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天道浮沉 > 第二章 红尘有意

天道浮沉 第二章 红尘有意

作者:寒光映月 分类:武侠修真 更新时间:2020-11-15 16:40:59 来源:纵横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下界人间下了起流星雨,星火满天,伴随着电闪雷鸣,狂风暴雨。万千生灵在天威下匍匐躲藏,瑟瑟发抖。许久许久才归于平静。

八百年后,渔阳小镇,小镇虽然小,往来游客和经商却也络绎不绝。渔阳街的有一家张氏书店,落榜的张秀才在这安了家,毕竟也是读书人,靠着来往的人流,卖卖书,写写字。张秀才一家现今倒也过得滋润。秀才为人乐善好施,提起他来,乡里邻居无不举手称赞,倒也尊称一声先生。只是三十几岁了,张秀才膝下无只儿片女,邻里们谈起这个话题都是一阵叹息。

张秀才是很喜欢小孩子的,只是夫人李氏一直没有生养,怕提及这些怕惹妻子难受,便一直哄着自己的妻子,只要两夫妻白首偕老,有没有子女又有何妨呢?张秀才对妻子是极好的,只是这个时代稍微有才有德都是几房妻妾,况且无后事大。

书店内,张秀才忙着整理书籍,一旁的夫人李氏确忧容满面,痴痴的发呆。

“绣娘,在想啥呢?”张秀才突然转身拍了拍李氏的肩膀。

“相公,要不你还是把王姑娘娶进门吧?”李绣娘说着竟忍不住哭了出来。

“说什么呢?何出此言?”张秀才愣住了,赶忙帮夫人擦干了泪水。

“相公,你还想瞒我,我都知道了,昨天我听见刘婶说的,十几年了我没为张家生下一儿一女,是我对不住你们张家。等王姑娘进门了,我就好生伺候你们”说着委屈的泪水就流淌下来。

“没有的事,什么伺候我们,我说过了没有孩子就没有孩子,就我们两个也可以开开心心的”张秀才抓住夫人的双手解释道。

“可是叔公已经带着族人和媒人今天就要来上门说合了。”

话音说罢,门口已经响起了叫喊声。

“汉生,叔公来了!”苍老的声音响起。门外来是张氏族人。

“原来是叔公来了,怎么不提前知会一声呢?该是小侄去拜访您的,怎么能让您大亲临呢?绣娘赶紧上茶来。”张秀才忙笑着赶身迎上。

“汉生,别客气了,叔公这次是上门给你说亲来了,这不,隔壁的王媒婆子都带来了,只要你同意,叔公今日就以族长的身份给你定下这门亲事。”张叔公坐下道。

一旁倒水的李绣娘听闻不由的手中一抖,水壶险些掉落地上。一时不知所措。

“是啊,张先生您就答应了吧,王家小姐才貌都不错,到时候在您生一个大胖小子岂不美哉”王婶掺和道。

“叔公,这,小侄前些日子已经给您说过了,我与夫人恩爱有加,实在无心在娶啊,忘叔公能够谅解!张秀才拱手道。

敲了敲手中的拐杖,“汉生啊,张哥去的早,只留下了你这一脉单传,十几年了,你看李氏还是没有,我作为族长不能眼睁睁的看到你们这一脉就这么断了。”张叔公喝道。

“叔公,纵使如此我也不能让夫人受委屈啊”张秀才慌忙解释道。

“糊涂啊,汉生啊,你看下你这些兄弟们那个不是娶了一妻两妾,甚至一妻多妾的,如今都是数儿数女的,为什么只有你这般迂腐呢?难道你真的想张哥家绝后吗?”张叔公痛心骂道。

“这,叔公,侄儿不肖,侄儿不能答应。”说罢,张秀才俯身跪下。

“张汉生,你这是晕了头了,不肖有三,无后为大。你当真为了这个妇人要背上这不孝的罪名吗?”张叔公怒的站起来用力翘着拐杖骂道。

张秀才不语,低着头跪在地上不停的颤抖,他知道背上不孝的罪名意味着什么,会被取缔功名,会被驱出族谱,会被他人不齿......。可他不愿意让妻子受委屈。

“不要再逼我相公了,都是我的错。”李氏终于忍不住的颤抖的道。欲要扶起相公。

“绣娘,不干你的事,你先回避吧”张秀才道。

“相公,我......那我和你一起跪着。”李绣娘痛道。

“李氏我也知你对汉生的好,可是你十几年都没能为老张家生个孩子,你要真为这老张家着想,就该让老张家后继有人吧,此事皆因你起,你看着办吧!”张叔公正色劝道。

“我......”李绣娘一阵凝噎,竟不不知如何接话。

“相公你就听叔公的话,好好的迎娶王姑娘进门,我走了......”嘴说让相公纳妾,心中却是万般不愿意,无可奈何悲从心中来,视乎只有自己离开相公才能一了百了。站起身竟涕泪满面的跑了出去。

“绣娘你干什么去?不要走”张秀才惊悚的站起来,却没能拉住离去的妻子。

恍然间推开众人慌忙追了出去。

“张老爷,您看?”王婶一脸尴尬的道。

“还愣着干嘛,赶紧去追啊,这叫什么事,别让汉生他们出事了”张叔公瞪了瞪呆在现场的族人急喝道。众人连忙寻去,好不热闹。

夜雨朦胧,李绣娘伤心欲绝,一阵疾跑。从跑出张氏书店后竟知往何处去,自己已经没有家了。跑着跑着到了镇外的山林之中,雾色弥漫,未见丝丝亮光。不知走了有多久,李绣娘迷失了方向。狂风伴着夜雨,山林里传来虎豹狼吟。毕竟是个女人,伤心欲绝的李绣娘开始有点害怕起来,想着族人对相公的威逼,相公为了自己的为难。心间一横,自己死了到也好,省的拖累相公受委屈。死都不怕,怕什么财狼虎豹。心里这般想着,李绣娘失魂落魄的往前走去。

“绣娘你在那里?”远方传来相公的喊叫声。

李绣娘一阵凝噎,是相公的叫喊声,是错觉还是真实。身心俱疲的李绣娘恍然若梦走着走着,突然一脚踩空,消失在迷雾中。

许久许久,李氏才回过神来,自己已经挂在了悬崖峭壁的树梢上。左臂已是断裂,鲜血直流。忍着剧痛右手抓紧了树枝。这一刻她有些幌然,昏昏欲睡中仿佛听见了相公的叫喊声,是那么的真实。

“绣娘你在哪,你快出来啊!”张秀才一路心急一路叫喊。镇外的山林显得与往日有些不同,平日里的渔阳镇外树林是极少有雾的。心急如焚的张秀才也管不得这许多,当今之急赶快找到夫人,柔弱的她不知道有多么伤心多么害怕。前面是悬崖了,

“咦,这里什么时候成悬崖了?”张秀才沉思道。

“绣娘你在哪,你快出来啊!”

渐入昏睡的李绣娘听到了叫喊声,有了一丝清醒,鲜血顺着左臂一滴一滴的往下流,李氏感觉自己撑不住了,要死了吗?想到相公李氏心中又充满了不舍。往事历历在目。她真的很想为丈夫再做一道菜,想让丈夫为她再束一次发。真的很想很想,泪水不觉流了出来。哪怕死也想死在相公的怀里。

“绣娘你在哪,你快出来啊!”

“相公终于来了,他果然来找我了。”李绣娘听得很真切。抽出全身的力气,终于发出一丝细微的声音。

“我.......在.........这”

“绣娘”张秀才一阵激灵连忙望着悬崖边探去,确发现妻子挂在树梢上摇摇欲坠。

“绣娘,小心点,等我下去救你。”张秀才急的上蹿下跳。

“不要过来......,危险,相公你能来找我,我已经很开心了......”脸色苍白的李绣娘露出了一丝笑意。

“说什么傻话,我们说的白头到老的”

“你回去和王家姑娘成婚吧,忘了我吧”李氏泪雨连连。

“什么胡话,你坚持住,我来救你!”幸好崖边荆棘很多,慌忙中张秀才也顾不得许多,双手攥紧荆棘就往下爬,刺痛入心扉,鲜血直流,颤抖中张秀才也不肯松手,消瘦的身躯蹒踌的往下爬,李氏望着望着痴了,心也碎了。

“夫人,你撑得住吗”张秀才爬下一手拉住了妻子。

“相公,你怎么那么傻?”右手拉这相公的臂膀顿感无尽心疼,李绣娘痴痴道。

“你才傻”张秀才喃喃道。

“那一年我科举落榜,病卧破庙中,要是没有遇到你,相公我早就病死了,归来家道中落,父亲病逝用的是你的嫁妆安葬的,我还记得你还当下了你喜欢的珠钗,婚后是你天天陪着我风餐露宿,四处摆摊。一摆就是一天,饭也没有顿饱饭,蔡也没有到好菜。一个一个铜板一个铜板的去挣,你舍不得的给自己买一件衣裳,买一盒胭脂。确用省吃俭用的钱买下了张氏书店。从千金小姐到嫁给我这个家徒四壁的落魄子,你受了多少委屈?受了多少白眼?你看这手还是以前白洁如玉的手吗?”说话间张秀才也是泪湿眼眶。

“相公......这些你还记得!李绣娘不禁痴痴语。

“绣娘,不仅记得,你为我做的每一桩每一件为夫都永远不会忘,此生若负你,为夫才真的是愧为人子,又有何面目苟活于天地间”

“相公........”李绣娘惨白的脸上满是温情,紧紧地抱住了相公。泪水确已流过脸颊,这一刻它是甜的。

风夹暴雨,越下越大。血伴雨水越流越多,顷刻间染红了衣裳,张秀才艰难的背起夫人拼命的想要往上攀爬,奈何文弱书生使劲了全身气力也上不来。血肉摩擦这荆棘发出异响,血顺着藤蔓溅在两人的脸上,它是那般的热烫。李氏是这般的心疼。

“相公,放下我吧,我不怪你......这藤蔓怕受不起我们两个人的重量”李氏嫣然惨道,这一刻她满足了,有爱人在旁,死生何妨!希望你能好好活着。

“你在想什么,我不可能的,要么我死你生,要么生死相随!”张生奋力发狂的吼着,仿佛把雨水荡开了波澜。竟生生的似有了巨力般往上攀爬,一步一步渐到悬崖边。

终于爬上来了,背着妻子倒在悬崖边,张秀才掌心的血肉已翻起,好像失去了双手般感觉不到一丝疼痛,,细雨中呼呼团团热气。活着真好。

“呜!呜!”还没来得片刻放松,狼的叫声响起。悬崖边出现了两双赤红的双眼,尖锐的牙尖滴下了一道道口涎。

张秀才大惊失色,慌忙爬起来捡起崖边的树枝挥舞开来。

“滚开”张秀才惊吼道。

狼刺目袭来,竟被张秀才击飞,锐爪撤下张秀才臂膀上的一块血肉。张秀才一阵剧痛,险些晕倒,望了望已在一旁昏迷的妻子,另一只恶狼朝她扑去,张秀才顾不得自己抱住狼腿用力甩出,恶狼被抛出几仗开外。这一瞬间,张秀才左腿上被另一头恶狼生生咬去了一块血肉,剧痛传来,张秀才痛吼一声舞出树枝,树枝打在狼背上,恶狼吃痛的跳开,张秀才也趁机挡在了李绣娘身前。

强撑着身躯与狼战斗,可怜一介文弱书生,不销片刻,恶狼的爪尖,牙缝已满是张秀才的血肉,张秀才仿佛已经是一个血人了,血随着雨水留到悬崖边,流向悬崖下,电闪雷鸣。过度的失血,张秀才在也坚持不住了,手上腿上已是白骨铮铮。

“绣娘,天要我们亡,今天我们就葬身这崖底吧,也好过被恶狼吃掉,尸骨无存。,这辈子我们矢志不渝,死生契阔,下辈子还让我遇到你。”抱起昏迷的妻子,张秀才痴痴道。

纵身跃下悬崖。雾雨朦胧。秋意很凉!

波纹荡漾,突然雾雨皆散。

“大叔,他为什么不跑呢?为什么要和她一起死呢”虚空中出现一团无色火焰。

“那是红尘意!亦是人间情”一丝疲累的声音,仿若消散。

“红尘有意,人间有情,真好,我想了想.......决定留在这里........”火焰中孩童呓语。

“好......的......,我也终于任务完成.......可以离去了.....帮我守护好这片世界.......”疲累的声音终于在天地间消逝。

阵法散开,张秀才和李绣娘竟完好无损的躺在山林上,哪有什么悬崖峭壁,哪有什么万丈深渊,更没有什么财狼虎豹。寂静如虚无。那团无色焰火竟径直飞来顺间撞向李绣娘的腹中消失不见,仿若从未出现。

天渐亮,两人皆醒,相顾无言泪千行。只有紧紧地想抱。

至那以后,李秀娘竟然怀孕了。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