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剑风休戈录 > 第四十一章 别皇城漠上夜话

剑风休戈录 第四十一章 别皇城漠上夜话

作者:风止烟雨 分类:武侠修真 更新时间:2020-11-16 20:41:48 来源:纵横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马队旖旎向前行进了半里地,皇城方向城门大开,在厚重的号角声中驰出一大队人马,皆是白马银铠,手中擎着流云旌旗和亮银长枪,远远望去威仪而庄重。

银铠骑兵远远向着马队驰来,隆隆疾蹄掀起滚滚黄尘。

剑侯单拳一立,示意身后马队停下。

相距不到十米,骑兵队列队停下,为首的盛装骑士单人匹马近到剑侯身前,摘下头盔,翻身下马单膝跪曰:“属下颜展,特奉吾皇之命,率御骑卫前来迎接侯爷进城。”

“知道了。谢吾皇。”

剑靖仇骑在马上,朝着皇城的方向双手在心口处抱拳一揖,算是拜过了。

“你先等着,容我交代两句。”

“是!”

剑靖仇策马来到中队招来桃不言和莫声,商量道:“皇城既到,西行的事就仰仗二位了。”

“哪里,哪里,侯爷请自便,在下必定不辱使命。”

“莫某必定全力协助好桃掌门,请侯爷放心。”

桃不言和莫声私交本就不错,仍是向对方投去感激的眼神。

“二位如此上心,剑某代朝廷感恩戴德。请了。”

“侯爷请!”

剑靖仇抱拳别过二位,又拔马奔回马队前部,登高大呼:“诸位,剑某这就要领着四名小友前往四将英灵院,接下来的路就不便再陪,我们就此别过了!”

“好的!剑侯保重!”

“保重!”

……

众人皆客客气气地辞行道别。

“我们走咯!”

剑侯原地兜着马,向着风承宗等四人招呼道。

风承宗赶紧应了一声,转头又对着辰临风别道:“风弟,为兄这就告辞了,你一路上多保重,两年后你我兄弟再会。”

辰临风拉着风承宗的手不舍道:“你我相见恨晚,小弟我恨不得随兄而去,奈何事与愿违,只好等两年后再聚了。”

“来日方长。这个东西你留下。”

“什么?”

风承宗从马背上取下一个朴素的锦袋,递到了辰临风的手中。

“这是鹰前辈给我的五彩聚元参,说是本次胜出的奖励。我吃不惯这个,就送给你了,可不要嫌弃。”

“哈哈,贤兄美意,那小弟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辰临风也不推辞,将锦袋捏在手中掂了掂,想起之前为了这东西差点送了几条人命,现在兜兜转转了一大圈,这宝贝还是回到了自己的手里,真是世事难预料。

“谢了,承宗兄。”

“小事一桩。等下次见面我请你喝龙心月!”

“哈哈,那我可就好好等着啦。”

“好!保重!”

风承宗激动地扭住马缰,马儿喘着粗气来回转着圈儿。

“青山不改!”

“绿水长流!”

辰临风抱拳目送义兄。

风承宗仰天豪笑数声,策马扬鞭追随剑侯而去。

剑侯身侧,裴义留念地看了一眼马队,不经意间又瞧见了师弟,木然的神情中看不出是喜还是悲。

“裴义师哥……”

曾经情同手足的两人终究没能作最后的话别,只留下孤零零的辰临风委顿地坐在马上,痴痴地目送大师兄转身随剑侯而去。

“尊上,回去吧,鼎州到了。”

梁红月向着富雪斋恭敬地说道。

“唉,我知道终须一别,但我就是不放心,想多送你一程。”

“尊上,我们回去吧,红月会照顾好自己的。再说了,四将英灵院和御宝堂都在鼎州,相距并不算遥远,就算有事也随时可以照应到。”

寒玄忠也在一旁劝道。

“好吧,好吧,我们就此别过了。你跟着剑侯凡事要小心谨慎,如果吃不了苦就赶紧回来。”“好的,尊上。红月记下了。”

富雪斋仍然不放心,皱着眉头思来想去,猛地将折扇往脑门上一拍,“奥,对啦,差点忘了!玄忠,快将我的那个金丝包袱从车上取来!”

“是。”

寒玄忠奔到后方马队,从御宝堂的马车上取来了一个金灿灿的包袱。

富雪斋将包袱交到梁红月的手上,千叮咛万嘱咐:“红月啊,这包袱里放了一些银两和我收集来的上好丹药,需要时尽管拿去使,哪天不够了就给御宝堂捎个信儿,我第一时间派人再给你送去。”

“谢尊上。”

梁红月恭敬地接过包袱,里面金器瓶罐碰撞得叮啷作响,颇有些沉重。

“走吧,尊上,北方的商队估摸着也回来了,还等着您回去拿主意呢。”

寒玄忠提醒道。

“唉,这一天烦心事儿可真的多。罢了,我们这就去北路分堂。”

“遵命。”

富雪斋临行前还不忘向剑侯托付了几句,这才在寒玄忠等一众弟子的簇拥下坐上马车,向着鼎州东北方向去了。

“起!”

御骑卫排好阵型,整齐地行进在最前面开道。剑侯等人则在一众家丁的护卫下鲜衣怒马地跟在后面,号角和旌旗遮天蔽日。

离皇城愈近,离家也就愈远。风承宗和梁红月二人一步三回头地看着身后渐行渐远的马队,心绪好像被一根无形的线在不断拉扯,久久不得宁静。

尘土散去,马队这边,众人也都满腹心事地看着远去背影,迟迟不肯转眸。

“两年呐……两年之后又将是怎样一副光景?哎,且寄身天涯,来去随风吧。”

望着远处的黑点,辰临风拨转马头,重新回到了马队中。

由于时间紧迫,众人并没有进城休整。桃不言在莫声的协助下迅速整饬了马队,众人又继续向西赶路。

接下来的半天路程里,天涯殿陆程风、栖霞宫郦阑珊、九旗堂熊九璧、牧云宗牧天威、影宫段天昊、云隐宫柳逍遥、雾沙派毕齐玉等人也先后和马队分道扬镳,各自还家。

随着众多门派的离开,之前还浩浩荡荡的马队急剧缩减至数百人,也没了之前热闹喧嚣的气氛。马队继续向着西方行进,不知不觉间已经出了鼎州地界,步入了府州。

气候渐干,眼前景色也甚是荒凉。接天一片,全是散乱的黄沙和低矮的山丘,没有大叶植被的遮挡,烈阳更是肆无忌惮地炙烤着大地,温度仿佛也高了许多。等入了夜间,白天炽烈的温度又骤然下降,众人冷得瑟瑟发抖,赶紧从随身行李中找出一切能御寒的衣物披在了身上。

府州的大地是荒凉贫瘠的,让人却步。府州的星空却又是繁盛璀璨的,引人着迷。马队寻了处小湖,扎营生起了篝火。

辰临风身上裹着从别处借来的厚皮斗篷,手里拿着干饼,一边索然无味地嚼着,一边出神发呆的看着眼前跳动的焰火。

在他身边坐着几个其他门派的年轻人,大家伙都是第一次出远门,无一不是伤怀地低垂着头。

“诶,你们说还要走多久才能到阿克塔雅联盟啊?”

开口问话的是个姐姐一般的邻家女孩儿,名叫苏薇,看着很是恬静,眸子异常清澈。

武廉往火堆里添了些柴火,叹气地答道:“那还早着呢。见着希望山脉可能都还要三天,要到联盟的话就不知道还要多少天了。”

“啊?这一路跋山涉水,也不知道阿克塔雅联盟是个怎样的景象,不会也如此间这般荒凉吧?”

“切!如果也是这个孬样,那小爷我可是保不齐要跑路的。”

嚣刿从脚边扯了一根杂草,掰断了茎秆塞到了齿间当牙签用。

苏薇将手中的干饼掰成了两半,递向双手托腮的宗凝,轻声问道:“凝妹妹,你不饿吗?从扎营后就没有见你吃过东西呢。”

“哦,谢谢。”

宗凝回过神来,接过苏薇手中还热乎乎的半个饼,感激地挤了一抹微笑。

“凝妹妹,你不会是想家了吧?这才离开几天,后面时间可还长呢。”

武廉见宗凝神不守舍,拿她开起了玩笑。

“没,没有。我只是人有点儿不舒服,可能是不太习惯乘坐马车。”

宗凝轻轻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没精打采地回答。

“那姐姐你明天就不要坐马车了,和我们一起骑马吧,透透气会好很多。”

步少堂大口咽下第七个干饼,好不容易有空开口搭话。

“嗯,兴许你说的是对的。”

宗凝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脸色苍白,看样子好像是晕车了。

“你这小子也是奇葩,好端端的鼎州皇城你不愿意去,非要跟着我们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吃苦受累,也不知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我还是头一回见你这种严格要求自己的人,佩服!”

武廉说着由衷地向步少堂竖起了大拇指。

“诶,我说,你该不会是看上这小白脸了吧?”

嚣刿嘴里叼着草根,一脸坏笑地看着步少堂和辰临风。

“你,你别胡说!”

步少堂刚兴致盎然拿起第八张饼,正要下口,听嚣刿这么一说,立马急了,脸和脖子一下子全都红了个遍。

“你别理他,他逗你玩儿呢。”

辰临风笑着看看嚣刿,淡淡地说道:“叫啥不好,非要叫‘小鬼’。”

“你!我叫‘嚣刿’,不叫‘小鬼’!”

“怎么?轮到自己被开玩笑就不乐意了?”

“你……”

嚣刿将口中的草根拔出来,一时又想不出该如何反驳,只得又将草根又塞了回去。

“嘿,还是你厉害,说得他哑口无言。”

步少堂凑到辰临风跟前,小声说道。这才心无旁骛地将手中的饼送入口中。

辰临风呵呵一笑,看着步少堂大快朵颐的样子,心中却是在想,这小子着实奇葩,个儿不大,吃得却比谁都多,当真是个狠人哪!

“够吗?不够的话我这个也给你。”

辰临风说着又将自己手中的饼递了过去。

“谢谢啊!”

步少堂可一点不客气,当仁不让地一把抓了过来。

围坐在一旁的苏薇和宗凝都不由自主地将辰临风和步少堂两人看了又看,偷偷地笑了起来。

这一笑似乎还缓解了头痛,宗凝从篝火旁端起早已煨热的水盅,捧在嘴边小心且慢慢地嘬了一小口,顿感全身舒畅。没有什么比在寒凉的夜里来上一杯热水更舒服的了。

宗凝将水盅捧在手心,边喝边默默看着辰临风,听着武廉等人漫无目的的交谈,长夜也就不再漫漫。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