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不让之罪 > 第二章 车行行回来了

不让之罪 第二章 车行行回来了

作者:尘功常 分类: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20-11-15 16:41:08 来源:纵横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家中,陈上龙已经准备好晚饭。

父子俩默默的吃着饭,这几乎是一种常态,陈上龙不知道说什么,陈让也没有什么要对自己这个父亲叙说。

毕竟他想知道的陈上龙都不会告诉他。

晚饭结束,陈上龙给陈让一个信封,陈让了然,这是明天检测的钱。

陈让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在椅子上默默发呆。

手中把玩着一个玉佩,据说是母亲留下的唯一东西。

陈让不知真假,但是也一带就是十八年。

玉佩说不清是什么材质,圆盘形状,但是上面空无一物,没有雕刻任何东西。

把玩了一阵,陈让重新将玉佩挂到脖子上。

抛开脑子中的胡思乱想,陈让加紧完成还没有做完的作业,然后上床睡觉。

一夜无话,第二日天刚亮,陈让出家门前去上学。

入秋的季节,天气转凉,陈让走出小区,一转弯进入一条街道。

这里有一家豆浆是陈让的最爱,喝上一杯全身都暖暖和和。

豆浆铺老板是一个大娘,陈让是常客,老板已经熟识

“又来了,还是豆浆包子?”

陈让微笑着点点头,不一会豆浆包子端来。

陈让不急走,慢条斯理的吃着。

此时街上突然出现一道身影,风风火火的跑到陈让身边,一屁股坐到他对面,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陈让鄙夷的目光瞟了他一眼,没有理会他。

这个人是陈让的发小,名字叫萧时雨,两人从开裆裤就在一起玩,后来上学,好巧不巧,两个人都在一个学校,更巧的是,还每次都在一个班。

按照萧时雨父亲的话“他娘的,这两个小崽子天生就是一起鬼混的命。”

二人果然也是不负期望,这一鬼混就是十八年。

箫时雨把气喘匀,一挥手“老板,来一份跟他一样的。”老板应和了一声。

箫时雨转头神秘兮兮的对陈让说“今天要有大事发生,你知道吗?”

“嗯?”陈让一脸疑惑的看着箫时雨。

箫时雨脸上带着一份得意“一手消息,车行行回来了。”

说起车行行箫时雨脸上显露出几分心有余悸的表情。

陈让也十分惊讶“她不是去东洲战争学院进修了吗,怎么还会回来?”

箫时雨耸耸肩“谁知道呢,不过也不用太惊讶,这不有你爹打样了吗。”

边说边朝着陈让挤眉弄眼,陈让大大的翻了一个白眼,不搭理这个脑子有毛病的家伙。

陈让思索着箫时雨说的话,脑海里出现那个一头短发,干练利索的女人。

车行行是陈让曾经的班主任,虽然是个女人,但是行事作风却更像男人。

车行行对学生十分严苛,崇尚高压政策,所以学生私下里又称呼她为车老妖。

半年多以前,车行行成功晋级五品战士,成为天垣城已知的唯一五品,而后便获得了去东洲战争学院进修的机会。

按理来说五品高手在东洲战争学院也是助教的角色,能得到的资源跟在天垣城不可同日而语,很大可能再进一步成为六品。

六品就是教员,可谓前途不可限量。

可是她就这么回来了,陈让百思不得其解。

陈让心里吐槽,奶奶的,难不成天垣有宝贝?一个个都回来,老爹是这样,朱叔是这样,现在车行行也是这样。

正吐槽,就听见箫时雨抱怨“车行行回来了,那我的美好生活岂不是结束了,啊,老天爷,为何如此待我。”

陈让心中一凛,下意识看了看时间,然后拿起东西转头就跑。

箫时雨一愣,正在疑惑陈让发啥神经。

这时,陈让的声音远远传来“快迟到了,还墨迹呢。”

箫时雨脸色大变,抓起东西狂奔,边跑边骂“陈让,你大爷的,王八蛋。”

二人一路狂奔,到学校门口一看,还有几分钟才迟到,二人长出一口气,擦了擦头上的汗水。

突然陈让感觉后背发凉,一阵不好的感觉传来。

果然,刚出一口气,一道声音从身后传来。

“陈让,箫时雨。”

二人身子一僵,头皮发麻。颤巍巍的转过身,身后站着两名女子,一名中年女子,正是车行行,还有一名年轻女生。

看见这女生两人眼睛皆是一亮,漂亮,太漂亮了。

肤如凝脂,面如冠玉,瓜子小脸上雕琢着精致的五官,好像瓷娃娃一样,腰身不足一握,两条长腿如同象牙筷子一样,笔直且白皙。

整个人完美的不似人间存在,两人不由得看呆了,陈让心里不由得浮现一首诗,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车行行看着两人直勾勾的眼神,轻咳了两声,似笑非笑的看着两人。

两人如梦初醒,看着车行行玩味的表情,心中一阵恶寒。

车行行幽幽的说“我刚回来,你们两个就来接我,这么积极?”

陈让浑身一颤,脸上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老,老师,这不是想您了吗,俗话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这必须得来接您啊。”

陈让结结巴巴的说着,车行行冷哼一声,扭头看向漂亮女生“琴雪,你一会儿跟他们两个进班。”

又回头看着陈让和箫时雨“她是我们班新生,陈让,以后你就是她同桌了,箫时雨,自己搬一个犄角旮旯呆着去。”

箫时雨一惊,脱口而出“啊,为啥,为啥陈让跟她同桌?”

陈让一脸怜悯的看着箫时雨。

车行行眉头一挑“哦,要不你来决定?”

箫时雨脸都黄了,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怎么这么欠。

箫时雨连连摆手“不敢不敢,您决定。”

车行行拜拜手,示意他们回班,然后径直离开。

贾琴雪没有走,明眸注视着陈让。

陈让这才回过神,这个漂亮的不似人间之人的女子竟然要成为自己同桌,有些手足无措。

不过立马也回过神来,美人虽美,但是不及心中执念,对陈让来说,搞清楚父亲的过往和母亲的身份,才是重中之重。

陈让平复了心情,对贾琴雪说“同学,跟着我走吧。”

说着拍了拍箫时雨的肩膀,看着箫时雨一副猪哥样,陈让狠狠的剐了他一眼,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箫时雨不甘示弱,狠狠的瞪了回去。

心里忍不住腹诽,丫的真不要脸,你跟人家美女坐同桌,呵忒,好意思鄙视我。

两人眼神交战了几个回合,没有分出胜负,都冷哼了一声,表示不想跟这二傻子一般见识。

高三一班,陈让和箫时雨领着贾琴雪到达班级。

贾琴雪一进班,班级立马安静了下来,无论男女眼神中都浮现一丝迷离,甚至有的口水都流了下来。

箫时雨看着他们的表情,眼神得意的瞅着陈让。

你还好意思说我,看看他们,我那反应算好的了,谁都跟你一样,老和尚!

陈让满头黑线,心里大喊,丢人哪,真丢人。

看那几个流口水的,都快滴到地上了,陈让羞愧的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陈让轻咳俩声“咳咳,都淡定点,这位以后就是我们同学了。”

然后转头又跟贾琴雪说“同学,最后一排右边靠窗的位置就是你的,那个桌子是箫时雨的,一会他就滚蛋了,我现在去给你搬桌子。”

说着,逃也似的飞奔出去,太丢脸了,再呆一会,跳楼死的心都有了。

办公室,车行行和一个中年男子面对面坐着,如果陈让看到这个中年男子,一定会大惊失色,因为此人,正是陈上龙!

车行行悠哉的坐着,陈上龙一脸无奈的看着她“师妹,你回来干啥,你不应该回来。”

是的,车行行是陈上龙在东洲战争学院的师妹,只不过没有人知道。

至于她回东洲战争学院,也不是进修,她的目的陈上龙大概能猜测一二。

车行行笑吟吟的看着陈上龙“怎么,只许你回来,就不能我回来了?天垣是你家开的?”

陈上龙叹了一口气“你知道我什么意思,你不该回来。”

陈上龙话没说完,车行行开口打断他“师哥,你还没有放下吗,你还在犹豫吗,你可知道还有多少人等你。”

陈上龙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最后只剩默然。

车行行注释着他,希望从他眼神里看出点什么,然而她失望了。

“师哥,你变了。”

陈上龙沉默许久,声音略显嘶哑“十八年前,陈上龙就已经变了。”

说完,起身离去,走到门口,脚步顿了一下

“贾家的小丫头来了是吧,好好看着,是个好苗子。”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去。

车行行听得此话猛然抬起头,昏暗的眸子中重新绽放出精光。

看着陈上龙的背影,嘴角翘起一抹弧度,师哥,你终究还是意不平啊!

车行行神色恍惚了起来,想起了曾经那个自信且挺拔的身影,如皓日,遮挡住所有人的光芒。

她又想起了十八年前那一场席卷整个人境的浩劫,那道皓日坠落的时候,天空都昏暗了,似是为天骄哭泣。

车行行眼神徒然凌厉,等着吧,不会太久了,那些人,欠的债,该还了!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