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不闻往生 > 第十八章:丧犬易主

不闻往生 第十八章:丧犬易主

作者:沉行越 分类:武侠修真 更新时间:2020-07-26 21:23:06 来源:纵横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金平城红宫消息最灵通的有两个人:一是九皇子棠韦宁,二是红宫侍官主管关德雾。两人在太子死后翌日,便得到了确定的消息。

按理说,作为圣上身边深得信任的红人,关德雾本应把这件事禀报圣上,但他显然有着自己的打算。他很快暗自出了红宫,去金平城南面找二皇子棠幼捷。这二皇子的母妃乃是贵族幼家当家的嫡长女,也是现在真正统领后宫的德妃,身份如此尊贵,相较于其他皇子,关德雾自然是选择这座靠山。

说来,关德雾本是一小小侍官,因为向圣上推崇活人祭祀以求不老不死之身,而获得宠信,眼瞧着圣上一日日衰老,他不得不开始为自己谋求打算,先前他早在各皇子、公主府中铺好了自己的眼线,如今太子一死,九子失嫡,必然要引起血雨腥风,而他关德雾自然也要从这里捞得好处。

另一边的九皇子府中,叶飞也来禀报关德雾的去向:“主子,若二皇子真答应了那厮……”

棠韦宁却不急不躁地摆摆手回答:“按棠幼捷的性子,是不会放下身段答应的,他关德雾再怎么厉害,也改变不了他不过是个小小侍官主管的身份。”

不出棠韦宁所料,早在昨晚棠幼捷就收到快讯——那是德妃在关德雾身边安插的眼线送来的,因此不仅知道太子之死,也知道关德雾此次前来的目的。身为棠国二皇子、母妃又是棠国贵族幼家的嫡长女,棠幼捷很快便拒绝了关德雾合作的请求,更何况他本身背靠贵族幼家,也完全不需要这不足为道的好处。

在二皇子处碰壁,没有改变关德雾的决心,在排除二皇子之后,他便又开始盘算,下一位适合他辅佐的皇子。

此时,九皇子带着叶飞也赶到了金平城门口,准备拦下匆忙回城的完缨公主。

棠韦缨从楚江一带日夜不停歇的赶回来,一身金银宝饰失了本来的颜色,一身华荣贵服丢了神采,她下了马,却见到心上人在等着自己,心中有春心荡漾的激动,有长途奔波的委屈,更有失去亲人想要倾诉的悲伤和急不可耐。

棠韦宁是个顶聪明的人,他不可能不知道长公主对自己那越纲出格的心意,而他不以此为耻,因为他生来就是舍弃名誉只求皇位的帝王人选,恰恰相反,他要利用这份心意,让公主对自己言听计从。

他整整衣装,让叶飞在原地等待,亲自上前扶住下马的完缨公主,柔声安慰她一切已经无事。棠韦缨在心上人的怀里,顿时悲喜交集,放声哭泣着,引来周围不少百姓的注目。棠韦宁抬手示意,叶飞立刻牵着车马安排两人上车。

车上,棠韦宁便把早早安排好的说辞给完缨公主来了一遍,说是父皇年迈,受不住失去倚重的长子之痛,但请过些时日,慢慢把真相告诉父皇,还说关于常家的所作所为和反心,他作为九皇子也必定不会任其肆意,并决意为兄复仇。

多少有些心上人的主观臆想在心中,这般说辞一出,完缨压根不仔细想想便满口答应下来,再加上棠韦宁说要把她暂时安置在自己府上,公主便更顾不得其他事情了,只想着棠韦宁对自己一片好心背后是否暗含着什么。

棠韦宁心里只想着要把公主先藏好,不叫其他皇子察觉,太子的死也不能这样就告诉父皇,还需自己商讨安排后,在合适的时机、在足以扳倒某个劲敌后在说出来。

最悲惨的莫过于还被蒙在鼓里的李抒素。此刻,在关德雾衡量着皇子、棠韦宁蒙骗公主暗中商榷之时,只有他李抒素还在兢兢业业完成已死太子交给他的任务,为此他忍受着蒲渊弦飘忽不定的性格,在今日顶着不认识的常清的名号,又一次登门上访蒲府,只为找准时机暗杀蒲公子,并栽赃到这常清身上。

可李抒素想漏了一环,他并不知道这常清的来历,他只以为是个同样街边卖书不如意的小文人,却未想对方乃是楚江第一大家族的次子,而且刚刚谋杀了太子与羽林卫护首。

只不过他更没想到,好巧不巧,昨日常清与蒲渊弦通过信,二人发觉谈话的内容有异,且蒲公子还告诉常清前几日他来拜访过,而那几日常清正在楚江。常二公子意识到了不对劲,隐隐觉得这是某人的计谋,却怎么也想不到世间会有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这件事,又听蒲公子说假常清明日要来,便将计就计,看看这假常清的真实来历。

三个人的打算都有错漏,却也都误打误撞。

此时,李抒素坐在蒲公子的对面,如坐针毡,只感到今日的蒲渊弦奇怪得很,眼神躲闪着,倒茶也显得热情过头。对面的蒲公子则是因为紧张,才和平时表现得不一样,他心里一遍回忆,开口问昨日常清教给他的问题,准备探查出对方是什么人派来的。

李抒素被一番问题弄得糊涂又心惊,因为他不是常清,这些你昨天在哪,做了什么,吃了什么,见了什么人的问题,他不能随便回答。

然而蒲公子和常二公子又不知道:李抒素是来杀蒲渊弦的,他根本不用回答这些问题,他要做的,就是拔刀杀了蒲渊弦,然而逃跑时让人看到自己的脸,由此栽赃给常清即可。

所以,李抒素也是这么做的。他在蒲渊弦的衣袍上擦干红刀上的血,又故意弄出很大的声响,吸引来四周的侍官们,他冲出屋子,但刻意给那些匆匆跑上楼、不明所以的侍官们瞥了眼容貌,在听到对方喊出常清公子四字后,迅速跳下楼逃跑。

可惜人算总是不如天算,误打误撞这么多次,不出点意外是不可能的:三皇子棠蒲新与其武侍尊周今日恰好回蒲府探望家人,一听到家中进了贼人,棠蒲新一个眼神,尊周便领命而去。

尊周是个蛮族人,长得虎背熊腰,看上去凶神恶煞,裸露的小麦色皮肤上刻满了寓意海洋的黑色纹样,他使着两把常人甚至连提起都困难的弯月刀,虽然他身形庞大,可凭借着出色的轻功,仍然身轻如燕。他几步便追到了李抒素所在的瓦顶,向其掷出其中一把弯月刀。

李抒素惊险地避开,抽出腰间的红刀,宛如初生牛犊般冲了上去。硬刀与硬刀相撞,使用者又都是凭蛮力的汉子,金属摩擦的声响刺入耳中,所迸发而出的火花更是让看者心惊。李抒素挨下这一击后,连连后退,即将跌落房顶才勉强站稳,他震惊地捂着胸口,只感到隐隐作痛——难以置信,简简单单的一击回挡,竟然直接给李抒素造成了伤害。

尊周上前几步,拾起刚刚丢向李抒素的弯月刀,又用讥讽的语气挑衅道:“甲一的妖刀很不错,但用在你手上逊色了不少。”

几滴冷汗从李抒素额间流下,他咬着牙知道对面的壮汉不是自己惹得起的,随着他余光一瞥,看见不远处蒲公子住的楼中有惊慌失措的侍官跑出,就知道蒲渊弦的尸体多半是被发现了,自己必须马上离开这里,不然很快就会有人认出他是红宫的医师李抒素,嫁祸给常清的计划也就随之泡汤了。

尊周不顾这么些,他跨大几步上前,一跃而起至李抒素头前,像是刽子手般举起弯月双刀准备劈下去,李抒素迟疑了,他知道自己用红刀挡是不会有胜算的,然而不及他躲避,尊周的双刀已经迎头落下,他慌忙抬刀仍是慢了一步,左肩被狠狠砍出一道伤,但他还没有感受到刺心的疼痛,硬生生地摔破瓦梁,跌进屋内,脊椎处又是碎裂般的刺痛。

他没有办法在原地稍留缓解剧痛,眼看着毫不留情的尊周从上方跳下,他只好起身向屋外奔去——而屋外对面的门廊,正站着拉弓欲射的三皇子棠蒲新,一见李抒素露面,就毫不犹豫地冷哼一声,射出箭来。

李抒素眼瞧着利箭往着自己的眉间射来,想要躲,脚踝处一阵疼痛使他动弹不得,绝望之间,他却突然看到眼前闪过一道白色的身影,那身影落在自己身前,稳而有力地接住了三皇子那支致命的利箭,李抒素感激的抬头看去,发现来者竟是李以虎。

李以虎的衣服不知道多久没换了,还是和上次见面的那套一样,可此时在李抒素面前,就算穿着破布,李以虎都潇洒得羡煞旁人。师兄仍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只不过这次在师弟的生死面前,他多了份冷静沉着与阴狠,他狠狠掰断了那支利箭丢在地上,飞上前几步,伸手直取三皇子命门。

三皇子连连后退,尊周暗叫不好,连忙飞身挡在主子身前,抬手举刀像是要砍了李以虎的手。李以虎见状,立刻弯下身子,对准尊周的下盘就是扫堂腿,动作之快,让尊周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他被阴腿撂倒在地。

趁此机会,李以虎一个转身抬脚对准三皇子的太阳穴就是一脚,三皇子倒并不是花拳绣腿,反应极快地用胳膊挡住了,然而李以虎并不放弃,连上几套组拳,要知道,论这些不耍刀弄枪的拳脚功夫,武当派可是当之无愧的最强门派,几番拳脚,三皇子立刻败下阵来。

就在李以虎即将成功取下三皇子性命时,不知何时,西边射来一针状的暗器,直直刺中李以虎的左臂。

“师兄!”李抒素慌张地忙叫道,他转头看向暗器发出的方向,见那门后的暗处竟藏着一哑奴侍官,而这哑奴……格外地眼熟。

不及李抒素再细想,李以虎已经察觉到了暗器,他后退几步,迅速扶起地上的李抒素,运用比师弟强上不知道几倍的轻功,快速离开了蒲府。三皇子想追却没追,因为他看清了来者的脸:一是楚江常家的二公子,一是武当门派的高级弟子李以虎,但他心里仍疑惑着这两人为何会混在一起。

李抒素也不知道,自己顶着张常清的脸办事,会造成多大的影响,然而现在这种情况,已经不容他在想其它的了。

李以虎沉着脸,背着他在街巷的房屋瓦顶上奔逃,一边告诉了他那个消息:“太子死了,你只能去投靠一个人——”

师兄转过脸来,双眼间是李抒素从未见过的不容置疑与决绝,他说:“九皇子棠韦宁。”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