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隐之国 > 第一回隐士北溟

隐之国 第一回隐士北溟

作者:隐士北溟 分类: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20-11-16 20:42:13 来源:纵横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第一回隐士北溟

隐纪元2082年。

北方的玄隐之国,一个阳光灿烂的清晨。

北溟,一个不过**岁的少年,正奔跑在国都幽蓟城的市道上,他要赶去隐士书院,看来是要迟到了。他哒哒哒的奔跑声惊动了街市上的行人和商贩,有人向他远远的打着招呼:“急什么的北溟?就跑的这样快,莫不是睡过了头,忘了上学去?”周围的人听了便都哈哈嘲笑起来。

北溟听了也顾不上搭话,黝黑的脸上红红的,褐色的隐士袍已经洗的有些发白,在奔跑中向后飘动着,额头渗出细细的汗珠。他向众人做了个鬼脸,便把他们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当他气喘吁吁的赶到书院的时候,老师介子推已经在院子里了,宾皓、士召、百里雪三人也都在,同样穿着书院统一样式的隐士短袍。他们站在一棵巨大的槐树下面,介子推正讲着什么,不时有树叶和槐花轻轻的飘落下来,空气中弥漫着一丝甜甜的槐花香味。北溟却顾不得欣赏这书院美景,知道自己今天到底撞在网里,只得硬着头皮挪过去。

介之推早看见北溟满身大汗的赶来,不等北溟说话,先摇头道:“新学期第一天就迟到?以前的话我也算是白说了。”

“原是我的错,请老师责罚……”北溟低头小声答道,眼睛余光观察着介子推的脸色,但愿他今天心情不要太糟糕。

介子推冷冷道:“莫说什么责罚不责罚的话,我只问你一句,北溟隐士,你来书院到底做什么来?”

北溟一怔,他没想到介子推会忽然问这个,斟酌着小心道:“总不过修身养性,日后成一名合格的隐士。”

“但不知你口里讲的这合格的隐士,如何能称之为合格?”

北溟思索不语,半天方道:“依我说,要称得上合格,别的还在其次,第一是要拥有高超的隐术,能够通灵,譬如那可以召唤出玄武神兽的玄衿隐士……”

介子推摆手打断他道:“这越发是小孩子的话了。我且问你,若是一个隐术极高的人,没有内在的定力和精神,如何可达到与自然万物相通?像你这样整日心浮气躁、疲于奔命,离真隐士相差远矣,倒是可以称得上一伪隐士。”

士召等听了不禁暗笑。

北溟脸色平静,看不出什么情绪。

介子推见他如此,恐伤了他心,话锋一转道:“想当年我们隐士的先族,因为厌恶战争,从远古时便寻方避世,隐士里不但有寻常的平民百姓,也有不少能人异士,像什么侠士、谋士、道家、阴阳家、方士、术士等等诸子百家,甚至鸡鸣狗盗之士都曾经隐居山野。后来隐士们汇集各家之长,渐渐的便有了你们现在学习的非隐士密而不传的隐术。这隐术包罗万象,博大精深,然而总归起来不过四个字罢了,就是天人合一。莫小看了这四个字,这便是做隐士的最高境界。做到这四个字便是真隐士,做不到就是假隐士。所以说,你们只笑北溟,哪里晓得你们现在也是假隐士,连我也称不起真隐士。”

众人听了不甚明了,只是唯唯称是,只有一个百里雪向来是最胆大的,这时含笑道:“老师如此说,别说咱们玄隐国,就是五大隐士国加上林林总总的各国的隐士,称的起真隐士怕也没几个了。”

介子推道:“倒也不是我危言耸听。要达到天人合一,第一便是修心,隐术倒还算末节,否则一味的追求隐术,必走到邪路上去。”

百里雪虽然是个女孩,却是书院里出了名的好学上进,此时便听她追问道:“老师,那要如何修心?”

介子推却并不打算再深讲下去,示意北溟站到队伍里去,方淡然道:“不忙。以后你们迟早知道。今儿个倒是要看看你们的水运术练得如何,一个假期想必应该增进不少。”说着便四处打量,似乎要找寻些什么东西。

士召悄声向已经身旁的北溟道:“我刚才说呢,老师必要考我们这个。刚才小雪他们还不信,现在如何?可见我的卦再无不灵验的。”

“说什么灵验,乌鸦嘴罢了。”宾皓在旁边抛来一个鄙夷的眼神。

士召从小喜好易卦之术,最忌讳别人说他乌鸦嘴,狠狠瞪了宾皓一眼,道:“再说我就要打了。”

宾皓也不示弱,冷笑回道:“怕你不成?”

百里雪低声劝道:“你们两个先别斗嘴,不如省些气力一会来检验一下真本事。”

介子推早听见他们窃窃私语,也不理会,手一指不远处道:“我看那边地上的两只桶,一只空的,一只盛满水的,你们就将这通水转移到那只空桶里。我要看看你们这么多日子到底有没有精进。小雪,还是你先来吧。”

百里雪听了便向前走了几步,手指微曲,催动体内隐力,片刻脚下已经幻出玄武图腾,口内道:“水运术——起!”

只见桶里的水竟如同一条水蛇,盘旋而起,随即飞落入一旁的空桶里。整个过程干净利落,桶内的水未有丝毫洒落地面。

介子推点头不语,表情似乎很满意百里雪的表现,又示意宾皓出列。

宾皓将衣袖一挥,陡然唤出身后背着的宝剑,那宝剑在水桶里迅速搅动起来,一时宝剑向上飞起,那桶里的水如同活了一般,经被宝剑一同带起,一滴不剩的落入空桶里。

北溟不禁惊叹叫好。

介子推却摇头道:“宾皓,我知道你的驱剑术和侠术了得,可是我想看看你的水运术施展的如何。”

宾皓正色道:“老师,水运术实在太慢,不合我的胃口。”

介子推看了看他白净稚嫩却有些冷漠的脸,半晌叹道:“也罢,随你罢了。”说毕又看向士召。

士召便走上前来,木然不动,少顷,又退回原位。

北溟看了不解,低声笑道:“我说我不是最差的,士召,你怎么也……”

百里雪忙打断道:“北溟你倒是先看看人家桶里的水再批评。”

北溟听言,忙向桶内望去,不觉愣了,原来桶里的水不知何时早已到了那只空桶里了。

北溟瞠目结舌,忙拉了一下士召的衣袖道:“你当真是个鬼罢了。”

“士召这用的是隔空换物,倒不是一般的障眼法。北溟你怎么就看不出来?既然如此,我少不得要因材施教了。只要你们殊途同归,我也不论你们用什么法子。”介子推知道北溟在这几个孩子之中能力最弱,因此故意如此说来降低难度,有意放水。

百里雪等也知此意,都看着北溟。

果然北溟听了松了一口气,道:“那,我自己动手倒进去可否?”

士召在旁边听了苦笑不得,推了他一下道:“你多余问来。”

北溟只得走上前来,开始全力催动内体隐力,可惜他资质平平,功力又浅,仅有的隐力也没多大效力,半天那桶里的水也不见动静。北溟一急,猛然发力,只见桶里的水向上翘了一翘,又没了动静。

北溟自顾自折腾了一会,便又召唤了一遍。那桶里的水仍然只是向上翻了一下水花。北溟额头已然冒出细细的汗来。百里雪因说:“你莫急,越急越着手。”北溟听了便使出十成隐力,大喝道:“玄之水运术——疾!”只见桶里的水忽然一飞而上,大家一惊,不及反应,水又落下来,将众人的衣服都淋湿了。

士召几乎气绝,痛骂北溟不已,百里雪忍了半天才忍住不去追着北溟打。

介子推看着湿漉漉的几个少年,一声长叹。

从书院回来,已是掌灯时节,北溟自和乔婆婆吃饭。打从记事起,北溟就和巧婆婆住在一起了,他虽然是孤儿,和乔婆婆并没有血液关系,可是乔婆婆对北溟非常疼爱,所以在北溟心中,早已将乔婆婆当做自己的至亲。

北溟因想白天之事,不觉发愣。

乔婆婆看他道:“好好的,给米饭相面不成?再不吃就冷了,又胡思乱想什么?”

北溟摇摇头,道:“没什么。婆婆,你病了就等我回来做饭也一样。刚好些,累着就事大了。”

“我没什么,就是凉着了一点,华医生已经来看过了,我吃了药也就大好了。只你早上去请华医生,上学可迟了?下次我见到介子推和他说罢。”

北溟没有接话,半晌忽然道:“婆婆,我可是有和人家有什么差异不成?”

乔婆婆听了心下一惊,面上却毫无波澜,摸了下北溟额头道:“好好的问这个做什么?”

北溟黯然道:“也没什么,只是在隐士书院我总是末流……”

乔婆婆舒了口气道:“我当什么事,原来这个,这有什么的,不瞒你说,当年那百里西老头在书院里成绩照样不及格呢,现在还不是一样成了三隐之一?”

北溟听了眼睛一亮,忙道:“当真的?”

乔婆婆笑道:“骗你做什么呢。当时我和他也算是同窗,他那时的隐术还不如我。后来不知怎的,竟然后来居上,不但成了玄衿隐士,还当上了玄隐国的左相。”

“这也奇了,不知他如何能做的,当真让人难猜……”北溟一脸的怅惘。

“这有什么难猜的,告诉你一句话,只要肯努力,有个什么学不成的?纵然学不成,也差不到哪里。”

北溟叹气道:“话虽如此,我怕是不能。”

乔婆婆缓声道:“什么能不能的,世上的事再说不定,我看我们溟儿是个有出息的。将来未必不如那百里西老头。只怕还要胜过他不少。

北溟笑道:“从此我也要加紧些才是,方不辜负婆婆您老这话。倒是说到百里西爷爷,他走了那么久,怎么就不会来看看咱们?我还怪想他的。”

乔婆婆皱眉道:“那老头着实脾气古怪,放着好好的左相不当,偏去外面瞎跑。”

婆孙俩说个不已,晚饭直吃到掌灯才罢。一宿无话。

且说第二天北溟早早到了隐士书院,自此便不像先前那般懈怠。百里雪等人看着不知缘由,只是暗自纳罕。

一日,介子推将北溟等人召集在一起,道:“那日的水运术除了小雪外,你们几个都不甚好。水运术是隐术里的基本。学会水运术,以后方可熟练掌握通灵术。若是这基础不好,将来必至后手不接。”

北溟听了,心下不解,大着胆子问道:“老师,我最糊涂。既然宾皓、士召他们可以通过其它的法子达到隐术的效果,那咱们学习隐术究竟还有何意义?”

介子推微微颔首道:“我正要说这个,你倒问在先了。那日士召使的是奇门遁甲之术,而宾皓使用的驱剑术实是道家剑仙一派的技法,这是他们家族各自拥有的秘技自不必说了。各家各派渊源说来话长,我也懒怠说。这些法术自然是好的,但是和隐术却风马牛不相及。简单来说,隐术是和天地万物心灵相通的法术,也就是所谓的通灵。这便要修炼者的内心能够感知到万物、发生共鸣,达到物我两忘的境界,进而实现物我齐一,只要这心真了,所谓术也就是个工具和途径而已。”

北溟听了,似乎有点明白又似乎不全明白,只得道:“我还是不甚明了。”

介子推道:“不甚明了也罢了,以后慢慢体会。”

士召在一旁问道:“依老师说,世界万物岂不是都可与我通灵?”

介子推道:“万物即一,一即万物,像无穷,道则一。天地万物本和我同源,通灵又何奇之有?我们玄隐一派可修炼和水元素的通灵。其它四大隐士国如龙隐、虢隐、鹑隐、倮隐者则分别可以和植物、金属、火元素、和大地通灵,这些你们想必也听别人说过,自然是知道的。当然还有很多小的隐士国家,他们也有各自不同的隐术,可谓数不胜数。”

百里雪笑道:“如此说来,我们何不多修行几种元素的通灵,岂不多多益善?”

介子推摆手道:“不是这样说,隐术虽多,然很多秘术皆不外传。况且人的能力有限,做到与一种元素的通灵尚且不易,与万物通灵谈何容易?况且这也不是单单能力的问题,凡事皆要讲究个缘法和天赋。”

士召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既然这样,那召唤玄武神兽岂不是难上加难了?”

难得今天介子推有问必答,沉声道:“自然是不易。我们玄隐自古就掌握了召唤玄武的秘技。玄武神兽掌管天下介虫。因此我们玄隐可以召唤此物种为我所用,至于召唤四神兽之一的玄武兽只有玄衿大隐才有这个能力。”

“不知老师可能否?”在一旁一直听着沉默不语的宾皓终于出声问道。

“我却不能。据我所知,熟谙此术者天下不超过三个人。”

北溟忙道:“可是传说中的三隐?”

介子推却答非所问,喃喃自语道:“可惜曾经的三隐,已经分道扬镳。”

百里雪正要再问。

介子推却道:“如今且不说这个。水运术你们还需加紧修炼,过几日便教授你们水遁之术。”

北溟等人从此便天天练习水运术,百里雪本自聪明,甚至依靠百里家族的秘技可以直接召唤冰雪,北溟虽不及小雪等人,但也算是颇有进步。介子推仍不断加以指导教练自不必说。

这日介子推来郊外看他们修炼,见小雪等已可以将河水召唤至小范围内化雨落下,便点头道:“虽不成事,也还罢了。”

北溟等猜想介子推想必是要教授水遁,因都道:“可能修炼水遁?”

介子推道:“尚早。”

众人听了不禁失望。

介子推道:“水遁虽不能,不过隐力秘法勉强则可。”

士召道:“隐力秘法咱们不是早已学过,如今不教新隐术,老师倒要翻旧账。”

介子推道:“你也听我把话讲完,要说翻回去,你还不到火候呢。你说学过,倒说说看何为隐力?”

士召挠头道:“我虽心里明白,只是嘴上说不出。”

百里雪道:“我来说罢。隐力是隐士通过修炼,聚集在体内的能量。名为力,实则气也。隐力的强弱直接关系到隐术的威力。所谓隐术为表,隐力为里。内外兼修,隐之精妙矣。”

士召拍手道:“不错,和我心里想的一样。”

介子推道:“只是我见你们动用隐力还不得要领。也该进到立水这一层了。”

不待北溟等答话,介子推忽然飞身而起,朝不远处溪流飞去,谁知竟能稳稳的落于水面之上。

宾皓却道:“不想老师的轻功也如此了得。”

介子推道:“非也。”介子推飘落岸上,笑道:“此乃立水之术。只需将隐力聚集在脚底涌泉,凭借隐力和水的浮力,站在水面亦如履平地。如今你们的隐力有限,立水之前可先立沙。”

说着介子推手指远处一沙坑道:“你们要能达到站在里面不留脚印的程度,才可练习立水。”

众人听了,便不敢怠慢,抓紧练习起来,起初不得要领,脚陷入沙中颇深,渐渐的便好了许多。偏士召性急,自以为练得差不多,待介子推走后便要试试立水不可,众人拦他不住,直闹到几次掉进河里方罢。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