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趔趄江湖 >

趔趄江湖 六

作者:知了与蝉 分类:武侠修真 更新时间:2020-11-15 02:40:33 来源:纵横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我摇了摇头将思绪拉回来、看看外面天色,估计快开饭了,大少爷现在应该也在“员工食堂”守株待兔的等着我。谁说他傻了了,才半个月,他都能摸清楚我这个时间一定回去食堂的规律了,他得有多“聪明”啊。

我到了食堂,的门口,心中默念着:一、二、三。

刚念到三,大少爷非常配合的从树后跳出来,嘴里还说道:“我抓住你了。”

我睡眼惺忪的打了个哈欠:“吃饭去吧,吃完饭继续。”

“嗯!”大少爷跳着脚往自己住的地方走。

看着大少爷的背影我不禁想到,在什么时代都一样啊,长得再英俊再有天分也不如有个有钱有势的好爹,有个好爹连傻子都能顿顿吃小灶。

应付完大少爷这个傻子,我还得应付另一帮“聪明人”。这帮人以前吃完饭都各忙各的去了,自从我“疯了”之后,他们都要等我来了之后才走,因为他们从来都没有见到过像我这么一个新奇的疯子。

如今我吃饭的情形大体是这样的:

本来乱糟糟的“员工食堂”在我进入之前变得针落可闻,每天会有几个人在门口等着我,等我进门跟班甲会问:“剑二先生今天想吃什么?”

我通常这么回答的:“蒸一只熊掌,要北极熊的右手;然后弄两碗鱼翅,要鲸鲨的;最后再给我来一碗血燕窝,一定要是南海的。”

我说完这些要求之后,跟班乙马上就会端出今天做的大锅饭让我品尝。

我一般这么做。

吃一口饭:“熊掌不是右手,差评。”

吃一口菜:“鱼翅不是鲸鲨,差评。”

喝一口汤:“这是什么,我要吃的是燕窝,不是你家墙上的土,把厨子给我砍了,然后换一头猪来做菜。”

跟班丙把我刚尝过的饭菜用碗扣起来,从屋里绕一圈再端到我面前:“给您从新做了一份,您再尝尝?”

我揭开碗:“北极熊的右手;鲸鲨的鱼翅;南海的血燕窝。这才对嘛,让这头猪不要太嚣张,好好做饭,年底给他奖励两袋饲料。”

跟班丁:“听说您老家点灯不用油,都是雷公电母给照的亮,您能让他们给我们这儿照几个时辰吗?让我们也开开眼。”

这时候我通常会嚣张的撇他一眼,一边扒拉着饭一边用手放在耳边装作打电话的模样:“喂!电母吗?雷公啊!好久没联系了,最近好吗,我好的很,你跟电母说一声晚上给藏剑山庄这放几道闪电,要三长两短啊,谢谢啊,改天请你喝酒。”

跟班戊:“我们这菜园子都干了,你再帮忙下场雨呗。”

我:“喂!龙王吗?是我,我不跟你要金箍棒,你给藏剑山庄下场雨……”我装作把电话放下,问跟班戊:“下多深啊?”

跟班戊:“两丈。”

我拿起电话:“两丈……对对对,都要带雹子的,不带雹子不要……好好好!改天请你吃饭。”

……

对于现在的我来说,“疯子”这个身份是一个很好的保护,做什么都不会有人怀疑,尤其是跟大少爷在一块,更加的肆无忌惮。如今,藏剑山庄的人在私底下都称呼我们为“藏剑双煞(傻)”。

与大少爷一起玩游戏,无非就是扮演猫和老鼠,无赏无罚而且太过单调。我当然不能让这种单调的生活继续下去,所以我在游戏中增加了“非常公平”的赏罚制度。

我们之间的赏罚是这么交换的:

大少爷在一定时间内找到我,我必须捏出一个新颖的小泥人给他作为惩罚;如果没有找到我,他只需要付出一颗龙眼大小的珍珠给我即可。

反之,我在一定时间内找到他,那么他只需要给我两颗龙眼大小的珍珠即可。如果没有珍珠的话,黄金、翡翠之类的首饰都可以作为替代品,我不挑食,不像他,只认小泥人。

在前十天当中,我一共帮大少爷捏了一百四十四个泥人,珍珠、翡翠、黄金,我一个也没有见着。我甚至一度怀疑我才是藏剑山庄的大少爷,而他,则是穿越过来的主角。

按照这位大少爷的要求,我所塑造的小泥人必须要新颖,所以钢铁侠、蜘蛛侠、忍者神龟、葫芦娃都成了大少爷的藏品。

到后来我实在是想无可想的时候,我不得不把忍者四神龟变为“少林十八神龟”;葫芦七兄弟变为“天罡三十六兄弟”……

待我摸清了大少爷的游戏规律之后,我得到了珍珠项链六串,各类首饰三十四件。这还是我没敢发力的结果。

我和大少爷成天在藏剑山庄乱窜,理所当然的会有些意外收获。比如:我在剑老爷子的大弟子曹惊风房中发现了一大摞情书,据说这位曹师兄一身正气,从不近女色,可谁想他竟然在外藏了一个姘头,而且长达十几年之久;

还有,剑老爷子的小弟子是一名女性,名叫水灵。然而水灵长的实在是不怎么水灵,她身高一百五,体重差不多有二百五,这样的一个女人根本久不用再去考虑长相。

可就这样的一个女人居然跟自己的师侄发出了“山无棱,天地合……”的誓言。看着他们一脸真诚的月下起誓,我又开始相信爱情了。

有一天,你发现生活欺骗了你,请不要灰心,因为,只要你不死,生活还会将你继续欺骗下去……

那师侄不但跟水灵月下起誓,还同样跟我的表少爷上官明月下倾心……

唉!不说这些难以启齿的事儿了。

我之所以会跟大少爷那弄些珠宝首饰主要是为了逃跑做准备。如果没有钱,逃出去之后总不能真的加入丐帮吧,所以我需要钱,如果把这些东西换成钱,肯定比我直接拿的钱要多得多。关键是这些东西体积小藏在衣服里谁也看不出来,大大地降低了逃跑的危险系数,现在我唯一要解决的就是怎么从藏剑山庄逃出去。

藏剑山三面临崖,山庄建在山顶,整个一座藏剑山都是剑家的私人领地,山庄里面住着的基本上都是剑家的奴仆家丁或者剑老爷子的徒子徒孙。上山下山只有一条道,二十四小时有人看守,要想出山必须提前通报,得到相关人士的批准才行。像我这种特立独行的“疯子”该找什么人批准呢?大少爷?呵……我觉得还是自己想办法比较靠谱。

他们不是都认为我疯了吗,所以我打算用“疯子”的这个身份直接浑水摸鱼的混过去。当然了,混不过去也没什么,毕竟在他们眼里我是真的“疯了,”对于疯子的行为,还有什么逻辑可言吗?

第二天,我吃过早饭,照例跟大少爷玩起了猫鼠游戏,只是这次没有再回大少爷房间中睡觉,而是一路往山下蹽。快到山底,远远看到几个人像根钉子似的杵在路两旁一动不动,我平复下心情,装作没有看见他们,埋头往前走。

我低头看着他们的脚,第一个、第二个没有叫我;第三个,第四个也没拦我;第五个、第六个还是没挡我;成功通过……我还没来得及高兴,突然有人扯住了我背后的衣服,然后冷冷道:“昨晚月明星稀。”

还是被拦下来了。

这是暗号吗?

没听说下山还需要暗号啊?

我该怎么回答?

对于从小就受到无数谍战片熏陶的我来说,当然知道暗号这东西一旦答错,除非是主角,不然这人最多活两集。

“快说。”被后人冷冷的催促道。

去你妹的,蒙一个吧,说了总比什么都不说要强,反正我是“疯子”,想来应该没人会跟疯子计较这些。

我背对着他,用同样冷的声音回答道:“今天风和日丽。”

“呛啷!”一柄剑架在了我的脖子上。

暗号不对?我可是一个“疯子”,他们该不会要杀一个胡言乱语的疯子吧?这也太不道德了。

后面的声音越发的寒冷了,只听他一字一句的道:“我是问你昨晚为什么没有打雷下雨?”

我他妈的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天气预报。不过这声音和问题略显熟悉啊。

我颤抖着转过头一瞧。嚯!跟班甲乙丙都在啊!我顿时明白他们是什么意思了。既然都是熟人就好办了,老子长这么大就没怕过熟人。看见是他们我顿时胆气粗壮,身体抖的更加厉害,白眼直翻,同时嘴里呜呜啦啦的自己都不知道在念叨什么。我念叨的声音越来越大,身体更像打摆子似的不停晃动。

他们六个人,十二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其中拿剑架住我脖子的家伙还一动不动的在那举着剑,根本没在意我已经借着“打摆子”的功夫退到了两米之外。

我不漏痕迹的表演成功的吸引住了他们的注意力,在他们沉入戏中无法自拔之时我突然大吼一声:“呔!”

我这一声可谓是提神醒脑,震的他们六人各自打了一个激灵,其中举着剑的那家伙吓得把剑都扔地下了。

我一声大吼之后做了个唱戏的把式,继续道:“尔等无知小民,借非凡之力,扰乱天机,致各路上仙不得安宁。今紫薇大帝降下神罚,遣使者太白金星降临人间,拿各位回天庭受审,尔等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接着,我我两手胡乱在面前掐了个印,嘴里大声念着:“呀……降临……降临……”我每念一次降临便跺一次脚,借机往后退几步。

他们几个把我这次逃跑当猴戏看的家伙再也绷不住了,一个个笑的前仰后跌,有的更是坐在地上不停拍打草地。

我就这么一边跺脚一边看着他们笑一边往后退,见他们丝毫没有要来抓我的意思。我试探性的转身往山下走。

“喂!小煞星……”我身后有人喊。

我知道这是在叫我。到底还是不让我走。

我停下,转过身。

他们接着继续道:“……哈哈……别走……哈哈……别走太远,中午我们给你准备了三尺长的大龙虾,一定回来吃啊……哈哈……”

“妈蛋,智障。吓死老子了。”

……

终于成功的逃出来了,我长吁一口气,跳着脚,嘴里哼着小调,双手不自觉的摸了一下腰间的宝贝,今后的生活全靠它们了。

我给自己规划了一下接下来的生活:还有不到半年的时间我就得回去,所以建立后宫这么庞大的工程就不要去想了。我将“赢”来的首饰之类的物品换成银钱,买一处像样点的房子,重要的是可以多买几个丫鬟,在养上几条狗,没事的时候遛遛狗,喝喝花酒,累了就让丫鬟们给我捶捶腿、捏捏肩、暖暖床,过上几天老爷生活。时间一到,我就在回到藏剑山庄附近,等着球体把我带走,结束这次不算完美的穿越之旅。不知不觉间我沉浸在自己畅想的生活中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劈柴,喂马,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萝莉和御姐

我有一所大房子,丫鬟叫我起床,妻妾给我暖床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异性聊天

告诉她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哆嗦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注:原诗出自诗人海子的《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

“哪里走……!”“叮当……”

什么情况?我借着一颗大树挡住身体,探头往树林里看去。看见四名白衣女子围着一个粗布麻衣头发斑白的男子,五人皆是兵刃出鞘蓄势待发。

那男子道:“师太,我已淡出江湖多年,你为何还要苦苦相逼。”

四名女子当中年纪略大的女子开口道:“魔教余孽,人人得而诛之。看剑!”

“好熟悉的对白。不过,有戏看!”这些天我一直演戏给别人看,今天终于轮到自己当一回观众了,想想心里还有些小激动。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