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烟起长生 > 逢凶

烟起长生 逢凶

作者:依旧洛城东 分类: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2020-11-15 16:41:18 来源:纵横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岸边不远处,一队兵士整齐地立马列队在一旁,手中高举着火把,为首是一名劲装大汉,阔腰虎背,十尺身量。

中年男子向前两步,拱手施礼道:“在下六扇门赵忠,不知阁下所属何部?”

那大汉翻身下马,扣在腰上的鬼头大刀叮当作响:“俺奉了燕州太守之命在此等候,前方可是素和家车驾?”

赵忠抬首打量,见此人身量高大,体形壮硕,狼眉虎眼,脸上大疤及耳,凶相尽显,心中微觉不妙,遂试探道:“正是。阁下如何得知我等行踪,可是寅公子告知?”

“不错。”大汉抱臂立身道。

“怎未见寅公子亲自前来?”

大汉自怀中掏出一方玲珑玉佩,道:“他受了风寒,来不了,让俺拿了这玉佩在这儿等。”说完摆了摆手不耐烦道:“怎的这般啰里啰唆,俺弟兄在此等了一夜,不见你感激问候,反倒遭你盘问?”

赵忠忙拱手道:“大人息怒,我等差人也是秉公办事,还望体谅。”说完,侧首望了望白裘女子,见女子微微点头,转而又道:“既是如此,那烦请大人带路,我等护送小姐入城。”

那大汉眼角一斜,大手一挥:“不必了,小姐自有俺们弟兄护送,你们从哪儿来就回哪儿去。”

赵忠闻言疑窦大起,道:“我受李桓大人之托护送小姐进宫,岂有半途返回之理?”

大汉不屑道:“此处乃是鄱阳道,丹阳道的官做不得数。”说完便示意手下上前。

赵忠大怒,退后几步,抽刀横立,喝道:“大胆,谁敢上前?”手下众护卫闻言也尽皆抽刀肃立。

大汉见状面上表情凝固,半晌忽又哈哈大笑起来,朝赵忠慢慢走来,抱拳道:“赵大人尽心尽力,李大人果真没看错人。”赵忠暗松一口气,回刀入鞘,却见前方大汉暴起,转眼间便至面门,眼前只觉白光一闪,脖颈上热意传来,耳中便只听见大汉声音:“俺放你一马,你偏不识好歹,巴巴赶着去投胎,好不懂事。”

眼见赵忠殒命,众护卫顿时警醒,将女子围作一圈,团团保护起来。

大汉身后,众兵士也不作伪装了,均嬉皮笑脸起来,褪掉身上盔甲,恢复了匪人打扮,不复方才严整。

当中一人排众赶马而出,露出一张尖腮猴脸:“好累好累,这戏演的好累。劫个道而已,又不是入洞房,怎的还请上戏班子了。大哥您要早这么一刀下去,何苦累了弟兄们在这儿挨冻受饿。”

大汉笑骂道:“狗日的何老四,俺看是苦了你几个婆娘睡冷炕头吧。”

何老四谄媚一笑,道:“苦了我婆娘,不也是苦了大哥你的婆娘嘛。”

众匪听得哈哈大笑,一时间荤话不断。

白裘女子瞧得此幕,心头一寒,赵忠已死,群龙无首,这班匪徒便是瞧准了这点,全然不将随行护卫放在眼里,若是方才自己多留个心眼,赵忠也不会轻信了此人。

大汉拍了拍刀鞘,止了众人笑闹,朝何老四道:“正事要紧!”

“弟兄们,招呼贵客!”何老四狞笑一声。

众匪徒高吼一声,甩着手中马鞭,疾驰而上,口中吹着哨子,腿下马镫摇晃作响。

众护卫见其来势汹汹,也不甘示弱,抽刀迎上。转眼间两方交作一团,奈何匪徒人多势众,又占了马战优势,不一会儿众卫纷纷倒地,只剩了寥寥数人护着女子后退。

眼见众匪徒策马赶到,余下几卫当即抽刀迎上,战作一团。白裘女子见众人不敌,自知难逃敌手,沉叹一声,提声道:“都住手罢!”

声音不大,在乱战之中却尤为清亮,敌我众人闻言均撤刀稍退。

女子紧了紧身上裘衣,遣开众人,缓步迈至阵前:“我要见见你们头领。”

众匪侧马让至一旁,中间道上,那刀疤大汉夹着马腹缓缓上前,手中马鞭在空中甩出清脆的爆响。

“小姐寻俺作甚?”

白裘女子顿了顿,提起袖子,露出半截皓腕,指着身后众人道:“此事和他人无关,我与你走便是,不必牵连他们。”

众卫均是一惊,面上虽有不甘之色,却无一人出列示勇。

大汉长笑一声,手中大刀耍了个漂亮的刀花,讥道:“俺还是头一回听说有人要做土匪的生意,小姐莫不是当俺黑疤脑子不好使?”

众匪闻言尽皆相视大笑。

“你若不应,这生意不做也罢。”女子也不多言,自袖口滑出一把碧玉匕首,反手横于颈上,眸光淡淡。

刀口锋利,片刻间,脖颈处便有血痕划现,衬着光洁玉颈宛若朱缨缚玉。

大汉笑容逐渐收敛,展开的刀疤合作一团,右手缓缓握上刀柄,一字一句道:“俺最讨厌与人讨价还价!”说着从马上高高跃起,拖刀朝女子脸上砍去。

女子只觉一阵厉风袭面,刮得脸生疼,手中匕首几要松开,却也丝毫不畏来人。

大汉见女子不躲不避,腕上力道微转,登时回刀入鞘,翻身自女子身前站立,拍掌赞道:“小姐胆识过人,俺黑疤佩服。”

女子暗松一口气,忽觉面上微凉,面纱一分为二,容貌展露无遗。

黑疤迎在正面,恰睹女子面容,心中不由微微一滞,忙敛了心神,朝身后道:“来啊,请小姐上山。”又差人从远处抬出一顶简陋木轿,吩咐人收拾了残局,带着人马匆匆离去,只留众受伤护卫原地叹息。

“大哥,留着活口作甚?不如派几弟兄摸回去……”

黑疤摇摇头:“俺们拿钱办事,请素和小姐去山上待上几天,自然是拿一分钱办一分事,不多做,不多管。况且雇主叫俺们动静越大越好,俺虽搞不清为何,但放两个活口回去报信,正好闹得个人尽皆知。”

何老四略一思索,翘着拇指赞道:“本以为大哥是遭那丫头胁迫,想不到另有打算,实在是妙啊。”

黑疤哈哈一笑,忽又凶色毕露,狞笑着对何老四道:“回去将她关起来就是,好酒好肉奉着。管住你胯下的鸟,若是出了什么岔子,老子捏碎你的蛋。”

何老四连道不敢,眼神却飘向地上碎裂的面纱。

清风寨内。

素和宓罗眼睛慢慢睁开,坐在石凳上环视着四周。这牢房里面四周都是冰凉的土墙,没有窗户,只一盏油灯微光点点。她不敢睡沉了,虽然双脚被缚,但怕错过任何能逃走的机会,更不敢吃饭,石案上的饭菜算得上丰盛,可谁又能料到中间是否动了什么手脚。素和宓罗算算日子,应是被抓入这清风寨的第三日了,除了送饭的人,未见过任何人,更不论与人交谈。这几日粒米未进,只饮清水,素和宓罗现在只觉腹中已是绞痛难当,正自忍耐,忽听门扉吱呀一声打开。

凝眼看去,一人侧身而入,佝背驼身,鼠眼猴脸,八字胡随着嘴角微微起伏。

素和宓罗顿觉不妙,腹中绞痛也稍缓几分,想要站起,奈何双脚被缚,只得沉声问道:“这么晚了你来干甚么?”

何老四滴溜溜地转动着眼珠,打量着素和宓罗凹凸有致的身体,口中不由咽了口唾沫:“小娘子问得岔了,何老四我深夜拜访,自然是来做晚上才能做的事。”说着便朝素和宓罗摸来。

“站住,你若犯我,黑疤定饶不了你。”素和宓罗柳眉微竖,绣足缩作一团,怒声喝止。

何老四一听黑疤,心中有些发虚。但又转念一想,这等美人,若原封不动的放她回去,不享用一番实在可惜,况她一良家女子,就算是污了清白,定也不敢声张。再者嘛,那来客承诺事成之后一箱黄金,黑疤不屑做,我何老四却没这许多讲究,到时候银子到手,寻个旮旯地买上几房小妾,纵使不做这打家劫舍的勾当,我何老四也能后半辈子无忧……如此打算着,何老四脸上笑容更加猥琐。

“小娘子好俊的身段!”

“且慢!”素和宓罗转过身子,忽绽颜一笑,耀得这咫尺漏室明媚生光:“何老大怎的如此心急!事已至此,奴家也不能不从。只是我双脚被缚,做起事来不好施展,待会儿若扫了何兴致可就不美了。”

一番娇态落得何老四眼中,直把眼珠子都吊直了。何老四只觉口干舌燥,咽下一口唾沫,笑道:“对、对、对,小姐说的是,我倒忘了这茬……”说着便从怀里拿出当日素和宓罗用来自刎的碧玉匕首,低头解缚。

绳刚削断,素和宓罗脚下得力,自知机不可失,扬起足尖便朝何老四脸上踢去。

何老四却似早有所料,手中匕首虽被绣鞋踢飞,自己却侧身打了个滚躲过,拍了拍身上泥土,笑嘻嘻的站起身,涎笑道:“娘子不老实,看为夫如何调教。”

素和宓罗心头一凉,顿觉逃跑无望,暗念怎堪受那淫贼所辱?斜眼一瞄,恰见那匕首正巧掉在自己脚下不远处。打定主意,素和宓罗心中已存死志,眼中决绝之意一闪,捡起地上匕首便朝脖颈上抹去。

何老四虽料到前事,却未曾想到此女刚烈如斯,始料未及之下,只能见佳人薄命,难施援手。

直待香消玉殒之际,角落处一粒石子射出,正巧打在素和宓罗肘上。

“噗!”

素和宓罗手上一麻,匕首无处着力,应声落下。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