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名剑问世 > 刀客

名剑问世 刀客

作者:天行有常 分类:武侠修真 更新时间:2020-11-11 00:37:13 来源:纵横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疾星和湛蓝进到苏门客栈正是吃饭的时候,人不少。

店小二招呼两人入座到客栈二楼的角落,虽是角落,却也是为数不多的空桌了。

等叫好了酒菜,湛蓝走出客栈看了一眼,又回桌告诉疾星,说,“没有跟过来。”

“现在没有跟过来,那就是说,他们马上就要到了。”

湛蓝这个节骨眼上还是忍不住问了:“他们是什么人?”

“湛蓝姐姐,你把你身上的剑借我用一下。”

湛蓝解下佩剑,横放在疾星右手一侧,道:“少主要用剑切不要说‘借’字。”

她猜着等下要来的人必定是强敌,不然他不会不用自己身上的竹剑——或者说这竹剑本就不是他的兵器。

“你把你的剑给我了,你自己没有剑,等下要是动起手来,姐姐你切记退到一边不要插手。”

湛蓝嘴上答应了。

酒和菜还未上桌,先过来的,是一位长发女子,她上楼以后看了一眼疾星,然后径直走过来。

湛蓝警觉地挡在疾星身前。

疾星道:“不要紧,这位是我的师妹。”

来的人正是涟漪。

涟漪向湛蓝看了一眼,又转向疾星,道:“大师兄,此地不宜久留,快走。”

疾星把包袱放在桌上,说:“我身上只要带着这件东西,我就走不了。”

涟漪觉得他说得有道理,又说,“那你准备怎么做?”

“我准备把他们要的东西交出来。”

“真的要交出来……”

“真的。”

涟漪点点头,这下她可以确认她大师兄没有危险了。

“那大师兄你多保重。”

“你也保重。”

两人相互祝福对方保持体重,然后涟漪就转身走了。

店小二已经端上了酒菜,湛蓝给了店小二一锭碎银使他不迭地称谢。

疾星问湛蓝是否愿意陪他喝一杯,湛蓝也不推辞,正要给他倒酒,疾星阻止,道:“不是喝这里的酒。”

他打开包袱,里面有一个小小葫芦做的酒壶,酒壶下面有两本书,第一本的封面赫然写着四个字:四相皆杀。

葫芦里装的是米酒,湛蓝和疾星各自饮了一杯,湛蓝问道,“少主,你真要将这秘籍交到外人手中?”

疾星说,“如果我不是带着这两本书出现在这里,龙北兆就不能安全地回龙居山;如果我现在不交出这两本书,你和我就不能全身而退。湛蓝姐姐,你说我该如何是好?”

湛蓝连忙道歉:“我不该多嘴,少主自然有自己的打算。”

疾星和湛蓝没有来得及喝上第二杯,随着客栈里的一阵喧哗,疾星知道,他们来了。

来的是四个凶神恶煞的江湖刀客,为首的那一个脸上有一道斜的疤,从眉心一直斜到右颊,如果有人问他最喜欢身体的哪个部分,他肯定是说这道刀疤。他平日负责维持赌坊的秩序,而刀疤正是他炫耀凶狠的个体特征。

刀疤男把这客栈里吃饭的人一一看了一遍,其他人都是回避着他的眼神,唯独疾星和湛蓝假装没看见他,那么,他就确定是这两个人没错了。

“你就是白英侠?”

疾星起初听到这个称呼还是很意外的,最初他行走江湖的时候,拔刀相助却不留姓名,江湖人就根据他白发的特征送了这么个称号,却是没有想到这个名号到苏州这么远还有人知道。

“在下就是。”

“我们家院主要请侠士借一步说话。”

谁都听得出来,他这说话的口吻不像是在“请”,更像是在胁迫。先前不敢和刀疤男对视的那些人现在纷纷看过来,试问哪里的路人不喜欢吃瓜看热闹?

“你们家院主是谁?”

“到了地方,你自然就知道了。”

疾星自顾地饮酒,说,“你家主人连名字都不肯透露,凭什么请我去同他见面?”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这句话刚说完,罚的酒就到了刀疤男的脸上,湛蓝看不下去他说话的样子,顺手一杯酒就泼过去了。

湛蓝说,“跟我家少主说话,要记得客气一点。”

疾星虽然觉得湛蓝这一出手很鲁莽,但他心里还是忍不住暗爽的,不得不说,当少主的感觉真好:当有人对你说话不够客气的时候就有人站出来对说话的人不客气。

刀疤男吃了这一杯罚酒,业火已经烧到了头顶,他张开蒲扇一般的大手朝着湛蓝抓过来,他要把这个野丫头从客栈扔出去。

然后刀疤男就被扔下了楼梯。

剩下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是该上还是不上,他的一个侍女都这样厉害,那白英侠他本人不知道强到什么地步。

这时候看热闹的人纷纷围上来,远远地站在若即若离的位置,在苏州的客栈里,打架斗殴的事情可不是天天都有的。

“我只是叫你请我师兄和我叙叙旧,怎么还动起手来了?”

说话的人拨开人群,走到疾星对面开始倒酒,他说,“师兄见谅,手下的人不会做事,我有失管教,先自罚三杯。”

说话的人正是疾星的师弟,焦兹。

“你如今都已经是名满楼的院主了,还肯叫我一声师兄,我实在不敢当。”

看样貌,焦兹比疾星要年长五六岁还多,可是江湖的规矩是先入门的就是师兄,晚入门的就只能是师弟。

“敢当,敢当。”焦兹三杯酒下肚,眼睛已经无法从桌上的包袱移开,他看到包袱里的书心情愉快起来,原本他以为疾星把这两本书藏在谁都找不到的地方,要拿到还需要费些功夫。现在没有被藏起来,事情就简单多了。

“师父真是偏心,《四相皆杀》、《星恒兼袭》这两本奇书都不曾和我说起过,却就这么不声不响地传给了你,可叫我妒忌。”

疾星道:“你不用妒忌,师父也没有传给我。”

“怎么说?”

“我已经说过了,本就没有什么武功秘籍,这只是普普通通的棋谱而已。”

焦兹冷笑道:“你说的这话我一个字也不信,谁会把一本普普通通的棋谱藏到那样隐秘的去处,师兄你是聪明人,可别人也不傻。”

疾星站起来,四指指着桌上的包袱,说,“你是要看过了你才相信?”

焦兹伸手过来拿,疾星向后退了半步一脚勾住桌子脚将桌子甩向他左侧,桌上的酒和菜洒了一地只有他的包袱还在桌上,焦兹也因此抓了个空。

他说,“你想拿去看倒也不是不行,只是要凭本事。”

焦兹理解的凭本事,那就是抢。

他向手下四人使了个眼色,然后亮出了他的兵器——两把亮闪闪的银钩。

疾星了亮了他的兵器,是湛蓝的佩剑。

在银钩和铁剑对峙的时候,焦兹手下四人就朝着两本书围过去,这时候是湛蓝赤手空拳地挡在他们前面。

如湛蓝先前所说的,她果然不是寻常百姓家的弱女子,非但不是弱女子——现在四名刀客围攻她,须臾之间这四人竟被她一个接一个放倒在地。

焦兹见势不妙,知道自己和疾星动手起来也占不到什么便宜,只好假装招呼手下人先走。

就这湛蓝放松戒备的时候,他忽然猛地回头向湛蓝飞出一钩,好在湛蓝眼疾手快侧身避开了这一钩。

然而这一钩本意就不是要冲她去的,银钩的柄上挂着一道锁链,这一钩到了恰当的位置焦兹就往回收,奇准无比地勾住了疾星的包袱。

疾星看到湛蓝伸手上去夺,暗叫不妙,焦兹的银钩锋利无比,伸手去抢,何其凶险。

就在湛蓝上前要伸手抢到包袱的时候她看见一道白芒闪过,她听见“叮”的一声,焦兹的银钩被弹开回到他手里,包袱却没有被他勾回来。

那包袱在哪里呢?

焦兹抬头望去,那包袱被一把剑钉在房间另一头的墙上,是疾星手上的那把剑。

两本书从包袱中探出半个身子,摇摇欲坠。

可就在这个时候,疾星的目光被另一个人吸引住了,这个时候从楼下走上来一个人,一个独眼的刀客。

疾星看见他第一眼就发现了,这个人不简单。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