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明月冷剑心 > 第七回 白马飞蹄夜寻月

明月冷剑心 第七回 白马飞蹄夜寻月

作者:玄鱼幻梦 分类:武侠修真 更新时间:2020-07-28 01:24:38 来源:纵横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双目虽残,心却未残。反倒更透亮,更能看透常人难以用双眼看透之事。”那乞丐斜倚着身子,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

沈墨鱼越听越觉得好笑,只觉又是遇上个只会说大话的老疯子,遂不放在心上,而是将那折扇在那乞丐翘起的腿上一打,说道:“今日本公子兴致颇高,且不与你计较。你快快让开,说不定本公子心情好了,再赏你些银两。”

可那老叫花子仍不肯放下腿,而是略带调侃略带嘲笑的说道:“小子,你方才不是说自己轻功盖世么?为何不试试,再从我的腿上,跨过去。若是你跨过去了,我便教你功夫。”

“教我功夫?你说你要教我武功?”那沈墨鱼闻言竟笑出声来,只笑得前仰后合眼泪溢出,又连连摇头叹息。这下轮到那老叫花子纳闷了,疑惑的问道:“小子,为何发笑?”

沈墨鱼遂答道:“不妨告诉你,本公子乃是这安淮府四大世家沈白黄韩之一沈家的大公子,家中有武功高强的看家护卫几十名,我爹亦是曾经江湖上有名的高手,真正的武学世家,若是想学武功,岂轮得到你这老叫花子来教?”

老乞丐闻言颇为吃惊,忙问道:“敢问令尊何人?曾在江湖上有何名号?”沈墨鱼轻笑一声,略正衣衫,清了清嗓子便说道:“老叫花子,你且听好了。我爹便是江湖上有名的高手,绰号痴剑白头的沈疏剑!”说罢,仍是满脸的骄傲。

“痴剑白头......沈疏剑......”老乞丐陷入了沉思,一番苦思冥想之后,慎重的摇了摇头,终于又开口,满脸严肃的说道:“没听说过。”

沈疏剑倒也不在意,不屑一顾的说道:“我爹乃是名镇一方的游侠,你只不过是个瞎了眼的老叫花子,又非江湖中人,如何知晓他的名号?知晓叫你知晓他的厉害,我乃是沈疏剑之子,你速速让开,休要招惹麻烦。”

“容我老叫花再多问一句,既然令尊武艺如此之高,那沈公子必定深得其真传了?”那乞丐的笑容愈发诡异,拍了拍翘起的小腿,又伸了个懒腰。

沈墨鱼见他提起此事,心中便生起闷气来,并非他不愿意习武,自小到大他无数次的向爹娘提起练武一事,却总是不准。不仅不教他武功,就连家里的兵器都碰不得。致使沈墨鱼一直有些自卑,身为安淮府四大家的第二代人,他怕是唯一一个一点武功都不会的了。

回想起昨日被那白家的大小姐如此欺辱,心中怨念便愈发的深。堂堂沈家大公子却是个手无缚鸡之力,游手好闲的浪荡子弟。不少人对此议论纷纷,沈墨鱼虽明面上不说,暗地里却时常因此埋怨爹娘。

越想越气,不想再与那乞丐纠缠。便从怀中取出一锭五十两的银子放在那乞丐身旁,可见他仍不肯让开,心中愈发气愤。

“臭叫花子,你休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本公子若要对付你,何须自己动手?只需一声号令,便能招来十几名高手。奉劝你一句,还是速速闪开,休要逼本公子动手!”沈墨鱼挽起衣袖,威胁那老乞丐道,心里想的是,“我对付不了那白家大小姐,难道还对付不了你一个老叫花子?”

老乞丐闻言仍是无动于衷,躺在原地,那沈墨鱼伸手便要去推那老乞丐挡在眼前的小腿。谁知那乞丐竟极快的向前横移了三寸,让沈墨鱼扑了个空。

趁沈墨鱼分神之时,那老乞丐又将小腹一顶,以腰为轴,两掌在身后一拍,两腿便扫荡起来,踢中沈墨鱼小腿,叫他脸朝下扑倒在地。可又不让他撞在地上,右手往下一捞,托住其肩膀,向上一拍,沈墨鱼就如同玩偶一般任他摆弄,摇摇晃晃的站住了身子。

那老乞丐也弓着身子落在了那沈墨鱼的身前,他仍惊魂未定,看那老乞丐的眼神之中也多了几分敬畏之情。“不想这沈家的大公子竟然一点武功都不会?”那老乞丐抚须大笑起来,顺手抄起身旁的竹竿,敲打着就要离开。

“前辈慢些走!”身后的沈墨鱼急忙将他喊住。老乞丐闻声停下脚步,回首笑道:“公子还有何事?”沈墨鱼一撩衣袍单膝跪下,拱手说道:“请前辈教我武功。”

老乞丐咧开嘴干笑了两声,将那斗笠摘下,露出满头杂乱的白发,点了点头道:“区区雕虫小技,何须挂齿。比不得你父亲的武艺,公子又何必学老叫花子这无用的武功,还是回去,找你爹娘罢。”

“前辈方才还问我想学武功否,如今为何又改口了?莫非武林前辈,都似这般言而无信么?”沈墨鱼生怕放跑了这不知名的武林前辈,错失良机,只怕就要窝囊一辈子了,灵机一动,急忙说道。

那老乞丐闻言也笑将起来:“小子,你休要拿话语激我。我与你颇有缘分。你心地不坏,资质也不错,就是心气太浮躁,年轻气盛,可以理解。但做事毛毛糙糙,却不是好事。你若真有心想学武功,今夜亥时之后,来城西的白马寺找我。只在门前敲三下,自有人为你开门。”

“多谢前辈成全!”沈墨鱼心中大喜,急忙又叩首三下,欲拜那老叫花为师。可刚一抬头,却不见那乞丐踪迹,愈发觉得那老乞丐来无影,去无踪,神龙见首不见尾,双眼虽残身手却如此了得,定是甚么世外高人。

但生怕此事被自己爹娘知晓,必定不会准许。便暗自藏在心中,对谁也不曾提起。只想着今夜亥时,城西白马寺,便可习得一身武功,再也不受那白星泪等人的欺辱,便兴奋不已。快步赶回了家中,老老实实的待在自己房中。

沈疏剑见他独自平安归来,回来的如此及时,又未曾惹是生非,心中欢喜,也对这总是冒冒失失的孩子放心了许多。

且说白马寺乃是本朝第二代国君姜仁宗还在做王爷之时,曾游历江南,可路过安淮府外,坐骑白马竟不受控制的嘶鸣狂奔起来,冲入安淮府中,在这一片空地上停下,恢复如常。仁宗甚异之,急忙招来风水大师测算此地风水。

而风水大师则说此地佛气冲天,金光普照,若是修建一座寺庙定能保一方太平。仁宗遂按自己在心中,直到回朝之后才将此事告知父王,也就是开国太祖武皇帝。武皇帝随即派人建造寺院,便有了这安淮府敕建白马寺,流传至今。

白马寺建成后,安淮府果然日益富庶,安康太平,百姓们深受其益,四时供奉香火,无人不信。整个安淮府城,大多都是白马寺的善男信女。但凡历任安淮府府尹上任之前,都需在白马寺上一炷香,感念仁宗恩德。

而那老乞丐自回了白马寺后,便回到了那禅房之中休息,只对那寺中沙弥吩咐,今夜亥时之后若有人连敲三下门,便领他去见老叫花。原来那老叫花已在寺中寄住多时,方丈念他无家可归,又无甚亲人,怀着出家人以慈悲为怀之心,便将他收留在院中。

老叫花虽年老眼瞎,可繁琐之事却从不麻烦他人。寺中僧侣也都逐渐与他熟识,不把他当叫花子看。老叫花每天乞讨所得都用来供奉佛陀香火,白马寺一天管他两顿饭,倒也是种恩惠。

诸事安排妥当,余事暂且不提。

等待的过程总是漫长而枯燥,沈墨鱼早早便吃了晚饭,洗漱完毕,躺在床上,转辗反侧。为了不让爹娘察觉,早早吹熄了灯火。在黑暗之中瞪着一对大眼睛,生怕自己睡着。可困意袭来,眼皮打架,沈墨鱼只得掐着自己的小臂,剧烈的疼痛感令他再度清醒过来。

不知是何时辰,生怕耽搁了时间,沈墨鱼翻身下床,极快的穿好了衣衫,贴在窗户便听窗外的动静。只听得一声辽远的打更声:“戌时三刻,诸事太平。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沈墨鱼心想道:“已然戌时三刻,我须尽早动身,若此时翻墙出院,走到城西白马寺,正能赶上亥时。”便立刻动身,生怕屋外寒冷,又披了件裘皮的大袄,轻轻推开窗户,见四下无人,便蹑手蹑脚的翻窗轻身落地。

不敢走正门,只得轻手轻脚的翻出了矮墙。快步向城西赶去。搓了搓冻得紫红的双手,哈了一口白气,沈墨鱼又抬头望了望深幽的夜空,惨白的月色铺洒在街巷之上,宛若浮起一层白霜,不敢怠慢,这便动身。

来到那白马寺门前,颤颤巍巍的伸出手连敲三下那冻得生硬的木门。不过片刻,那木门便吱吱呀呀的徐徐打开,沈墨鱼只觉眼前一亮,便探出一颗光头来,原来是个身穿灰袍的小沙弥,见了沈墨鱼,便问道:“施主可是来寻那离家人?”

“离家人?甚么离家人,我只要找个老乞丐,戴着破斗笠满头白发的那个。”沈墨鱼压低声音问道。那小和尚微微一笑,领会其意,便将他领入寺中。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