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醉尘游风 > 第一章 花,少女(一)

醉尘游风 第一章 花,少女(一)

作者:不来不去 分类: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2020-07-28 15:25:12 来源:纵横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无论是江湖之人还是庙堂之官,没有人不知晓,也没有人不敬佩、不羡慕御史台的齐伯言。

在没有家庭背景、没有外力扶持的情况下,凭自己的实力年纪轻轻便能担任御史大夫这一要职,在当朝这实在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足以让所有人感叹而又艳羡。

然而,人们对他产生敬意,并不仅仅是因为他非凡的成就,更是敬仰他谦逊且正直的性格,以及那温润如玉的君子之风。

当一个人能兼有高尚品质和高官厚禄于一身,那这个人几乎是完美的,更何况齐伯言还有着俊秀的容貌和贵族子弟般的谈吐气度。

当然像他这样的一种男子,实在是每一个少女的梦想,在京城无论是大家闺秀还是平凡的民女都幻想着能嫁给齐伯言,甚至以能见到他本人的微笑为荣。

京城的那些贵族富商们也是拼了命地想把女儿嫁过去,巴结这位皇帝身边的大红人。

每个人心里都清楚,当朝丞相秦奉年岁已过花甲,不出意外,等几年后秦奉致仕,接任他丞相职位的定是齐伯言。

虽然齐伯言资历较浅,但处理事务能力还有诏书起草工作,都赢得了秦相和皇帝的高度赞扬。

秦奉本人更是十分看重齐伯言,只恨自己没有女儿,不得招徕这种乘龙快婿。平日经常邀请齐伯言到府上做客,拉近和齐伯言的感情。

齐伯言对这些事都心知肚明,但仍是保持那一副淡泊宁静的姿态,对于所有的说媒他也都是一一谢绝,这让很多人不爽但又无奈。

…………

今日的御史台仍像往常一样安静,齐伯言双手背在身后,踱着步愉悦又悠闲地观赏着矮墙外枝头上的迎春。

他喜静,因此府上只有两个家仆,来访的客人也不多,他很厌烦那种熙熙攘攘的环境,他生平最恶人多嘴杂,觉得人们说的话没有什么营养,无非谈名利人情,让人感到聒噪。

然而人生于世,大多都为名利、人情忙碌,连齐伯言自己也不能免俗。当与朝上百官或皇帝相处,总是不得不说些违心话、无聊话,这让齐伯言既愤慨无奈又感到悲哀。

他抬头观望迎春花,只见花枝细长拱垂,纷披开来,枝上花色金黄,外表又浅浅地罩着一层红晕,秀丽端庄充满生机,让人心生欢喜。

宋代韩琦有诗赞道:

覆阑纤弱绿条长,带雪冲寒折嫩黄。

迎得春来非自足,百花千卉共芬芳。

迎春花不择环境优劣,不畏严寒恶土,先于百花盛开,这种坚韧精神让齐伯言在赏花自得同时,不禁联想到自己,此时他思绪万千,忽生伤感,不禁长叹。

却听得身后有人笑道:“齐兄真是好雅兴,赏花伤春这种风雅之事,怎么不叫上我?”

齐伯言回头一瞧,却见一人立于身后,衣着华贵,手执折扇,一双丹凤眼眯着,似笑非笑,面如冠玉,唇若涂脂,脸净无髯,潇洒自若,气度不凡。

齐伯言识得此人,他名叫方林浚,乃是当今方太尉之子,官拜御史中丞,是这御史台的二把手。他和齐伯言不同,喜欢热闹,好结交朋友,府上门客众多,宾客盈门,时人称其为“小孟尝”。

因他生的俊俏,外加显赫的身世,也有不少人前来说媒,但他在这点却是和齐伯言保持一致,一直推辞不曾婚娶,给京城的少女们留下了更多的念想。

齐伯言见来人是他,也笑了笑,回道:“今日朝上事少,难得偷闲,见墙外花开得正好,便忍不住欣赏一番,却让方公子见笑了。”

“这有什么,赏花之事本来文人之雅趣,更何况齐兄乃是以科举第一入仕,更是我等文人之表率,有何不可?不过在下倒知一赏花好地方,只望今晚齐兄能赏脸同去。”

“不知方公子所指的是何地?”

“闭月楼。”

齐伯言听后苦笑道:“方公子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去闭月楼恐怕不是为了赏花,而是想赏人罢了。”

方林浚摇了摇头,道:“齐兄才华满腹,可惜却也不懂风花雪月之妙处,佳人似花,赏人赏花两不误。可曾听闻古人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更何况……”方林浚把头凑到了齐伯言耳边,轻声道:“最近总有些风言风语,说齐大人有断袖之癖,为了避嫌,齐兄也该去转一转,省得让人背后说闲话。”

齐伯言无奈地叹口气,“承蒙方公子好意,看来今晚我是非去不可了。”

…………

夜晚的闭月楼热闹非凡,作为京城最大的娱乐场所,前来的顾客都是公子王孙或是以经商发家的有名富豪这般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因此,在此地的消费自然也是水涨船高,高得惊人。一掷千金在闭月楼更是常态,有时客人的随手一笔打赏,就足以让普通人家衣食无忧地过一辈子。

闭月楼代表着整个京城的奢靡,侈华。一座小小的建筑,浓缩包容了偌大的京城隐藏的所有**和阴暗。

在这里,人们可以把白日里道貌岸然的外表下压抑的负面情感,肆无忌惮地发泄出来,没有人会嘲讽或轻蔑,因为来到这里的人几乎都一样,都有着同样目的,鄙夷他人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齐伯言随着方林浚到了闭月楼门口,此时的齐伯言已换了身便服,他崇尚简朴,因此便衣朴素无华。俗语云:人靠衣裳马靠鞍。纵使他气质再非凡,在穿着华贵烨然若神人的方林浚身旁,也不禁黯然失色,成为了陪衬。

门前自有迎客的女子,见了方林浚,便都忙露出一副职业微笑,小步凑过来,娇声娇气地叫开了。

“方公子可是稀客,贵客!许久不来,等煞奴家了!”

方林浚听罢笑道:“我算什么稀客?我身边这位大人才是稀客呢!”接着便转过身,对立于一旁的齐伯言道声:“齐兄,请!”

齐伯言点点头,也不客套,迈步往里进,却见屋内灯火辉煌,热闹非凡。向上一瞧,只见红绸高悬,又杂有彩色缎带以饰,灯烛一映,金碧荧煌看得人眼花缭乱。

屋内歌舞升平,靡靡之音不绝于耳。大厅中央立着一座半人高的木制舞台,台上几个女子漫舞翩跹,披在身上的纱衣薄如蝉翼,白玉般的肌肤若隐若现,吸引得台下众多目光。

围绕舞台摆有多张上好香楠木打造的八仙桌,此时每桌皆有人在饮酒嬉笑,陪酒的俱是碧鬟红袖,浑身珠光宝气,柳腰纤细不盈一握,一颦一笑尽态极妍。

唐代诗人杜甫有诗云:

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

唐代温庭筠亦有诗云: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

齐伯言扫视了一圈座位上的顾客,发觉有不少他竟都认识,上朝时都是见过面的,那些平日里看来一身正气,大义凛然的人,此时都现出了另一副嘴脸:有的表面上目不斜视,但一只手却不老实地在身旁女子身上来回游走。有的虽然手脚老实,但笑眯眯的眼睛就没离开过台上舞女的大腿。

唐代吕岩有诗诫道:

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

虽然不见人头落,暗中教君骨髓枯。

齐伯言转头看了一眼方林浚,冷笑道:“闭月楼果真是十分精彩,许多人的另一面只有此时此地方能看到。”

方林浚哈哈一笑,“齐兄太严肃了,食色性也,此乃人之常情。我知道齐兄不喜热闹,特意在楼上订了雅间,齐兄楼上请。”

早有人在前领路,齐伯言随意瞧了瞧,见楼上几间上房俱是雕梁画栋,连手边扶栏也请名匠刻了栩栩如生的花、鸟、鱼为装饰。

拣了最靠里的一间坐了,方林浚拍了拍手,便从屋外进来几名女子,肤白似雪,笑靥如花,坐在二人身旁替他们夹菜倒酒。

席上,方林浚活跃气氛说着荤笑话,惹得那些陪酒舞姬红着脸捂嘴偷笑,其实有的笑话并不好笑,但是为了客人的虚荣与脸面,她们也要装作一副被逗乐的样子。

而且她们也深知什么样的动作会更吸引人,什么样的笑容更容易让男人为之倾倒。

可惜,她们今天遇到了对手,一个让她们有种挫败感的对手。

齐伯言从头到尾都没有对她们产生兴趣,至少从表面上来看是这样的。

方林浚虽然一直在饮酒谈笑,但是一双眼就没离开过齐伯言,他在观察。方林浚见过很多种人,但是像齐伯言这样的还是头一次见。

他不相信这世上真的会有能做到非礼勿视的君子,但是齐伯言却实打实得如柳下惠一般坐怀不乱,眼睛绝不乱看,坐姿也很端正,一直保持微笑。

方林浚心里得出了结论,齐伯言要不是个呆子,就是个很有心机的人。

但是呆子是不会坐稳御史大夫的位子的,也不可能得到皇上和秦相的赞赏。

所以,齐伯言是后者,是个以君子之风为掩护的阴谋家,而且掩护确实做得很不错。

方林浚很满意自己的结论,于是他使出了后手准备,他相信齐伯言一定会上钩。

他又拍了拍手,这时候珠帘挑开,又一名女子走了进来。

果然,这回齐伯言不淡定了。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