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鱼渊 > 第二章 羔羊

鱼渊 第二章 羔羊

作者:鱼肆 分类:武侠修真 更新时间:2020-11-16 06:41:31 来源:纵横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杨老先生说,因材施教,有教无类。说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都是放屁的话。所以私塾里的女孩们也可以一起之乎者也。只要他们爹娘愿意送过来,杨先生都愿意教。

十一二岁,多好的年纪啊。

罕见的雪暴持续了五日,屋外的雪累了有二尺余厚,没过膝盖。苏季同王六等乡里,在北坡的“忠厚冢”铲出了一片空地来,各自拿着锄头,奋力挖掘。好在这里终年少雨雪,沙土地里,没有潮湿的水汽,很好挖掘,但也还是让苏季等人出了一身汗。

泽安等一众学子,各个身披麻衣,一个个小黑脸都早已泣不成声。

信里的嘱托,沉甸甸的。

鹰击长空,鱼翔浅底,苏泽安。走出去。

—————

冬雪消融,万物更新。

威县是武州的大县,瑞龙堡是威县的大户,因为朝堂之上有肱骨大臣,加上堡主王庆丰在乡里乐善好施,颇具名望。威县县令何旭也是对堡主王庆丰客客气气礼让个三五分,三年五年下来,竟成了至交好友。

前几日突然收到王庆龙的请柬,原来是堡主嫁其小女,县令何旭便备齐了厚礼,就去了瑞龙堡上。

威县上下三千户人家,有石羊大河流经,农商繁荣,牛羊成群,是武州有名的大县。瑞龙堡主宽厚亲民,威县县令也明察秋毫,是个青天大老爷。

茶馆里,街巷上,堡主嫁女这件事已经沸沸扬扬,瑞龙堡门庭若市,都是前来道贺的乡里,那管家老翁拱手谢过乡里,手里拿了几串铜钱,就往道贺的乡亲兜里塞。阔气。

只是堡里的堡主,王庆龙一脸愁容,王庆龙四十来岁,膝下无子,只有两女,大女儿王芙,花容月貌,远嫁京都姑臧城,算是投奔了他的那庙堂上官居一品的胞弟。小女儿王蕖素有才学,温文尔雅,深得王庆龙的欢喜,舍不得啊,舍不得。但一想到这姑爷,王庆龙的又开始头疼。

思来想去,这又叹了口气,听到外面传报,县令何旭前来道贺,王堡主连忙起身出门迎接。

“贵客登门啊,实在是有失远迎!勿怪勿怪。”王庆丰对那青天大老爷遥遥拱手鞠了一躬。

何旭一身青袍,拱了拱手道:“唉,王老哥咱谁跟谁啊,繁文缛节,不要也罢,还是恭喜贺喜,蕖儿要嫁人了,怎地如此匆忙,那女婿是何方才俊,赶紧引荐一下啊。你也知道我这县令穷,凑了薄礼,是送给蕖儿当嫁妆的,王老哥可别拒绝我对那丫头的一番好意啊!”

王庆丰是有苦难言,愁容道:“唉,先别看笑话了,快里边请,咱先喝两杯。”

何旭心中了然,果然是事出有因,蕖儿刚刚及笄,照理到了婚嫁年纪,但现在嫁女着实有些匆忙,王堡主是何许人,整个威县除了他县令何旭之外,再没有个所谓的“达官显贵”了,哪里还能有个年轻才俊,难不成是那个穷小子进京赶考高中状元了,草窝里飞出金凤凰了?是那东湖巷的张默,西渠的王磊?不对,就算放榜了,最先知道的也应该是他这个一县之长何旭。

何旭接过了王庆丰的酒盅,陪他小饮了几盏。但见他还没有要说话的意思,一直唉声叹气。便问到:“蕖儿在闺阁中?女婿几时上门?”

王庆丰又饮下一盅酒,眼里闪烁,便屏退左右,关上了门窗,道:“我那可怜的蕖儿,已经昏迷十个日夜了。那天杀的女婿,戌时日落便要上门……”

何旭完听,早已满头大汗。

子不语怪力乱神!

午时,宴席开始,王堡主豪气,大宴乡绅于威县百川村——确实有些远,靠近石羊大河,在县城的乡绅得跑去好十里路,但据说晚上还有花灯爆竹,烟火龙舟可以看看,再加上县令何旭亲自主持,可能王家姑爷就在百川吧,那个叫许璐的书生吗?难不成高中了?于是能跑的动的都去了,毕竟听说,但凡说几句恭贺的话,就能讨几串钱,说的好听了还能得几两碎银呢!这就相当一个小户人家好几个月的收成了!

——————————

苏泽安还在河道两岸牧羊,百无聊赖的数着十八,十九,十八,十九,怎么少了一只。苏泽安站了起来,看到一只小羊撅着屁股在河道的黄色稗草里悠然吃着,但离群有点远了,于是他慢慢摸过去,一把抱住了羔羊,等他回转过身,才发现南边的天空,已经和沙漠一个颜色了。

沙井村里有人拿木棍,敲着铁盆,大声的呼嚎,沙暴来了沙暴来了!

苏季立马掀开房门,顾不上刚刚下锅的稀饭,就往沙河方向跑。

飞沙走石,铺天盖地。狂风把小黑脸儿卷进了沙河,沙河浑浊,随着大风开始急流向北,沙河居然开始逆流!,苏泽安抱着小羊死不撒手,有一根逆流而上人高的浮木,砸中了苏泽安的脑袋,这是苏则安最后的一点记忆了。

——————

苏泽安醒了,他一只手里的羊也醒了,另一只手里有一杆黑黑的浮木,苏泽安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但早已风平浪静,落日余晖十分柔和,水很浅,也出奇的清澈,便忍不住大大咽下去几口河水,清甜,而且没有一点儿沙子,然后胃里又翻江倒海的,吐出了些泥浆来。有点呛到了,他想着等回去了,要带着乡亲们来这里打水,引水,以后,就不用再喝那混着沙土的水了。苏泽安打量四周,有些许建筑物,看的不是很清楚,他刚想抱着羊站起身来,突然听见有人谈笑。是一个青年,一个少女。

少女说道:“青哥儿,渊主说的话到底啥啥意思,完全没听懂,是鬼还是妖啊?”

青年道淡然道:“看看便知。”随即挥了挥手。提着少女就从岸上跳了下来。

少女瞪大了眼睛,似乎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一个黑脸少年,一只毛上全是沙土的羊。

黑脸少年刚要站起来,突然脚下一空,沙河依旧清澈,但变得碧绿如渊,似乎有无尽之深,又有游鱼空灵,小不盈寸,大如巨鲸,悠然自得。苏泽安还来不及有恐惧,先是那黑色浮木骤然沉了下去,再是一双脚踩在了自己头顶。然后地转天璇,只往下沉。

——————

瑞龙堡大门紧闭,堡中上下都去了那百川村看那灯会了,只王庆丰在自己小女的床前悲不自禁。

戌时。黄昏。瑞龙堡的前后大院,东西瓮城,南北厢房,前庭后堂,墙壁廊庭的某处,突然都显现出几张黄色的符箓来。

来了。

一阵黑风刮过中庭,逐渐凝聚成一个青年,手持折扇,身着皂袍。素履头冠,唇红齿白,仍谁也都要叫一声好一个俊秀的书生。

书生面有笑意,说了声:“老丈人,这可不是待婿之道呀。”便拿起折扇,手中掐了一诀,瑞龙堡上下张贴的符箓竟自燃起了幽绿的火光,顷刻之间化为乌有。

青年随手一抓,手里便多出几颗鲜红的心脏来,侧房里则响起了几声惨叫。原来是几个手持木剑的道人,怒目圆睁,七窍流血,桃木剑折,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青年将那心脏一口吞下,舔了舔嘴唇道:“呵呵,王老丈人,您怕是吃错了药,以我的手段,这五六个半吊子道士,不过是几只待宰的羔羊。留这里送死而已,不过早晚都一样,等月圆时,等吞了你女儿极阴之体,再去那几里地外,都生吞活剥了便是。”

正当他又往前走了一步,头顶突然出现了一只的羔羊!猝不及防之下,砸了他一身灰土。

咩~

青年吃了一惊,如此无声无息,到底是何方神圣。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