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关山 > 第一章 十几年前的记忆

关山 第一章 十几年前的记忆

作者:北山凤凰 分类: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20-11-15 16:41:02 来源:纵横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是这吗?”夜色里一个老头儿指了指眼前的新坟,忍不住浑身战栗。

“是这儿,黄花大闺女,前天刚埋的。”旁边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回答,他扔掉手里的烟,将铁锹递过去,自己也挖了起来。

老人看着他熟练的动作,犹豫:“咋S的?”

月光下,那男人抬头看了他一眼,有些不耐烦:“你问这么多干什么,就这点钱,还指望找个干净的?”

要记述看山人的事情很难,一来历史悠久,而来关系复杂,我无从下手,便决定摒弃几千年的历史,从我自身讲起。

长春今天开始入冬后的第一次强降雪,夤夜深沉。路灯下的鹅毛大雪随着风势经久不落。今天许多人都会有个好梦。

我关掉屋内所有的灯,点上了一根已经燃烧近半的香,从背包里抽出来一张黄色的符纸攥住。我随后按下老式录音机里面的播放键,随着熟悉的腔调闭上了眼睛。

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座新坟和两个男人。随着铁锹和泥土的碰撞,棺材被撬开了,尸体的脸我只见过两次,记忆却格外深刻。尸体被搬上来用布裹上,随着他们的动作,我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撑不住就出来。”录音机里的声音准时响起。

这个场景一闪而过,眼前换了另一幅模样,是一个妇人的所见。她在一个祠堂里朝外望着,两具棺材已经被抬出了门。棺材上挂的不是白布,而是红花。

我记得这是一场阴婚。

“叔婶儿出门了!”黄土陶盆落地粉碎。

而我也记起来这是谁的所见。

我无法看到这段记忆主人的面目,但是却能感同身受,悲怆中带着无奈,也透着绝望。我忍受不了这种绞刑的情感,直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悬空翻腾。

“呼!”我猛然惊醒,手中的符纸已经被下意识撕成了两半。我坐在床上,枕头上都是汗水。

我掐灭燃香,看着它所剩不多的样子,心知留给自己的时间也不多了。

这段香叫寄回香,里面杂糅了整个村子的记忆,而这个村子的人早已在十几年前化作泥土滋养了杂草。随后的日子里我都在试图通过每个人的记忆来拼凑整条故事链,结果时至今日,我的进展微乎其微。

对于这段十几年前的历史,我的自身记忆好像出现了偏差,只记得几个零星的片段,并且这些片段都在其他人的记忆中得到验证。

我探知真相的结局不知何时到来,所以只能大致拼凑出这段往事。

刚入腊月,西昌屯的老陆家就S了个年轻后生,时年二十二岁,打渔掉进河里,第二天捞上来的时候已经冻成冰疙瘩。

这个后生没结婚,因为家里揭不开锅,连上门说媒的都没有,家里长辈托人说媒,没一个人应承。

家里长辈念着孩子不能孤零零地走,于是决定买一个。

买一个什么呢,买一个刚S的黄花大闺女,配阴婚。这才有了我无数次看到的开头的一幕。

正式因为这具买回来的尸体,整个村子只剩下一个叫做陆年的孩子。

老陆家人丁兴旺,陆年的太爷爷一共生了两个儿子,S的年轻后生是老-二的儿子,背尸体回来的是老大,也就是陆年的爷爷。

按照习俗,正午是阳婚,阴婚要在下午。

出殡那天兼顾拜堂,奏的丧乐。事情不光彩,没请几个亲戚。

北方有个习俗,出殡要摔盆子,保佑往者在下面有口饱饭吃。一般这种事都是子孙负责,陆年的堂叔没子嗣,第一顺位就是陆年。

爷爷在旁边教他,陆年一句句喊着:“叔婶儿出门了!”黄土陶盆落地粉碎。

祠堂里安慰妯娌的奶奶看着这一幕,老泪纵横,没给陆家传宗接代的侄子去见了祖宗,看着陆年一天天长大,却又不想他一辈子待在山里过起早贪黑的日子。陆年似乎逃不过这种命运。

堂叔堂婶皆入了土,已经灰蒙蒙入夜,又下起了雪。回来的路上,陆年边跑边跳,时不时躲到大人的身前。他的欢脱与其他人的苦悲格格不入,他还小,不懂情感。

爷爷训斥他几句,陆年不敢再放肆,一路上总是不停转头看后面。

瑞雪兆丰年,想来明年又是好收成。奶奶想着等开春就商量送陆年去镇里上学,年龄已经到了。这件事要跟老太爷商量,陆年这一代就他一个男丁,别误了前程。对屋老太爷灯还亮着,一直再抽烟嘴,这件事得缓几天。

到夜里入睡,陆年一直朝窗户外面看。奶奶不解,只当是外面风雪大,沂蒙山里几十年没下过这般大雪。

奶奶拿出一床被子加上,转身关了灯。

黑夜里,陆年睁着眼睛,满脑袋都是那个人影。

“奶奶,回来的时候有个人跟我捉迷藏,他去了二叔家,你说会不会来我们家啊。”

奶奶扑腾坐了起来,伸手拉开了灯。那一夜,灯一直明到天亮。陆年昏昏欲睡之中还听奶奶念叨着,什么长辈不要来为难后生,每年也没忘了烧纸之类的。

S人归去,活人还有自己的日子。

小年那天,陆年的二爷爷找上门,跟老太爷商量迁坟的事,说儿子一直托梦,不要跟那个凶婆娘埋在一起。却没想被九十多岁的太爷爷骂了回去,说是活人还有吵架的时候,多相处相处就好了。

夫妻俩拗不过,也不敢反对。只当是自己思儿心切,担心孩子在下面受苦了。

陆年的奶奶是个心思细腻的人,担心妯娌憋出个病来,第二天过去安抚,没想到推门一看,老两口齐齐挂了房梁。

只“哎呀”一声,当场吓晕过去,醒来就念叨着自己看到一个人女人坐在房梁上笑。

这一下子,老陆家心里都拧成了疙瘩。连带整个村里都炸了锅,纷纷传言老陆家犯了太岁,惹来厉鬼索命。到最后村里人看到姓陆的都跟看到瘟神一样,连正眼都不瞧。

传言未必不可信,陆年的爷爷挨不住流言蜚语,去镇上请了个老道。老道吃了顿席面,拍着胸口说包在他身上,结果摆上香烛台案跳了没几下,就一口鲜血在墙上作了一副写意画,当场去见了老祖。

老道一S,陆年的爷爷坐不住了,思来想去,总觉得卖主那一句“还指望找个干净的”不对劲。心说难不成自己真背回来一个鬼娃子?想到这里,他心中就起毛,连忙备了香烛草纸要去上坟。老伴儿看在眼里,也直抹泪,念叨着老陆家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孽。

一直到晚上,上坟的还没有回来,陆年的奶奶出去寻。

老太爷风湿病,就让陆年去村口看看人回来了没有。

陆年出村口,在桥上站了很长时间,不见归人。回头想要回去,却发现整个村子里面的灯都熄灭了,遥看村东头的自己家,此刻也灭了灯。整个村子此刻都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往常家家户户炊烟冉冉的时刻,现在却出奇的安静,连声狗叫都没有。

陆年隐约察觉出不对,却无法理解自己这种感觉是如何出现的。他看着黑洞洞的来路,没有勇气走回去。也正当他害怕的时候,借着月光正好看到一个女人正坐在村口的井沿上梳头。

女人似乎也看到了他,没有抬头,反而说道:“你看今晚的月亮圆不圆?”

陆年抬头,发现月亮很圆,不过看着却似乎比平时大了好几分。陆年不解,也没心思关心这个。总算是看到了人,他心中也安稳了许多。

“婶婶,你送我回家吧,我是村西边陆大爷家的孙子。”村里不认识的女人都叫婶婶,这是奶奶教的,会叫人的孩子不吃亏。

那女人动作一滞,有些疑惑:“你怎么知道我是你婶婶?”

说话的声音像是手指刮过锈铁皮。陆年心里突然一个疙瘩,女人说着转过头来。月光下,陆年认识这张脸!

“鬼啊!”陆年一声大叫,伴随着嘶吼声眼泪已经落了下来。他连滚带爬往回跑,仿佛所有的勇气都用在了哭上。

却没料想跑出去没几步,女人已经出现在自己面前。陆年慌不择路,脚下被石头一磕,噗通摔倒在地上,正好趴在井沿上。这不往井里看还好,没想到这一看,井下面挤满了人,全是村里的熟面孔,都抬头痴痴看着上面!

跟下面的人一对眼,陆年吓破了胆,还没来得及爬起来,耳盘却突然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别动!”

但是跟声音一起来的,还有那个女人的手,直朝着陆年的后心抓过来。陆年下意识躲避,说时迟那时快,一道亮光窜了出来,生生斩断了那个女人的手臂。陆年看得仔细,那是一把剑,剑柄上系着一根红绸,随风飘扬。

陆年当场晕了过去,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祖坟里多了七八十座新坟,不管姓不姓陆,统统埋了进去。

“喂,小娃娃,你没家了,要不要当我徒弟,我养你啊。”

救陆年的人跟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当初陆年点了头,现在非常后悔。想着去要饭都比做看山人强。

而我就是陆年。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