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驳夜 > 且问流水

驳夜 且问流水

作者:樑樾 分类:武侠修真 更新时间:2020-07-25 03:21:41 来源:纵横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突如其来的嘶吼声打破了夜晚的静谧,众人做出了最本能的反应,手提短刀,飞速攀上四周树叶松碎的巨木。

伴随着开始的一声堪称震天动地的吼声后,又接连穿出各种猛兽的撕咬声和凄惨哀鸣,只是声音将起便如截然而断,显然是单方面的,快速的屠戮!

“特娘的!这是碰上什么大家伙了!”

李肃身后,李干虽然嘴上骂骂咧咧,身躯有些发抖,这种场面活了二十多年也没碰到过一回!

“大家别慌!守住四方,拉开身位,先不要下树,若有异动,五人成组分开跑!”

李肃低喝一声,给还有些恍惚的众人下了一记醒神药,众人方才意识到现在的危险状况,胆子小点的进气出气都少了些。

周围的嘶吼声仍不停歇。

天清月明之际,骤风忽起。

屋漏偏逢连夜雨,俯身在树上的众人身处风暴中心,有几人险些被刮了下去。

嘶吼声愈发接近李肃等人的藏身之地,仿佛下一秒就会不可言状之物突破树障的时候,众人胆战心惊,牙根紧咬准备奋身一搏!

蓦然,一道银色雷霆从天而降!

“轰!”

银色电光在边缘炸裂开来,刺眼的白芒和巨大的爆炸声几乎一瞬间使得众人眼不能视,耳不可听!

再待众人睁眼之时,四周已是风平浪静。

明月将挂,清风卷云,万籁俱寂,一切仿佛从未发生...

竖日,李殊带着舒情在河岸边玩耍,岸边横躺着一块石板,平常都是妇人们拿着盲槌清洗衣物的地方,这时却成了李殊钓鱼的好地方。

舒情看着在那边忙活的李殊,想了想,找了个靠岸的树荫下坐着,顺手摘了片叶子,不多时唇齿间便传出一曲节奏轻快的音律声。

李殊刨了几块地,终于挖到了几条红蚯蚓,兴奋的跑到石板上,拿着随身带着的小布绳将那蚯蚓一捆,手捏末端,将带着蚯蚓的那头扔在石板下,静静地等待着小鱼上钩。

远处,有几个孩子看见了李殊,便想靠过来一同玩耍,只是走近了些看到了树下的舒情,停下了脚步,悄咪咪的说了些什么,便跑开了,而河边的两人显然没有注意到这点小插曲。

“咚~”

是什么东西出水的声音,李殊笑着转身向舒情招了招手,舒情抬眼看去,笑了笑便又低头鼓捣着那片小叶子,只见李殊握着一个头大眼大身子小的小鱼,这里管它叫‘亮眼睛’,中午太阳正盛时就爱聚集在岸边阴凉处,而每天正午时分来这里提‘亮眼睛’也是村里孩子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偶尔还能提两个‘翘嘴巴’回去尝尝鲜。

舒情眯着眼,看了看树荫外的太阳。

“好热~”

他不喜欢晒太阳,阳光打在身上的的时候,会有一种被针扎的疼痒感,极不舒服。

是以,每次跟着李殊外出的时候,他总喜欢一个人找个阴凉处歇息。

“啊~哈~”

打了个小哈欠,舒情靠在树下昏昏欲睡,昨晚睡得很不安稳,断断续续着做着记不太清的梦,脑海中还有一些琐碎的画面。

有一群不知名的妖兽、一道银色雷霆和一阵凌冽的罡风,这要怎么拼成一个完整的梦呢?

舒情嘴角扬起,倘若能将梦中荒唐怪诞的故事记录下来,想来多出很多乐趣。

心绪放松,舒情不在多想,双手环抱,深沉睡去。

四周寂静无声,思绪仿佛离现实越来越远。

模糊间,神思被一缕朦胧的辉光牵引着,向前走去,意识逐渐清醒,只是既已醒来,又为何不肯醒来?

已经记不清是多少次梦见这个地方了,寂静的湖泊被辉光笼罩,一轮明月高悬于天又静卧于在水,彼岸之处,有一身着白色罗裙的女子亭亭而立,面容正如那辉光一般难以窥探。

‘你是谁?’

无数次的发问,到了喉间却不见了声音,亦如从不曾得到回应一般。

那女子缓缓向舒情伸出右手,带起一片璀璨的星光,呼唤着又彼此吸引着,舒情缓步向前,又逐渐向那女子的方向奔跑而去。

斯人近在咫尺,却又如天堑横面,无论舒情怎么追赶都无法靠近,那女子眼含氤氲,滴落在水面溅起涟漪,身影却化作光点,缓缓消散。

如同心有灵犀一般,舒情心中泛起了同那女子一般的哀伤情绪,眼角泛起珠花,哽咽嘶哑之音梗于心头,即是同梦之人,为何独自离去?

那身影终化流光,萦绕在舒情身旁,轻抚着他的脸庞,想要拭去眼角泪花,舒情仿佛隐隐听到一声叹息,之后那光辉便凝为一点融入玉珏中。

梦境崩塌,舒情悠悠转醒。

稍远方,李殊手提丝线,拉起了第一只‘亮眼睛’,方才所见所闻,却如黄粱一梦。

蝉鸣绕耳,树影婆娑,唯有梦醒之人犹挂泪痕....

“小汐,你没事吧?”

舒情抬头,迎上李殊关切的眼神,连忙擦拭了一下眼角,摇摇头道:

“无事,只是梦到了些不开心的事情,有点难过而已。”

李殊看着他红红的眼角还想说些,又生生止住了话头。

舒情心有所感,转头像远方,低声说道:

“回来了~”

“嗯?什么回来了?”

李殊顺着舒情目光远眺,呆了呆,然后大叫一声,向着村内跑去!舒情看着李殊跑远,缓缓移步向家中走去。

远处归来的正是以李肃为首进山寻猎的队伍。

不一会儿,待在家中的老人、小孩,都在村口聚集起来,欢呼雀跃着,丢下农活赶回来的夫人们泣不成声,一去便是一个月,终于回来了。

还未等大队伍走近,众人便迎了上去,豪放些的妇人冲上去便与归家的丈夫紧紧相拥,内敛些的也是相执泪眼,老人们喜笑颜开,拥着带头的李肃等人,连声道贺,又询问起此次进山可有遇到什么麻烦...

后面携着猎物的汉子们总算到了跟前,笑骂道一些不成名堂的话,村子上下一片喜气洋洋,王宣看着被众人簇拥的李肃欣慰的抚着白须,后继有人,后继有人啊!啊哈哈哈!

“诶诶诶~正主来啦啊~你们这些糟老头子,糙汉子爬远点诶。”

细猴一脸坏笑的嚷嚷着,人群外李若手捧胸口,眼角带泪,众人嬉笑着为二人让开道路,就像评书里的痴情男女一样,李肃大踏步走向李若,将她紧紧拥入怀中,李若把头埋入李肃宽广胸怀中,一切相思不复言语。

“亲一个!亲一个!”

围观的众人起哄道,又属那些糙汉子最为卖力,李肃嘴角上扬,捧起李若红润的脸颊狠狠亲了一口!

“哦哦哦!”

“大哥好样的!”

“呜呜呜,老婆我也想要!”

“滚犊子!”

众人带着揶揄和羡慕,为这对璧人送上欢呼。

李若羞红了脸,到底已经为人母了,在人前这般做还是头一回,抬起身轻轻捶打了一下李肃的胸口,这人倒是一直这般无赖样子。

“我有些事情要找老头子,你先带着人宰宰货。”

李肃摸了摸李若头,在低声说给她听,显然有些事不适合所有人知道。

“嗯,我知道的,你先去吧。”

李若也不是不识大体的女子,男人的事自不需她们这些小女人来干涉,况且她能隐约感觉的到,肯定和前两天那声咆哮声有关。

带着猎物的大队伍姗姗来迟,人群爆发出更大的惊呼声,天呐,这是打了十年的存货吧!

李若呼唤一声,带着众人去清点分放,汉子们则不管那些,脱去外衣就往河里边一蹦,溅起一片水花,惹来一些泼辣妇人的笑骂声,油嘴些的汉子也不甘示弱,什么荤话都从肚子里掏,河岸旁一片其乐融融的景象。

王宣站在村口,不时的咧咧嘴,这些臭小子真是嘴巴子欠,这不,招打了吧。

李肃来到跟前站直,面上不见喜色反而有些忧虑疑惑,王宣示意他靠近一些,显然也有话要问。

“这次可碰上什么麻烦了?”

“没有,顺利的很。”

李肃面色不改,这次进山确实很顺利,顺利的都有些不正常。

“让我猜猜吧,你们是碰上什么‘东西’了吧?”

“嗯?老头子,你是怎么知道的?”

王宣笑着摸了摸胡子。

“有什么想说想问的?”

李肃思索了一下,像王宣诉说了这一次的遭遇....

“我本以为是什么害人的妖物,不曾想那到雷光过后,我前去查看了一下,只看得四周被雷电焚毁,好多不知名的野兽倒在那里,有的被切成几块,有的被烧焦,我们翻了一会儿,挑了些能带回来的便匆匆离开了。”

“那到底是什么?若是妖物,为何不伤人性命,只是厮杀同类,况且当真有妖物能呼风唤雨?”

李肃神情自若说出了一个不太惹人相信的故事,也终于问出了心中疑问。

王宣脸色没什么变化,等李肃说完之后,只是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正面回答。

“好好收拾一下,明日告知乡亲父老,正午时去庙中祭拜一回。”

说完,王宣便负手往村里走去,留下李肃停在默言而立,至于在想些什么,便无从得知了。

天色渐晚,随着一众汉子们的加入,清理过程一下快了不少,有人往家里跑了三个来回还没拿全属于自家的那份,可想而知这次的收获有多大。

等到眼前已经有些模糊不清时,终于将猎物分到了各家各户,众人喜笑颜开,今晚可以做上一顿新鲜的荤桌了。剩下这么多,干、腊、冻,想咋弄咋弄,吃到明年都不过分!

村中家家点亮灯火,人声驳杂,大多是欢声笑语。

李肃夫妇也终于回到家中,享受着属于他们一家的幸福时光。

李肃在院里喝着茶,旁边点了些艾草驱赶蚊虫,李殊下午跑来跑去,忙活了一下午,回家洗了个澡,这会儿已经睡了,李若在后面厨房里忙活着一家人的晚饭,平凡中是唾手可得的幸福。

李肃走进后厨,想着给李若搭把手,抬眼看去,灯火下却是李若玲珑浮凸的背影,纤腰摇摆之间撩起的弧度自带一份成熟风情。

李肃喉咙有些发干,这次一去就是大半月,小别还胜新婚呢不是,他一个大男人哪里受得住,脑子跟不上身体的反应,李肃不加思索上前便从背后搂住了李若,吓得李若惊呼一声险些瘫倒...

“这么突然要干嘛呀..”

李若声音有些发颤,自然是知晓李肃在想什么,后颈传来李肃的有些深沉的呼吸声,李若只觉得半边身子都有些酥麻...

“要和干。”

身后传出来李肃有些沙哑的声音,李若又好气又好笑,轻轻拨开李肃的手,现在还不是时候...

“咚咚咚~”

屋外传来敲门声,本有些暧昧的气息一下被打断,李肃气急,大步向前去开门,准备好好收拾一下屋外那个不懂情调的王八蛋,李若摇了摇头,埋头收拾着晚饭。

“哐~”

大门被一把推开。

“那个造孽玩意儿敲的门?”

李肃大声吼道,低头却看见一个小陶罐,或者说一个小个小人举着的小陶罐...

“肃叔叔,我想换点野猪或者狍子肉什么的..”

来的正是舒情,银灰色的头发即使是在黑夜也极为显眼,李肃看着小陶罐,是有些凝结的蜜糖,这玩意儿在这山里可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

李肃笑了笑,却没有接过罐子,伸手揉了揉舒情的头发,回身从家里提着一条猪大腿和一扇排骨走了出来。

“拿着,小孩子不多吃点肉怎么长高长壮,以后别拿什么东西来换,要什么只管说,叔叔这儿管够!”

李肃把肉和小罐子装进袋子,一股脑塞回舒情手里,又想拉着舒情进去吃晚饭,被舒情笑着拒绝了。

“谢谢肃叔叔~”

舒情向李肃道了谢,又趁着李肃不注意将陶罐递回李肃手里,然后一溜烟小跑不见了。

“这孩子...”

李肃看着手中的小陶罐,无声的笑了笑,屋内传来李若的询问声,李肃却没有应声。

舒情走在小路上,心情有些雀跃,脚步轻快,回去可以饱餐一顿,而且储冬的粮食准备的差不多了,这段时间倒是不必为饿肚子而发愁了。

一路走一步蹦两步的舒情,正要走过村头时。忽的,一个小石子砸了过来,打在舒情的左肩上,弹落在地..

舒情回首看去,院子里,一个小孩子正向他做着鬼脸,嘴里嚷叫着‘扫把星’‘倒霉鬼’的字眼,看到舒情立定不动看着他,又拾起一块准备砸向舒情,却被一个妇人一把拦住,那妇人向点头舒情致以歉意的微笑,那孩子仍做着鬼脸,两个人的嘴唇却鼓动着一样的听不清的话语....

舒情就这样站着,看了很久很久,终于转身向着村口走去,舒情趟在小河的浅水处,越过去便是他的家,只是此刻他却在此停下脚步..

“岁月无止,山河更迭,你奔流不息,又要去往何处?”

舒情掬起一碰水,喃喃自语道,河水不会给他答案。

回首,是百家灯火,暖如初阳。

前方,是一片漆黑,却是归处。

舒情终于不再留恋,大踏步向前走去。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