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科幻灵异 > 时空突破 > 第六章 时空突破

时空突破 第六章 时空突破

作者:闲暇的羊跖骨 分类:科幻灵异 更新时间:2020-07-25 17:22:29 来源:纵横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赛卡洛斯,你怎么了?”亚娜颇为疑惑地问:“趴着干嘛,它要来了,快起来。”

魔王在李延进入游戏的空档,也已经了解了他本人和他的游戏角色是不同的。在游戏世界里,李延不会受到伤害,也不会因为失败而真正死亡。

李延想爬起来,身体在他的挣扎下恢复了部分知觉,李延连忙使出全部力气滚了一圈,躲开了几块子弹般的碎冰。

他抬起头,发现那巨大的乌龟俯视着他,眼神里带着戏谑、冷漠和些许疑惑。

原来如此。李延反应过来了。他在进入游戏之后所感觉到的无比违和的真实感原来来自这里,包括在那个力量强大的大公走过来的时候,这是一种与死亡相似的威胁才能带来的强烈浸入感。

李延咬着牙抬起手,迅速划了两下。没有反应。

他想起来这个剧情关不能暂停,也不能退出,要么有人拔掉设备电源,让他重新过一遍剧情,要么就是和这头乌龟打到底。

“我的身体怎么样了?”李延嘶哑地问。

已经注意到不对劲的亚娜立刻回话:“我刚才检查过了,设备里那些我看不懂的数据总之和之前一样,你的身体应该没事。难道你感觉得到疼痛?”

“对。”李延艰难地回话。【剑士】坚韧的体质让他逐渐恢复力气,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发现阿尔当斯似乎没打算一下子杀掉他,而是在打量着他,像在看什么新奇物种。

趁此机会,李延瞥了眼因刚刚受伤浮现的HP条,发现几乎没有掉血,也就是说,在游戏系统的判断里,李延刚才躲过了【践踏】,那种巨大的冲击根本没有被系统计算在内。

疼痛带来的清醒让李延开始思考对策,因为他现在没办法确定到底自己会不会死在这里。

6:38。李延看了一眼计时器。

“魔王,你能够切断电源吗?”李延问道。

“我已经尝试过了。”亚娜忙于查看李延的现状,努力抽空回答:“我的力量似乎能够到达这个世界,但不能到达你那个世界。”

第一个方案被否决。李延想不到会有谁半夜三更来找自己,而“等死”这个备用方案也被他否定了,常人谁也不想承受刚才那种疼痛。

李延能够明白,被直接踩成血浆还不是完,如果他现实的身体不会受伤,那么他就必须一直忍着这种痛苦,直到剧情发展到让他能够登出的节点。

他觉得自己会因为疼痛感而休克甚至猝死。

换句话说,眼下只能和这只乌龟战斗到底了。

“无敌”的怪物。

李延想起了陈晟的介绍,但他别无办法。至少这条路还有一定的可能性。

他把被被积雪掩埋了一半的摧山剑拾起,紧紧握在手中,体验着那种奇妙质感,发觉自己在经历那种剧烈的疼痛后,更加适应这个世界了。

这种感觉似曾相识……李延突然想起自己接收的勇者的记忆,并且有了些许猜测。

在握住长剑的同时,奇妙的战意开始在他胸口燃烧。

8分11秒。他凭着阿尔当斯的蔑视撑到了这个时间,但也因为他再次站起身,甚至拿起了剑,阿尔当斯发出了一声似曾相识的低吼,像是在宣告刚才的热身已经结束,并以突然升起的数十道苍蓝色光环为真正的战斗拉开帷幕。

所有的魔法阵被其中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特别的星阵图,紧接着,和刚才零散的碎冰不同,无数苍蓝的菱形结晶从结界中心蔓延开,以一种导弹发射器的姿态朝向了李延。

轻而疾的呼啸刺穿了风雪,眼前霎时闪过漫天星光,李延望着那些已经没有系统提示的魔法结晶,下意识地抬起了剑。

他感受得到,感受得到那股熟悉的剑意,那些在异世界【神眷大陆】中历经无数磨炼后的剑技。

长剑猛地一挑,劈碎了第一颗晶刺,李延放任自己的身体行动一般,动作流畅而干练地击碎一颗又一颗威胁性高的攻击,对那些只会造成划伤的晶刺毫不犹豫地忽视掉。

HP在下降,然而极其缓慢,李延在动作的同时,将目光缓缓地移动到了阿尔当斯双眼上。

9:30秒。

真正的试炼即将开始,说实话,对于那些像bug一样招数李延根本没有对策,他现在能做的,就是进攻。

李延触碰到了记忆里那个巨大而隐秘的锁,并开始感觉到头脑发胀和疼痛,太阳穴好像被线拉扯着一样。

然而现在他顾不得这些。

发出了一声和阿尔当斯截然不同的,渺小而竭尽全力的低吼,李延硬生生地向前劈开一条路,把那些像刀割一样的疼痛被置之不理,疯狂地情绪支撑他带着几块扎在小腿和肩膀上的结晶冲向阿尔当斯。

疼痛越来越厉害,李延感觉那把锁更紧了,他越是要使用塞卡洛斯的力量,就越是被束缚,记忆的锁像泥沼一样要把他吸进锁眼里。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李延听见了风雪中飘来的呢喃声:对方诉说着他闻所未闻而又熟悉的语言,像咒文,又像歌。

这是亚娜的声音。

此时此刻,站在神眷大陆天空之上的亚娜右手紧紧攥着那道没有形态的时空裂缝,以塞卡洛斯的记忆为桥梁,正在竭力抵消那把锁的巨大力量,阻止疼痛继续扩大和深沉,让李延得以喘息。

李延什么也没有说,望着身前的阿尔当斯,放弃了思考和选择。长剑上开始积蓄他自己也不知名的,却也许是目前最有可能取得效果一击。

阿尔当斯怀着测试般的神态观察着李延,李延则用沉默回敬它的蔑视。

摧山剑猛地掀起一股庞大的剑浪,灰白色的弧光在风雪间划过,仿佛要挽留什么一样,久久没有止住嗡鸣。

紧接着,是一声清脆的巨响。

双手已经失去了知觉,肩膀像是碎了一样。李延跌落在雪原上,望着劈进了大概十厘米,卡在阿尔当斯胸口的摧山剑,感觉到一阵无力。

亚娜也睁开眼睛,在天空中轻轻地喘着气。灵魂魔法是她最不擅长的魔法,因为她的父王还没来得及教导她。

怪物。——躺在积雪里,感受着冰镇疼痛后的短暂舒适感,李延心里想到了这两个字。即使凭着这种异界层次的剑技,破除防御已经是李延能做到的极限了,原因当然不在于剑技,而在于他作为一个一级的剑士,将【设定】突破到这种地步已经是极限了。

淡淡的腥味从一滴滴苍蓝色的血液上飘散开,胸腹遭到破防的阿尔当斯既没有惊讶,也没有愤怒。它神情如常地望着身下的蝼蚁,却没有发动踩踏,而是缓缓地张开了嘴。

天地间的某种元素被那巨大的龙头凝聚起来,这是一招没有任何人见识过的技能。

仿佛是在表达敬意般,它发动了自己最强大的魔法。

“赛卡洛斯……”这时,魔王的声音像是终于整理好了思绪,平静地唤醒了勇者的思绪。

能够听出语气里的颓然和压抑,亚娜下定决心般向李延说:“抱歉,到此为止吧。果然我还是不需要你帮忙了。”

不知为何,听见对方语气中的愧疚,李延莫名感到烦躁。原本心灰意冷的情绪渐渐被一股怒意淹没,他用力咂舌,勉强回话道:“又让我帮你,又说不需要。你的立场能不能坚定点。”

“可是你……”她没能说下去。

“我才刚交了租金。”李延颤抖着,抓住一块刺在雪地上的冰晶,不顾割开手掌的疼痛,用力把自己拉起身,说:“你这个历代作品最无脑,除了被做成手办毫无用处的史上最弱魔王,到现在还要我安慰你吗?——我本来就不是什么聪明人,计较得失什么的学不会也没兴趣。好不容易找到一件有意思的事,你倒是给我坚持到底啊!亚娜卡尔琳!”

“你说——”亚娜开口,被自己从未有过的情绪打断。

“你说……”她像努力咽下自己的痛苦一样,接着几乎喊了出来:“谁是最弱魔王啊!”

就在她的声音贯穿李延的脑袋时,一阵奇妙的能量从李延左手掌心喷发出来。

紧接着,他看见了丝质的漆黑裙袖,从宽大的袖管里伸出来的手纤细而干净,让人首先想到的不是魔王而是学士。

若隐若现,那只手贴在他左手手背上,尽管只是虚幻的光影,两人却仿佛能感受到彼此的温度。

“我说了,我输给你只是因为法则。像这样的东西要是在神眷大陆,在我面前解决它连一秒钟都不用。”亚娜吃力的声音在李延耳边萦绕。

那只手缓缓离开他的手背,与此同时,李延看见自己左手没有任何声响、没有任何预兆地燃烧起了一团光焰,那光焰赤红却又漆黑,像是从时空的尽头里爬出来的。

在这团火焰迸发的瞬间,阿尔当斯蔑视的眼神产生了变化,高昂的头颅微微低下,那苍蓝色的魔法球变得更加冰冷强大。

冬风雪原万籁俱寂,所有风雪销声匿迹,天地间只剩两股庞大得没有边际的力量。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