,幻雪又把自己原来的长袍交给了洗衣机器人,然后就坐到沙发上去了,准备修行。

功法运过一遍,幻雪却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毕竟自己已经修炼了半个多小时,安若雅居然还没出来。

要知道在她醒过来之前,幻雪已经带着她泡了个把小时了,洗澡虽好,洗这么就也是不行的。

一边这么想着,幻雪再一次的进入了浴室。

然而幻雪进了浴室后却没有看见安若雅的人影。

幻雪先是默默地走到浴池边看了一眼,然后面无表情的在水里捞了捞,果然,不一会幻雪就捞出了一具被泡的发红的躯体……此时好像还失去了意识。

无奈的摇了摇头,幻雪帮她擦干净身体以后便抱着她出去了。

—————

“唔……”随着一声有些迷糊的嘤咛响起,安若雅慢慢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熟悉的天花板。

安若雅感觉自己有些头晕,已经不能好好的思考了。

左右摇了摇头,安若雅才发现自己在躺在被子里,原本贴在额头上的毛巾也被自己甩下去了。

“醒了?”一边传来一个平淡的声音,安若雅有些艰难的向旁边看去。

只见幻雪正坐在自己旁边的椅子上,此时已经放下了手里的书,捡起了被自己甩落的毛巾,放在旁边的一个盆子里洗了洗后又贴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清凉的感觉顿时让安若雅清醒了一点。

“好好躺着吧。”幻雪看了看正准备起身的安若雅,又把她按住以后才继续说道:“你差点就在洗澡的时候把自己淹死了,你知道吗?”

“唔。”安若雅的脸一下子涨的通红,却没有再说话,只是又往被子里缩了缩。

幻雪把她被子里的体温计拿出来看了看,然后点了点头便又放了回去,经过一个晚上的调养,安若雅的体温已经基本下去了,现在的她只是低烧且比较虚弱而已。

“已经快五点了,你饿吗?”幻雪看了她一眼后,淡淡的问道。

床上的安若雅点了点头。

“我去给你煮粥,你等一下。”

说完,幻雪起身离开了卧室,只留下安若雅一个人还躺在床上。

而安若雅则感觉到眼皮有些沉重,再加上此时的被子里实在是很舒服的样子,便忍不住又睡着了。

—————

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入目的却是明媚的阳光。

有些慵懒的打了个哈欠,安若雅舒服的往被子里缩了缩。

“醒了?”身边传来一个平淡的声音,安若雅抬头看去。

只见幻雪的手里依然端着一本书,此时却是合了起来。

“粥我在帮你热着,衣服在那边床头,需要我帮你穿吗?”幻雪看着安若雅关心的问道,语气中倒是没有什么波澜。

“唔。”安若雅看着幻雪,不知道为什么情不自禁的留下了眼泪。

幻雪放下了手里的书,走到那边拿着衣服帮安若雅穿了起来。

安若雅顺从的配合着幻雪帮她穿衣,同时还向四周看了看,却发现之前的毛巾和盆子已经不见了,床头柜上却摆着一副碗筷。

碗是持温饭盒,作用是加热和保温,那里面装的想来就是幻雪之前所说的粥了。

撒娇一样的蹭了蹭幻雪,安若雅轻轻的对她说道:“谢谢。”

天灵小世界——

一道通天光柱突然从遥远的天际降下,划过层层空间而出现在这个小世界的一片大陆上。

光柱的降落引起了无数生灵的窥探和猜忌,时常有肉眼可见的惊鸿划过天际,有时也会与这到光柱交错过去,在亮相交错之间周围的空间都是掀起阵阵涟漪。

然而光柱却从未受到过什么影响,执着的向着一个方向激射,自它被一些大能发现以来又历时一个月才到达了它的目的地。

诸多大能并不明白它为什么会出现的如此突兀,但阻止无果后便也不再纠结,只是慢慢的对它愈发好奇起来。

然而这光柱来的突兀,去的也不慢,仅仅是在到达天灵小世界的一瞬间后便消失不见,使得诸位大能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也只有栖息在天灵小世界的某些人才知道,原本陨落在天灵小世界的那位神明的尸体在光柱落下的那一刻便消失不见了。

神尸的存在与否关系到天灵小世界的存亡,天灵小世界内的人自然不会去宣扬这件事。

至于外面围绕的诸位大能,也只能让他们就这样猜去了。

—————

“神舒主动毁约,你这消息可靠吗?”原本只是静坐着的血煌有些诧异的看向身边的女子并反问到,但却没有放下手里的书卷,语气也是一副平平淡淡的样子。

“神舒离开了原本的地方,并且脱离了封印状态这是可以确定的,至于脱离的原因以及他是否主动就不能确定了,我能获知的最可靠消息就是他有可能是被一道金光带走了。”浑身冒着黑色气体的女子先是这样回答道,在顿了顿后又再次说道:“不管他是不是有心的,都违背了契约条例,既然是他违约在先那么我们也不用在遵守条例了,反正我是受不了自己现在这副样子了,就算你不参与我也要去找他麻烦,只要你不当道就行。”

血煌没有立即回答她,而是自言自语了一句:“以他唯一真神的修为,的确也不容易被那东西带走。”

“你知道他是怎么被带走的?那你之前还问我干嘛。”女子诧异的问道。

“我刚刚推算了一下,你现在的修为被神心磨合,自然得不出有关于神舒的结果。”血煌看了她一眼,见一缕缕的黑气依然不断冒出,便叹了口气道:“也罢,既然确实是他违约在先,我陪你去一趟就是。”

“别说的好像你吃了很大亏一样嘛,你不也是被契约限制在这个小世界了,这次能有机会摆脱契约不也是好事吗?”听道血煌愿意一起去,女子似乎是开心了不少,下意识的就想去攀血煌的肩膀,却又注意到了自己手上的黑雾,犹豫了一下收回手后又灿灿的笑着说道。

“契约上明言的有效时间是五万年,而现在不过过去了七千年,不过是你我闭关一次的时间,这又能有什么解脱不解脱的。”血煌摇了摇头,看向身边的女子,有些感慨的抚了抚她那已经被黑气染遍了的脸颊:“倒是你,原本是纯正的魔修,如今却被神心侵蚀成了这副模样。”

“我与神舒不共戴天,如今受制于他也只是因为技不如人。”女子抬起手,轻轻的握住了自己脸颊上的那只手:“倒是你,白白陪我们干耗了几千年的修行。”

“白耗几千年也说不上,血族的修行体系和你们认知中的可能不大一样。”血煌摇了摇头,搭在女子脸上的手再次抚了抚,一阵微微的血芒闪过后,女子脸上的黑气散去了不少,露出了几分原本的白皙。

似乎是对效果不太满意,血煌微微的皱了皱眉,将手从女子的脸颊上放下,顺势滑落到她的小腹位置重新聚力。

女子也没有阻止他的意思,反而是闭上了眼睛任他施为。

过了一会,血煌收回了手,脸上的表情已经从刚才的不愉变成了凝重。

“怎么了吗?”女子微微有些好奇的问道,她身上的黑气散去了不少,整个人都显得轻松了许多。

“既然契约已经暂时失效,我便想抑制一下你体内的神心,等此次事件过去之后再从长计议。”血煌向她解释道,同时手中的力量也在不断凝聚:“但我刚刚试探一番,却发现你体内那个神心恐怕并不普通。”

“不普通?神心还能有什么不普通的,不都是一个样吗?”女子有些疑惑的问道。

“普通的神心当然都是一个样没错,但如我们这样的各族唯一神祇则不同。”血煌的手中的能量具现,映照的周围的空间中尽是一副血光四溢的景象。

“怎么,难不成神舒他还舍得拿他自己的神心来感染我不成?”女子也是皱了皱眉,有些凝重的问道。

按理来说神心贵重无比,神舒并不会轻易将它用在自己身上,但考虑到两人仇深已久,也就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

如果附着在她身上的真的是神舒的神心,那她现在恐怕就有性命之忧了。

“自然不是,神舒如今已经成了神庭的希望之子,断然不会拿自己的神心如此儿戏。”随着一道道血光闪过,血煌慢慢的放下了手。

一个血色的“封”字伴随着阵纹出现在女子的小腹处,内里流光涌动,显得玄奥无比。

“不是神舒?那还有什么存在能达到我们这种境界吗?”女子看着自己的小腹皱了皱眉,微微抬头向血煌问道。

“诸界之大,能达到我们这种境界的存在数不胜数,最多也只是战力有所不及罢了。”血煌摇了摇头,若有所思的说道:“那枚神心给我的感觉虚弱无比,但境界奇高,神舒他可能是想让它与你融合而达到控制你的目的,或者就是想借你的身体复活神心的主人。”

“借我的身体复活神心的主人,此话怎讲?”随着体内的神心被血煌封印,女子身上的黑气也逐渐的消失,如今已经有大半肌肤恢复成了原本的模样,只是一双眼睛里和四肢上都还有着黑气覆盖罢了。

“复活的方法很多,但既然是用在你身上那就只剩两个了。”血煌撇了魔韵一眼,意有所指的看了看她的小腹:“一种就是让神心彻底的吞噬你,让神心主人的意志借助你的力量而从新复苏,不过这种情况现在看来并不可能。”

“那第二种是什么?”魔韵如此问道,心里却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第二个就是让你把那玫神心生出来,如果真是这样,那么那个继承了你的魔性和神心神格的孩子,其天资之强,将使得他的未来不可限量。”血煌如此说道,脸上还带着感兴趣的神情:“而且这还能达成削弱你的目的,并且可能能让神族诞生第一个天生圣人,可谓是一箭数雕啊。”

“欺人太甚。”魔韵皱着眉,认真的看了看自己的小腹,随后抬头向血煌问道:“如果它真的能达到天生圣人的程度,那么我想把它生下来,你有什么办法能把它变成魔族吗?”

血煌摇了摇头。

“就连你也没办法吗?”魔韵有些失望的说道,如果真的能够生出一个圣人的话,那么这也能算得上是她的无上荣耀了。

“除我血族以外任何的天生圣人在出生时其实都是不分种族的,因为起点太高,他们的体内不会带有杂质血脉或者异种力量,因为其天生无垢,所以一般来说都是按照母体来划分他们的种族。”血煌如此说道:“要将它改变成我血族自然易如反掌,因为血族的血脉并不惧怕圣人之力的冲洗,但你的血脉就不一样了,一进去就像飞蛾扑火一样,届时这神心还是会被至尊血同化而转向神族。”

“至尊血?”突然听到了一个新名词,魔韵立即转头看向血煌。

“每一颗神心中都会存在神族至尊留下的力量,防止叛变或者流落异族,你不知道也正常。”血煌说着说着便感到有些无语了:“我还以为你被它折磨了万余年,至少还打听过这方面的消息呢。”

魔韵却是没有回话,而是若有所思的在想些什么。

血煌耸了耸肩,自顾自的走到一边拿出一个东西忙活起来。

过了一会,魔韵似乎是做好了什么决定,但当她猛然抬起头来后却没看见血煌,环顾了下四周才发现血煌正站在一边捣鼓些什么。

“这是?”魔韵凑近一看,却看见血煌在摆弄一个金色的小东西,顿时好奇的问了一句。

“这是神胚提取器。”血煌翻了个白眼,带着些无力的问道:“你先别管这个是什么,还是先告诉我你刚刚在想什么吧。”

“我在想能不能费一点修为把神心剃出去啊。”魔韵挠了挠头,带着几分呆萌的问道:“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嘛。”

血煌先是摆出了一副“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随后又摇了摇头,说道:“天生圣人事关重大,即便是我有办法把它剔除,我也不会那么做的。”

“啊?你就不能帮帮我吗,难不成你和神舒要站去一条线上?”魔韵皱了皱眉,看着血煌摆出了一副嫌弃的表情。

“自然不会,我也不可能就这样让神庭收获一位天生圣人,不过既然天生圣人的神性不能轻易改变,此事就还是需要从长计议的。”血煌说着摇了摇手里的金色圆球:“这个就是日后天生圣人能否为我们所用的关键了,也是唯一真神的最好塑造品。”

“唯一真神?”魔韵脸上显露出震惊的神色:“你这是想……?”

“所以说,我这是在帮你。”血煌笑了笑,将圆球递给魔韵:“考虑一下吧,同意了就把它吞了就行。”

“这玩意是用来吃的?”看着手里那散发着金属质感的圆球,魔韵有些无语,不过她也没考虑太久就把圆球吞了下去,就像她之前说过的一样,她并不会经常怀疑血煌,哪怕某些事情有可能关系到她的生命也一样。

见魔韵把圆球吞下,血煌莫名的笑了笑,随后便见魔韵突然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好好睡吧,傻姑娘。”淡淡的说了一句,原本躺在地上的魔韵便突然消失了,紧接着血煌自己也消失了。

这片因为血煌而存在了数万年的小世界随着世界核心的离开,也逐渐的崩塌下去。

—————

“嗯?”原本正在安若雅家的某个房间里闭目修行的幻雪,突然似有所感的抬头看了看外面天空。

几乎就在她抬头的瞬间,一道金光如同穿越了万重深渊一般突兀的出现在原本空无一物的天空中,让看到它的每一个生灵心中都升起了一股莫名的震撼,哪怕是幻雪,此时都有了一种顶礼膜拜的冲动。

然而,就在幻雪死死抵抗这种冲动的时候,原本就被金光激起了阵阵涟漪的天空突然间又泛起了血光。

在这股血光中,幻雪感觉道自己仿佛受到了某种升华一般,浑身暖洋洋的,思维速度提升,不仅身上的禁制已经几乎感受不到,就连修为都似乎有所精进。

“血煌,离开吧。”在这个世界的每一寸空间里响起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听那语调就像是在压抑着怒火一般,但却又莫名的能够让人感受到声音主人的平静,而在那平静中又似乎蕴藏了风雨欲来的恐怖。

“这个世界有我的族人……恐怕这次就不能如你的愿了。”另一个声音响起,却没有给幻雪第一个声音的那种震撼感了,反而给她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同时她又感觉到自己的修为好像又提升了一点点。

“……”那个低沉的声音似乎沉默下来,但幻雪却能隐隐的感觉到一种恐怖的气息在慢慢复苏。

“放弃吧,虽然如今的你我皆属蝼蚁,但吾如神尔如凡,纵皆为蚁列尔亦不如我。”就在似乎是叫做血煌的存在的声音落下后,原本突兀而来金光和血光就都突然的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仿佛他们从来就未曾出现过一样。

“……”幻雪有些无语的看着突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血色信封,完全搞不明白这些大佬究竟是在搞些什么名堂。

通过这场比赛,幻雪也算是了解了暗九七的一部分实力,即便那或许只是她全部实力的冰山一角,对于幻雪来说也是足够了,再留下去也不会再有什么收获。

于是,幻雪便带着安若雅又回到了她的家。

而在之后的比赛里,暗九七她们也没有再表露出像这场一样的配合性,就像这一场比赛就是故意表现给幻雪看的--样。

回到家,幻雪把安若雅安排去看电视,而自己则去找了个静室修炼起来。

“嗯?”修炼了许久,幻雪慢慢的睁开了眼,扭了扭有些酸痛的身体,顿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平日里都是越修练便越精神,今日为何会平白的出现阻塞之感?

静心感知一番,违和感果然越来越重。

“心魔?”幻雪偏了偏头:“算算也是修炼了这几十年,有个心魔也是很正常的嘛。

说罢,幻雪便运起了静心决,神识进入脑海准备祛除内心邪障。

“嗯?”良久,幻雪突然闷哼一声,同时神识周身的空间也泛起片片波浪,没多久便像镜子一般破碎了。

与此同时——外界。

盘坐中的幻雪突然间吐出一口褐色的血液,盘坐的姿势顿时被打断,同时猛然的睁开了眼,眼睛里却又见不到瞳眸,充斥了眼内的只有一整片已经被雾气渲染成了紫色的眼白。

就这样坐了一会后,幻雪又突然间摆回了盘坐的姿势,手掌间还摆出了一个奇怪的印法,圆睁的眼睛也慢慢的闭

了回去,然而,与之相对的,却是她周身的灵气渐渐的沸腾起来。

——幻雪的意识空间

“我当她有什么身份,值得我神派出我不惜性命也要将之铲除,如今看来原来她是血云你的爱徒啊。“

在这个四处都充斥着黑暗的世界里,一个清冷的女声从世界的深处响起,似乎整个世界里都充斥着她的声音。

在这个世界的中心,散发着白色光芒的云师之影负手而立,而她的身边则是散发这金光的,幻雪的意志体。

只是,如今的幻雪看起来情况很不好,即便是有着云师的光芒庇护,也只能缩作--团,勉勉强强的抵抗着黑暗的入侵。

“真是没想到啊,本以为你突破至尊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如今却还有机会截你一道,当真是吾之大辛呐。”那黑暗中的女声用感叹的语气说完了这

些话,却没有得到云师的回答,似乎她的精力都放在了幻雪身上,此时已经无力顾及其他。

“今天能断你元神,封你至尊路,又能杀了你们血族圣子,当真是吾之大幸,纵死足以,吾神至上!“随着一阵声嘶力竭的呐喊,这个世界里的黑暗突然就变得深邃起来。

一阵阵不可见的莫名压力向着这个世界中唯一发着光的两人袭来。

在这股莫名的压力下,云师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她周身的白光也巍然不动,然而在她身边的幻雪身上的光芒却是越来越黯淡了.....

良久,云师轻叹一声,身上的白光微微摇动了一下,而在她身边的幻雪却是立即显得岌岌可危起来。

“也罢,如此看来当今世道果然还是玄冥当兴啊。”云师看着身边哪摇摇欲坠的金光,不禁摇头叹道。

“什么?”仿佛是想到了什么,这个世界的天空中突然传出了一个疑惑的声音。

“天道立命,血族立知,玄冥有感,唯独只有你们被瞒在鼓里,难道你就没有一点点疑惑吗?”云师冷笑一声,原本一直古井无波的脸上也显露出一丝温怒:“同是命运的弃子,你何必为难我们师徒,如今我血族三至尊在须弥混沌中不知所踪,命运之子确又出现在幽冥,局势已经如此明确,难道你已经自欺欺人到了失去圣人自尊的地步了吗?”

天空中一阵凝噎,因为正在压制着云师她们的那个存在是真的没看出什么端倪来。

然而,云师见她不回话却是在心中涌起了一股怒火,她们两个作对了几万年,之前也算是有些惺惺相惜的,只是后来两族完全结仇,才真真正正的成为了敌人,如今她如此不恋旧情,甚至要将她们师徒二人都留在这里,她又怎么能不感到愤怒呢?

上面的存在依然没有说话,似乎是在思考些什么。

然而云师确没有继续和她耗下去的打算了,眼见幻雪身上的光芒越来越黯淡,云师脸.上的表情也慢慢地从温怒恢复成了淡漠。

“罢了,罢了,大不了从今日起,血族本部归隐九万年便是。”云师叹了口气,似乎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一般,而就在她这句话刚一说出口的时候,无数的血光蓦然的在这个世界亮起,温和而强大的力量充斥,仅仅在-瞬间便治愈了原本几乎将死的幻雪。

而在这血光出现后云师身上原本一成不变的白光却是黯淡了许多,原本被掩盖了的血色却是显露出来。

“你疯了吗?居然拿血族九万年的未来来换这么个小丫头片子的命?”天空中响起了难以置信的惊呼声,只是相较于以前来说,她已经虚弱了太多太多,对于云师来说温和的力量,对她而言却无疑是致命的毒药。

“至少我血族即便沉没九万年也依然会有归来的一天,而你呢,以及你们神族呢?黄泉,你就等着看看吧,时间会再一次重证我血族的伟大,而你们则注定成为命运里的尘埃。”云师用着平淡且理所当然的语气这样说着,此时此刻根本难以有人认为她说的话不是事实

“”是吗。”天空中的声音渐渐落下而黄泉明神的声音也越来越虚弱了,但她的话语中却依然没有太多的委婉:“即便如此,我也不认为这个小丫头能换你们血族圣人以下的所有族人的性命和血族本部的九万年时间。

“你终究还是不懂。”云师莫名的笑了笑:“天命要玄冥兴,神玄挡不住,你们神族的至尊就更加挡不住,我血族只是试了试便有三位至尊失踪,而不管外界发生了什么玄冥自己都不为所动,你以为这代表这什么?你真的以为玄冥喜欢那所谓的注定大兴的命运?你今天若不顺他明天又哪来与他较量的资本?

黄泉明神没有回答云师的话,或许是因为虚弱,又或者是她在思考些什么。

“看在以往的情分上,我不杀你,既然我们都是为了自己的族人在努力,那么还希望你们在做--些事情的时候能留下情面。”云师看了看已经支持不住黑暗而显露出本相的黄泉明神,叹了口气,说道:“我们三大族已经数千万年没有爆发过战争了,圣人之下皆蝼蚁,纵然你们那会有一些例外,但还是不要对他报太大的期望才好。”

“呵呵,你旁边还落着一个呢,你的良心不会痛吗?”虽然很虚弱,但黄泉却勉强笑了起来。

“随你怎么想吧,我先走了,别不小心就死掉,浪费了我送你的一条命。”云师淡淡的说完,不挥挥手驱散了原本黑暗世界。

最终留给这个世界的,是一片光明。

(到这里,这本小说也就算是小小的完结了,虽然仍旧有些遗憾,但还是感谢您一直以来的陪伴与支持,只要是您的话,未来一定会变得更加美丽)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