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科幻灵异 > 阴影中的他 > 这是个玩笑

阴影中的他 这是个玩笑

作者:舟子与鱼 分类:科幻灵异 更新时间:2020-11-15 02:40:32 来源:纵横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树上有只鸟儿正在筑巢,不停地衔来枯枝,放在巢中,鸟巢越堆越高,刘宇蹲在一根粗壮的树枝上,轻轻地扒开树枝,露出一只眼,眼睛直直地盯着鸟巢。枯枝里夹杂着小小的绒毛。

在筑巢的鸟儿突然转过头瞪着刘宇,黑黑的瞳孔不断地放大,眼中刘宇的身影越来越清晰,飞快的身影向刘宇眼睛啄来。

黄淮在床边不停地摇晃着刘宇,手里拿着刘宇的手机,来电显示:赵穹。刘宇睡得太沉,赵穹好几个电话都错过了。

“刘宇,刘宇,醒醒。”

床上的身体猛地一个痉挛,睁开了眼睛,看见黄淮举着手机在不停地摇晃自己,想来是自己睡得太深,电话铃声吵到了室友,都没有吵醒自己。

刘宇接过黄淮手里的手机,说了句“谢谢”。黄淮摆摆手,跳下凳子回到座位上,游戏声响了起来。

看见显示的名字,说话语气就有些不友善了。

“喂,老兄,你也太折磨人了吧,今天周末,让我多睡会儿。”刘宇压低着声音说,怕再吵到室友。

“别睡了,你来体育馆帮帮我。”

“帮你?”

“来了你就知道了。”说完“嘟”的一声就挂了,一点也不给刘宇拒绝的机会。

刘宇拿着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显示着:9:12。

很无奈,有这么个朋友就是不幸,会不会是发现了什么?一脚把被子踹开,也难得去整理被子,反正晚上也会睡得,踩着梯子走下床。

镜子中的头发乱糟糟,左手抓住翘起的几撮毛,尽量抚平,右手的牙刷在嘴里不停搅拌着,捧起冷水简单地洗了脸,用毛巾擦干就可以了。随手拿起椅子上的外套。

看见赵穹桌上有一袋面包,直接拿起就走,顺带抽走一瓶牛奶。

“黄淮,我先走了哈。”随手关上门。

刘宇站在门口吐了一口气,寝室六人各忙各的,很少交流,感觉碰面都很少,唯一走的近就是赵穹了。刘宇低头走了十分钟,等抬头时发现自己在林荫路,去体育馆必经过林荫路。有小鸟的身影在周围树影中穿梭,“叽叽”的声音让刘宇想起那个梦,奇怪的梦。

“要是黄淮没有叫醒我,会不会我就被鸟啄去眼睛,从树上掉下来摔死?”刘宇自语说着。

“谁从树上掉下来摔死了?”一双白色休闲鞋出现在眼里,有人走近自己都没有发现。抬起头,见刘灵雯站在自己面前,一身碎花连衣裙衬出刘灵雯修长的腿,还有宁静的美。一时语塞。

“没…没谁,你…?你在这里干嘛?”刘宇本来想叫名字的,却怎么也想不起对方的名字,只得随口说了一句,给自己一个台阶下。

刘灵雯看出了刘宇的窘迫,轻轻地微笑,配上修长的眉,有种古典美。很豪爽地说。

“我叫刘灵雯,和你同姓呢,下次别忘了,呵呵。”说完刘灵雯就笑了。

悦耳的声音传进刘宇的耳里,反观刘宇有些不好意思了,打算说些抱歉的话,刘灵雯抢先开口了。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下次见面别忘了我的名字哦。”很快就在身后消失了。

“刘灵雯,刘灵雯。”刘宇在心中默念了两遍,给下次见面做好准备。突然想起这名字好熟悉,啊!刘灵雯不是和赵飞飞被称为我们系的“两朵金花”嘛?赵飞飞是我们班的,刘灵雯是环境艺术设计班的。不对啊,她怎么认识我的?我们不熟呀,自己也很少和人交流,不记得和刘灵雯有过交集。刘宇伸手使劲敲了一下脑袋,这记性。

其实并不是刘宇记性差,只是没用心去记。刘宇的父亲经营着一家钢材市场,早就为刘宇安排好了工作,在朋友的一家影视媒体公司,刘宇并不喜欢,发现自己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只能欣然接受父亲的安排,每天混混僵僵的过日子,到时候去报到就可以了。最近发现,自己不想这样被父亲关照着,排斥的感觉从一开始到现在逐渐强烈,跟父亲表明了态度,父亲不同意,两人大吵一架,不欢而散。

穿过林荫路是文艺楼,各种部门都在其中,刘宇朝一个地方多看了几眼,别的部门都有人影在走动,只有那里窗帘紧闭着,透不进光。

体育馆坐落在林荫路的尽头,挨着文艺楼。里面的汗水味飘了出来,刘宇皱了皱鼻子,目光扫视着,赵穹正在和一个穿着运动服的女生说笑。见刘宇在寻找着,高挥着手。

“这里,这里。”

刘宇看见赵穹在挥着手,赶紧走了过去。

“抱歉,让你们久等了,刚才路上耽搁了一下。”对着赵穹说,却不是说给赵穹听得。

“我当什么事呢,没事,这是我们的小学妹,何易,正在向我讨教羽毛球的技巧。”赵穹伸手勾住刘宇的脖子。

“这是刘宇,一会儿,我和刘宇向大家做一些示范。”

“学长,你好!我是何易,一会儿多多指教。”何易深出手。

“你好,叫我刘宇就可以了。”刘宇伸手握住何易的手。

“兄弟,这么重要的事,你也不好好打扮一下,瞧,这非主流鸡窝发型。”

刘宇也有不好意思了,“还不是你 没有说清楚就挂我电话。”

何易见两人拌上了,缓解一下气氛,“学长这样挺好的,很有个性。”

刘宇见何易在看两个人的笑话,停止了和赵穹的争吵,何易笑起来,眼睛弯弯的,脸上也是肉肉的,有些可爱。和经常锻炼的女生不一样,少了些英气,更像个高中生。

“让你见笑了,我们之间都这样,你先去准备,一会儿我和刘宇学长露一手。”赵穹对何易说。何易转身离去,赵穹一下揽住刘宇的肩膀。

“兄弟,不带你这么给我丢脸的,给我点面子,一会儿打球记得让让我。”

“你还需要我让?”刘宇一脸疑惑。

“显得我很厉害,给新成员一些好印象。”

“可以!”

赵穹拍拍了刘宇肩膀,“刚才你说在路上耽搁一下,是不是遇见了谁?”话题一下被提升了些神秘感。

刘宇打消赵穹的想法,“是刘灵雯,碰巧遇见的。”

“刘灵雯?不是隔壁班的金花,有跟她说话吗?”

“说了两句,我只是没想到她会认识我,我跟她也没有交集。”

“这有什么奇怪的?”赵穹打开放球拍的包。

“以前她跟我要过你的电话号码,我想着她应该是找你有事,然后就给她了。”

“我的电话号码?”

“嗯?她没有给你打电话?”

“没有。”

“奇怪。”赵穹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从包里拿出两副球拍,正要递给刘宇,记起一件事要问,“今天给你打了好几次电话,你都没接,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平时你都没有这样过。”

刘宇想了想还是跟赵穹说了,赵穹听了,“原来是做噩梦了啊,看来是这两天太累了,要不把这件事暂时放下吧,好好的休息一下。”

“没事,这两天你发现还有那种感觉没有?”

“没有了,可能真的是我感觉错了,我们放弃。”赵穹再次坚持说,其实他知道刘宇是一个不言放弃的人。他知道那种感觉还在,只是他不想刘宇再这样下去。

“没事,一个梦而已,休息一下就没事了。”同样的是,刘宇知道一开始赵穹是不会说谎的,一定有这么一个人。就像树下那个人影一样,他坚信是碰巧,只是说服不了自己。

刘宇接过赵穹给的球拍,“这两天,好好的休息。”不过是让赵穹放宽心。

赵穹正要说什么,何易站在球场挥着球拍,“赵学长,准备好了,我们可以开始了。”

“好,马上过去。”赵穹转头应了一声,又转头对刘宇说:“这件事先放放,也许那天我们就会发现一个突破点。”

赵穹咽了一下口水,“我们先过去,这事有时间在说。”

刘宇和赵穹走过去集合。这届加入羽毛球社的人社员还真不少,有近二十人。

本来刘宇和赵穹只是给新成员做一些示范的,最后两人越打越较真,赵穹就叫大家自己根据刚才的示范找人对练,然后跟刘宇痛苦地打了一场。出了一身汗的刘宇,走到场地外,随便找块地坐着,紧随其后的赵穹从包里拿出两瓶水递给刘宇。

刘宇拧开瓶盖,灌了一大口,“你们社长呢?他怎么不来训练新成员?”用手擦着汗。

赵穹身体向后,双手撑在地上,“社长有事来不了,其他成员也各有各事,只剩下我无所事事。”

“你倒是挺卖力的,很久没有像这样放松了,感觉全身充满活力。”

“要不,考虑一下加入我们,没事可以来锻炼一下。”

“你们社团很缺闲人啊!我看你们社团可能是所有社团中人数最多的。”

“人是多,再多你一个也挺不错,刚才打球的时候也有很多挺你的。”

刘宇没有接话,眼光在新成员里扫过,看见何易的球技挺不错的,打得很努力。

“新成员里的何易打得挺不错的,以前也有接受过这方面的训练吧。”

“说是高中的时候接受过。”赵穹回道。

“你先去训练他们,我在这里躺会儿,结束了叫我。”说完刘宇就倒在地上了,决定回寝室要洗个澡。

“算了,我也躺会儿,让他们自己练。”正打算躺下的时候,何易的声音就来了,“赵学长,快来指导一下。”

赵穹站起来拍拍屁股,“来了!”斜眼看见躺地上的刘宇对他摆了一个大拇指。加快脚步走向何易。

刘宇将手里的瓶子放在头下,歪着头看着远处,或许是更远的,林荫路!文艺楼!再远就看不见了,文艺馆挡住了视线,而树挡住了文艺馆。隐隐中能看见文艺馆里的人走走停停,会是些什么人呢?有我认识,更多的是不认识。脚步声在耳边“哒哒哒”回响,像指针声。刘宇觉得头开始晕了,眼睛也在睁不开了,眼皮很沉重,缓缓的闭上了。

再睁眼时,见赵穹蹲在身边,不停地摇晃自己,今天是第二次被人摇醒了,伴着赵穹的声音,“刘宇,刘宇,快醒醒。”刘宇身体突然一个机灵,直接坐了起来,吓得赵穹往后退了一步,没站稳坐地上了。

“兄弟不带你怎么吓人的,这么硬的地板你都能睡着,赶紧起来了额,容易受凉。”说完赵穹率先站了起来。

刘宇还处于一种失魂的状态,“睡了多久?”低低的声音从牙缝里挤了出来。

“差不多半个小时,我过去给他们指导,看时间很晚了,就叫他们解散吃饭了。回头发现你睡着了,怎么回事?”

“没事,运动过后的疲惫,正常事。”

“真没事!”赵穹将刘宇拉了起来。

“没事,拿上东西回寝室,然后去吃饭。”刘宇看着赵穹去拿包,自己从包里摸出一颗糖放进嘴里,甜味刺激精神,又摸出一颗给赵穹,赵穹接过,递给刘宇一瓶水,刘宇没有喝,拿在手里,和赵穹一起走回寝室。

十分钟的路程。刘宇掏出钥匙转动锁芯,轻巧的防盗门被推开,今天的寝室好像有些不一样,有些寒意,光线有点暗,刘宇打开灯光,发现冰冷的地板上躺着一个人,侧身躺着,只能看见脑后的短发,看不见面部,黑色的运动外套。地上也是乱糟糟的,一个水杯倒在地上,杯子里的水像血一样流淌着。

刘宇顾不上把钥匙给拔出来,直接从嘴里叫出了周是的名字,“周是,周是。”身体和嘴同时行动着,刘宇赶紧抱起地上的周是,后面的赵穹也发现了不对,头脑来不及反应,一切都是身体自我反应。和刘宇一起上前,不停叫着“周是,周是。”对周是进行摇晃,周是像是睡着了一样,沉沉的眼皮怎样也睁不开。刘宇抱着周是,发现体温还在,瞬间反应过来。

“赵穹,快,快打电话,120,快。”

赵穹慌慌忙忙地从裤子里摸出手机,没拿稳,摔了一下,赶紧捡起来对着手机就是一阵乱按。

“吱嘎”一声,打破慌乱的氛围,刘宇抬头看见厕所门被打开了,李好从门里走了出来,在身上不停擦拭着洗手留下的残夜。看见三个人在哪里,一个躺在怀里,一个抱着,一个蹲在旁边,却有两双眼睛看着自己,一脸疑问?发生什么事了?

刘宇觉得事情不对,这个时候最需要就是冷静,好像一切就是那么一回事,凶杀?剧情好像就是这么发展的。刘宇将周是移给赵穹,自己站起来走向李好,决定要问清楚发生了什么,更重要的事防止凶手跑了。

话正要出来的时候,背后一声大叫“啊!”刘宇急忙回过头来,看见周是的手正抓着赵穹打电话的手,“没事,没事,别打电话,我就是逗你们玩的,给医院添麻烦就不好了。”周是躺在赵穹怀里一脸无辜样。

赵穹大叫一声,听见周是的话,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将周是扔在地上,再给两拳,“你这玩笑开得太大了吧,才回来就给我们惊吓。”赵穹说完捡起球拍包跨过周是走向座位。

刘宇看见事情大反转,觉得先前的想法有些可笑了,气氛有点尴尬。赶紧打圆场,“周是,下次再这样直接打半死,做戏也得做圆满,怎么突然回来了,篮球比赛结束了?”

周是发现自己确实做得过头了“结束了,这不想你们了吗,就回来。没想到一回来就给你们惊喜,抱歉!”

赵穹将球拍放进柜子里,转头对周是说:“你真想我们就不会有这么多幺蛾子了。”

周是说不话来,只得坐在地上,摇头看刘宇,又摇头看赵穹,李好从刘宇身边低头走过,躲过了周是的乞求的眼神。

“周是,这次去比赛,成绩如何?”刘宇只好帮着周是。

“第一名,你看,还有证书。”周是站起来去拿桌上的证书。

“不庆祝一下,我们还没吃饭,请我们吃饭。”刘宇暗示给周是一个补过的机会。

“好的,今天每人一份红烧肉。我请。”周是明白了刘宇的意思。

“好,就每人一份红烧肉。”刘宇勾住赵穹的肩膀。“周是已经破费了,看来是真心求我们原谅了。不计较了。”

赵穹点点头,“行,加份回锅肉。”说完赵穹就笑了。

“可以。”刘宇帮周是答应了。

周是觉得好像是自己被坑了,“什么感觉自己被你们套路了。”

“没有啊,不是有人说要请吃饭吗?”刘宇装傻,看见李好站在自己位置上准备拿碗,“李好,和我们一起去吃吧,今天周是请客,大家一起。”

李好停下拿碗的动作,“不用了,我自己去吧。”声音低如蚊语。

“没事,不用觉得不好意思,给周是一个补过的机会。”刘宇看了一下李好,又看了一下周是,周是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

李好推脱着,“真的不用,我没有怪周是。”

刘宇见李好这样,知道自己一个人说服不了,用身体撞了赵穹,赵穹赶紧接话,“李好,大家一起吃饭热闹些,气氛也活跃些。”

李好抬头看着赵穹,嘴巴蠕动着,话已经到嘴里了。

“走吧,难得聚一次。”赵穹又补充着。

李好不好再说什么,就点头,表示同意了。

“那你们等我和刘宇一下,我们换一下衣服,满身汗味。”

“不打算洗漱一下?”刘宇看着赵穹问。

“不用了,吃了回来洗。”赵穹看见李好正在准备碗筷,“李好,今天不用带碗,我们用食堂碗筷就好了。”

“嗯”李好点着头。将碗筷轻轻放在桌上。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