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神明传说 > 第七章监狱悬案

神明传说 第七章监狱悬案

作者:心神无心 分类:都市言情 更新时间:2020-11-16 20:41:50 来源:纵横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北郊的监狱主体是一个正方体的巨型建筑,建筑表面可以看到有一排排的小窗口,而且墙体漆黑。

围绕着这个建筑的是一圈至少高达三米的墙,墙顶是螺旋行的带刺铁丝,一扇看起来厚实的钢铁大门朝北,大门紧锁,没有其他的出口。

只有围墙的四个角里有灯,其他地方都是一片漆黑,张庆普大体看了看,循着公安局电脑上记录的信息,他看向死刑和无期所在的区域,龙翼的扇动放缓下来。

此时此刻,下面的监狱里还有人没睡,这是一个混合的牢房。

被判了二十年的老许仰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他的旁边是无期徒刑的李某。

真实的监狱中并不会存在电视电影中那种情形,但隐晦的阶级分化还是有的,分化的标准理所当然的是武力。

“老许,你不觉得韩布那小子有什么问题?”另一边的年轻人李某小声说道,他不敢太大声,怕吵醒狱警,这些狱警可不是善茬。

老许是一个粗狂的中年人,肌肉比平常人发达的多,还有一脸的络腮胡子,他犯得是盗窃,抢劫,私闯民宅等一堆罪行,这些罪名加起来判了二十年,而年轻人是故意杀人。

不过老许可不怕他,因为他打不过老许,他们之前在狱警没发现的情况下打过好多次,每次都是老许制服了这个年轻人,这让老许都有些怀疑他故意杀人是不是被陷害的。

不过这显然不是,老许为此问过一次,姓李的年轻人没有隐瞒,坦然的说出了他是怎样杀死他的父亲的,按照他描述的过程,应该叫做虐杀。

一般人都会觉得这个年轻人有严重的心理问题,或者干脆就是个疯子变态,老许可不这么认为,他听完年轻人的描述后只是点点头,没有评价什么,跟平常一样与他相处。

实际上,既然年轻人会被判处无期,这也证明了他没有任何精神心理问题,精神病是不会进监狱的。

“他的确有问题,我早就怀疑了”老许小声回应道,其实,他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那就是他怀疑韩布等人在计划着越狱,但他不敢说出来。

而这个时候,却不见旁边床上的李姓年轻人有回应,老许疑惑的转头望过去,接着透过小窗口的月光,他看见了此时的年轻人。

银色的月光透过小窗口,在看房的地面上映照出一个方形,李姓年轻人正满目惊恐的看着老许,想要张嘴说什么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他浑身的肌肉都在萎缩,不!不只是肌肉,还有骨骼,脏器,他整个人都在萎缩。

也就过了半分钟,李姓年轻人就停止了所有动作,他已经萎缩成一条干尸的样子了,因为没有力支持下,他散成了一地的尘埃,散落在月光下。

老许瞳孔急剧放大,想要大声喊出来,却张了张嘴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他从床上跌落下来,呆滞的看着地上的灰尘,一时间竟然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这仿佛魔鬼一样的情形颠覆了他的世界观,让他满心惊恐的同时又非常兴奋,惊恐是因为害怕自己也会这样莫名奇妙的死去,兴奋是因为这个世界隐藏着更多的可能,比如,他或许有别的可能会离开这里。

另一个牢房,正是老许口中韩布所在的牢房,这个牢房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只剩下散落一地的尘埃,被透过小窗口的夜风轻轻吹散。

丝丝缕缕的黑气从张庆普周身涌现,他张开龙翼,猛的扇动翅膀,飞向高空离开了这里,带着已经恢复了大半的灵力,为了这些灵力,他吃掉了监狱里所有的死刑和无期的生命。

次日凌晨,舍友们被奇葩的铃声叫醒,是某个抗战片的插曲,学校以为这个曲子很有激励感,会让人兴奋,实际上,在学生耳朵里它只有奇葩和逗比。

孙浩是起床最早的,他没有打扰其他人,默默的去洗漱,同时,张庆普也睁开眼睛,他淡淡的看了一眼走向阳台的孙浩,轻声下床,也去洗漱。

阳台上两个水龙头前,他和孙浩两人谁也不说话,就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刷牙,因为孙浩开始的更早,所以他更快的刷完了牙,随口就问了一句:

“你昨晚去哪了?”

张庆普:“???”

他边刷牙边疑惑的看向孙浩,刷牙的动作掩盖了他的不平静。

孙浩见他不说话,直接开口解释道: “我昨晚半夜上厕所,发现你不在”

因为两人还不熟,孙浩说这句话的时候面无表情,看起来非常高冷,完全不像张庆普记忆中的逗比。

“我在这里有几个朋友,昨晚我去了其他宿舍”张庆普急中生智,说了个他自己都不信的理由。

第一次参与军训的学生一般会在第一个晚上筋疲力竭,连放屁都懒得掀开被子,更别说违背宿舍管理条例去串宿舍了,最重要的是,张庆普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阳台的窗户是关着的。

他猜测应该是孙浩起来上厕所,感觉有点冷就把窗户关上了,如果不是他回复了灵力,昨晚还真就回不来了。

然后龙源中学开学第一天就有学生失踪?这可是个大新闻,不过张庆普回来了,而大新闻是另一个。

对于张庆普临时找的理由,孙浩只是点了点头,笑着吐槽了一句:

“差点还以为是见鬼了”

见他没有怀疑,张庆普咧嘴附和的笑了笑,快速洗漱完穿上衣服就离开了宿舍,这个时候另外两个舍友也起床了,可惜,按这个时间来看,他们应该是最后一批离开宿舍的了,很可能会迟到。

如张庆普所料,丁子航和范雨差点迟到,虽然第一天迟到不会有什么惩罚,但这会让班主任记住你,这可不是个小事。

这一天还是平淡无奇的军训,齐步走,正步走,跑步走,转身,敬礼之类的,对于拥有龙族血统的张庆普来说没有难度,但他现在在愁另外一个问题。

因为他的神魂因为莫名奇妙的原因用不了,他也不觉得现代社会有什么可以作用于神魂的东西,所以,他现在能用来感知的,只有龙族的灵性直觉。

而今天早上所有班级集合的时候,他如愿以偿的看到了刘佳宁,而他的灵性直觉告诉他,那片逆鳞没在刘佳宁身上,这让他有些失落。 不会真的这么狠心吧……

张庆普想着,等到有机会他要继续跟刘佳宁套近乎,然后让她随身带着逆鳞。

此时此刻,公安局周围都已经封锁,为此还连夜叫来一个武警中队,资深刑警崔星纬和公安局长元和泽正在公安局内,一群人包括沐菱雪在内围绕着天花板的破洞。

“我能不清楚嫌疑犯以什么方式无声无息的打破楼板,也不清楚他的任何形体特征,甚至连是男是女都不知道,他避开了监控,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崔星纬说着,神色凝重的抬头看了局长元和泽一眼,又转头看向沐菱雪,问道:

“你说嫌疑犯动的电脑,我们并没有在电脑上找到指纹之类的线索,而电脑被动后并没有还原,上面显示的是北郊监狱”

元和泽皱着眉头站起身来,说道:

“这个案子尽量查,如果实在没有线索就归入疑案悬案”

说罢他毫不犹豫的走了出去,今天早上他接到一个电话,那是他的上级,说北郊监狱直接归属于中央管辖,之后龙城的犯人要带到潍北市。

元和泽并没有将北郊监狱突然发生的调动跟这个案子结合在一起,他只是觉得这样有些不爽,明明就在眼前的监狱不让用,还要借助临市的,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猫腻,北郊监狱一定发生了什么。

也可能是上面发生了什么,波及到了这里,这些元和泽都不知道。

而在此时的北郊监狱中,这里没有警察,也没有任何的罪犯,他们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唯一留在这里的,是两个奇怪的人。

这两个人穿着同样银色的衣服,上衣的背后画着一轮圆月,手上戴着同样的银色手表,看上去平平无奇,并没有多新奇。

“我们的任务是,找到让囚犯们消失的原因,如果是人,抓住他,如果是异种,杀死他”看起来是头领的人对另外一个说道。

那人点点头,伸手在那银色的手表上一抹,便见那手表化作纷纷扰扰的光点在他身后凝聚,形成一双青黑色的翅膀,然后他抓住领头人的胳膊,翅膀扇动飞了起来。

青黑色的翅膀反射着刺眼的流光,看起来并不想是血肉之物,反倒有些金属的美感,也不知道翅膀挥动的力量来自哪里,竟然能带起两个人的重量。

这两个人并没有立刻进入监狱,而是飞到了监狱的顶端,带着翅膀的人将另外一个人放下,那人当即也是做出了同样的东西,伸出一抹他右手带着的银色手表,华丽的光点在他周身显现。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