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陵夭 > 第二章 剑五先生(一)

陵夭 第二章 剑五先生(一)

作者:霄韩 分类: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20-07-26 21:23:07 来源:纵横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翌日清晨,当地平线迎来第一缕阳光,有学生开始从一栋栋寝室楼走出,沉静了一夜的校园再度散发活力。

“啊哦,啊哦诶,啊嘶嘚啊嘶嘚,啊嘶嘚咯嘚咯哆,啊嘶嘚啊嘶嘚咯哆……”安静的寝室里骤然响起尖叫般的歌声。

“王畅!给老子关了!关了!”被惊醒的牛跃辉顿时抓狂,拿起枕头就朝王畅砸去。

徐晓腾将被子蒙在头上,只露出一张嘴,大吼道:“王畅,你是不是有病!快关了!”

“这就关,这就关。”王畅揉着眼睛,伸手抓向床头的闹钟,“我这不是怕你们起不来嘛,好心当成驴肝肺。”

以辰双手捂着耳朵,从床上坐起来。

能把龚琳娜版的《忐忑》设成闹钟铃声的,除了王畅,历史系恐怕找不出第二个人了。

很难想象,王畅要有多闲,才把这首歌找出来的。

“怕我们起不来?”牛跃辉瞪着双眼,“怕我们起不来,那你怎么不换成历史上的禁曲?”

“你都说是历史上的禁曲了,网上肯定搜不到。”王畅伸了个懒腰,“不过我可以试试,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搜到。”

“王畅,我告诉你,你要敢搜,老子扒了你的皮!”牛跃辉恶狠狠地说。

“我同意,算我一个!”徐晓腾大叫。

王畅干笑:“我就开个玩笑,别生气,别生气。”

以辰穿好衣服跳下床:“三位,再磨叽就迟到了。”

“王畅,你闹钟定的几点?不是八点吗?”牛跃辉看了一眼时间,立马从床上坐了起来,八点十六,离上课还有十四分钟。

“八点十分啊,昨晚刚改了。”

“完了,又要空着肚子去上课了。”牛跃辉沮丧。

十分钟后,四人匆忙洗漱完跑出寝室楼,刚跑到外面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得停下了脚步。

一栋栋寝室楼,红色墙漆去掉了小半,露出灰色的墙体,一棵棵梧桐树光秃秃的,仅剩下了枝干。

无论是墙体还是地面都像是被腐蚀过一般,变得十分粗糙。

“学校……怎么变成这样了?”牛跃辉张着嘴,感觉不可思议,“难道昨天下的是酸雨?要是酸雨,这酸性可就强得过分了。”

“说不定与昨天的那场暗青色大风有关。”以辰皱眉,直觉告诉他,这两者之间必定存在着一定的联系。

“照你们这么说,那场风岂不是该叫酸风?”王畅撇嘴一笑,他觉得国家该给他颁发一个最佳命名奖,如果有这个奖项的话。

“幸好周围还有人,不然就有些恐怖了。”牛跃辉扭头看着从寝室楼里走出来然后和他们一样愣住的学生。

“你不觉得这氛围很像《生化危机》中丧尸出现的前奏吗?”王畅凑到牛跃辉耳边,阴森森地说,“他们看似正常,下一秒就会变成丧尸,嘴巴裂开,伸出四条恶心的触手,一口吞掉你的脑袋。”

想到电影里的恶心画面,牛跃辉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后悔报考历史系了,还是近现代历史学杂学专业。”

“快走吧,再废话就迟到了。”以辰招呼三人赶快走。

小跑向教室,一路上四人越看越是心惊,路灯、长椅、垃圾桶等所有裸露在外的事物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腐蚀,无一例外,其中属植物最为明显,花草枯了一片。

当然,这对四人来说都不是重点,因为他们迟到了。

到教室时,老师已经开始讲课,再不情愿四人也只能老老实实地在表格的迟到一栏签上自己的名字。

教室里,绝大多数学生都在讨论着学校的种种变化,只有很少一部分学生在认真听课。

有同学告诉他们,老师在上课前说过昨天的雨,确实是酸雨,要不是躲避及时,有几名老师和学生就受伤了,被这种强度的酸雨淋到,后果可不亚于烧伤。

“我仔细想了一下,以辰你说得没错,酸雨很可能与大风有关。”徐晓腾低声说,说话时还不忘翻开课本,生怕老师发现他没有认真听课。

“徐大专家,你就省省心吧。”王畅不咸不淡地说,“气象专家多得是,不差你这一个。有时间多看看美女解说,不比什么都强?”

“一边儿玩去,大人说话小孩子少插嘴。”徐晓腾摆摆手。

王畅白了他一眼,怀着忐忑的心情掏出手机,一边打开社交软件一边嘀咕:“老天保佑,老天保佑,一定要火啊。”

另一边,牛跃辉一个人占了两张桌子,双手交叠趴到桌面上:“无聊,还不如睡觉。”

“以辰,你说会不会是大风中含有什么腐蚀性污染物?”徐晓腾想了想,很是自信地说,“没错,肯定是这样!”

“也许吧,我也不清楚。”以辰摇摇头。

“火了火了!我火了!三万点赞!”王畅猛地一拍桌子,还好是在最后一排,加上又是三个班的合堂,这一拍才没有惊动老师。

徐晓腾拽着王畅的袖子把他拉回座位,示意他小点声。

王畅连忙压低声音,激动地说:“火了!我的动态火了!”

“真的假的?”徐晓腾半信半疑。

“我还能骗你不成?自己看。”王畅冷哼一声。

徐晓腾接过手机,以辰也探过头去。

果然,那条关于暗青色大风的动态点赞量达到了三万,对普通用户来说,这样一条动态确实很火了。

“自古评论出人才,这句话说得一点没错。”徐晓腾指着其中一条评论,“根据颜色深浅判断哪儿风大哪儿风小,这人脑洞真大。”

“颜色深浅?风大风小?”以辰若有所思,他记得好像是足球场的方向暗青色最为浓郁,“下课后去看看。”

“嘀咕什么呢?”徐晓腾拿手肘碰了他一下,一副我已经完全看透了你的样子,“是不是在想今晚约会的事?”

以辰尴尬地笑笑,徐晓腾不说他还真没往这事上想。

不过话说回来,毕竟是第一次约会,即便对方是再熟悉的人,他还是有点紧张。

一上午的连堂对别人来说或许很漫长,但对牛跃辉却是闭眼睁眼的事。

除了课间休息的时候去超市为肚子补充了些能量,其余时间他都在睡觉,直到下课。

王畅拼命地拉扯趴在桌上的胖子:“起来了,别睡了,整天不是吃就是睡,怎么和猪似的?”

“下课了吗?”牛跃辉迷迷糊糊地从桌上起来,打着呵欠看了看四周,整个教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以辰和徐晓腾呢?”

“以辰有事先走了,徐晓腾回寝室了。”王畅不耐烦地催促,“快起来,走了。”

“着什么急?急着去投胎啊?”牛跃辉慢吞吞地站起来,肚子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我不急,一点都不急,不光不急还不饿,你想待多久我都陪你。”王畅拿过一把椅子坐下,双手抱胸,悠哉地说。

肚子一叫,牛跃辉立马精神了,笑嘻嘻地拉着王畅往外走:“走走走,吃饭重要。”

.

.

.

这个时候,以辰正在赶往足球场的路上,一下课他就跑了出来,周围人比较少,学生们还都没从教学楼里出来。

“不知道足球场什么样。”喃喃自语的同时,以辰加快脚步。

没走多远他就停下了脚步,一脸错愕地站在那里。

在他面前是一张巨大的铁丝网,挂着的牌子上有着四个醒目大字——正在施工。

铁丝网围成一个圆形,内部是一个用黑布围成的巨大罩子。

布罩遮天蔽日,呈不规则半圆形,宛如一个趴在地上的庞然大物,布罩内正是他想要一探究竟的足球场。

前几天来还好好的,怎么就突然施工了?以辰挠头,越想越觉得蹊跷。

这么大的足球场总不会全用铁丝网围住吧?这样想着,他沿铁丝网走起来。

几分钟后,以辰回到原地,望着高达五米的铁丝网,脸色古怪。

学校居然真用铁丝网把整个足球场都围起来了!

在铁丝网前站了半分钟,以辰妥协:“算了,还是回去吧。”

刚走几步,他又停了下来。

既然是施工,肯定要有门供人进出,一定是自己太粗心,忽略了!

想到这,他又折返回去,决定再沿铁丝网转一圈。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一处比较偏僻的位置,以辰果然发现了一扇两米高的铁丝门。

瞅了瞅四周,确认没人,他推开铁丝门,从地上掀起黑布一个俯身钻了进去。

数十根粗细不一的木制圆柱支撑起巨大的黑色布罩,圆柱有长有短,长的有十数米高,短的只有三米左右,上面挂着的金卤灯照亮了整个足球场。

然而此时的足球场却是光秃秃一片,连草的影子都见不到,草地赫然变成了荒地!

球场中央明显向内凹陷,两个球门也不见了,只留下一堆类似铁屑的黑色粉末,整个足球场沉浸在荒凉和诡异之中。

“我的天啊!”以辰倒吸一口凉气,震惊地站在足球场边缘地带,使劲眨了下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眼花。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个中年人的声音:“我都说得这么诚恳了,你为什么还是不信?我就算是骗子,你身上也要有我看中的好处啊。”

随后是一个青年的声音:“没说不信,我只是在思考。”

“你的表情告诉我,你明明就是不信,很不信,非常不信。”

“随你怎么想。”青年无所谓地说。

“算了,等会你就知道了,跟我来。”停顿了几秒,中年人低叹一声,青年那满不在乎的态度令他很是无奈。

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以辰着急不已。

四周没有任何遮挡物,除非那两人是瞎子,否则一进来就能发现他。

这个时候他可不敢指望外面的人是瞎子,那两个人是瞎子的可能性比他自己是瞎子还小。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