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真不是剑圣 > 第五章 人生又巅峰了?

我真不是剑圣 第五章 人生又巅峰了?

作者:撒旦和龙 分类: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20-07-25 03:21:44 来源:纵横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许安书就算在昏迷中也能够感觉到无比的痛苦,身体中似乎又火焰在熊熊燃烧,将他的水分蒸腾,胀痛感席卷全身各处,似乎很快就会将身体涨破。

这样煎熬了许久,忽然感觉一股轻柔的力量蕴盖住全身,缓缓压制住身体中不安的躁动,又感觉到自己的嘴巴被人打开,紧接着冰冰凉凉的液体顺着食道流入,五脏六腑如同干旱之地被大雨浸润,舒适异常,最后沉沉睡去。

就算在睡梦中,他的心情依然紧张无比,心神不宁。

“我的玉佩……”他大叫一声,猛地坐起,清醒了过来。

他忽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野外,而是在一个温暖舒适的房间里,躺在已经很久没有接触过的床上,一旁正站着一个温文尔雅的中年男子,他穿着华丽的锦缎,目光温和,面若冠玉,随和中透露着高贵。

“你醒啦,”他语气温和。

许安书摸索胸前,发现找不到身上的玉佩顿时慌张起来。

”小兄弟不必担心,你那玉佩我已经帮你收起来了,待会儿便会还你,但在此之前,你先和我讲讲刚才与我女儿为何发生争执?“

许安书心头一惊,那个美丽**的少女竟是这人的女儿,她要抢自己的和合玉佩作为父亲的不可能不知道,这个男的却装作不知情就心怀叵测了。

可没有道理啊,自己身上穷得光溜溜,而那玉佩虽然有些价值,但也只有一半,完全不会起任何作用,而对方身份显然十分高贵,完全没有理由去觊觎他的东西。

许安书稍稍犹豫了片刻后,才将刚才的情况讲给他听,最后说道:”还请先生将玉佩还给我。“

男子点点头微微一笑,然后对着门外道:“让小姐过来。”

“是,主人!”外面的人回应道。

过了一会儿,房门被打开,幽香被风吹进房间,那个少女慢吞吞地走进房间里,屋内似乎被一团火光照得更加明亮。

少女的面容有些憔悴,但依旧透露出倔强,见到许安书醒过来,稍稍松了口气,不由得瞪了他一眼。

中年男子的目光盯着他的女儿,面色依旧温和,缓缓问道:“你现在可以说说刚才发生的事情了。”

“爹!”

”说!“男子忽然厉声道。

少女的娇躯一阵寒颤,看起来非常畏惧自己的父亲。

踌躇一会儿,她缓缓说道:”当时我们正在赶路,忽然这个家伙冲出来挡住了我们前行。我听到云霄大哥说有野人,野人人家以前没有见到过嘛,所以就想出来看看。“

”但他根本不是什么野人,我白兴奋一场,但忽然看到他身上的玉佩,就很喜欢便给他钱买了下来,“语气逐渐变得委屈起来,”谁知道我把金币给了他,他竟然不愿意交出玉佩,还抓住了我的手,我一急之下就想给他一掌,而云霄大哥也打了他一鞭子........“

"啪!"那中年男子猛地一拍桌子,把两人都吓了一跳,”赵小小!人家刚刚都和我讲了,你可没有问他是否愿意,你有什么权力强买强卖?只因为你是天岚城的少君?是我赵云皓的女儿吗?“

原来她叫赵小小,可没看到哪里小呀,许安书暗暗想着。

”还有他只是不小心碰到你的身子,你就要取他的性命?我若是晚到一步,他连脑袋都没了,是谁给了你草菅别人性命的权力?“

刹那间,整个房间内的空气猛地一震,烛火摇曳不止,火光几乎快要熄灭。

赵小小的眼泪已经夺眶而出,抽噎不止。

”其实,我感觉自己现在也没什么大问题.......“一旁的许安书开口道。

”我今天是赶巧,不知道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儿背地里做了多少上天害人的事。“

”我没有......“赵小小焦急道。

赵云皓并未理会她,只是对许安书说道:“抱歉小兄弟,是赵某人管教无方,我代小女向你道歉。"

赵小小惊住了!自己的父亲可是整个天岚城域的主人,身份何等尊贵显赫,此时竟然因为她向这个来历不明的野人认错道歉了。

随后赵云皓便从怀中掏出和合玉佩递给了许安书,“为表歉意,小兄弟便在这里养好身体再走不迟。”

“谢谢。”

他回头对赵小小说道:“以后不准记恨他,更不准报复他,知道了吗?”

赵小小咬牙道:“爹爹,我很讨厌他,但我可以答应你不去报复他,不去害他!“

赵云皓皱皱眉头,挥了挥手意兴阑珊道:“你先出去把。”

她冷冷地又瞪了一眼许安书,便转过娇躯快步走了出去。

……

“不知小兄弟如何称呼?欲往何处?若是不同路,等身体调养好我便派人相送,”房间内,赵云皓对许安书问道。

”我叫许安书,这是在船上吗?”他刚刚就感觉到轻微的晃动,但却不像马车那样的颠簸,耳边还能够听见水浪的声音。

赵云皓点了点头道:“是的。”

“我想要去的是明州,我应该怎么走?”许安书问道。

“东方明州?”赵云皓问道:“是去道宗?”

许安书神色一惊。

“你别误会,我并未窥探你的**,”赵云皓解释道:“因为这个时段前往道宗的人很多,我们此去也是道宗,若是你不介意,我们可以同行。”

“这也太巧合了,”许安书心底的警惕顿时生起,不由得捏紧了手掌中的玉佩。

难不成刚才的一起都是眼前这个温文尔雅的男子的做戏?难道他已经发现我的秘密了?

赵云皓见他此时的反应,温和的目光似乎能看穿一切,哈哈一笑道:“放心许兄弟,如果你心有疑虑的话,我可派出几人把你另外送到明州。”

他不好意思讪讪一笑,挠了挠头道:“那就劳烦赵先生的搭载我一程了。”

“应该的,你身体已经没有大碍了,一会儿我让人送来吃食,好好休息,我改日再来看你,若是无聊得紧,你也不妨去外面透透气,看看风光。”

说罢,赵云皓朝外面走去。

许安书在床上躺了一会儿,俏丽的侍女就送来了吃食,精致美味。

对于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吃到过正经菜肴的许安书来说,诱惑力着实不小,不在意那侍女脸上的嫌弃,毫无吃相地大快朵颐起来。

饭毕之后,他在房间里发现了修理仪容的工具,便对着镜子将自己浑身上下好好修理了一番,重新露出了他年轻俊秀的本来面目。

……

第二天,许安书决定到甲板上去看看风景,这个新世界对他确实充满了诱惑力。

这艘木船在许安书看来很大,从房间到甲板,他花了不少时间才走到,一路上遇到了不少人,不过这些人好像都对他很冷淡,甚至鄙夷和敌意。

许安书视而不见,径直走上甲板,滔滔的水声瞬间扩大数倍。

河面宽广,从一侧竟看不到对岸,若不是知情,他还以为自己是在海洋中航行。

青色的水面上波光粼粼,水鸟不时飞快地从眼前掠过。

他四处张望,发现船边上正站着一个红艳的身影,许安书认出了她,是赵小小。

她背影萧瑟,看似有些可怜。

“我只想一个人呆着,不管是谁都赶紧给我走开,”感觉到身后有人靠近,赵小小冷声道。

许安书没有理会她,而是直接走上前趴木栏上往前方望去,夹着水汽的风吹拂脸颊。

赵小小见到这人竟然还敢上前,准备出口责备,忽然瞧着眼熟,仔细一看竟然是许安书,秀气的眉头顿时一皱,又忍不住多看了他的脸庞两眼。

“我叫你不要过来你是听不见吗?”她冷声道。

许安书没有理会她,依然兴致勃勃地看着不时跃出水面的鱼或直冲水下的飞鸟。

赵小小怒气上涌,气得娇躯抖动几乎要发飙,但是想起了上次的话,便只能强行忍住,穿着镶有宝石的靴子的脚狠狠一跺,冷哼一声就转身离去。

许安书一个人呆了一会儿,又有人前来,他回首一看,正是赵云皓,便打过招呼。

他见到许安书将自己打理一下后容颜不俗便夸赞了一番引得对方倒是不好意思。

“距离道宗还有十来天的路程,这里的风景偶尔看着还可以,但看多了就只剩下单调和枯燥,尤其对于你们年轻人来说,”赵云皓说道。

“赵先生,您去道宗是为什么呢?”

“这是传统吧,每九年一次。”赵云皓想了想,回答道:“打个比方,说得难听些,就像是去祭祖一样。”

“您和道宗有关系?”许安书问道。

“不单单是我,而是天岚城域和道宗有关系,很复杂、很畸形的关系。”

许安书眼前这个富有智慧的人似乎忘记了和对方的浅薄关系,和他说了这些关系匪浅的话。

“天岚城的历代城主每隔九年,在这个时节就得前往一次道宗,去一次便会受辱一次,这次也依旧如往,”赵云皓缓缓道。

“您那么厉害、天岚城如此强大也会受辱?”许安书故作惊叹道。

赵云皓微笑道:“道宗乃天下第一宗门,在它面前,无人敢说强大,而天岚城与其相比更是不在一个级别。”

“道宗这么厉害吗?”

“如果一个宗门拥有弟子千名,疆域百里,十多万人寄于旗下,那这个门派厉不厉害?”赵云皓问道。

许安书感叹道:“道宗竟然这么强大?”

“我说的可不是道宗,这个世界的一个中流门派,像这样的门派全天下二十七个,”赵云皓道:“再往上就是是九门,之后就是三宗,分别是天宗,道宗,灵宗。天下三宗,天下正统、地位超然!”

许安书倒吸一口凉气,之前听师父说起道宗,他也只是觉得很厉害,但没想到竟然恐怖如斯!>_<

“那林长歌呢?”

“自然是天下第一了,”赵云皓淡淡说出。

许安书的内心如被雷击了,自己的师父,竟然厉害到是天下第一!

但是,他既然是天下第一,为何又会被困在地方永远不能出来?又有谁能够做到?

……

接下来几天,船上的人依旧对许安书避之不及,而赵小小更是对他充满了厌恨。

赵云皓倒是和他经常聊天,却回避着他的身份来源这一话题。

周围的人都感到奇怪,为何贵为云岚城主的赵云皓要对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如此之好?以至于云霄对他已经完全充满了嫉妒意,作为赵云皓的义子之一,他最尊敬的义父从来都没有对他如此亲近过。

要不是赵云皓是出了名的品行高尚、极度洁身自好,有些人都开始怀疑这来历不明的人是不是他在外面的私生子了?

而对于许安书来说,他心里的戒备已经慢慢放下,甚至内心深处对这个人已经充满了好感,甚至还有点钦慕。在他看来赵云皓完全可以是君子的代名词,和他相处时简直是如沐春风,而且他还绝对不是伪君子。

不过,分别的时间很快就要到了,经过十多天的航行,位于东方明州的道宗终于就要到了。

“赵先生?您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是一个身份不明的无名小卒而已,”分别的日子临近,许安书终于忍不住问出了许久以来想要问的问题。

“礼待下士,必有所图,你这样觉得是吗?”赵云皓笑道。

“我身着怪异,却戴着价值不菲的玉佩,你难道不好奇是为什么吗?”

“我猜你应该已经编造好了故事准备应付这个问题了?”

“是的。”

赵云皓笑道:“所以我便不问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和秘密,而且我由于自身性格的原因非必要的时候也不想去寻根问底。”

“其实对于你的秘密,我也知道了不少,”赵云皓道:“当初在为你疗伤时,你在睡梦中说了很多话,首先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语言我都能够听懂,但你当时说出的有些句子和词汇我却从未听闻过。”

许安书顿时一愕,回想一下,应该是自己在当时说了一些属于原来是世界特有的词汇。

“我承认我对你好,确实是有目的的。我虽然算不上绝对聪明,但看人的眼光还是很准的。”

“与你这十多天接触下来,我发现你在这个世界上完全是孤独的,可以说你是没有过去的。你聪明也富有智慧、敏感却不多疑、善良但不愚蠢。”赵云皓继续说道:“你是一个很好的孩子,我知道你去道宗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但是我猜不到是什么,无法推测出之后的事情,所以我现在想给你另一个选择。”

“什么选择?”许安书疑惑问道。

“小小是我的女儿,唯一的女儿,你也见过了她完全没有资格做天岚城城的继承人”赵云皓道:“而我那几个义子,其中不乏自然有十分出色的,但都不适合做下一任城主。”

“所以十几天对你好,我便是在探究你的性格和为人,”赵云皓道:“我很喜欢你,所以你愿意去做天岚城域下一任城主吗?”

什么?许安书一愣,顿了顿,他完全以为自己听错了,完全没有想到对方会说出这样的话。

“您是想要收我为义子?”

“不,不是义子。”赵云皓摇头道:“是女婿,我想让你成为小小的丈夫,以我女婿的身份去成为天岚城主。”

“为什么是我?难道就因为我那些捉摸不透的品性吗?”许安书问道。

赵云皓道:“不单纯是,当然我刚刚说的这些都很重要,但是最重要的是我当初在给你治伤的时候,发现你的灵根乃纯阳之相,深不可测,可偏偏灵巢中灵气非常弱小。根据你当时说与小小发生争执的情形,我猜想你是刚刚完成启蒙不久。”

“那么问题就来了,你已入青年,却能够在近段时间完成纳气辟灵武者的启蒙期,所以你定然拥有绝顶的天资,但目前可以说是一张白纸,在我的教导下,我相信你的前途肯定会远超于我,天岚城在你的带领下必定会更进一步!”

许安书此时的内心已经完全惊住了,自己什么都没有说的情况下,自己的秘密几乎已经被猜对了一半。更加震惊的在于这个世界上的绝顶高手怎么都喜欢玩这个。

前有林长歌后有赵云浩,都喜欢挑自己做继承人,并且都要把女儿嫁给他。

前者四周无人,无法选择的情况下可以理解,但后者应该有很多的选择呀。

自己刚刚才走上了人生巅峰,现在又要走上另外一个人生巅峰了吗?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