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葬仙谣 > 第三章 杀意

葬仙谣 第三章 杀意

作者:渡城 分类: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20-11-16 20:42:12 来源:纵横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半月之后,大夏南疆大墟外围,一道风尘仆仆的人影,走入了古老的南荒城。

此时正值傍晚,夕阳的余晖照在他脸上,将少年衬托得宛若临凡的神祗。

晏寻抹了抹脸上的汗珠,抬头望向眼前古老的城墙,依旧能从城砖上看到干黑的血迹。

这是战争留下的残迹!

那上面有人血,妖血,就连魔族与鬼族,乃至于传说中的神祗,都曾留下过血迹。

十年前,他与先生启程至此,毅然决然踏入了大墟。

而今,他已长成风度翩翩的美少年,而这座古老的南荒城,却依旧如往昔般,带着暮气沉沉的韵味。

“我回来了!”他微笑着,迈步走向城门。

人还未入城,身后忽然传来隆隆雷音,一群全副武装的甲士,从城外奔袭而来。

那随之而来的,是阵阵刺鼻的血腥之气,让晏寻诧异不已。

他侧边让出道路,仔细打量着这队大夏甲士,不由得露出愕然之色。

“大夏龙雀军!”

这是帝国最为精锐的军队,以四神图腾为诸大营的旗帜。

眼前这队人马,出自朱雀大营,一直镇守大夏南疆二十七郡,总领八十一城。

朱雀军擅用强弓劲弩,配有轻质的枫炎甲胄,血银枪,以及近身长剑。

每一个朱雀甲士,另配备有一张铁胎弓,一架单人强弩,兼有三壶箭矢,箭头均经由炼金术淬炼,可以破开灵气屏障。

正常情况下,一队五十人的朱雀军,即便没有修仙者领头,遇上寻常妖魔鬼怪,也可合力击杀。

可现在,这支奔袭回城的朱雀军,竟是人人带伤。

究竟是什么东西,能让他们如此狼狈?

晏寻正想着,骑队已冲到跟前,带来愈发刺鼻的血腥气。

为首的甲士还未策马入城,天地间骤然响起剧烈的金属嗡鸣,有耀眼的流光破空坠下,轰的将城门口击出庞大的陨坑。

剑?

陨坑内插着的,赫然是一柄长剑。

其质地青黑,不知是何种金属锻造而成。

晏寻打量着剑意肆虐纵横,将空气都扭曲开来的长剑,忍不住骤起眉头。

此剑形成的剑气屏障,彻底堵死了入城的道路,凡人触之即死。

毫无疑问,这柄长剑的出现,是人为造成。

这足以说明,出手的人,是一个强大的修士,而且在刻意针对朱雀大营的甲士!

此人,竟如此大胆?

“哈哈哈,跑啊,怎么不跑了?”嚣张的话音从天穹之上传来,一道人影站在飞剑上,傲视着下方的骑队。

数柄一尺长的小剑,众星拱月般守御着他,爆发出凌厉无比的剑气。

那长剑之上,还沾染着丝丝血迹。

“区区一队朱雀甲士,竟敢反抗我,你们当真以为,大夏龙雀军是天下无敌的?”

来人嗤笑着,突然拂袖一甩,激荡出磅礴的气劲。

一柄小剑受他气息催发,竟从半空中爆射而下,将为首甲士的坐骑,红色烈马的头颅击穿当场。

红马悲鸣倒地,那甲士亦是跌落下来,脸上狂怒万分。

然而,他已经无法出手了。

其右臂早已被利刃斩断,左臂上的护肘,亦是不断涌出血液,能活着赶回南荒城实属侥幸。

“烈千行,你别欺人太甚,吾等是朱雀大营的甲士,不是任你打杀的烈阳宗杂役!”落马的甲士首领吼道。

他坐骑被杀,已经狂怒到极致,若非身受重伤,只怕就要出手。

至于身后的一众甲士,此时已是人人带伤,纵然合力也无法与烈千行抗衡。

“别废话,交出墨麟蛟的内丹,我不为难你们!”烈千行召回小剑,语气森冷无比。

只要骑队首领敢说个不字,他顷刻间就会痛下杀手,将这支朱雀小队尽数斩杀。

作为高高在上的修仙者,烈千行从不将凡人的性命放在眼里。

“不可能!”

那甲士首领抬头,厉声道:“墨麟蛟的内丹,是吾等舍命猎杀得来,折损了十来个兄弟,岂能白白交给你!”

“不交?”烈千行双眸一眯,身上涌起磅礴的灵气。

那些缭绕他周身的小剑,这一刻急速膨胀,化为了数道三尺来长的利剑。

“墨麟蛟乃是筑基层次的妖兽,其内丹对我炼制破境丹有大用,你确定要我亲自出手,将整支朱雀甲士抹杀于此?”

见甲士首领不答,烈千行再次拂袖一甩。

“既然如此,那就睁大你的眼睛看看,尔等作为帝国走狗,反抗修仙者的下场有多悲惨吧!”

受他修为所激,数柄飞剑化作电光,破入整个骑队之中。

惨叫声伴着血腥气,在这城门口蔓延开来,除了那为首的骑队统领,在场的朱雀甲士,都遭到了烈千行的虐杀。

他们被数柄飞剑来回斩杀,肢体散落了一地,看起来凄惨无比。

短短数息,数十人的朱雀骑队,便只剩下了单膝跪地,目光呆滞的统领。

他张大了嘴,想要开口呐喊,然而话音到了嘴角,只化为沙哑而粗重的喘息声。

“赫......赫赫......”

“再说一次,交出墨麟蛟的内丹,我烈千行放你一命,让你为死去的弟兄收尸,不然的话,我毁了这些尸骸!”

负手站在飞剑上,烈千行俯瞰着下方的修罗场,脸上满是漠然之色。

自始至终,能让他动容的,只有墨麟蛟的内丹而已!

“墨麟蛟内丹绝不能交给你,你烈阳宗长老烈流云在枫华村献祭活人养尸,而今尸毒弥散已形成瘟疫,此物是炼制祛瘟散的药引,必须交给太医署!”

骑队首领起身,缓缓抽出腰间长剑,沙哑说道:“要夺内丹,先杀了我张枫!”

“祛瘟散?”烈千行嗤笑起来,幽幽道:“那东西已经没有炼制的必要了!”

“枫华村三百口人,如今只剩下那濒死的药人,她很快会被抹去灵智,成为我烈阳宗为数不多的筑基尸傀!”

“至于染上瘟疫的家伙,自有烈流云长老带着那只尸傀,将他们斩杀并吞噬殆尽,你安息吧!”

“那些凡人,用不上珍贵的筑基妖丹,只有我烈千行才配得上此物!”

什么?

张枫闻言瞪大了眼,骇然看着烈千行。

枫华村三百口人,就只剩下了那个被选中的药人?

也就是说,整个村落里,染上瘟疫的两百多人,都已被烈流云给活祭,用于炼尸了吗?

而且,对方竟还要驱役那具尸傀,吞杀感染瘟疫的凡人?

他怎敢如此?

“哼,哪怕只剩我一人,这颗墨麟蛟的内丹,也绝不会交给你这等杂碎!”

咬牙将手中剑一横,张枫转头看向南荒城,期待镇守此处的城主,能够派人前来带走内丹。

然而他失望了。

自始至终,城楼上的执戈甲士,以及城内的诸多守军,从未主动走出一人。

“天真!”

烈千行鄙夷看着他,竟觉得张枫有些可怜。

今日这内丹,他非拿走不可!

“我也不怕告诉你,你们这支朱雀甲士拼死拼活,斩杀墨麟蛟得来的内丹,早被南荒城主许诺给我烈阳宗了!”

将自身踩踏的飞剑降下来,烈千行一步一步朝着张枫靠近。

他周身弥漫的强大剑意,不断切割着这位朱雀甲士,让张枫身上接连出现狰狞的伤口。

众目睽睽之下,烈千行挽剑走到对方身前,轻轻磕开张枫斩落的剑,转而一剑刺入他的咽喉,击穿了这尊甲士的颈骨。

“你们这一人马,自始至终都只是我烈阳宗的工具,仅为猎杀墨麟蛟而活罢了!”

自张枫衣兜里掏出一个锦袋,烈千行解开绳结,看到一枚晶莹的珠子后,他露出满意的微笑。

朝围观的路人吹了声口哨,烈千行抽回长剑,任张枫的尸身跪倒在地。

随后,这尊强大的修士,再次踏着飞剑,缓缓腾空而起。

“挺不错的一群工具,可惜的是,白死了!”将锦袋收入空间戒指内,他转身就要离去。

蓦地,天地间再次响起剑吟,带着悲怆而凄厉的意味。

那原本封禁着城门,将大地击出陨坑的长剑,竟是在寸寸崩碎,仿佛被某种可怕的力量,隔空击碎了一般。

“你也会死!”

耳边传来一阵神秘的呓语,让烈千行骇然。

那并非神识传音,而是真真切切的低语,可他的神识却无法捕捉到源头。

烈千行想转身,但他刚生出这个念头,意识便被无穷无尽的痛楚淹没,视线也陷入了血光之中。

咔咔咔!

清脆的裂响传入耳际,他周身游弋的飞剑,连同脚下的那一柄,在空中缓缓风化。

它们像饱经风霜的岩石般,在空气中化为了流沙。

“这怎么可能?”烈千行凛然,他刚想惊呼出声,却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一股强大莫名的力量,将他封禁于虚空之中,宛若被挂住的画像。

更可怕的是,他的身体在崩解,自脚底开始寸寸破碎。

“究竟是谁要置我于死地?我可是烈阳宗的天骄,是高阶的练气修士啊!”内心疯狂咆哮着,烈千行品尝到了死亡的恐惧。

可他却不知道,出手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就连围观的路人也不知晓。

所有人都只看到,这个杀伐狠厉的烈阳宗修士,在风中化为虚无,连惨叫都发不出来。

最终,他连同装着墨麟蛟内丹的锦袋,陨灭于南荒城城门前,再无半分残迹留存。

不久之后,南荒城中响起人马嘶鸣的声音。

姗姗来迟的南荒城城主,带着全副武装的城卫军,来到城门之前。

此刻的晏寻,重新将金刚琢戴再右手无名指上,迈步踏入南荒城中,朝一座低矮的客栈走去。

他衣襟下,一枚枚暗金龙鳞,正从体表隐入肌体内部。

谁都不曾想过,出手的神秘强者,竟是这个面色苍白的少年。

而且,晏寻的身上,不曾出现过丝毫灵气波动。

就连那南荒城的城主,以及他身边那几个强大的修仙者,都未能看出任何端倪。

“我似乎,多管闲事了!”站在低矮的客栈前,晏寻喃喃自语道。

天魔道身的余波,让他从客栈中捕捉到了几缕杀意。

是针对烈阳宗与天荒城主的!

有人怒了!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