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综合其他 > 风水异闻录 >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业债报偿,因果循环

风水异闻录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业债报偿,因果循环

作者:开挖掘机的派大星 分类:综合其他 更新时间:2020-11-16 04:13:17 来源:紫幽阁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张春生之所以昏迷,是因为身体内被灌注了太多怨气与煞气。

在姚婉儿的尸身上,同样有这种气息。

人死七天之内,灵魂与肉身之间是互通的,姚婉儿的尸体变化,足以证明她的魂魄已经化为厉鬼。

张春生会出现在棺材里,十有**是被姚婉儿所害。

姚婉儿刚死不久,实力不足,才让张春生侥幸留下一条命。

如果没有旁人干涉,张春生今晚就会死在姚婉儿的手中……

我仰头看向蟒灵,身子不动,神魂传音道:“此人作恶多端,有今日下场是罪有应得,你强行救人,只会自损因果。”

“我在此劝你一句,休要给自己徒生事端!”

蟒灵听到我的声音后,一双浑黄眼珠直直盯着我,旋即从房梁倒吊着脑袋,吐出的舌头几乎抵着我的额头。

陆鹤鸣伸手要掏家伙,被我按住了手臂。

蟒灵这么做,无非是吓唬我,不想让我多管闲事而已。

我抬起巴掌,朝着它脸上轻轻一拍。

砰——

蟒灵庞大身体倒飞出去,狠狠撞在墙壁上,屋子里的人只觉得一阵邪风吹过,家具有些晃动。

自修成道心无畏以后,我的气息内敛,蟒灵从外表瞧不出端倪。

一巴掌下去,蟒灵大概知道了我的斤两,化作双目狭长的中年男人,向我虚拜一礼,撂下句,“小仙告退”后,狼狈逃窜出门。

正跳大神的老妪猛的睁开双眼,神情肃穆的将工具收起,“我家仙人不敢管你们的事,钱我不要,你们尽早准备后事!”

说完,老妪起身匆忙要走。

我将老妪截在门口,抱拳拱手问:“前辈尊姓大名?”

虽说老妪修为不高,但浑身散发着一股祥瑞之气,足见平日里行善积德,资历足以被我称呼一声“前辈”。

“孤寡老婆子没名没姓,叫我神婆就行。”

“神婆,请问您在北极村居住这么长时间,有没有听过‘雪女’这个名字?”

忽然,神婆神情一滞,目光看向了敞着的仓库门里,突兀摆放的棺材。

神婆将我推开后,匆忙跑到棺椁旁,翻开姚婉儿的眼皮看了一眼,吓得闪电般缩回了手。

“这……这小姑娘是冻死的?”

我平静声道:“是。”

“已经两个了……”

神婆喃喃念叨了一句,神情惶恐的道:“小伙子,你千万不要再说那两个字,否则下一个死的就会是你!”

我不由得愕然,“哪两个字?”

“就是……哎——”神婆怅然说道:“如果你们是外乡人,就尽早离开,越早走越好,不然就得永远留在这里。”

最后一声落下,神婆仓皇逃也似的离去。

陆鹤鸣挠了挠后背,“兄弟,我咋感觉这老婆子说话,有点渗人呢。”

作为修行萨满教多年的人,神婆已经有了些窥探吉凶的能力,因此才面露恐惧,神态慌张。

她刚才出门时,我从她的脸上,分明看到了必死之相!

倘不出我所料,她明天晚上必死无疑……

回到屋里,郑泰还在用雪搓张春生的手和脚。

我向刘二龙吩咐说:“去给我找一根针来。”

“你要那玩意干哈?”

我指了指张春生,“救他的命。”

还没等刘二龙反应,郑泰就从袖子里掏出一枚钢针,“您看这个成吗?”

钢针既粗又沉,藏在袖子里分明是暗器!

果不其然,刘二龙看向郑泰的眼神中,带着些不对劲。

“刚好。”

我接过钢针后,将自己的指尖刺破,而后直接插入刘二龙的天灵盖。

“你干什么!”

郑泰勃然大怒的从靴子里抽出匕首,我将钢针拔下后退两步,张春生忽然坐起身,大口喘着粗气。

“妈……妈的,憋死我了!”

郑泰手一哆嗦,匕首当啷掉在地上,搂着张春生豆大泪水滚落而下,“大侄子,你差点没把我们给吓死!”

“行了,我还需要后续的治疗,你们都出去。”

露了这么一手,郑泰对我格外敬畏,赶忙带着俩小矬子离开。

众人走后,张春生脸色惨白,一副惊魂甫定模样忐忑道:“多谢你救我一命。”

我冷声道:“就算现在能救你一命,过了今晚你也必死无疑。”

张春生吓得打了个寒颤,“为什么?”

“因为她还会来找你。”

一语道出张春生的病根,他才知道我的厉害,登时噗通一声跪倒在我身前,“大师,救我啊!”

“我只能帮你。若说救,还得是你自己。”

“只要大师能救我性命,杀了女鬼,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很好。”

我满意的点了点头,语气放缓和了些询问:“姚婉儿刚死不久,还不足以将你从房间拖到棺材里。”

“昨天晚上,你为什么要打开棺材?”

“这个……”

张春生神情尴尬,吞吞吐吐始终不愿说出实情。

陆鹤鸣嘿嘿一笑,拍了拍张春生的肩膀,“兄弟,咱都是干绿林勾当的,那点不脏不净的事,说出来没谁校花你。”

张春生神色微变,“野鸡闷头钻,哪能上天王山!”(你不是正牌的。)

陆鹤鸣拍了拍胸口:“地上有的是米,喂呀,有根底!”(老子是正牌的,老牌的。)

“甩个蔓。”

“一脚门(姓陆),后头俩字鹤鸣。”

张春生再度试探,“西北玄天一枝花,天下绿林是一家。”

“西北玄天一朵云,乌鸦落在了凤凰群!”

张春生眼前一亮,哈哈笑着和陆鹤鸣来了个熊抱,“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识自家人。”

这俩人说的,我一句也没听懂,值得庆幸的是,张春生总算信任了我们,并将姚婉儿的事,向我们和盘托出。

姚婉儿原本是川西人,张春生流窜作案时,以家人性命作要挟,将姚婉儿掳来剧团作戏子。

四个月时间里,姚婉儿被百般凌辱。

来到东北以后,姚婉儿看中了这里地势复杂,于是在一个暴雪的夜里,从山坡滚落而下,侥幸不死逃入我们最初进入的饭馆中。

姚婉儿在饭馆躲藏的时间里,一直警惕着张春生等人。

她生怕张春生会找到自己,于是夜晚冒着茫茫大雪逃跑,最终又累又冻,昏死在了路上。

雪女见姚婉儿可怜,将她回了饭馆。

可惜,雪女本身是冰雪中诞生的妖物,姚婉儿也冻死在了路上。

次日张春生来找,带走了姚婉儿的尸体。

至于张春生出现在棺材里的原因,是因为他贼心不死,邪念炽盛,这才正中下怀,被姚婉儿的阴魂所害。

在叙述过程中,张春生一副眉飞色舞模样,丝毫看不出有半点歉疚。

“两位兄弟,如果姚婉儿还活着,我肯定借给你俩玩两天。”

“你们是不知道,这妞有多给劲……”

见我闷声答,张春生一拍大腿,“我差点忘了,天赐兄弟已经搞上了四楼的小娘们,她的模样和姿色,比姚婉儿可……”

我厌恶打断道:“想要消除你身上的业债,我有一良方。”

“啥办法,兄弟说来听听!”

“趁着天色还早,你去村里买一柱松香,入夜三更时,将香炉放在床头燃起。”

“另外,去扎纸铺子买一件纸做的寿衣穿在身上,盖的被子必须是白色,不能带一点红。”

“临睡之前,喊一口土在嘴里。撑过一夜,你就能超脱。”

张春生忐忑道:“兄弟,你这安排,我咋感觉有点瘆得慌呢?”

“听与不听,你请自便。”

张春生赶忙赔笑:“自家兄弟的话,我哪能不听呢,我绝对按你说的去做……”

“那就快去准备,这种天气里,置办东西得要不少功夫。”

张春生抬腿要往门外走,还没等出门,他又折身回来,面上带着阴邪笑意,“天赐兄弟,四楼的小娘们,你啥时候能借我玩两天?”

我淡笑道:“明晚。”

“那咱就一言为定!”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