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葬星记 > 第十七章:狼窝盗宝

葬星记 第十七章:狼窝盗宝

作者:翔师 分类: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20-07-28 01:24:56 来源:纵横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宋影抬头看了一眼一望无际白茫茫的雪原,把手里的一节已经发潮的柴木丢进眼前将熄的篝火中。宋影第一次体会到,原来比起死寂更为折磨人的,是空白。死,好歹证明它曾经活过,总能捕捉到一丝生的气息。然而空白,无可解释、无从探索、神秘莫测,雪原是空白的,天空也是空白的,黑暗的夜幕中无一颗星辰闪耀。孩童怕黑,并不是因为黑暗本身,而是黑暗后隐藏的未知。如今,宋影不仅对这茫茫的雪原未知,对于明天也同样未知。一旁,三个老兵都在休息,挤在一起用一块牛皮当被子。沐擎天在不远处的高坡上,努力地辨识着能指引方向的蛛丝马迹。

我们把时间倒退到半年以前,来解释当下的这种环境。

进入内营后,宋影仍和苏轩然住在一起,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两个熟悉的人能够为彼此带来安全感。内营比之外营要大得多,设有诸多的传送阵,用以传送试炼的士兵到周围那些凶险之地。去是无条件的,但要想回来就必须付出战利品才能激活传送阵。

起初,作为没有任何贡献值的新人,他们所能去的食堂都是最次的。除了他们,只有在擂台中输光了身家的老兵才会被迫来到这种食堂用餐。为了改善这种环境,宋影和苏轩然开始疯狂地进行各种试炼,接各种任务。当然,忙碌的本意也是为了掩盖内心的不安。——自魔沼鬼林出来后,宋影始终没有摆脱这种不安。他的怀疑感达到了极致。

有趣的是,尽管在食堂总能碰到,但是每次任务,沐擎天都刻意躲开二人。依宋影的话来说,自魔沼鬼林出来后,沐擎天的就变得非常神经过敏。

两不相犯的情况持续了一段日子,直到魔沼鬼林第二次开启,进来了六位新人。这六位的状态显然要差的多,似乎情绪都被抹去了,只剩下生活与战斗的本能,沐擎天试图与他们沟通曾经的“友情”,皆以失败告终。这六个原来的战友的变化,越发使宋影的不安和怀疑加重。

当时苏轩然已经达到了晋升的要求。而沐擎天和宋影都尚差一个任务的功绩。为了防止日后与新人分功而延长晋升的时间,最终他们仍是碰到了同一次行动中,也是一次及危险的的行动——寻找血狼的雪胎。

每一匹血狼生产时,会同时产出雪胎,形如蒲团,用以抚育幼崽。这雪胎于人类个体而言毫无意义,但却是打造各种神兵的法宝。雪胎可用以开启兵器灵性,可由于血狼一年仅生产一次,数量稀少,从而价值不菲。因此,这一任务的含金量足以使他们攒够功绩,获得晋升。

几人盗取了雪胎后,不想被归来的母狼发现。凡可繁育的血狼,必然已达到鬼阶,五人虽能与之缠斗却无法脱身。其间母狼几乎把沐擎天活吞了,幸得宋影舍命扑上,击瞎了母狼一只眼;又随后自其身后夺了那血狼幼崽,扔出数个雪丘以外,母狼护子而被引开,五人方得逃脱。然而,血狼速度极快,不待几人逃出便折返而来,且惊动其他血狼。慌乱逃窜间,尽管暂时逃脱了血狼群的追捕,但几人也迷失了方向。雪原之上唯有白一色,根本无从分辨哪里是归途。直到进入夜晚,几人已精疲力竭,不得不寻了一处背风的斜劈,在下面驻扎下来。

高坡上的沐擎天似乎挨不住寒风,爬下来回到了篝火旁。宋影把带来的熏肉递了一块给他,沐擎天略有犹豫,但还是接过吃了起来。两人相顾无言,气氛微妙的尴尬。

“那个……今天谢谢你了。”沐擎天似乎不甘忍受这种尴尬,突然开口道。他指的是宋影借幼崽引开母狼的事,“若不是你引开了那畜生,恐怕我当时就要被咬死了。”

宋影转过来,想起鬼林中的那些尸体,冷漠地答道:“不必谢我,我不过是为了自救。”

“我们好歹也是同一期的战友,用不着对我这么冷漠吧?”

“战友?”宋影戏谑地一笑,“所以你就玩弄他们的信任,然后又杀死他们?”

沐擎天似乎被噎住了,眼神变得复杂,可是一点儿也没有恼怒的神色,反而云淡风轻地回答:“那是必须的,不是么?不杀人我们走不出鬼林,我不去杀,也会有其他人杀。混战中也未必能保证一换一的效率。我不认为我做错,这就是现实!”

“现实?你才经历了几岁成长,就敢妄谈现实?如果你承认这样的现实,那血狼咬住你的时候我就该什么都不做,你临死反扑一下,也能重伤那母狼,岂不更利于我?”

“……你是不敢保证我能伤那畜生!”

“是吗!我不敢保证你的反扑能伤那畜生,就敢保证去打瞎它眼睛能全身而退吗?直接抢幼崽岂不更安全?”

沐擎天颤动一下,眼神飘忽不定,“那你呢?你从鬼林出来,难道没有杀人吗?!不过是一样的做法。”

宋影听到这句话,眼神瞬间变得锐利起来,死死地盯着沐擎天,后者不禁有些发怵,但还是昂扬地与宋影对视。宋影嘴唇微抖,他有足够的理由可以反驳沐擎天,因为对于当时的齐峰而言,死亡反而是一种解脱。他完全可以使自己立在道德的制高点,证明自己与沐擎天的不同——但是他最终没有说出原本要说的话。而是缓缓地开口,吃力地挤出两个字:

“是的。”

沐擎天发觉自己掌握了主动权,紧逼道:“那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在这个地方,谁会在意你那无意义的友情?活下去才是唯一的道理!对错何其可笑?那血狼可有错吗?你有为何要来抢它的雪胎?!只有活下来的强者才有资格判定是非!”

“你认为你是强者吗?”

“当然!”沐擎天的眼中第一次涌现了狂热。

“那你认为我是强者吗?”

“你……什么意思?”

“我活下来了,可我觉得自己无比孱弱。我没有去反抗应该反抗的东西,却卑微地屈膝换来苟存;我跪在高台上,竟以为自己高人一等。我觉得愧疚,不只是齐峰,包括那些被你杀死的人,他们的死都有我的责任。我为此感到恐惧。”宋影忽然凑近沐擎天,凝视着他的双目,“你不会感觉到恐惧吗?那些死去的战士的冤魂,就没有出现在你的梦里吗?前些天那六个从鬼林出来,却丧失了情绪的傀儡,没有使你感到不安?你信奉强者法则,不过是为自己的罪恶找个借口,为了这一点自欺欺人的‘道理’,你就真的甘作一个奴隶了!

“我不想做这个奴隶,所以我忏悔。我永远不能原谅自己为了苟活而杀友的罪行,可是我以后也许不得不继续这样做……这些,都让我觉得自己是个懦夫。”

宋影转过身去,不再看沐擎天。一颗晶莹的泪珠从他的脸颊滑下,落入了莹白的雪地里。

沐擎天涨红了脸,他有无数话想说,然而他最终把它们都咽回了肚子。气氛回到原先的宁静,但并不长久,一声狼啸从远处传来,所有人立刻汗毛倒竖。宋影一把雪浇灭篝火,并埋住它,不让烟腾起。那三个老兵也从浅眠中醒来,警惕地辨识着这一声的方位。

接着另一声狼啸,这回明确它是从东边传来。下一刻五人便即刻转向相反的方向,就欲转身逃离。

然而,迎面又是一声狼啸声传来。而后是第四声、第五声……一霎时,四面八方都被恐怖的啸声所包围,几人不得不立在原地,冷汗直冒。为首的老兵附耳静听了一阵,选中一个方向,一挥手悄声说:“跑!”

五人即迅速撤离。跑出不多时,数匹浑身毛发鲜红、近两人高的血狼便不知从何处跃出,落在了熄灭的篝火旁。它们打量着雪地,但是脚印已经被经验丰富的老兵抹去了。空气中遗落的气味也一并做了处理。血狼一时间不知向何处追杀。

一般雪原上的生物,大都为了隐藏自身而毛色偏白,既便于躲避天敌,也便于狩猎。然而血狼不同,偏偏一身刺眼的鲜红色,在雪原中极易发现。与环境的格格不入,意味着血狼若想存活就不得不十分强悍。既然面对猎物无处可藏,便学会一击即中;既然面对天敌无可躲避,便干脆反制天敌;每一匹活下来的血狼,都是凶残冷血且高傲的杀手,它们不屑于偷袭,永远敢于正面同敌人交锋。

正因为生存非常艰难,血狼对于繁育格外重视,公狼也会陪伴后代左右,直到它能独立生存。雪胎对于后代的成活率至关重要,狼群必千里追杀。

最为高大的一匹血狼眼眸中红光流转,接着突然发出一声嚎叫,向五人逃走的方向追去,剩余数匹应声而随。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