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综合其他 > 七门调 > 245、拜在石榴裙下

七门调 245、拜在石榴裙下

作者:想飞的鱼z 分类:综合其他 更新时间:2020-11-16 18:41:38 来源:九九九文学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凤青帆不是这样激进的人,以我对他的了解,即便是真的想要童心,也不会在第一次上门拜访的时候,就提出这样的要求。

我顿时眯起眼睛来,上下打量凤青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我倒是也想见见童心呢。”没想到坐在我旁边的柳伏城忽然也开口帮腔,眼神扫过凤青帆,似笑非笑的挑了挑眉。

柳伏城的态度让我更加看不懂了,这是嫌事儿不够大,添柴加火吗?

凤青帆笑了起来:“可以说,咱们是一起见证童心长起来的,可惜等他真正有出息之后,我们倒见不着了,白掌门将童心‘保护’的可真好。”

白少恒干笑了一声,说道:“童心的确是我的人,现在也正在庄园之中,见……到底是应该见大家一面的。”

说着,白少恒伸手,冲着半空中拍拍手,而就在他拍手的同一时刻,柳伏城已经从座位上一跃而起,刚劲有力的手掌冲着对面的凤青帆扼过去,餐厅的四周围,瞬间被黑衣人包围。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白少恒和柳伏城没有任何的事先商量,却配合的天衣无缝。

柳伏城掐着凤青帆,白少恒靠着椅背,嘴角勾起一丝嘲讽:“还装吗,凤无心?”

柳伏城伸手摸向‘凤青帆’的下巴,可摸了几次,什么都没摸到。

我心中大惊,柳伏城说道:“三个月不见。没想到你的功力又见长了。”

所以,根本就没有什么易容,眼前这个人,是凤无心,不是凤青帆,但三个多月前,他的脸明明不是这样的。

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庞,以及刻意的隐藏,导致我根本没有认出,眼前坐在这儿的是凤无心,而不是凤青帆!

是啊。如今的凤青帆,哪还用得着紧盯着童心不放呢?

当初在命运的转弯口,凤青帆的选择,虽然让他吃尽了苦头,但是苦尽甘来,走上了正路,得到了凤凰灵力,而凤无心才是一条道走到黑的那一个。

只有凤无心才会这样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童心。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他的胆子会大到这种程度。

我下意识的朝着四周看去,眼神转了一圈,又回到凤无心的脸上,隐隐的觉得不对。

凤无心不会不知道白少恒的厉害,他胆敢一个人走进白家庄园,这一点就让人有些匪夷所思,如今被控制住,却毫不反抗,平静的反常。

种种迹象表明,他是有备而来。

凤无心伸手点了点柳伏城的手戏谑道:“听说鼎鼎大名的柳九爷,兜兜转转两千多年,再次拜在了石榴裙下,甘愿回白家当条狗。我还不相信,今日一见,果不其然,九爷,在下佩服。”

柳伏城眉头一拧,手又往下陷了几分,压着凤无心的大动脉,说道:“我该怎么做事,你没有资格评判,先担心一下你自己的小命!”

“我?”凤无心挑眉,“你要杀我吗?你敢吗?”

凤无心说着,呵呵一笑,又望向白少恒,说道:“像只狗似的缩在狗窝里数十年,一手糟蹋了多少条无辜的性命,如今大言不惭的说要重振七门,引领五花八门重归正轨,白少恒,你他妈的真是恶心,明明做了b子,还要立牌坊,你的脸到底有多大?”

白少恒狠狠一拍桌子,吼道:“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来人,把他带去审讯室……”

“我看谁敢动我!”凤无心的眼神一下子凌厉了起来,冲着白少恒恶狠狠道,“不想后院失火,白少恒,我劝你好好跟我合作,把童心交出来,否则,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就凭你?”白少恒咬牙道,“送去审讯室!”

话音刚落,外面忽然冲进来一个人,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说道:“门主,大事不好了,后山……后山黑雾缭绕,四周藤蔓横生,整个后山被控制住了。”

白少恒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极其难看起来,凤无心得逞的奸笑:“怎么样,白少恒,我这份贺礼,你可还满意?”

从始至终,我像个局外人一般,坐在原位上,看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刺激对方,其实心里面有诸多的不解。

凤无心不会是单枪匹马杀进白家庄园的,这可以肯定,花翎是他的退路,而他之所以过来,是为了童心。

而所有人都告诉我,白少恒是个狠角色,手段一流,这又是在白家庄园,咱们自家的场子上,不管是从自身实力,还是白家庄园的总体实力,白少恒应当都是胸有成竹的,他不该这么激动。

此刻,白少恒却已经几次动怒,这就说明,凤无心这一出手,一下子便戳在了白少恒的肺管子上,让他疼了痛了,他才会这样的失态!

那么。后山到底有什么?是白少恒的把柄吗?

白少恒的脸色,在一瞬间变了几变,然后慢慢的平息下来,重新落座,嗤笑一声道:“在我的地盘上撒野,凤无心,你好样的!”

说着,伸手打了个响指,紧接着,骨笛声响起。

我立刻朝着骨笛声传来的方向看去,就看到前院屋顶上,站着一道身影。

但是这一次,骨笛吹响的音律,却是我不熟悉的,在声音响起来的那一刻,我的内心就跟着烦躁起来。

而凤无心一直吊儿郎当的脸上,也出现了细微的不适。

随着骨笛声的音律越来越急促,凤无心的脸色也越难看,柳伏城始终紧紧地扣着他,轻易不会放手。

“柳伏城,你放开我。”凤无心咬牙低吼,“难道你真的只想当一条白家的狗吗?难道你……”

“给我闭嘴!”柳伏城一声厉喝,手上猛地用力,我只看到有鲜血顺着他的手指溢出来。

凤无心嗜血的冷笑,忽然就吹响了口哨。

口哨声响起,屋顶上,立刻响起了悉悉索索的声音,下一刻,黑色的藤蔓直冲着前院的房顶而去,骨笛声戛然而止。

“小心!”我猛地从座位上弹起,一掌便冲着凤无心拍去。

同一时刻,凤无心张开做,伸出舌头。一根黑色的触角就那样从他的嘴里面伸了出来,冲着柳伏城的脸击去。

那根触角在伸出来的过程中,忽然从头部爆裂开来,变成了好几股,冲着好几个方向射过去,其中一条直冲房梁,一下子勾住,在我的手要拍上他的前一刻,从柳伏城的手中逃脱,勾着房梁一甩,将自己控了出去。

我连忙收势,害怕伤到柳伏城,但下一刻,柳伏城已经变成蛇身,冲着凤无心缠了过去。

凤无心的脖子上全是黑血,他到底是被柳伏城伤到了,但是脱离柳伏城的钳制之后,那些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眨眼的功夫,已经痊愈。

我心惊,凤无心竟然会这样强大的自我修复能力,除非是压倒性的攻击,或许是顷刻间让他失血过多甚至断气,否则想要真的拿下他,难度还是很大的。

我们之前就已经想到,凤无心和花翎已经不分彼此,凤无心的这些技能,都是来自于花翎,但我没想到,花翎已经把他调教的如此之好了。

黑色蛇尾缠着凤无心,一刻也不放松,数十个死士已经列阵。设置结界,将凤无心控制在了大厅里。

白少恒双手上下翻飞,手中几十个纸人呼啦啦的直往凤无心攻击而去。

但是,那些纸人的目标不仅仅是凤无心,就连缠着凤无心的蛇尾,它们也一样攻击。

我看着这一幕,心里很不好受,白少恒果然不是个东西,在他眼里,盟友这个词,低入尘埃。

你选择与我合作,就是我的门臣,就该为我出生入死。

在他心里,他是高高在上,一家独大的,又怎会在乎柳伏城的蛇尾是否会被误伤?

打斗还在继续,不仅仅是屋顶上,就连脚底下,都开始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越来越近,越来越大,随时都有可能破掉结界冲进来。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骨笛声再次响了起来,音律跟之前是一样的,只是很明显,吹笛人的法力受损,笛声爆发出来的杀伤力有限。

我听了一旬之后,便已经掌握住了骨笛新的音律,召唤出我的骨笛,放在唇边,一下子吹响。

音律与外面的那道骨笛声重合,空间之中,气流仿佛在那一刻都凝固了起来,悉悉索索声也变得杂乱无章起来。

可是,随着两道骨笛声越吹,配合度越好,我身体里面却无端的涌起一股躁动来。

那股躁动,我很熟悉。

我刚从白溪那儿醒来的时候,白溪就跟我说过,我身体里面还有一股孽力残存,孽力是可以清除、抵消的,在她那儿,绝大部分的孽力已经被清除了,但根还在,被白溪封印在我身体里。

白溪特地交代过我,说残存的这点孽力,需要我在长年累月积累的功德之中,慢慢化解,不是遇到特殊情况,是不会再被触动了。

可是,今夜的音律,却让我莫名的感到了那股孽力的躁动,连带着这三个多月以来,我毫无动静的小腹里,都有了异动。

我清楚的知道。那不是胎动,是两个小家伙被骨笛声惊扰了!

果然,这音律不对劲。

我立刻收了笛声,身体里的那股躁动很快便平复下去。

抬眼再朝着打斗的方向看去,就看到柳伏城、凤无心以及白少恒,三者之间的较量更加胶着起来。

凤无心的厉害之处,不仅仅在于他本身,还在于花翎对他的加持,如果柳伏城放开手脚跟他打,或许能相互制衡一段时间,再加上白少恒。拿下凤无心也不是不能。

但坏就坏在,白少恒出手,‘误伤’柳伏城的次数太多,本是二对一的战局,却生生的变成了三个人之间的痴缠。

我明白,我们刚回白家,白少恒这是趁机给柳伏城下马威呢!

这都什么时候了,白少恒还这样,让我心里窝了一肚子的火。

提起骨笛,重新吹响。

这一次的音律,跟外面的骨笛声不一样。是从白溪教我的骨笛音律之中选择的,吹响骨笛,逐步加大内力,试着去控制白少恒释放出来的纸人。

几次之后,我已经抓到了要点,几枚冲向柳伏城的小纸人,在逼近他的那一刻,瞬间腾起一股火苗,烧成灰烬。

白少恒猛地回头看向我,满目赤红,似乎对我的行为很不满。

我却不以为意,一边吹着骨笛,眼神一边挑衅的对上白少恒射过来的眼神,毫不退缩。

从一开始,我和柳伏城回来,就没有想过要真的服从白少恒,我们是合作关系,不是领导者与追随着的关系。

如果有可能,我们是有拿下白少恒,稳固七门的决心的,又岂能任由白少恒这样算计柳伏城而无动于衷?

他想给我们下马威,而我们同样的,也不能让他好过。

眼下这种形势,内乱是最要不得的,他白少恒在自己的地盘上有恃无恐,那也别怪我们鱼死网破!

白少恒估计没想到我们的态度会这样强硬,我用骨笛控住了他部分的纸人,抵消了一部分外面骨笛声本就越来越弱的法力,大厅四周围那股悉悉索索的声音,一下子变大,整个结界隐隐有被攻破的危机。

白少恒收敛目光,掐诀念咒的手势却已经变了,所有飞出去的纸人,全数冲着凤无心而去。

我收起骨笛,一手撑着桌角,急喘了几口气,伸手摸向小腹,怀孕对我的影响看来的确有点大,内力消耗比平时快很多,爆发力可以,但不适合持续作战。

白少恒和柳伏城一致对外之后,凤无心一下子便落了势,节节败退。

眼看着白少恒即将再次拿下凤无心的时候,地面忽然震动了起来。也不知道哪来的黑气,渐渐地笼罩住大厅。

按道理来说,整个大厅都在结界之中,不可能被这股邪气侵染,所以,黑气应该是从内部升腾起来的。

就在我想要一探究竟的时候,包围着大厅的结界,一下子被打开,凤无心瞬间冲了出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白少恒一句话都没有,追着凤无心飞了出去。

我抬脚刚要跟上,柳伏城一把抓住了我,冲我摇头:“别追了,你太爷爷必定不会希望这个时候我们跟过去的。”

“为什么?”我问,“难道不追凤无心了吗?”

柳伏城摇头:“小白,你还没看出来吗,刚才的结界是谁打开,放凤无心离开的?”

他这么一提醒,我这才意识到,结界不是从外面攻破的,而是爷爷自己打开的。

“他为什么这样做?”我怒不可遏,“这是在玩我们吗?”

“他只是被抓住了软肋罢了。”柳伏城说道。

“后山。”我终于抓住了问题的节点。“刚才的震动,是后山出事了,后山的秘密,看来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多。”

“万变不离其宗罢了。”柳伏城背着手,望向门外,叹了口气,说道,“以前咱们的目光,还是太过短浅,被遮的严严实实的。”

“我们曾经分析过的一切,全都是围着你爷爷为中心展开的,可是我们谁也没想到,你爷爷的背后,还有一个太爷爷。”

“所以当初我们分析的关于后山的秘密,现在直接适用于太爷爷,对吗?”我回想道,“爷爷能活着,是太爷爷一手操控着的,而太爷爷在做这一切的时候,并不真的是为了爷爷这个傀儡,而是为了他自己。”

后山那个山洞里,那股莫名其妙的尸臭味,像是随风再次钻进了我的鼻孔,刺激着我的嗅觉一般,让我忍不住干呕了两声。

柳伏城立刻走过来帮我拍了拍背:“孕吐反应还是这么重吗?”

“不是,只是想到一些东西,有些呕心罢了。”我拍拍胸脯,然后问道,“柳伏城,你说我们选择回来与白少恒合作,是不是一个错?”

“游戏刚刚开始,这就打退堂鼓了?”柳伏城说道,“从刚才的打斗中你也可以看出,白少恒根本没有太过在意他在我们眼里的形象,他跟你爷爷不同,你爷爷没有足够的底气,对待我们,多少有些遮遮掩掩,而白少恒要的,只是绝对的服从。”

“后山的秘密,是他的软肋,却不是他的丑闻,就算我们现在跟过去,撕开他的真面目,也不会让他感到半分羞赧,小白,你明白吗,我们只能硬着头皮上。”

是啊,白少恒根本就没想过要遮丑,而我们需要的,也只是让他做一个领头羊罢了。

算是各取所需,现在我们哪一方跟对方找茬,其实伤害的,还是我们自己。

我们没有去后山帮忙,留在大厅里等了一会儿。

我忽然想起了柳伏城被纸人攻击的事情,看了一眼他的腿,关心道:“你的伤没事吧?”

“只是皮外伤罢了,没事。”柳伏城说道,“但你倒是让我刮目相看,竟然能压制白少恒,用笛声控制他的纸人,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

我张口就要回答这个问题,身后,大厅入口处,白少恒的声音冷不丁的传来:“的确让人刮目相看,咱们家失传已久的绝学,竟然重现于世了……”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