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西贺记 > 第一章 夜雨听神

西贺记 第一章 夜雨听神

作者:天接水 分类: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20-11-16 06:41:25 来源:纵横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云府紫怡园帐房内,药香弥漫,药女们来回穿梭忙个不停。“周妈,你不要等了,少东家出去购药了,一时回不来”,一名药女向一名中年妇女道。

这名中年妇女穿着青布大褂,虽旧了点倒也干净,就是有点拘谨,“不急的,不急的,反正家里也没什么事”。

“你倒不急,没看见府里今日里出了大事吗,这会子一点也不能出了差错”,药女道。

中年妇女象做错了事的小孩,左手不停搓着衣角,右手拿着一包油纸包的东西,“医师,请你转交给少东家呗,我家那个。。。。。。”

“你家小平子不是调回紫怡圆了吗”

中年妇女讪讪道:“亏得少东家帮衬,这是东家小时候爱吃的桂花糕”

“东西放这吧,我去忙了”。

“那就麻烦您转交了”,周妈把礼包放在八仙桌了,又不放心地按了按,她也没值钱的东西,这可是她花了三天功夫做的,她知道东家也不缺钱,好在她手巧,她的手艺可是街坊弄堂里数一数二的。

周妈出了紫怡园,穿过长长的游廊,走了东门侧门,老远就听见大批人喊马嘶声,“莫非出了什么事?”,心里想着急回家。

鸡鹤山在明州并不算多高的山,甚至有点矮,但由于是云家的内山而出名,在法律上是云家的私产,经过几百年的经营,依俯云家生活的人们围绕鸡鹤山形成了外府。周平躺在鸡鹤山面向南的山坡上,“还是家乡好”,他深深地嗅了下春天的野菊花。

金色的阳光洒在开满野花的山坡,山脚下碧绿的大明江奔腾而过,周平此刻幸福而激动,两年间他做了无数次的梦,回到了鸡鹤山,就象现在这样躺在山坡上。

才两年就使得他近乡情怯,爹走得早,母亲含辛茹苦把他和妹妹扶养成人,不知老妈身体可好,小妹长高没有,热切地想着便动了身。

山坡下一个小镇名为卧龙镇,周平的家便坐落在镇周围一个村落。从鸡鹤山到村口有一个山神庙,小时候经常和伙伴们在那游玩捉迷藏。

庙的样子没变,不过两年没见又破旧了些,周来不禁有些感慨,庙门口一个流浪汉半卧在那里,衣衫褴褛神似可怜,头发有些花白。周平不禁动了恻隐之心,从怀中摸出几个铜钱扔在那流浪汉面前。

正要离去,那流浪汉用微弱的声音道:“我腿已瘸不便走路,小友好人就做到低,帮我买几个馒头来”。

周平为难道:“大叔,我两年远在他乡,正要急着赶着回家。。。。。。”

“罢,罢,罢,我这种人死了倒好,不用小友可怜”,说着那流浪汉把地上铜钱捡起扔到周平脚下。

“你”,周平恼道:“这年头当真好人做不得”,捡起铜钱便离去。

走在半路上,周平不禁回头望了几眼,想起这两年在塞北矿山辛劳,又想自己不遇见罢了,遇这等事不管心中总有一疙瘩,便到镇上买了一些花生馒头和一点卤肉。本来一路向南便可回到村落,这向东到卧龙镇再折返山神庙来回近两个时辰,天色已惭晚。

到了庙口,只见那流浪汉在地上双手刨着什么,走近一看是把蚯蚓往嘴里塞。周平又恶心又可怜,把一大油纸包食物扔在地上,“老丈,嚅,不要吃些恶心物了”。

“老丈?”,流浪汉道:“哎,来这世上才二十年,居然被叫老丈”,说着撕开油纸包大吃起来。

周平心想这人心智已疯,自己也做到仁至义尽,便要急着回家。刚走出庙口,夜空几道闪电,这夏天的雨说来就来,周平不禁恼道:“今天真倒楣”。

“哈哈,小子,反正你一时也回不了家,不如一起吃呗”,那流浪汉看了他的窘样道。

不说罢了,这一说倒真有点饿了,反正自己花钱买的,便也不客气抓起卤肉,“叭”地一下流浪汉打了下他的手,:“不知道尊敬老人么”,把一个馒头扔给他,周平嫌他手脏没要,拿另外一个干净的。

“和他吵不值得,这一吵我这好事便是坏事了,我忍”,周平心想着。

“倒是一个好苗子,可惜了”,流浪汉吃饱喝着了道。

周平不理他,闭目养神只等雨停回家。

那流浪汉掐指装模作样算了算,:“算来也是这几天,我将遇贵人,难道是这小子”。

周平终于忍不住,便讥笑道:“你快要饿死了,我买了食物来,自然是贵人”。

“太极未分,混而为一,是为太一。气之始也,清浊未分,是为太初”。

周平一震,“老丈,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关你屁事,你刚不理我么”,流浪汉道。

“好,好,说了几句三岁小儿都知的行气决便了不起么”。

“无知小儿,看你模样也不小了,再不筑灵便迟了”。

周平心中大阂,“老丈,你怎知我还未开灵,难道。。。。。。”。

“难道什么,我要是灵士,还治不好腿瘸么”,流浪汉咂叭下嘴,“灵者,神形仪态都不同于常人,一看便知,你们这乡下地方非要自己是灵士才能感应出对方,真是土鳖”。

“呵呵你口气倒挺大的,我问你,你腿怎么瘸的,不是有本事么”。

“我腿是自己砸瘸的”。

“疯了,疯了,我会信你么,这世上还有自己把自己弄瘸的”。

“我不但要把腿砸瘸,还要把眼刺瞎”,流浪汉不屑道。

周平这回脑子真跟不上回路了,“我就问为什么,为什么,难道你真的疯了么”。

“我虽现在不是灵士,但天心算还可以算,不一定准,我等了二十年,也算了二十年,天心算很难,十年一周期,第一个十年没来,便为天遣,我便砸断了自己的腿,不砸必反唑。现在是第二个十年,再不准便要刺眼”,流浪汉漠然道。

周平道:“我不懂,我有点糊途,你到底等什么,等贵人么,难道我是你的贵人?还有,你那个什么几八天心算,算不准就算不准了,还天遣,你以为你谁啊?”。

流浪汉瞥了他一眼,:“跟你这种小白说了有什么用,也是看在你送的食物份上”。

“你的意思你是高人喽,你咋这么大岁数还未开灵,我虽然也不小了,不过今年才十七”,周平讽刺道。

“十七了?还好意思说,想当年老子十一岁就开灵了。。。。。。。”。

周平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激动道:“你是说,你曾经是个灵士?”。

“咳,咳,说走漏嘴了”,流浪汉心想,便回道“我是天生石脉不能修练,但我的家族是个修道家族”。

“哦,看不出,那你家族怎么不管你了,还有天生石脉是什么东西”。

“能不能一个一个问,石脉也就是闭脉,说了你也不懂”。

周平心想,这人倒不也不象装的,虽说有点疯颠,但举止谈吐从另外一个角度又象个高人,前提是他说的话是真的。

“还请教老丈高姓大名”,周平心思也活络起来,不似先前轻似之心。

“老夫姓祈,名山”。

“祈山,这名字好,霸气”。

“你小子,一听说老夫是修道家族出来,想拍马屁吗,现在来不及了”。

周平这点小心思被他看出来,不由恼怒,“你了不起吗,要不是我今天照顾你,你恐怕都活不到明日了”。

“好,一码归一码,一恩归一恩,我传你一篇行气决,你开了灵咱们两不欠”。

“老祈”,都叫老祈了,周平讶于自己的拍马屁,“云府知道吗,咱们坎南明州最大的修道家族,我的行气决就是云府的,练了三年了都没开灵”。

“你是云府什么人?人家会给你什么好功法”。

这倒也是,云府自己本门心法是不外传的,因为自己母亲做过云府支系子弟的奶妈,靠这关系求来了一杂本心法。周平道:“老祈,难道你这心法有什么不同之处?”。

祈山不耐烦道:“想当年。。。。。。,不说了”,然后又道:“谁教老子不能赌,就怕你是第二个十年的引子”。

周平听不懂他说的话,只是心想:“估且试下,不行还回头练云府那本心法。

“太极未分,混而为一,是为太一。气之始也,清浊未分,是为太初”,祈山道:“跟着我念”。

“老祈,我那杂本心法开头貌似也这意思”。

“那你说说啥意思”。

“太极未分是指天地未开时,灵气化为元气之前也是指气之始也”

“嗯,你知其一,还不知其二,太一是开灵前第一阶断,太初是第二阶断。太一具体到人,当人的神和**不能分离,神也就是意识,不能单独引气入你的肉身。天地间的灵气是清浊未分,必须用你的神来分辩,当你感应到天地之灵就到太初”。

周平这几年一直是自己琢磨,并无人指点,经祈山讲解有豁然开朗之感。

“我这篇心决名为静心决,天地人黄,为地级心法”

“那还有天级心法吗”,周平道。

“你那杂本心法连黄级都不是”,祈山气道。

周平心道:现在听你牛X,开不了灵看你怎么说。

周平跟着祈山念了一遍静心决,之后被要求重述一遍,错了不少,祈山也不急,不停反复要求周平默述,只到最后完整无误。

“明天我再跟你讲解吧,晚上回去再多默念几遍,我也要休息了”

周平一看夜色已深,本想在庙里讲究一晚,终敌不过思乡情切,便在庙里胡乱找了几根枯棍绑在一起,点了火石,好在山神庙是儿时熟悉之地,回家也是轻车熟路。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