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科幻灵异 > 浩劫入侵 > 第五章

浩劫入侵 第五章

作者:爱吃肉的芒果 分类:科幻灵异 更新时间:2020-11-15 16:41:09 来源:纵横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楼下的酒吧再一次随着夜幕的降临而喧嚣起来,但酒吧上的房间里却是安静的可怕。一上一下通过一条狭长的楼梯把楼上和楼下分割成两个世界,大姐头让人上去看了看,女招待下来示意大姐头,放在房间门口的餐盘并没有动。大姐头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拿起酒杯继续喝着自己的酒。

下午时分,林耗恍恍惚惚拿着笔记本,提着两个箱子回到房间后,短时间内知道自己在这世上可能还存在着亲人,虽然很恨他,加上自己一手建立起来的聚集地被人为毁灭。双重情绪折磨着林耗,当他进入房间关上房门那一刻,支撑他的力量从身体中抽空,背靠着房门慢慢滑落坐下。

从林耗记事以来,身边只有自己的母亲陪伴,父亲只存在模糊的记忆里。小小的林耗时常问母亲,为什么别人的父亲能天天回家,自己的父亲却只在语音中。每当这个时候,母亲就会抱着小小的林耗,摸摸他的头,告诉他,等他长到和院子里的小树一样高的时候,父亲就能天天回家了。

于是小小的林耗,每天早上和晚上都会跑到院子里和小树比高,期待自己快快长大,能早日见到传说的父亲。

这一等直到林耗十二岁那一年,不仅没有等来传说中的父亲,连无限疼爱自己的母亲,也在新旧交替动荡中不幸去世。由于林耗父亲的职务,本来每月林耗家都能获得当时'旧派'zf的支助。后来林耗父亲的失踪,‘旧派’的崩塌,导致十二岁的林耗失去了一切经济来源。随着‘新派’在政治上的胜利,占稳了脚根。收回整合关于‘旧派’人士的资源,林耗也被清理整合的送往当地的福利院。

林耗本名林浩,在送到福利院的时候,‘新派’登记人员也忙于其他工作,一看林耗家庭属于‘旧派’。也就随意的在资料中录入耗子的耗,从此林浩变成了无依无靠的林耗。

福利院的规矩:成长到十六岁后,就必须离开福利院。也就是说,福利院只会养你到十六岁,不管你自身怎么样,你都要离开福利院自生自灭。

由于林耗是属于‘旧派’整合资源送入福利院的,所以没有特别zf补助,当然也不会有人冒着被贴上‘旧派余孽’的危险标签来领养林耗。福利院中的势利眼们对林耗也就不那么上心,只要林耗不死在福利院,影响到福利院的名声就行。

就这样,从十二岁到十六岁,四年时间中,林耗在福利院不仅要让自己能吃饱,有时候还要照顾比他小的‘旧派’孩子们,逐渐的林耗在这群孩子中建立了威信,可谓是一呼百应。

十六岁后,林耗带着为数不多的几件换洗衣物,离开了福利院。

来到社会上,林耗找到之前在福利院一起成长,没被领养的‘旧派’小伙伴们。在城市外的郊区找到一处被废弃的仓库园区,大伙用自己舍不得吃穿挣来的钱不断修葺这个园区。

当园区被修葺完整后,大家一致推选林耗作为园区的老大,从此这里就逐渐变成了‘旧派’的聚集地,不断有离开福利院,流落在外的‘旧派’孩子以及经历过新旧交替还活着的‘旧派’老年人都来到了这个属于他们‘旧派’最后的家。在这个大家中每个人都在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打造,建设和维护这个大家庭。不容忍任何人去破坏掉他们心中最后的一片净土。林耗做为他们的大家长更是一天打几份工,除了留下自己吃饭的费用,其他都用于这个大家庭中。

就这样,又过了四年,也就是星纪18年。林耗刚满20岁。但这一年是他记忆最深的一年,同样也是全人类记忆最深的一年,因为这一年是地狱张开了双臂涌向人类文明的开始--EC生物入侵。

后来史书记载,这一年是人类灭顶之年,无数的各种EC生物对人类社会进行大肆破坏,建筑被毁灭,人类只能东躲西藏,身边的人上一秒还在相互鼓励共度难关,下一秒也许就天各一方。除了EC生物带来伤害外,人类自己也相互残杀,为了有限的食物,父子相残,夫妻相残。在食物面前,随时都要防备着身边的人背后捅刀。EC入侵初期哪怕只是一块小小的残缺饼干,人性的黑暗面都被暴露的一览无遗。什么明星,富豪,哪怕是之前高高在上公职人员,也会像一只会摇尾巴的狗来tian你的鞋。

................

在这场初期的EC入侵事件中,林耗所在‘旧派’聚集地前身--‘旧派’之家受到的伤害最小。因为EC入侵前一天,林耗满20岁生日,聚集地里的大伙瞒着他,准备给他来个生日惊喜。

“耗子老大,快醒醒,太阳把你屁-股晒穿了。”来人是一个戴着厚厚的眼镜片,用骨瘦如柴这个词语形容他都是夸奖他的竹竿型‘人才’。推了推在床上昏睡的林耗,为了多挣加班费,林耗连续加了三个通宵,回来就躺在床上就呼呼的睡了过去。

“别闹,让我再睡会。”说着,林耗又拉过被子盖住头翻身继续梦游太虚。

"别睡了,饭堂那边出大事了,你得过去主持主持。"

“嗯?”林耗一听,园区内居然出事了,一般这种情况就得他这个老大过去主持公道,一个翻身,林耗鞋也顾不得穿,就一溜烟跑了出去,边跑边说:“四眼,如果你敢骗我,中断了我的美梦,我把你两只眼睛打的一样大”

“鞋,鞋,你没穿鞋”来人在林耗背后叫了几声,发现林耗没有不仅没返回,连影子都没了。来人被叫四眼的也不生气,背着手,慢悠悠的跟着走了出去,边走还边嘀咕:“那敢情好,眼睛能一样大小,看东西不就更清晰了。”

林耗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饭堂门口,扶着饭堂大门弯下腰咳嗽了几声,深吸了几口气,等xion口不再强烈起伏。用力推开了饭堂大门,一声怒吼:“咋回事呢,说了要团结要团结,谁闹事呢?嗯?!”

整个饭堂突然安静下来,黑压压的人群,都转过头看着站在门口,看着今天唯一的主角。林耗楞了楞,仔细的打量下,饭堂两边的墙壁上挂着两条横幅,依次读过来:祝耗子老大,生日快乐!朝今...哦,读反了,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饭堂的上面拉着绳子,上面挂满了小彩旗和气球。

林耗慢慢的走进饭堂,人群自动向两边分开,在人群的尽头,是一辆铁质小推车,小推车上面摆放着一个五层的大蛋糕,淡淡的奶油的香甜味飘进了林耗的鼻腔里。

多久没有闻到这个味道了,林耗闭上眼睛轻轻的多吸了两下,试图找回曾经记忆中那份味道。睁开眼,看着蛋糕顶层上标志着自己年龄的数字型蜡烛,那微微的小火光,把林耗的眼睛都照的有点shi润了。

8年了,从家中被人强行赶出来送进福利院,到今天的大家庭,林耗又再次体会到温暖,转过身,深深的向在场的每一位鞠了躬,用颤抖的声音说了句:“谢谢,谢谢大家!”

“哎哟喂,大家注意围观啊,记录下这个大事件,咱的耗子老大第一次流泪画面。”一个非常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这份温馨时刻,只见四眼斜靠着饭堂大门口,向饭堂内大声吼着。

“看我弄不死你,四眼!”

四眼一看情况不对,赶紧往人群中一个非常强壮的人跑去,边跑边喊,“大熊,快救救我,老大这是要杀人灭口。”

外号叫大熊的人,憨憨的挠了挠头,没有说话,只是嘿嘿的笑了两声。

四眼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林耗,一转身躲在大熊背后,“大熊,你帮我拦住老大,等会我那份蛋糕都是你的。”

大熊摇了摇头,边看着林耗和四眼围着自己转,边默默伸出了2根手指头。“大熊,你这不地道啊,还想要我两个星期的零食。”大熊有默默准备伸出第三根指头。“行行,两个星期就两个星期的”。

大熊嘿嘿一笑,反手一抓,把四眼抓住,让四眼不能动弹,林耗马上对着四眼一顿挠痒,四眼挣脱不了,只能又笑又怒骂又求饶道:

“大熊,哈哈哈,你这个叛徒,哈哈哈,赶紧放开我,哈哈哈哈....”

"大哥,哈哈哈,受不了了,哈哈哈,我错了...哈哈哈哈"

饭堂里的人看着哥三这么闹着,有的人站在饭堂的桌子上,凳子上起哄着,有的人在鼓掌叫好,甚至还有的人跑上前去帮助林耗抓住四眼的乱蹬的腿。

四眼看着居然还有人要脱他的鞋,着急大叫起来:“你们这帮畜生,哎哟,哈哈哈哈,别脱鞋,别脱鞋。。。哈哈哈,大爷们,各位大爷大娘,哈哈哈哈,错了,我真的错了....”

闹了一会林耗觉得累了,就停下手,指挥其他人,“你们继续,今天得把咱眼爷伺候舒服了。眼爷今个儿觉得谁没伺候好,让他爽的话,那个人就接替眼爷。”大伙哈哈一笑,一窝蜂冲上去蹂-躏四眼,四眼的畜生啊大叫的声音淹没在大伙的哈哈声中。

林耗退出人群,看见蛋糕旁有几个小不点,一边偷偷用手指去戳奶油,放到嘴里。一边张望着看着嬉闹的人群,红扑扑的小脸蛋上挂满了笑容。看着这一切,林耗觉得心里很满足,虽然大家都没有自己的家,但是靠自己的双手,大家建起心中自己的家。

“好了,都停手吧,今天过生我最大,开始狂欢吧。”人群欢呼起来,纷纷从饭堂的厨房里端出各种美食,还有的人跑回自己的房间,拿来平时自己都舍不得喝一口的美酒。

林耗把五层的大蛋糕分给了每个人,拿起了一瓶啤酒,悄悄的穿过狂欢的人群,静静的向饭堂的顶楼走去。来到顶楼的护栏处,林耗单手一撑,一个翻身,就坐在护栏上。

微微的晚风中,喝上一口啤酒,望着漫天的星斗,惬意。

“你可得小心点,等会别翻下去了,我可不想等会一群人下去捡你的零件。”

林耗回过头,指着出声的人,直接怼道:“四眼啊,你啥都好,就那张嘴太毒。等哪天有空了,找点针线,让张大婶给你缝个漂亮的花。”

四眼右手拿着一瓶啤酒,左手提了6瓶啤酒。后面跟着满嘴是油,怀里还抱着一桶吃食,嘴里还含着大鸡腿的大熊。两人一左一右的来林耗身边。

四眼递给大熊一瓶酒,大熊塞给林耗和四眼一人一根鸡腿,三人一句话也没说,瓶子碰到一起,喝上一口,再一起咬一口鸡腿。相视一笑,看着远方的大山。

“你们说这漫天的星星也就我们这郊区还能看见了,城市里到晚上都看不见这么漂亮的星空,只有灯光。到底哪边更好?”

“哟,老大这还感慨上了,我说啊,像我们这种‘旧民’,活着就好。你说呢,大笨熊。”四眼推了推架在鼻子上的眼镜。

“嗯嗯,”大熊从嘴里吐出今晚的第23根鸡骨头,说道“我不知道哪边好,只知道有你们,有大家在地方,就是家,就是最好的。”

四眼和林耗,张大嘴巴,诧异的看着大熊,异口同声的对着大熊说:“你赢了!”

大熊把沾满油的手指,在嘴里来回吮,四眼嫌弃的对大熊说:“拜托,麻烦你拿纸巾擦吧,或者你擦林耗的身上也行。”大熊想了想,露出貌似有道理看向林耗。

林耗转头对着大熊使了个颜色,大熊点点头。

于是,趁四眼还在喝酒没注意这边,一个翻身,从四眼背后抱住了他。

“卧-槽,干什么?”四眼还没反应过来,但看着一步步走向自己的大熊,和身后林耗不怀好意的笑声。瞬间明白了这两个损友接下来要干什么。

“大熊,别过来啊,警告你,兔子急了还咬人....,林耗,你赶紧给我撒开,不然兄弟都没的做......”四眼慌张的说道。

不管四眼怎么哀求,大熊那双充满油和口水的大手,在四眼衣服上来回的蹭,最后,大熊还无-耻的把双手举起来,在月光下,仔细看看,看双手有没有擦干净。

林耗在哈哈大笑中放开了四眼,谁知四眼一个转身,向林耗扑过去,大吼道:“老子就剩下这件衣服了,其他衣服今天才晾上,你要老子明天裸奔啊。”

“哈哈,没事,明天把我的衣服拿去,借给你穿。或者穿大熊的也行。”林耗边躲边笑的说道。

“你放屁,你也就这身了,你以为我没看见,你那几件衣服才送去李大妈那里洗了,大熊?大熊的衣服能穿吗?我穿上去舞台上唱戏?”

林耗笑的没有力气,不小心摔倒在地上,四眼一个飞扑,趴在林耗身上就是一顿磨蹭,边磨边说:“来吧,小耗耗,接受我和大熊两兄弟爱的关怀吧。”林耗笑的虚脱的对着大熊喊:“快,快过来把他拉开,他疯了...”

大熊拿着酒正喝着,听见林耗的‘求救声’,并没有打算帮忙,反而拿着酒瓶,走到他两附近坐下,喝酒看戏。

林耗和四眼一看这架势不对啊,大熊居然在看戏,两对眼睛相互一看,往旁边一撇。四眼身体往边上一挪,林耗怪叫一声,把坐着的大熊扑倒。四眼起身,过去把衣服脱掉,露出一身精致的排骨。

“来吧,反正明天都裸奔,就让你也尝尝自己的口水吧”说着就把脱下来的衣服,往大熊脸上招呼。

就这样嘻嘻哈哈打闹到后半夜,楼下的饭堂已经黑漆漆的,狂欢的人们都回去各自房间休息了。三人喘着气,大字一般的躺在楼顶,手里的酒瓶再一次碰在一起,对着天上遥远的星空,大喊到:“我们会努力活着!”

正当三人准备起身收拾收拾下楼回房间时,远处山的另一边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通红的火光照亮了山那边的天。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