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薄暮归路 > 第十六章 诳语才需要精心包裹

薄暮归路 第十六章 诳语才需要精心包裹

作者:王大炮 分类: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20-11-15 16:41:19 来源:纵横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虫车又开始向西面奔波,玛沙伸了一个懒腰,哈气打得雷响,事实上半个支前他才刚醒来,在休息站用了个晚餐,现在又困了,用他自己的话来解释就是:

“既然我的肠胃需要消化,那么我就不应该去打搅他。”

莱卡尼敏锐的双眼总是朋友眼角那滴湿润的眼屎所吸引,随着车辆的震动那颗污物随之摇晃,仿佛一下就会甩出去,但每次总被它坚韧的粘性扯住,在主人的眼角上摇摇欲坠。机敏的盗贼一直在观察眼屎的甩动轨迹,计算出它的抛物线,确保自己能百分百躲过他,毕竟在这拥挤的车厢内,很多事情充满变数。

“你这么专注,在想什么?”朱利安用手肘撞了撞猴族的同学。

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惊到的莱卡尼整个人颤了一下,紧张地看了一眼牧师,又不得不把注意力移回大个子同学的眼角。

“你怎么这么紧张?”牧师也被这过激的反应吓了一跳。

莱卡尼顿时左右为难,心神不宁,最后无奈地摇摇头,从内侧袋中抽出一条干净的手帕,准确而快速地抹掉了玛沙眼角那坨污物,随手把手帕扔给对方。如释重负地转过头对向朱利安,“你说什么来着?”

“我看你在想心事,在想什么?卓库洛吗?”

“有一点,在硫磺山谷猛不防地就说让我们几个立即去苏甘地区,之后就一天不停地算在路上了,也不知道是哪门子事,我们甚至都没等卓库洛从山谷里上来。”

“确实,布索尼虽说另外安排了卓库洛有更重要的任务,不过我们才团聚没多久,就要分开了。”朱利安说道这点有些失落。

费舍晃了晃脑袋,“你说的是没错,不过我现在也很担心我们的命运啊。”

卡卡立即接话,“就是!我们要去的可是随时会打仗的地方,耶忒罗德军队的实力大家都见识到过吧,弄不好我们就会死在那里的!”

玛沙小眼一瞟,鄙视地一笑,“荆棘男爵不是说的很清楚吗,我们过去只是在外围负责清点军需和武装的清点,有什么危险?再说了,那些怪物真要是出来,本大爷空手也把它们一只只捏死。”

盗贼挠着脸颊的毛笑了起来,“我亲爱的朋友,和你在一起我总觉得即使是杀到冥府地狱也毫不畏惧呢。”

“大胖子,你就知道说大话。”德鲁伊一脸不满的表情,他感到自己的担忧被这位肌肤喜剧天赋的同学给打乱了。

“平心而论,”牧师有手肘撞了撞盗贼,示意对方听自己说,“在战备阶段,清点军备也是个非常重要的差事。让我们去办总觉得有些压力呢。”

“谨慎的小狗,在我们这里你的数学是最好的,你都陪我们去过那么多危险的地方,还害怕一起在军营了数数吗?”

“朱利安有他的道理。”大白鸡歪头锁眉,“不论那个终日戴着面具的怪人做什么,我都不相信他,他是个可怕的人。”

“你们终于有人愿意往我的思路上靠了。”费舍推了推眼镜。“不容易啊。”

“就是。”卡卡迎合道。

“卓库洛也是这么认为的吗?玛沙?”莱卡尼一脸不置可否的表情。

“应该是吧。他曾经不止一次表现出对火烧云还有布索尼的敌对情绪,这当中可能带有一些个人感情,但不得不说,大体上他的想法没错。”

“哦?他和你说过什么具体的事吗?”

“好像没有吧,我有点记不清了。”

“得了吧。”盗贼坏笑着摆摆手,“卓库洛回来后第一个找的就是你啊。而且,我觉得这次他回来后,你们两似乎有什么事瞒着我。”

大块头干笑着把头转向窗外,“哦呵呵,我们有什么事情需要瞒你呢?”边说他不自觉地用大手盖住钱袋,避免里面的十个金币和几十个银币不要在颠簸中发出太大声响,其中五个是卓库洛给他的,还有些是寄放在他这里。“不管怎么说,他还是以前那个最值得我们信任的朋友,虽然现在脾气有些古怪。”

“对。”莱卡尼温柔地点点头,“他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所以我才能感到他的心事越来越多,每次趁我们不注意,总会流露出心事重重的样子。”

朱利安拨弄着自己有你的头发,随后将油腻的双手在衣服上抹了抹。“但我仍要说,他有心魔,他情绪中那爆发性的一面过于固执,总有一天,这会伤害到他自己的。”

“不要说的好像你的教义就如此完美,虽然我没有信仰,可我却比某些神明更开明。”

“你这个大胖子迟早会因堕落而受到惩罚的。”

“好了,你们轻点!”莱卡尼用手指抵住自己的嘴唇,“不要被前面的车夫听到了。”

“死胖子,就知道吵吵嚷嚷。”法师笑眯眯地嗔怪道。“或许情况并没那么糟,卓库洛现在正和他的人类女友在一起腻歪,而我们即将去西面接一份如同度假一般的闲差。”

“也许,那个人类长得可真水灵。”德鲁伊补充了一下。

“他两之间似乎有很深的渊源。”朱利安看向盗贼,他期望从后者那里得到答案。

“我也不知道,也许小猫曾经提起过,可从没有细说。”

“好吧,我以为这种事情他会和你交流的。”

“我也希望他和我分享,可你也该知道,即便有时候他就像个喋喋不休地老太婆,一旦他希望对某事保密,就能立刻转换为世界上最安全的保险箱。”

梅花犬认可对方的说法,便不再追问。

“喂,讨论的方向怎么又变啦?”费舍对同伴们的发散性思维很是苦恼,“莱卡尼,你来分析分析,我们这一行到底会是何种走向啊。”

盗贼将双手垫在脑后,靠坐着椅子,眼睛斜视着窗外的天空,看了一会才开口:“特里斯没有来,赛洛维他们也没有来,甚至连菲欧娜都被以疗伤的借口留下,怎么感觉,就像是要支开我们。实在是不好的预感呢。”

“那我们该怎么办?”

“走一步看一步,我可不会任人摆布。只是目前这个阵仗,实在让人头疼呀。”

虫车在大道上不紧不慢地走着,配合着一边庞然大物的缓慢速度。这只明显背负着巨大甲壳的软体动物用它的腹足拖动巨大的身躯,挂在它身躯两边的油灯都不足以照亮全身,虽然看不清细节,仍可以从剪影判断甲壳上加装了不少人工物。光是一只就超过两层楼高,整条路上,至少有十几只,沿着路线排队向西进发。

一天后的夜晚,华肯将军府内灯火辉煌,从大宅到过道,从前院到池塘边,到处都是灯火点缀,绒毯铺成的过道连接着豪宅的每一处景点。屋内屋外皆设有摆满珍馐美味的长桌,送递酒水的侍者不停穿梭在穿着华贵的宾客之间,漂亮的绅士和小姐在大厅内翩翩起舞,穿着正式的达官贵族则一直撇着眼观察形式,等待与主人聊天的最佳时机。

在所有宾客中有两人显得格格不入,他们穿着十分正式的军服,即便从纹饰上可以其在军中所享有很高的地位,可在这样的场合仍引来不少惊诧的目光,这惊诧有一半来自意外,一般来自恐惧,是的,那个矮胖男人身边带着面具的军人实在让人不寒而栗。

“这儿的人都不喜欢你,我觉得你本不应该来。”财务总管从端着的盘子中取出一只鸟腿,咬了一口。“并不是是冒犯,我想你自己也不想来的。”

“说的没错,拉贝卡,如果今晚来的目的是吃,那我根本不会来。”

“说的很对,你找到我的目标了吗?”

“就在二楼侧面的阳台上,他正和华肯将军的副官聊天呢。”

“啊,你真是有一双敏锐的眼睛!这两个该死的娘娘腔竟然躲在小阳台上,我这就去找他们。”

“我在这里等你。”

拉贝卡撇撇嘴,顺便将牙缝中的肉丝拌出来吐掉。他挪动着肥胖的身体兴冲冲地挤过人群,虽然大部分都主动让开了,因为谁都知道火烧云,以及直属于它的对内特务部队焦土,这是每一个有权有势之人都不愿意面对的组织。他肥胖的身躯也同时引起了晚宴主人的注意,隔着很远拉贝卡还是向对方点头致意,他知道很快就会回来好好聊聊了,以及为接下来的一点小动作致歉。

火烧云的财务总管走过一位侍者身边时从后者托盘上取下两杯高度黑粱酒,闷了一杯另一杯带走,一个转身故意撞了后者,头也不回地继续前行。可怜的侍者踉跄两步,把烈酒泼向角落桌子上的蜡烛,火焰揪着酒精洒向桌面,随着慢慢流淌的液体匍匐到墙边,终于噬咬住墙上的帘子,原本羞涩的火苗顷刻原形毕露,愈发膨胀着攀向高处,刺眼的光芒顷刻照亮了角落。几位女性客人发出了尖叫,眼快的仆人马上拎起冰桶上去灭火,好在火势尚小,三桶水就给浇灭了。

财务总管走上楼梯的时候正瞧见华肯将军的副官匆匆忙忙地跑下来,他一定是听到了尖叫声。拉贝卡满意地笑着,因为他看见要找的人就在楼梯口向下探望。

“啊,这不是西火石公司的朗纳斯东总监吗?非常高兴在这里见到您。”拉贝卡特意说话很大声,走到对方跟前还粗鲁地打了个嗝。

那名满头灰发,有些年纪的瘦高个男人无奈地捂住脸,“拉贝卡先生,您喝了不少吧。下面出了什么事?怎么那么吵?”

矮胖男子傻笑着挥挥手,挽住对方的手拉到一张无人的沙发上,“不必担心,只是个粗心的仆人打翻了烛台,这种蠢蛋都办不成大坏事,您放心。”

瘦高个放松了表情,“那还好,我之前就想着这样的场合你们一定会来的,对了,加密特玛斯先生呢?”

“真是非常抱歉,我们的主人这几天有点忙,所以没有来,只好让我们几个不上台面的出席,实在失礼了。”

朗纳斯东露出暧昧的笑容,“火烧云的财务主管拉贝卡先生,在帝国内部谁敢说您不上台面?瓦尼尔伯爵还在忙他那划时代的战舰吗?”

“正是如此,最近,”拉贝卡用他的小眼睛扫了一圈四周,才继续说下去,“最近有了突破性进展。”

“哦?”朗纳斯东睁大眼睛,“什么突破性进展?”

财务总管眯起眼睛憨笑起来,“这种机密,照理是不能随便乱说的,可是老大哥你一直很照顾我们,让我很为难啊。”

灰发男子真诚地点点头,“嗯啊。在军事设备和技术上,我可是给你打过不少折扣呢。”

“这事真没的说。”拉贝卡忽然把烈酒递到对方面前,“你来一杯?”

后者连忙推辞,“不,不,我很少喝酒。”

“哎,难得的机会,你喝完了我再说。”

朗纳斯东只好硬着头皮干了杯中酒,强大的酒劲直充他的鼻腔,霎时就让他脸颊绯红。

“哎哈哈,酒量好的很呢。”

“你就不要逗我了!”

“我告诉你呀,我们使用魔钛,彻底解决了动力的问题。”

朗纳斯东惊讶地嘴都合不拢了,“魔钛?!”

“是啊。只要拳头这么大一块,就可以供给一艘航空战舰的全部动力!”

“对,确实可行。”技术总监猛然站起来,“不!不对!魔钛的能量释放极不稳定,根本不可能用来做动力源!即使米粒那么大一块,处理不好就可以炸掉一整条街。”

拉贝卡急忙将对方按下,笑眯眯地说:“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解决了,老兄。”

“解决?即便魔族的锻造大师它们在冶炼魔钛时也只能将其变成稳定的金属材质,可并不能完全控制其疯狂的能量。”

“我们偶然知晓了一个古代的法术,具体我就说不清楚啦,我可不是这方面的料。”

郎纳斯东狐疑地看着那张堆满肥胖的脸,无法相信对方所说的话,但又不敢全部否定。对于魔钛的研究西火石公司也一直在尝试,始终未取得实质性的进展,所以这次的航空战舰制造依旧还是采用传统的浮气和蒸汽混合动力。这位满头灰发的男子顿时呆在原地,他想了各种技术难关去反驳,也许终能拆穿谎言,可有一种力量让他一句话都问不出来。正是眼前这位平庸的肥胖男子拉贝卡,火烧云的财务总管,所表现出的底气,仿佛自己已经站在新型战舰的舰首,俯瞰依然原地止步的自己。

技术总监终于动摇了,即便竭力稳住自己的情绪,在专业领域的挫败还是让他心神不宁。

“怎么了?我亲爱的郎纳斯东。”拉贝卡又打了个嗝,这次对方没有回避。“你这是什么表情,不会是在盘算着通过压低价格来赢得这次竞标吧,那可太不仗义了啊,这艘战舰可是投入了我们几乎所有的财产啊。”见对方还不做声,拉贝卡收回了笑容,“喂,你不会真在考虑这方面的事吧?”

“啊,不可能,我的好兄弟,我只是不自觉地陷入一些技术难题的思考中,我们这些人总是这样,你知道的。”

“那好,我相信你,我们一起下去看看吧,音乐又响起了,让我们一起去找华肯将军聊聊,好好谢谢他今晚的款待吧。”

“嗯,我来扶你一把,你好像喝多了。”

布索尼站在背对正门的墙边,尽量远离人群又不至于耽误正事。冷酷的性格使他处于这种不自在的环境依然泰然自若,虽然这无法阻止不远处两位大小姐对他的指指点点传入耳中。

“你看,那个人,他就是荆棘男爵布索尼。”

“啊,好可怕。你看那恐怖的面具,一看就不是好人。”

“是的呢,听说他从不脱下那头盔,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一定是丑陋得无法见人吧,不管怎么样,有这种癖好的人一定是心理扭曲。”

“哈,你这词用得太好了,我正想用什么形容比较好呢,对,就是心理扭曲。”

“啊,你轻点,小心被他听见了。”

“那又怎样?他不过是怪胎,他要是敢对我不敬,我就去告诉我的男友,他会好好教教这个铁头怪什么才使优秀的男人。”

话刚说完,这位大小姐就看见布索尼离开原先所站的位置笔直地向她走来。她先是惊讶,而后开始慌张,怀疑自己刚才的无礼言论真被这个冷血军人听见了。对方的步伐似乎证实了这一点,年轻的小姐脸胀得通红,美丽的脸颊不停抽搐,整个人失措地开始后退,可僵硬的身体使步伐变得踉跄,一屁股摔倒在地。

布索尼并没有停下,径直从狼狈的小姐身边走过,他看见拉贝卡与西火石公司的代表一同下来,知道到了拜会华肯将军的时候。

这位帝国的高级将领此时正与几位领主讨论收租事宜,看见火烧云和西火石公司的代表一同向他走来,很是意外,于是礼貌地与几位领主分开,微笑着目视几位合作伙伴。

“希望没有打搅到您,华肯将军。”拉贝卡恭敬地打开手鞠躬,“我们一直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来向您致意,但是又不能破坏了其他贵宾的性质。”

“没有人会破坏任何人的性质,拉贝卡先生,即使刚才的小闹剧也不会。”将军用力地拍了拍财务总管的肩膀,“这一晚上我都有些累了,不如去偏厅坐一会吧。”

大家都明白此举的用意,拉贝卡忽然回过头,“郎纳斯东先生,一同去坐坐吧。”

这位技术总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吓到了,尴尬地望向将军。

“对不起,将军您不介意吧?让我最好的朋友,一起陪我们坐坐。”肥胖的男子又一次惊到了郎纳斯东。

“当然不会,帝国的几位栋梁聚在一起好好聊聊,那是再好不过了。”

关上身后的房门,偏厅就是另外一个世界,这里俨然一位高官的办公室,把晚宴的浮华奢靡都挡在了门外,安静的已非同日。

布索尼没有和其他人一样坐下,“首先非常道歉,华肯将军,因为瓦尼尔伯爵实在要事在身,无法亲自赶来。”

老将军挥挥手,“我都不记得上次见他是什么时候的事了,要不是时时能听到消息,都要以为他已经离开帝国了。”

“您的责怪不无道理,作为火烧云的最高指挥官,对外关系是不可疏忽的,瓦尼尔大人实在是太过专心于一些内部事宜了。”财务总管立马出来打圆场,“这事当然也不全是坏事,正因为他的全心投入,我们所承诺的最新型战舰预计在下个月就能竣工。”

“哦?”这条讯息着实让将军十分意外,第一次听说至今,他一直认为这只是一个笑话。西火石公司在航空战舰研发方面早有立项,但多年下来动力问题迟迟没有妥善解决,致使各方面性能都无法达到战舰的水准,只能作为运兵工具使用。“想不到西火石公司都未攻克的技术难关被你们火烧云的技术部解决了?!”

这句话让在旁的技术总监无地自容,但他还是想留在这里听下去。

“技术性的问题请容我们日后再细细解释,今日的主要目的是想邀请您参加十天后的试飞仪式,就在伊斯特浦港的第三船坞。”

“这么快?不是说下个月竣工吗?”

“确实,不过后期都是些兵器装配、整体装潢和细节调整的问题了,试飞那天我们会在船上载上与满负荷辎重同等质量的物体,让您看一下他的实际性能是否值得之前的等待。”

“很好!非常好!”华肯将军一拍大腿兴奋地站起身来,“如果你们实现诺言,我也一定会如约兑现我的承诺。”

拉贝卡不知何时已经将一份文件捧在手中,递给将军,“这里是我们拟定的正式合同书,如果您有任何疑问,可以随时传唤我。”

华肯并没有立即打开,搁在了沙发的扶手上,“那关于这艘新型战舰,你有没有更多已知的消息愿意与我们分享呢?”

“当然可以,这也正是我邀请郎纳斯东先生一同过来的原因,我已知认为对帝国有利的信息就应该大家分享,其实还有很多问题是我们要向西火石讨教的。具体的指数还是让布索尼先生讲解吧,这项工程一直是他在监督,已经算是半个专家了。”

完全仿佛空气般的郎纳斯东现在如坐针毡,既好奇又慌张。“完了!他们真的造出来了!”这个念头猛然一锤击破他所有的疑虑,不停敲击着他的大脑,折磨着他。

身着绯红的外套之人轻扣门板,没有关,在力道的作用下慢慢打开,里面的贵族正在写着什么。那人没有抬头,敲门的牧师不敢说话,走到书桌前静静等待。

瓦尼尔似乎在推算什么,在得到结论后,仔细得记录下来,方才合上笔记,放进书桌内。“他怎么样?”

“性命倒是无虞。”

“把话说清楚。”

牧师被对方严厉的口气吓得立刻低下头,“那名青年胸口所受之伤确实致命,我也是收您之命打算复活他,可是结果发现他并没有死,虽然气若游丝,却坚强地活着。”

贵族站起身,眯起眼睛,“你有好好检查过吗?”

“有,伤口从胸腹中间贯穿,没有伤到重要内脏,按理说在得不到及时治疗的情况必定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照您所说都已经过去一天多了,似乎有某种神奇的力量保住了他的性命。”

“现在怎么样?”

“我已经替他治疗,估计在三个支后能醒来。”

“可以了,你出去吧。”

加密忒玛斯等牧师走远,转动身后书架上的装饰,露出一扇暗门,“有意思,越是这样,越是由为我所用的价值。”

在昏暗的牢房之内,安静地能听到烛火摇曳之声,而羸弱的呼吸声完全被压倒,难以辨清。空气中满是血液和汗水混杂在一起的臭味,伤痕累累的猫族青年依然被铐在墙上,受尽折磨的身体忽然一阵颤抖,那伤口的剧痛所引起的痉挛。他正在噩梦之中挣扎,汗水从他的额头,背部和掌心快速渗透出来,真实和痛楚和虚幻的梦魇糅合在一起,成了他无法挣脱的枷锁,越勒越紧,逐渐嵌入肉中,一直深入灵魂,撕裂出无数道伤痕。

卓库洛又一次颤抖,双手不自觉地扯动,这是条件反射,因为治疗术的效果伤口结痂很快,正在愈合的**奇痒难耐,但这一扯动,引出了瘙痒之下的疼痛,这让他彻底醒来。唐西猫猛地睁开眼睛,不知为何无法看清,所有在昏暗中的事物都被蒙上了一层薄纱,过了许久才恢复过来。青年低头看看胸口,伤口确实在那儿,竟然没死这一结果让自己十分震惊,过后又有些失望,落在这个恶魔手中,死了或许还能轻松一点。想到这里他不禁一笑,一直以为自己这段时日算是见过不少世面,竟然在这凡人的监狱之中就失去了生的信念,自己根本没有原想的那么坚强。

牢房里没有其他人,犯人心生出被困无限地狱中的绝望,可要说死亡才能解脱,又实在让人心有不甘。

唯一不同的是这次在囚犯面前多了一口大坛子,约莫有半人高,肚大口小,看着没有任何特别之处。这样的安排让年轻人心生疑惑,这到底是为了什么,他尽量伸出头,想一探其中究竟,可是飘忽的烛光根本跃不进坛口,只能瞧见漆黑一片。卓库洛不放弃,动用头巾赋予的黑暗视觉,那是种完全不受光线影响的能力,里面似乎是一汪水,唐西猫集中精力,水面忽然泛起涟漪,有什么东西出来了。

稀薄的雾气从坛口溢出,那液体中之物,又像是液体本身,扭曲着攀到外面,无可名状的扭曲着,摇摆着,如同深渊中钻出的蠕虫一般,粘液状物的顶端猛然张开一只眼睛,滚圆的,没有情感的。

这是一种卓库洛从来没在任何记载中见到过的怪物,但是却十分熟悉,在深陷城自己曾与其发生过一场恶战,它们特有的诡异可怖使人见面不忘,是的,这正是本不属于这世界的远古敌人,无阳者。

“怎么会在这里遇到?!”卓库洛一时间懵了。

与之前看见的不同,这只个体较小,但在如此情况下遭遇所带来的恐怖感更甚以前。怪物张开胸前的腮状物,射出几根细丝勾住卓库洛的锁骨,一下蹿上来。猫族青年死命盯着这只近在眼前的诡异生物,充满粘滞感的触手吸附在身上,每次靠近都让他毛骨悚然。现在这只怪物已经就在面前了,它的头部又一下生出数只眼球,像似好奇地盯着卓库洛,五只眼球向着不同的方向不规则地转动,看遍对方头部的每一个角落。

卓库洛已经快奔溃了,竭力摇动手臂,扭转身体,用尽一切办法想把身上那个异物甩下去,所有尝试都是徒劳的。他被牢牢地铐住,手腕割出血印,身体在墙上撞得雷响,可什么都改变不了。

无阳者发出“叽叽咕咕”的叫声,没人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它把五中眼睛的焦点集中在了一起,像是找到了目标。黑色的身体敏捷一扭,爬上了卓库洛的头顶,后者看不见它,但能感觉得到,怪物停在那里,什么东西扒开他的耳朵,开始往里面钻。

卓库洛开始歇斯底里地大叫,那湿滑的触感正在他的耳框中,还在不断深入。

“啊!……”

“嗡!”

一阵闷响在房间内爆开,黑色的怪物被一下弹到墙壁,那只小生物摇晃着脑袋,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它盯着自己的目标,后者安静地站在那里,呼吸变得缓慢而深沉。黑暗之中看不清青年的脸,只有两双瞳孔发出金色的荧光,一支漆黑的镖链射来,这就是无阳者看见的最后画面。

“不好!”瓦尼尔伯爵捂住头,强烈地阵痛在他脑中炸开。他立即叫来侍卫,“快去地牢!犯人卓库洛逃走了!”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