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在四方 > 第三章 比武大会

剑在四方 第三章 比武大会

作者:不知名二哈 分类: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20-11-16 20:42:28 来源:纵横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比武大会即将开始,请各位长老随我来。”

殿外的弟子传话来,随后人群涌动,苏沐跟着吴一傅来到一处已经摆好桌椅的高台,上面还摆着各种水果和美酒。

苏沐也没啥认识的人,就厚着脸坐在吴一傅旁边。他倒是没意见,反而乐呵呵的跟苏沐聊天,就是两句不离师傅,弄得苏沐有些难受。说话也只围着陈老最近过的如何,有没有心情炼丹,有什么需求之类。

苏沐不断地回着“还好,还行,还不错。”

最后比武大会终于开始了,掌门要先演讲一番。

看着吴一傅拿着个稿子,噼里啪啦的讲个不停,底下群众听得津津有味,苏沐有些无语,这讲的不就是门派历史,还没童话故事有趣。

最后掌门高呼一声,“剑护吾生”,台下跟着喝道:“剑护吾生”,气势雄昂,声音震耳欲聋,台下弟子愤慨激昂,比那些传销组织都要厉害许多倍。

终于开始了,快点结束吧,今天的修炼还没完成。

苏沐心里暗暗祈祷,幸好这不是初赛,最迟也会在吃晚饭前比完,不会花太多时间。

经过初赛的也就一千多弟子,擂台有二十个,倒是周围围着不少弟子观看,呐喊助威,热闹非凡。

苏沐无所事事,这时候闭目修炼也不太合适,只好看看他们的比斗。

自己看过不少武技心法,下面的弟子用的武技自己都能一一说出口,不过他们大多都只懂皮毛,耍起来相当的,嗯……难看,少部分倒是有模有样,引得周围的弟子纷纷叫好,可惜未学的精髓。

苏沐暗自摇头,这些弟子,跟没学过武技的自己没多大区别嘛。

他当然不明白,这些弟子,少有人指导武技,大多都靠自己感悟,而且花费在武技的时间少得可怜。他们都是等到拜师入内门后,又能挑选更高深的武技,又有师傅指导,能节约大量时间。而苏沐,看过了太多的武技,连高深难懂的武技都看过不少,自然觉得台上的弟子,学的很是粗浅,虽然他没练过武技,但还是要说,台上的各位,学的是花拳绣腿吗?

真的练的太差了,完全没有书上的灵动自然,要不是我没时间练,真想下去告诉他们什么是武技。

这时候的苏沐,化身成键盘侠,在心里默默哔哔叨叨。

台下长老大多都在聊天喝酒,偶尔看看比赛,现在还不是重头戏,等到了百强的时候才有看头。

掌门演讲完,又屁颠屁颠的跑了回来,看样子还想跟苏沐聊天打屁,苏沐见状连忙目不转睛的看着比赛,时不时还点点头。

见此,吴一傅也就没再打扰他,可是这时候的比武真的不算精彩啊,也不知道苏沐小兄弟怎么看的起劲。他跑了上来,提起酒壶,又屁颠屁颠的跑到下面找人聊天。

“老苟,我们怕是两天没见了吧。”

苟礼总感觉掌门师兄在骂自己,而且在大殿前不是才见过吗。他望了吴一傅一眼,没理他。

“你那小苟什么修为了啊。我女儿不成器,前些天才刚入先天,哎,真是丢脸啊。”

听见吴红秀居然入了先天,苟礼有些吃惊,自己儿子才刚入后天,这差距可就大了啊。随后又想到这掌门师兄就是来炫耀的,亏他还是师兄,真会恶心人。

心中有气,苟礼端起酒杯,清酒入喉,珍藏多年的美酒才能让自己心平气顺。

这时候,吴一傅鼻子动了动,一把抢过苟礼的酒壶,“有美酒,居然独自享用,太不够意思了。”自顾自的倒了一杯,一口而尽,“这酒不够烈。”

苟礼脸色有些发黑,想要夺回酒壶,结果吴一傅直接就着酒壶一口而尽,喝完后还贱贱的说,“也就这样喝才够味。”

苟礼脸色由黑变红,他愤怒的喝道:“老匹夫,你给我滚!”

喝完酒的吴一傅也算听话,悠哉悠哉的祸害别人去。他基本上每个桌子上的酒都尝了一遍,好喝就厚着脸皮多喝一点儿,当然,没有再出现喝光的场面。

吴一傅走后,苟礼望着空了的酒壶,心中越发不是滋味,恰好又看见在下面连连叫好的儿子。

这小子,也有一段时间没打他了。上次虽然是前天,但也够久的了。

“好,这招动作真帅气,踢他,快闪,挡住,再踢,好!”苟霍麟忍不住拍起了手来,台上是他的好友,他在这呐喊助威,也当着军师出谋划策。

忽然背后一凉,他回头望去,结果是自家父亲正望着自己,他哈哈的笑了笑,还招手示意。当然,被打的哇哇叫的时候,怎么也没想明白自己怎么招惹父亲了,难道是向他打招呼?下次见面,绝不会打招呼了。

前面的打斗本就无聊,尤其是还要装作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那更是无聊透顶。好在第三天,终于迎来了百强争霸赛,长老们也开始注意起来,观察其中的优秀弟子,虽然手里都有他们的资料,但是很多东西,只有在拳脚相向的时候才能看见。

百强争霸赛就是通过比赛最终胜出一百人,然后由这一百人争夺排名。比赛中可以用武器,但都是软木所做,伤不了练武之人。

百强争霸赛就要比原先的比赛精彩许多,大部分都是后天的境界,还有几个是后天圆满,就差一步便能步入先天,离踏上修行又更进一步。而且这些人的武艺也是下了功夫的,不再是花拳绣腿,招式武的虎虎生威,打的有来有回,即使对方修为比自己高也敢于战斗,显然对此次比赛很是看重。

台下长老们也仔细观看着,一旦发现好苗子,都会私下交流两句,大概意思是表现得好,到最后就会收入门下。

然而苏沐正无精打采的吃着水果,因为这两天都要看比赛,只得晚上完成修炼的任务,使得他本就不充足的时间越发紧凑,要不是因为修炼了炼神诀,每天只需要睡眠两个时辰,再加上占用了一些看书的时间,他每天定下的修炼任务估计都完成不了。现在的他只能吃吃水果,打消睡意,顺便回忆一下昨天看的药理知识。

又过了一天,最终决出十名弟子,来争夺最后的排名。这十名弟子都可以得到黄阶上品的武技或者功法,第六到第十可以额外得到一瓶后天期的气血丹,第四和第五额外得到黄阶上品的武器,第二与第三可以额外得到一瓶先天期的气血丹,第一能额外得到两瓶先天期的气血丹。奖品对于高阶修士而言,确实不算什么,但是对于还未踏入修行的这些弟子而言,就非常珍贵了。比赛规则也比较简单,随机抽选对手,三局中只要赢下两局,便能参与前五名的争夺赛。前五名在如此决出前三,最后一一比斗,决出一二三来。

参与最终排名的弟子大部分都没有用武器,武器是软木的,只要不被击中要害,根本不会受伤,与其用武器,还不如拳脚更加灵活。但其中也有列外,有三人在武器方面有较高的水准,其中一人便是深受长老们关注的冯曲义。他手持高自己一头的木棍,站在擂台上,随手挥舞一下木棍,便引得台下一片叫好,显然他的人气很高,小迷弟小迷妹很多。

他的对手也小有名气,当然能进前十的都是有些名气的弟子,少有黑马的存在。面对有夺冠实力的冯曲义,他丝毫没有胆怯,在狂风乱雨般的棍法下勉强应对。冯曲义见此反而放慢了棍法,孙行心领神会,立马挣脱棍法的包围,使出自己最拿手的拳法向冯曲义攻去,冯曲义自然应对自如,即使被近身了,他的棍法也能灵活施展出来。孙行见此拳脚并用,甚至放弃了防守全力进攻,然而仍就不能攻下。见此,孙行后退一步,抱拳道:“多谢冯师兄手下留情,师弟败了。”说完潇潇洒洒的跳下擂台。

冯曲义抱拳回礼后也跟着跳下擂台,准备第二场比赛。

苏沐点了点头,“难怪会有如此多的长老看重,无论是修为,还是人品,武技都是上选。如果我是冯曲义的话,估计会以雷霆之势将对手击倒,哪里会让对手展现实力的机会。”

后来苏沐看了看其他擂台的比赛,发现这些人是真的再切磋,求胜之心并不强烈,更多的是相互展示一番拳脚,然后在决胜负。看了这么多场,受伤最重的也就是流了点鼻血,跟自己想象中动干戈就大打出手,然后必有一方重伤出局,甚至出现命丧黄泉的情况大不相同。

苏沐当然不知道这些弟子大多都相互认识,有的还有十多年的兄弟之情,而且四方剑派的宗旨就是以吾剑,护吾生。要的是守护精神,学的是相亲相爱,在这种大氛围下,弟子们对同门都很是友善。实在是有矛盾,只会在擂台上解决,一旦私斗,直接就是废除武功,逐出师门。所以才会出现苏沐看到的这种场景。就是不知道这种氛围下的弟子,同阶战力如何,可千万别是弱鸡啊。

“苏小兄弟,有没有什么看的上眼的徒弟啊。”吴一傅在旁边问道,现在马上就是前五的比赛了,基本上实力都算是看了个清楚。

苏沐想了想,回道:“我觉得那个用剑的不错。”边说还边用手指了指。

吴一傅顺着方向望去,当看清楚苏沐所说之人,先是愣了愣,随后尴尬的说道:“苏小兄弟啊,要不换一个,这个人不太适合当徒弟。”

“为什么啊?这个人实力挺强的啊,说不定还能夺冠。”

吴一傅见苏沐是真的不懂,便耐心解释道:“这人都22岁了,此生能否突破先天都不好说。而且此人剑术天赋了得,没有多少长老能教他,在修行上,又错过了最佳的时期,所以没人想收他为徒。”

“那他这么好的剑法岂不是可惜了。”

“其实他可以去当剑术大师的,专门研究剑术,创造剑法,待遇也就比内门弟子差一点,可是他死活不愿意,说什么自己的剑法应该在自己手中展现出应有的威力,不然也不会一直待在外门。”

听掌门说完,苏沐略有所思,顺手拿出白飞的资料,仔细研读,随后发现这人怎么感觉有点像是主角模板啊。

“吴大哥,我决定了就选他了。”

吴一傅先是点点头,以为苏沐明白了自己的意思,随后反应过来,“啊?不是,苏小兄弟,这么多优秀的弟子都可以选,真没必要选他啊。”吴一傅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就是选了这个弟子回去,他怎么和陈老交代啊。

“吴大哥,我是经过考虑的,这人说起来资质并不算差,只是出生不好,才落后于人,正好我能给他的也就只有资源,说不定能让他一飞冲天。而且相逢即是缘分,我师傅也不会怪罪的。”

吴一傅还想劝劝,这真的不是个好的选择。

苏沐见此只好严肃道:“我意已决,吴大哥就别再劝说了。”

吴一傅刚准备开口,只好作罢。

算了,也算这白飞走运吧。

比赛依旧在进行着,不一会儿已经是最后的决赛了。

不出苏沐所料,争夺一二的是白飞与冯曲义。

一人手持木剑,一人手持木棍,两相对望,气场在无形中展开。

木剑者满脸沧桑,不修边幅的他已有些许胡须,宛如大叔一般,但是他眼神格外凛冽,犹如刀剑般让人不敢直视。

木棍者春风得意,台下众多支持者为他欢呼呐喊,略显幼嫩的脸上充满了笑容。这一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白飞已经败了,败的很是彻底。

“你们说这谁会赢啊?”

“这还真不好说,两人修为相同,而且在各自的武技上也各有千秋。”

“其实擂台上的输赢已经不重要了。”

话音落下,众多弟子回头望去,大大的眼睛充满了疑惑,就差一句“此话怎讲”。

说话的人也心有领会,接着说道:“冯师兄可是比白师兄小四岁,四年的差距,怎么弥补啊。”

说完,众人顿时领会,原来这两人相差四岁,原本还以为只是长得着急了些,只是这么老了,为什么不去当执事,还当外门弟子,难道不知道过了二十以后,基本就没人会收入门下。

冯曲义先抱拳施礼,“请师兄指教。”

白飞回礼,什么也没说便拔剑相向。冯曲义叫了声好后,挥出木棍。

一寸长一寸强,冯曲义自然利用了长手的优势,白飞武技不在自己之下,冯曲义不敢让他近身,虽然自己棍法以灵活多变为主,但是被白飞近身后,恐怕也难以应对。

白飞利用身法左闪右躲,再加上毫无破绽的剑法,犹如乌龟壳一样,让冯曲义难以下口。

台下长老们都纷纷点头,“此子深得本派剑法的真传,注重防御,待对手露出破绽再瞬间击败对手。”

冯曲义也是本派弟子,自然知道白飞的打算,他不急不燥,先试着看能否攻破他的乌龟壳,在此期间也时刻留意着白飞,不让他有丝毫近身的机会。

白飞试了几次冲出棍雨,都被乱棍打回。实在没什么办法,他只能专心防守,好在自己用的剑,消耗的体力比对手少的多,耗下去,自己反而占优势。

冯曲义象征性的进攻了几下,见找不到破绽,他后跳一步,摆出了一个奇怪姿势,木棍在他手里像是变成了长枪,他弯着腰,木棍从后腰越过头顶,然后猛然弹出,目标直指白飞脑袋,白飞连忙抽剑抵挡,结果后面的冯曲义提枪一抬,攻势又转向了他的下盘。

白飞不愧是剑术高手,挥了个半圈,木剑又从上守到了下,但就在这时候,木棍击打的地方居然是他脚前三寸的地方,而冯曲义借着木棍与地面的反弹力加上腰力,臂力结合,一挑。巨大的力量使木棍的速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向白飞,白飞万年不变的脸容也皱了皱眉毛,他不想输,也不能输,拼尽全力才勉强挡住,可是冯曲义这招力劲太过强大,直接把白飞击飞在半空。

冯曲义没有半点停息,望着无处借力躲闪的白飞,准备蓄力一击,解决战斗。台下已经响起了欢呼声,众人都以为获胜的会是冯曲义,就连苏沐也不例外。

半空中的白飞此刻反而出奇的镇静,他的眼中只有攻过来的冯曲义,他的手中唯有一剑,而他能靠的也唯有这把剑。

一剑挥出,木棍应声而断。

冯曲义不可置信的摸了摸喉咙上的血痕,手上还拿着半截木棍。

台下欢呼声还没断,直到有人惊呼“白飞赢了?!”

“没看错吧,居然是白飞赢了。”

“怎么赢的,没看清楚啊。”

冯曲义回过神来,“白师兄,果然名不虚传,居然达到了人剑合一的境界。要不是用的木剑,我怕已经是具尸体了。”随后抱拳施礼,退出了擂台。

这时台下的才明白,原来白飞达到了人剑合一的境界。

长老们早就看出来了,只不过是些许吃惊,更多的是惋惜,要是早两年展现出这种天赋,说什么也会收入门下,可现在太迟了,而且白飞只是误打误撞的进入了人剑合一的境界,并没有掌握,不然的话也有长老会收入门下。

比赛结束,弟子们纷纷上台领奖,最后就是精彩的收徒环节。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