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将门毒后 > 番外私相授受丘宁夫妇

重生之将门毒后 番外私相授受丘宁夫妇

作者:千山茶客 分类:都市言情 更新时间:2020-07-26 07:05:34 来源:幻月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冯安宁总是觉得自己很怕沈丘。

说起来很奇怪,她是冯府的千金大小姐,自小骄纵挑剔惯了,冯老爷和富夫人宠着她,家中上上下下的兄弟姐妹也让着她,便让她长成了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骄傲性子。

不过却有两个人除外。

一个是沈妙。冯安宁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和沈妙玩在一起的,有着蠢笨粗野之名的沈妙,不知不觉不再如从前一般做出一些可笑的举动,而且因为大家一起在广文堂学习功课,和沈妙坐的又是一张桌子,冯安宁渐渐察觉到沈妙甚至称得上有些聪明。

年少的时候,总是崇拜些比自己看着要高深莫测的人,更何况沈妙因为之前的粗野,和之后的端庄,判若两人,这种差别就显得更加明显起来。

冯安宁不由自主的就想和沈妙玩儿,广文堂其他的官家小姐她瞧不上眼,偏对沈妙青睐有加。沈妙既不捧着她,也不巴结她,对她可有可无的模样,冯安宁反倒觉得沈妙比那些个时常跟在她身后说漂亮话儿的小姐来的真实。

冯安宁觉得自己也听有病。

沈妙这茬不提,第二个不会让着她的人却是沈丘。

说起来,沈丘这人无论在长辈还是在晚辈中,名声都是极好。即便有这么个声名狼藉的妹妹,也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好名声。

冯安宁从前也曾见过沈丘一两回,只觉得是个英俊青年,瞧着和煦如阳光,十分好说话的模样。

可是后来她与沈妙渐渐熟络起来,连带着近距离接近沈丘几次,却觉得莫名有些惧怕沈丘。

一来沈丘没有如同那些贵家公子哥儿对她礼让有加,或许是沈丘本就是武将出身,性子粗犷不够细致,可是二来,他待冯安宁便如路人一般,并未因着冯安宁是沈妙好友就要格外高看一眼。

这对于心高气傲的冯安宁来说是不能忍受的。

可是每当她想要发脾气的时候,瞧着沈丘目光犀利喝着手下士兵的时候,却又莫名其妙的却步了。

冯安宁自己也不明白,若说临安侯府的谢景行是定京的男霸王,她至少也能称得上是个女霸王吧。她什么都不放在眼里,怎么偏生就对这对兄妹无可奈何呢?

冯家大哥就骂她,只晓得在窝里横。

冯安宁悻悻然,每次都说下回见到沈丘,一定要趾高气昂,可是等真的见到了,却又是缩着脖子,低眉顺眼的走过去。

就连沈妙的表姐罗潭都觉出部队来,说:“怎么安宁每次来沈宅,都要比往日安静一些呢?”

沈妙就似笑非笑道:“倒不如说,见着我大哥要安静些。”

冯安宁恼羞成怒:“胡说什么呢?我想安静就安静,还须得人同意不成?”

罗潭就冲着冯安宁身后喊:“丘表哥,你怎么突然来了?”

冯安宁身子顿时一僵,拔腿就想跑。就见罗潭指着她乐不可支:“小表妹说的是真的,难道冯家大小姐最怕的竟然是丘表哥么?”

冯安宁愤而起身,发誓再也不同罗潭说话了。

……

倒是后面的事情有些出乎冯安宁的意料,她同沈妙出去,因为自己的疏忽,反而让沈妙落入贼人手中。冯安宁的心中自然是自责不已,而沈丘的态度更让她心惊胆颤。

沈丘毫不留情的表达了对她的质问。

沈妙失踪,冯安宁心中难受,不知是谁把沈丘怒斥冯安宁的话告诉了冯家兄长。几位兄长心疼妹妹,纷纷道:“那沈家大哥也实在太过分了,事已至此,先去搜寻沈家小姐方是正事。怎么还与你个小姑娘计较,你不也很自责了,怎能雪上加霜?”

“不是的。”冯安宁捂着脸道:“他说得对,本来就是我的错。”

她心里一边担忧着沈妙,一边又有些自厌,觉得自己很是讨厌,沈丘定然也很讨厌自己的。

所幸的是沈妙活着回来了,也未出什么事。可是冯安宁却再也不敢踏足沈府,倒不是别的,只是觉得很是羞惭,若不是自己,也不会令沈妙吃这样的苦头。虽然结果是好的,但过程却也不是胡编。

她其实很想去沈宅,见沈妙,同罗潭拌嘴,或是看看沈丘也好,也是也只得自己按捺着。即便罗潭给她下帖子,冯安宁都是回绝了。

她性子骄纵,旁人看着是不懂事,其实最是倔强。她低不下来头,也做不到若无其事,干脆这样惩罚着自己。

谁知道沈妙的亲事竟然出了这么大的差错呢?

冯安宁听起自己父兄说起朝堂一些事情的时候,知道沈家是众矢之的,谁取了沈妙,对沈家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沈妙就更是了。自己的亲事都成了权谋的牺牲品,沈妙又能怎么办?

冯安宁想到了自家大哥。

冯子贤性情温和,眉目端正,重要的是冯安宁了解自己的大哥,绝对是正人君子。比嫁给太子之流实在是好多了,便说动了大哥去沈府提亲。

冯子贤起先是愕然的,可他也的确听冯安宁说起过沈妙的不少事情。觉得冯安宁虽然骄纵,可这样的人没什么心眼儿,被冯安宁觉得不错的人,至少不会是奸猾之辈。

冯子贤答应了冯安宁去沈府瞧一瞧,不过最后却是被沈妙拒绝了。

尽管如此,冯安宁和沈宅的关系还是因此而缓和了一些。因为她在回府的路上遇着了沈丘,沈丘应该已经知道了

沈丘应该已经知道了冯子贤来府上的事,瞧了她一眼,对她道了一声谢谢。

只一声谢谢,便让冯安宁有些激动地辗转反侧了。

冯安宁的贴身侍女小心翼翼的问她:“姑娘对沈家大少爷如此看重,为他喜为他忧……可是……可是倾心沈家大少爷?”

“你胡说什么?”冯安宁本能的反问,柳眉倒竖,好似被踩了尾巴的猫。

侍女吓了一跳,连忙跪下身来,道:“奴婢胡言乱语,还望姑娘饶奴婢一回。”

半晌却没听到冯安宁的回答。侍女心中正是七上八下不安的时候,只听得头上传来一声:“罢了,你起来吧。”

冯安宁对着镜子,咬了咬唇。

有些事情不承认,不说破,不代表就没有发生过。连自己的贴身侍女都能看清楚的事,冯安宁想,大约她自己表现的应当很是明显了吧。至少没瞒过贴身侍女,就更不可能瞒得过沈妙的眼睛了。

沈妙知道自己的心思,会不会告诉沈丘……那沈丘是否知道?

冯安宁有些烦躁的看向镜子。

镜子里的姑娘生了一张娇美的脸,大眼俏鼻,唇角微翘,就显得有几分大小姐的气性儿来。

她天不怕地不怕,独独怕沈家两兄妹。沈妙就不说了,到底只是因为沈妙总是有些神秘,那沈丘好端端的,众人眼中最好说话又亲切,性子磊落不计较的好人,她在怕什么?

她怕的其实不是沈丘,只是自己,在沈丘眼中或许骄纵胡闹,是非不分,什么都不会的自己。

恋慕一个人的时候,总是在心里反反复复的审视自己,做的哪一点不好,若是对方优秀的很,便是要怀疑自己三分,是否配不上对方。你小心翼翼的想在他面前表现出最好的一面,努力做事,但还是忍不住心里七上八下,悬而未决,就怕自己哪里出了错。

偏偏越是紧张越是出错,越是如此就越是在对方面前出丑。沈丘因沈妙的事情怒斥她,她怕对方厌恶而难过,沈丘对她道谢,她就能立马高兴起来。为其高兴为其忧心,冯安宁都能想到那门外头的戏班子里花魁翘着兰花指的唱词。

“相思坟上种一株彤彤红豆,豆熟掉进心尖尖,问一句汝可知?”

这唱词也忒俗气,冯安宁却觉得说的是很对的,简直像是把她的心事全都唱出来了一般。

可是她又觉得自己大抵是无望的,因着沈丘实在是看不出来待她有什么特别。冯安宁又黯然又无趣,觉得独自一人唱戏也索然无味。

偏偏沈妙还在这时候出嫁了,嫁到了千里之外的大凉。

这不仅仅意味着从此之后定京要少一个朋友,更意味着她也不能再有理由去沈宅,动自己隐秘的小心思来。

冯安宁很失落。

……

世事变迁,谁都没想到定京会风云突变。

或许那些聪明人知道,为官者知道,宫廷人知道,冯安宁这样不问世事的官家女儿,却是茫然的。

一夜之间,文惠帝就病重了,定王傅修宜掌握大权。皇子们死的死,罪的罪,伤的伤,亡的亡。定京官家人人自危。

冯安宁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却能看出冯大人凝重的神情,以及自家兄长们每日的忙碌。

直到有一日,冯老爷将冯安宁叫道屋中,对冯安宁道:“安宁,你年纪也不小了,如今也到了该出嫁的年纪。”

冯安宁敏感的猜到冯老爷接下来想要说的话,不过这对她来说太突然了,几乎想都没想,冯安宁就立刻回道:“爹,我还不想嫁人,我想陪在爹娘哥哥的身边。”

一向疼爱她的冯老爷这一次却是没有顺着她的话往下说,而是道:“傻孩子,哪有姑娘家一直留在府里不嫁人的。莫非还想当老姑娘不成?你表哥过几日到定京来,你带着他四处转上一转。”

这话里的意思几乎是有些暗示了,冯安宁从来就不是沉得住气的性子,立刻站起身来,激动道:“爹,您这是什么意思?”

“冒冒失失的,像什么样子。”冯老爷眉头一皱:“什么什么意思,你表哥来定京,你这个做表妹的接待又怎么了?”

“接待?我又不是下人,为何要我来接待?”冯安宁道:“再说还有大哥二哥呢,我不去!”

“你!”冯老爷冷下脸:“必须去!”

冯老爷自小到大就没对冯安宁说过一句重话,今日却是当着下人们的面如此不给冯安宁留面子。冯安宁觉得既伤心又委屈,干脆站起来道:“爹,咱们冯家又不缺银子,犯不着做卖女儿的勾当。这表哥与我多年都未见面,你不嫌尴尬,我还嫌无话可说呢!你莫不会是想要打着接待的名义,让我与他成什么表哥表妹的好事吧?我不干!谁愿意谁去,我不愿意!”

她和罗潭呆的久了,说的话都有些荤素不忌。

冯老爷猛地站起身来,“啪”的一巴掌扇到冯安宁的脸上。

冯安宁一呆,面上火辣辣的疼,她不可置信的盯着冯老爷,却见冯老爷眼皮都未抬一下,道:“滚回你自己的屋里去,好好反省,别说我冯家教出这般不知廉耻的女儿!”

周围的下人们都震惊了。

冯老爷从来舍不得砰冯安宁一个小指头,曾经广文堂的夫子因为功课责打冯安宁的手心,冯老爷见了冯安宁手上的印子还说要与那夫子拼命,如今却是

如今却是自己亲自给了冯安宁一巴掌。

冯安宁“哇”的一声哭着跑出了大门。她一口气跑回了自己的屋子,将门关好,扑到床上痛痛快快的哭了出来。

她只在小时候见过那位远房表哥一面,那表哥比她大一些,会微笑着唤他表妹写的一手好字,少年时候就吟的一手好诗,可是冯安宁却亲眼见着还尚且年少的他去亲自家贴身丫鬟的嘴巴。

冯安宁觉得恶心极了,还将此事说与自家人听,可是冯家人都觉得她是看错了,不肯相信她。冯安宁就更讨厌这位表哥了。

别说是接待他,连见也不想见。况且冯老爷说这话的意思,冯安宁又不是三岁小孩,自然听得懂这其中的暗示,冯老爷分明就是有意要撮合她和这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表哥。

冯安宁越哭越觉得伤心,喜欢的男子不喜欢自己,大约觉得自己还很拖累。自家父兄反倒来要她与厌恶的人过一生。沈妙和罗潭都走了,她在定京城没有可以说话的人,只觉得满腹委屈无法诉说,她爹如今还打她,冯安宁真觉得日子难过极了。

可是她是个骄纵的,不仅骄纵还犟的很,冯老爷可以不宠着她,厌恶了她,她却倔强一如往昔,甚至开始绝食抗议,总之就是不肯服软见那位恶心的表哥。

若是往常,她这般绝食抗议,早已让家里的人忙的团团转,可是这一回却不起什么作用。甚至冯老爷变本加厉,态度反而越发强硬。

冯安宁与冯老爷就这么对峙着,直到冯子贤自定京外办事回来,得知此事,来安慰她。

冯子贤道:“妹妹,你也别责怪爹了,爹如今也没办法,定京局势动荡不安,咱们冯家岌岌可危,爹想你早些出嫁方得避祸。曹家表哥家大业大,你嫁过去吃穿不愁,且他也算才貌双全,又是自家亲戚,过去后总不会亏待你。大哥知道你心中委屈,可是今时不同往日,如果没有这一遭,自然能任你随意挑个如意郎君,可是现在……安宁,你忍一忍吧,爹也是没办法。嫁给他,总比跟着咱家不知道会是什么结局的好。”

冯安宁听得怔住,从来没人跟她说过这些。前段日子她看冯家人上上下下忙个不停,心中也觉得奇怪,可每次问起来,都被冯老爷打发了。这回自己的亲事,冯安宁还真没将此事联系起来。

她问:“大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冯家要倒霉了吗?”不等冯子贤回答,她又道:“若是冯家真的有什么危险,我身为冯家的女儿,又怎么能置之度外冷眼旁观,莫非父亲以为将我嫁人,让我避开这一切就是为了我好么?既是自家人,同甘共苦总要做到吧!”

冯子贤叹了口气,道:“妹妹,你的话我何尝不知,只是许多事情并非你想的那般简单。你想要与冯家同甘共苦自然很好,可是爹娘怎么舍得。你自小娇生惯养,我们都不愿你出什么事。况且还有许多心怀鬼胎之人,若是拿你威胁冯家又该如何?”顿了顿,冯子贤才艰难道:“你留在冯家,不仅帮不上忙,反倒会让爹娘分心,甚至会成为冯家的软肋。若是嫁到曹家,不仅可以让爹娘安心,曹家也许还能帮得上一些忙。”

冯安宁许久没有说话。

“安宁……”冯子贤见她不语,有些担心。

“大哥,我没事。”她深深吸了口气,笑着看向冯子贤:“你容我再想想吧。”

冯子贤见她不欲多说的模样,知道一时之间冯安宁很难接受这么个变故,当下也没多言,自行离开了。

等冯子贤离开之后,冯安宁才茫然的看向铜镜,双手微微颤抖。

人有旦夕祸福,冯安宁也没想到,似乎只是短短的一夜间,她就能从人人称羡的千金小姐变的如此危险。更没想到,自己会成为累赘。

年少的时候过的太过天真而肆意,却不晓得上天是吝啬的,可是可恶的。他给与你前半生的福气,就要用不安定的未来来偿还。

一边是继续使性子过自己的生活,一边却是家族。

冯安宁想,当年沈妙要护着沈家,处处被制掣,做事情都要思前想后的时候,也是这般纠结的么?

她看着镜中的自己,花容月貌的骄纵千金,能承担的起这么巨大的责任么?

不能再这么继续下去了啊。冯安宁想着,便是要骄纵,也要人宠着才行。不是人人都是冯家人,也不是她一辈子都能受冯家庇护。

反正……她喜欢的人,也并不喜欢她的。

冯安宁下定了决心。

……

冯安宁的转变令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她答应了冯老爷的暗示,也决定和那位曹公子试着见面谈笑,或许日后还会成为他的妻子。

冯家人都知道这是为什么,可是他们也无可奈何。在仅有的几条前路里,似乎只有这一条能让冯安宁过的轻松些。若是可能,他们不愿意冯安宁受一点子委屈,可到了必须受委屈的时候,他们又宁愿她能少受些,再少受些。

冯安宁的转变不仅仅只是对曹家表哥的态度,还有她自己的性子。好像一夜之间变了个人似的,变得有些沉默,这在外人看来是懂事温柔,在冯家人眼中却很痛惜。可每当他们问起冯安宁,冯安宁却只是笑着敷衍几句。

曹公子倒是对冯安宁十分满意,毕竟冯安宁生的娇美,如今转了性情,更加柔顺可人,他还是挺喜欢

还是挺喜欢的。

转眼几乎就要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

冯家和曹家交换了二人的庚帖,冯安宁坐在屋里,看着外头的花花草草发愣。

却听闻自己的贴身丫鬟匆匆忙忙跑过来,道:“不好了,不好了小姐!”

“什么事?”冯安宁问。

“表少爷在醉仙楼被人打了!”丫鬟道:“被将军府的沈大公子打了!”

冯安宁本来并不在乎丫鬟说的这事儿,待听到最后一句时却忍不住吃了一惊,道:“你说…。被谁打了?”

“沈家大少爷,沈三小姐的大哥!”丫鬟急的眼泪都快下来了:“曹公子正在府里闹着,说要取消婚事呢。”

……

冯安宁到大厅的时候,就看到冯夫人和冯老爷正在一口一个“贤侄”的劝曹公子。曹公子却是气愤难平的模样,见冯安宁出现,立刻冲了过来。

冯安宁这才看清曹公子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似乎被揍得不轻。尤其是两个乌黑的眼圈,看的她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曹公子见状,越发恼羞成怒,指着她的鼻子骂道:“既然早已与人暗度陈仓,和那沈丘有了首尾,又何必来与我做什么亲事?莫非是想嫁到我曹家来与我戴绿帽子不成?”

“住口!”冯老爷脸色一沉,这曹公子说话实在难听。虽然想冯安宁嫁过去,可冯安宁是冯老爷自小宠大的,哪能被这么糟践?

冯安宁也是收了笑,道:“曹公子慎言,我以为曹公子这样的门户,断然不会学人口舌搬弄是非,原来是我想岔了。”

她和沈妙混了许久,说的话里都学会待人三分嘲讽。曹公子哑然一瞬,随即却又是冷笑起来,道:“你又何必做什么清高姿态?若非你与他有首尾,他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替你出头?”

替她出头?

冯安宁眉头一皱,冯子贤问:“阿诺,你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阿诺是冯府的小厮,因着曹公子如今暂住在冯府,对定京路途又不甚熟悉。冯子贤便将自己的小厮调了一个到曹公子身边,这样方便些。

阿诺站出来,战战兢兢的看了一眼曹公子,这才慢慢道来。

原来这曹公子,表面上瞧着对冯安宁嘘寒问暖,看着也是个恪守礼仪之人,私下里却并不如何正经。对于要娶冯安宁,只是因为冯安宁家世和容貌都还算般配,可是那曹公子府里虽然没有姬妾,可沾手过的女人也丝毫不在少处。

他在醉仙楼里喝酒的时候,定京里结识的一众狐朋狗友就问他:“曹少爷,听闻那冯家千金可是个骄纵性子,你在这里饮酒寻欢,日后是不是便要收敛一些了?”

“开什么玩笑?”曹公子就回道:“男人在外应酬天经地义,况且如今我娶了她是高抬她,我曹家可不是什么女人都能进去的。若非是看她性情温顺乖巧,那也轮不到她进我曹府的门。”

“温顺乖巧?不是说冯小姐骄傲跋扈,目中无人么?”

曹公子得意一笑:“不过是以讹传讹,想来她大约也是知道自己的身份,才故意讨好于我。罢了,见她这般乖巧努力,若是日后不给我惹事,谨小慎微,我也会多怜爱她的。”到最后,便又是些污秽的玩笑话,实在是有些过分了。

曹公子自己说的快意,却见一边席中突然大踏步走来一人,他还未反应过来,便是结结实实挨了一拳,被人揍翻在地。那人三拳两脚就揍得曹公子哭爹喊娘,罢了,才听到那人说:“冯家挑女婿的眼光也忒差了!这么个软蛋,还想娶冯家小姐?”

周围人都看的呆住,曹公子既丢了脸面又挨了揍,气愤不已,一问那人身份,却是将军府家的大少爷。沈丘他得罪不起,就过来发难冯家了。

冯老爷和冯夫人闻言气的脸色铁青,倒不是生气沈丘,而是生气曹公子的做派。原先以为是亲戚,这人表现的又很是得体,若非今日出这么一出,他们还不知道私下里曹公子是这副嘴脸。既然瞧不上冯安宁,又何必过来提亲,要是真等冯安宁进了曹府大门,岂不是跳入火坑。连自己妻子都不尊重的人,能指望他真心爱护冯安宁一辈子?

冯老爷大怒:“我看你果然该打,既然你这么瞧不上冯家,冯家也担不起你这样的大人物,给我滚出去!”

曹公子一愣,不可置信道:“什么?”

“没听见吗?叫你滚出去。”冯安宁冷冷道。她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厌恶。多年以前,她就亲眼见过这姓曹的狎玩侍女,早已对他不抱任何幻想。如果不是为了帮助冯家,她也不愿意委曲求全,既然已经撕破脸,那就没什么好说了的。

她的心里,竟然有几分庆幸。

曹公子还要说什么,却已经被脸色铁青的冯子贤叫人赶了出去。

冯夫人见着冯安宁,心中酸涩不已,险些让自己的女儿掉入火坑。还是冯安宁反过来安慰她才成事。

可是冯安宁的这门亲事,终究是毁了。

……

不用去应付恶心的表哥,冯安宁的日子反倒过的轻松了许多。虽然冯家如今仍然是岌岌可危,可是她也不再如从前一般钻牛角尖。一切都顺其自然吧。

可是她却没想到自己会在出门的路上遇着沈丘。

她有些犹豫,不知道该如何说话,再见面时,尴尬唐突不知所措,再也没有平日

也没有平日里的爽快利落。

沈丘却是先她一步走过来。

冯安宁见他走进,他越发高大威武,英俊倜傥,和那些软绵绵的公子哥儿相比,倒像是浑身上下用铁铸成一般。

她心中一瞬间慌乱,脱口而出的竟然是:“你为什么要打曹公子?”

沈丘眉头一皱,道:“那种人,打了他又如何?”

“你不该打他的。”冯安宁摇头:“如今正是多事之秋,若是他因此而心生怨恨,难免调转头背后动手脚。这个时候撕破脸……”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说,只是慌乱之下,随便找话来说了。

沈丘盯着她:“如果我不打他,你就要嫁给这样的人?”

冯安宁一怔,随即轻声道:“也许吧,这也没什么不好?”

“这没什么不好?”沈丘语气中倏尔有了一丝怒气,他道:“那种软蛋,在外花天酒地,还背后议论未婚妻,你愿意嫁?”

冯安宁抬起头,看着他:“这和沈副将有什么关系呢?”

她有一点期待的。

“娇娇临走之前交代我看好你,若知道你嫁了这么个玩意儿,一定会生气。”沈丘道:“自然与我相关。”

冯安宁黯然,道:“多谢沈副将关心了,不过今时不同往日,在定京里,这个关头敢娶我的人家本就凤毛麟角,我没有过多的选择,不过还是多谢你的好意。”

沈丘怔住。

冯安宁说完这句话,就对着他轻轻一福,转身要走了。

她从来都是笔直笔直的,骄傲的像是不谙世事的烈马驹,如今看背影,却是很消瘦。

沈丘无端的就觉得心里发赌。只觉得那个原先有些骄纵的,看着他却会害怕的小姑娘,不知什么时候也就长大了,可是长大了,却无端的多了些难过,让人觉得不忍。

行动快于理智,他突然大步上前,一把攥住冯安宁的胳膊,将她扯住。

冯安宁回头,诧异的看着他。

沈丘瞧着她的眼睛,一瞬间,他做了一个决定,一个在很久很久以后,他想起来都会情不自禁笑起来的决定,也是庆幸一生的决定。

他说:“胡说,怎么就没有选择了。你看我如何?”

冯安宁眼睛蓦地瞪大。

“你看我,比姓曹的可更好?”他再一次重复道。

武将重情,不比的文人弯弯绕绕,直接而热烈,赤诚而真挚。

冯安宁的脸上顿时飞上两朵红霞。

她说:“如果我说好的话,这算不算就私相授受了?”

这回轮到沈丘愣住。

却见那姑娘笑靥如花,仰着脸看着他,一字一顿道:“好。”

------题外话------

大家元旦快乐!

明天还有最后一个包子番外!

chaptererror();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