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阴影的光芒之战 > 第二章 应该拥有的

阴影的光芒之战 第二章 应该拥有的

作者:北风无少 分类:都市言情 更新时间:2020-11-17 10:42:43 来源:纵横小说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年浩任凭着孙茜吻在他的嘴唇上。孙茜此刻坐在长廊栏杆上,弯着腰,身子向前倾斜着,右手扶着栏杆,左手则握着年浩的手。这样一个姿势,保持了将近二十秒,这才离开了年浩的唇,坐直了身体。孙茜微微将裹着弹性蓝色牛仔裤的双脚重叠着,眼睛不由自主的盯着双脚穿着的黑白相间的耐克鞋。刚刚的一切,对于孙茜来说,绝对是自己冲动的一个表示。但年纪在十七岁的她,情窦初开,这情绪在自己情感如同汹涌的洪水冲击下,年纪尚幼未能构建的堤坝很快就被冲垮了。一道道汹涌的浪潮随着崩溃的口子,就将这掩埋在内心深处的田野冲刷而去,撕毁了一切。

年浩望着孙茜。她着实是一个美人,尚未褪去童真的脸上洋溢着青春的色彩,一件烙印着愤怒熊猫logo的外套,敞开着胸怀,包裹着胸口袖子形状的长袖衫就这样漏在年浩眼帘之中。虽说孙茜打扮普通,但她周身散发着一种青春的色彩,随着从此处长廊尽头肆涌而来的微风,将这带着凉意的秋风改变的如春天般——十一月的天气未凉,只是如春——年浩是这么觉得的,他却下意识的忽略了孙茜刚刚吻上来的滋味。这种下意识的忽略,让年浩恍然,他脑中的形态却尚未构造出刚刚的一幕,触碰的感觉如同从未想象,难以相信。

是孙茜自己主动约了年浩在学校旁边公园里见面的,至于约出后该做什么,原先的想法已经消失不见。只是当她引着年浩公园角落一处长廊中,相伴坐下后,看着年浩的脸,已经无法阻止了自己心中的感情,不由自主的吻了过去。年浩没有拒绝,却也没有多余的互动。这般的做法,让孙茜更为的脸红了。孙茜知道,现在的年纪不适合谈恋爱,已经高三的她,需要的更多的时间来考取自己所想要的学校。只是内心之中,无法宣泄的情绪一旦破裂,吹的再大的气球也会在手中陡然的飞走,没办法抓住。

一点都没有感觉。年浩给自己做出的回应便是这样,他目光在孙茜身上扫描了一阵,最后落在孙茜的胸口凸起处,他对自己辩解着,似乎只是对女孩子那具有青春气息的身体感兴趣。但辩解的东西,大都是充满了借口,真实的原因自己都无法思索而出。长廊尽头刮来的风,那么熟悉,跟黄浦江上的风比只是少了一点潮湿。想到此处,年浩有点释怀了,他没有拒绝的原因,也许是当日姚洛轩没有拒绝自己亲吻一般。

两人的心思各不相同。只是在这个时刻,似乎两人需要的都是一种相伴。年浩身子微微一动,伸手搂住了孙茜的肩膀,将她微微的向着自己的肩膀靠紧着。如果那天,我也这样将姚洛轩搂住,会怎么样?年浩是这样想着的,他闻着孙茜头上洗发水的味道,也听到孙茜悸动的心在蹦蹦蹦的狂跳着。而自己的心呢?毫无波澜。余光之处,年浩看了一眼另外一只手上戴着的小米手坏,上面显示的心率还只是显示可怜的六十五。这种频率的心跳可不是好事,对于一般人来说是这样的。但对年浩来说,六十五已经非常高了。

九十八。这是那天年浩在黄浦江边亲吻姚洛轩的心跳。也是年浩十七年来,唯一一次不靠自己手段而有着正常人心跳的频率。年浩在年幼的时候,就因为心跳慢,几度被送入医院隔离治疗。在他成长的路上,最终找到故意让自己心跳加速,达到正常水平的调节方法。否则的话,他可能终身会在医院中度过。

孙茜的整个身体靠紧了年浩。不仅是洗发露的清香,少女独有的香味也涌动而出。年浩不由自主的闻着,这带给他一种安详的感觉。年浩微微向下低头,吻在了孙茜的额角处。女孩子肌肤特有触觉再度萦绕在心头,只是感觉的不一样。但这种感觉对于他来说,十分的舒坦。十七岁的男孩,亲吻十七岁的女孩额头,本就是一件完美的事。青春的年纪,就是这样。任凭刚发现的世界如何的风吹雨打,只是这样的一个事,可以堪称完美。孙茜感受到了年浩嘴唇上的触感,心头暖洋洋的,一切的不安消失无踪。只是,她的这一次初恋,给了并非真心与她一起的男孩。因为年浩此刻脑海中想的,则是如果怀中抱着是姚洛轩那多好。可现实就是现实,希望仍旧是无法锁定的。

两人拥在一快,持续了很久的时间。不知从哪个角落传来的脚步声,立刻让孙茜端坐了起来。她脸色通红,太过于害羞显的身体有点疲劳。的确,从一颗动荡不安的心,到确定了自认为的关系后,让身体消耗了过多的体力。孙茜紧张的呼吸着,让氧气荡漾在自己胸口,新陈代谢一般,等待着恢复。

“高二我就喜欢你了。”沉默了一会,孙茜鼓足勇气说着。声音很小,却很细致,每个音都在准确的位置,深怕年浩辨别不出。

年浩将烟头掐灭,又点了一根。这个年纪可不能抽烟,但年浩无所谓,他根本不需要理由来回应他人对自己抽烟的看法,只要在学校不抽就行。几口烟雾进入肺中后,女孩身上独有的香味萦绕着心头,散不了。

“没想到学校还有喜欢我这样子的人。”年浩说着,看着孙茜不敢正对自己的眼睛。确认了眼前这个女孩的情绪未有半点扯谎。缓缓的站起身子,向前跨了一步,看着长廊外,公园的景观湖。也许是周二的关系,这个小公园没有多少人。经过一阵确定之后,他看见了环卫工人在不远处收拾着东西,而刚刚的脚步,必然是他踩在河边木质地板上的声音。

“你不是很好吗?”孙茜说。

“好吗?我身高只有一米六五,顶多再长三公分。体重一百五,有点胖。小眼睛,国字脸,根本不是帅哥,你们这种女孩怎么会喜欢我?”

“喜欢就是喜欢。”

“你非常漂亮,可以说是我们班级为数不多的美女了。”年浩转过身,坐在对面的栏杆上,看着孙茜。

“你又不是太难看。”孙茜抬起头,注视着年浩的眼睛。

“我记得旁边几个班级的帅哥都向你写过情书。”

“长的太娘了,我不喜欢这种人。”

“好像旁边三班的一个肌肉男也喜欢你啊,追了你几次。”

“他都追到我家里,被我爸吓掉的。”说完,孙茜补充着:“看见我爸就像猴子一样灰溜溜的跑了。”

“有点扯话题了。”年浩说道,“接着,你打算怎么办。”

孙茜摇摇头,她也不知道,未来如何,剧情就该向何处发展,都没考虑过。

“青春啊,就是这么来的。”

“你怎么说话的语气一直那么带着大叔色彩啊。”

年浩点点头。他将烟掐灭,回答着:“可能我遇见的一切,比你知道的多,甚至比年长我数十岁的人都多。”

听到这里,孙茜想起了年浩的身世。年浩是一个孤儿,十七年的新春初一,他被包裹在浅色单薄的被褥中,丢弃他的人为了保暖,里面还胡乱塞了很多废纸。那些废纸是从挂历上撕下来的。就这样一个襁褓中的婴儿被人丢在了福利院门口,没有哭泣,就这么安静的呆在门口。等福利院的人打开门,发现了这个小孩时,他脸都冻青了。福利院的院长急忙报警,连续三个月发通告找线索,都没办法找到他的亲生父母,于是乎,他就这样独自呆在了福利院。

“为什么姓年?”孙茜在高一的时候碰见年浩,就这么问。当然,在这个问题出现之前,孙茜已经从老师口中得知了他的身世,但为了能第一次跟同学沟通,就随便说了这话。

“因为我是过年时候被发现了,他们无聊的给我弄了一个姓。”冷漠的回答,之后便是没有任何言语。

但在刚才的话题下,孙茜理解错误了,她只是认为一个孤儿的成长遇见,比他们这些在父母脚下的孩子遇见的多的多。可年浩所说的遇见,可并非指着这个。

不知如何接话了,又沉默了起来。

过了一分钟后,年浩才说道:“那你认为我喜欢你吗?“

“我认为应该是的。“孙茜沮丧了,身为女孩的她,感觉总会比任何人都灵敏。

“如你所愿,你给我的感觉很特别,不然的话,我怎么会跟你来这边。“年浩说,”凡是真心付出的,不管结局如何,总会有诸多的收获。老实说,上午你害羞的跑到我面前,约我到这里,我就已经预感了。我在学校的情况你也知道,没有朋友,我只是安静在旁边,像旁观者一样看着。像我们这样的年纪,不应该是我这样,十七岁的年纪应该拥有十七岁应该有的一切。我现在说的,不管你懂不懂,我希望你能记住,再认真的确定一下我们是否应该成为男女朋友。毕竟,你将初吻给了我,不管如何,我总得做出点什么姿态吧。为什么要这么说,或者,我现在为什么会说这些,也许你现在不了解,可能今后你都不会了解。但你能确定,你现在需要的是什么吗?成为我的女朋友,出双入对?哦,这可难办,一旦被那些像蠢货的老师知道,对你来说麻烦可就大了。而我刚才回应你的那些,我却是十分知道我需要的许多东西,你也给我。你很美,散发着你所处年纪该有的青春年华,而我需要的就是这种色彩。我的眼睛可是黑白一片,你身上却有淡淡的色彩。不知你能不能听懂,这可能会让你失望,但的确这一切的实情,便是如此。“

孙茜思索了一阵,年浩话语之中的词汇,那需要与不需要的交错,让孙茜越来越沮丧。

“不过,我只是想知道,你喜欢我吗?“孙茜还是问着。

“仅此?“

“仅此。能直白一点吗?“

“我能答应的,便是你不会被抛弃。“年浩直白的说着,十几个中文字,不加任何感情的修饰。”你也知道我是孤儿,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既然你肯为我,那么我也肯为你。如果你真要探究我到底喜不喜欢你,那么抱歉了,这个答案我可给不了。“

“有你这句就够了。“孙茜咬了咬嘴唇,失落的感觉转转悠悠的在心头。”我想知道,我喜欢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年浩沉默了片刻,两只手握住了孙茜的双手,说:“如果你义无反顾的话,我可以告诉你诸多事,只是会让你震惊。“

“义无反顾?“

年浩点点头,重复着:“义无反顾。“

“能解释一下吗?“孙茜问完,立刻补充道:”简单一点的解释。“

“简单点?这么说吧,让你跟我去开个房,睡个觉,你可愿意。“年浩说着,语气单调,最后四个字的询问却没有任何带着疑惑的神情。

“你过分了!“孙茜低声吼着,如同幼小的孩童将心爱的玩具给朋友玩,朋友直接扔地上踩踏的那种感觉。虽然愤怒,但她没有将被握在年浩手心中的双手抽开。因为年浩的手,给了她安全的感觉。

年浩拉起她嫩嫩的小手,放在自己唇边,轻轻吻了一下,而后放开,紧接着从口袋中掏出烟,给自己点了起来。几个烟圈吞吐后,他才说道:“你决定好了?“

孙茜没有回答,只是低下了头,满脸通红。

孙茜从小就是乖乖女,父母是公务员,家境殷实,生活无忧,虽说与其他孩子一起从小接受义务教育,但在课余时靠着父母获得了更多的教育资源。这也让她成为一个他人口中所谓的“邻居家孩子“。她时常的被其他家庭作为教材跟他们的孩子相比,这种先天的优势让她成为瞩人眼目中花环。她的一言一行都受到了诸多人的注视。她从小是一个美人胚子,成长路上更是越来越美,却也不是所谓的妖艳之美。清秀的面容,较好的身材,更多的是围绕着全身一种所谓邻家女孩的魅力。在孙茜自己看来,长相也好,成绩也好,并非是自己所可以炫耀的,只是她乐于这种生活态度。

进入高中的她,随着初潮刚过,渐渐的开始也对异性有了好感。一个正常的女生都会如此。诚然,她的优秀决定了她周遭迎合来了各式各样的人。但是孙茜从未对任何人报以肯定的好感,也从未对人投以嗤之以鼻的厌恶。旁人看来,这种女孩是完美的,但总有嫉妒她的一些人感觉她如此的做作。但有什么关系呢?喜好也好,厌恶也好,人生社会中的交际充满了尔虞我诈,却未影响过她。这其中大多数原因,便是她还是一个学生,只接触了社会的一角。尽管这一角已经肮脏万分。

年浩和孙茜的交谈,在这两年的高中生涯之中,几乎都是场面上的话语,从未触及到其他。高二时的孙茜,身高已经有一米六六了,加上她经常穿着的厚跟的运动鞋,让她比班级中大多数男生都高。排座位时,也因为身高的问题,她就安排在了年浩的旁边。年浩这两年的态度,没有排斥孙茜,也没有故意讨好着她。相反的,年浩经常趴在桌子上,侧着头看着孙茜。孙茜提出过抗议,而年浩仅仅回答她,看女生总比看另外一侧的男生舒坦。这话说的轻佻,却没有任何问题。所幸,孙茜似乎从儿时初入学就已经喜欢了这种目光。

年浩这种行为,遭到了班级中,乃至其他班级中某些男生的嫉妒。有一次,孙茜拒绝了同班一个男生的示好后,不理那男生,趴在桌上,侧着头,却向着年浩那一边。此刻的年浩,已经闭上了眼睛,显然熟睡了。那男生看到这种情况,年轻气盛的他随即一脚踢到了年浩身上。轰的一声,年浩跟他的座椅一起翻到在地。此时,班级中所有的目光投了过来,孙茜立马站了起来,呵斥着男生。男生却说道,我就看他不爽,打他怎么样。年浩晃晃悠悠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将凳子放好,眼睛半眯着,依旧趴在桌上,整个头埋入了胳膊中。男生看到这样,火气更大了,校园欺凌就是这样开始的,没有反抗的孩子,总会被强势者无端的欺负。男生再度一脚,年浩又被踢翻了。

舒坦了吗?我能安安稳稳的继续睡吗?这是年浩眯着眼重新爬起来后说的话。男生没想到这个被老师一直照顾的孤儿,竟然这么懦弱。还有一点,他话语没有一丝的害怕与敬畏,更像是无视着他。年轻气盛,便是如此,怒火燃烧了起来,男生便从后面抓起木质方凳,向着年浩的头砸了过去。彭的一声,木质方凳裂开了,凳脚折断了,男生手中握着一只断掉的凳脚不知所措。那方凳其他的部位,顺着力道飞到了窗口处,撞在了墙壁上。年浩头上鲜血直流,不一会,就将他整张脸掩盖住了。班级其他人惊呼了起来,那男生终于意识到了大错,后退几步,逃出了教室。孙茜急忙从口袋中掏出东西,不管是什么东西,跨了一步,按在了年浩的头上,想要帮他止血。年浩眯着眼,摇摇头说道,你拿护垫给我包,不怕那东西把我血吸干。提醒之后,孙茜才醒了过来,尴尬的收回了手。

这是两人第一次的,所谓的亲密接触。孙茜不知怎么回事,从那一刻开始注意到了年浩这样一个不一样的男孩。当然,那个时候,年浩轻轻说了一句话,当时其他人都害怕的躲开了,只有孙茜离他最近,只有她听的清清楚楚。我死不了,放心——这是年浩轻轻说的。

那一次之后,那个打人的男生经过批评后,带着不甘给年浩道歉才将这个事情解决掉。可是孙茜认为,已经十四周岁过了,伤害他人应该被公正的处理。可是,学校之中有所谓真正的公正吗?这是没有的。一句孩子,一句前途,一句对不起,加上背后的关系,就是这么解决了。为什么你说你死不了——这是事情一切都结束之后孙茜突然向着年浩的问话。年浩当时冷冷一笑,继续趴在桌上睡觉。

应该说这种危险的家伙,应该远离他。但事实一般总会相反,没有一点的起因,一切都会黯然失色。我是从什么时候喜欢这个男孩呢?孙茜自问着,却是答不上来。

话题重回那边。孙茜点点头,坚决的说着:“我决定好了。“

“不错。“年浩赞叹着。

“我更想知道你的想法。“孙茜追问着。情窦初开的少女便是如此。

“有时候,事情无论好坏都是避免不了的。“年浩停顿了一下,继续:”可能会被称之为命运,但这根本不是命运,想走的路便是这样,跨上了没有回头路。“

“你能说的直白一点吗?“孙茜要求着。

年浩放开了孙茜的手,站了起来,用力的抽了几口烟,随后一只手握在了方方正正的木质柱子上。那柱子是长廊的一部分,连接着上下,支撑着长廊屋顶。长长的走廊,加上这么多的木柱,就构成了公园的一道复古风景。年浩微微用力,啪啪啪的响了起来,被他握住的柱子碎裂开了。年浩继续用力,一把就将柱子一整块抓碎,握在掌心之中。在孙茜的注视下,年浩面对着她张开手心。抓下的一整块木材就这样展现着。

“记得一年前,那个砸我头的家伙吗?“年浩提醒着,说:”那是我当初把他头一抓,他会怎么样。“

孙茜张大了嘴,她坚信着眼前看到的这一切,只是觉得不可思议。等年浩甩掉了手上的木材,她才回答:“那他就完了。“

“你当时对我没有害怕,反而连忙给我止血。“

“因为我当时只想帮助你。“

“我相信你这么简单的理由,你就是那么单纯。人家都觉得你做作,但我看了这两年下来,你是一个非常单纯的女孩。而这正是我想要的。“

“你想要的?“

“你们从小拥有的一切,我没有过。不过,你的纯洁简单,这是我应该需要拥有的吧。“

“你这是功夫吗?“

“可以这么理解。“说着,年浩又坐了下来,丢下手中的烟头,又给自己点了一根。”你从小享受的一切该有的,我却没有享受到。你可以理解,我一直在练功夫。“

“好像其中还有什么,你没说清楚。“

“这需要慢慢的发现了。“

孙茜未回答。年浩继续说着:“你没有害怕我满头的鲜血,反而给我止血,那一刻,我心中是感动的。我能从你眼睛中看出,你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如你所说那样,只是为了要帮助我。“

“你说的话,似乎有很多东西。“

“你现在从我这里知道的一切,你能消化掉吗?“

孙茜皱了下眉,的确,这一切似乎是自己所不能理解的。但那又如何呢?孙茜身子向前,向着年浩抱去。年浩没有拒绝,任凭着孙茜抱住了自己。

“年浩,我不知道是怎么开始的,本来的理由都没了,我自己都记不起来了,我只是知道,我喜欢你,这足够了吧。也许你身上有诸多的秘密,我想你会告诉我的,慢慢的告诉我,我真好喜欢你。“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