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点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被死对头觊觎的那些年 > 第九章

被死对头觊觎的那些年 第九章

作者:南休 分类:都市言情 更新时间:2020-01-04 13:09:36 来源:小说啦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不必来日,今日便可,”陆深忽如其来的一句话,让一下子尚未做好心理准备的宋姝慢了一拍,可话既已出,万没有收回的道理。

陆深终究不能以常人之心揣度,宋姝想。

“如何?”宋姝对上他的眼眸,手心在桌子底下攥紧,生怕陆深又会提出什么非人想法。

“给我绣个香囊吧,安神凝气,”陆深单手撑着头,右手拿着筷子搁在桌上,说这话时,眼睛又阖了阖。

一副头晕眼花的形象被他描绘得栩栩如生。

“好,”若是能因此将他的人情给还了,也不算白费一场,“吃饭吧。”

宋姝心里想着九宫盒,微微动了几筷,便食不下去,“能说说九宫盒吗?”

陆深拧眉,看着宋姝将近分毫未动的菜,用筷子指了指,“喏,不吃完不给说,”宋姝沿着筷子一看,他点的菜竟都是自己爱吃的。

陆深的性子她也摸出了几分,闻言又拿起筷子随着他一起吃了起来,将近一盏茶功夫后,陆深放下筷子,宋姝才随着落筷。

陆深单手枕在脑后,半躺在隔壁的暖榻上,慵懒闲散,“九宫盒不就是一盒子吗?值得你这么费心?我过几天就给你找来。”

话说得随意,但宋姝信。

若说陆深在宋姝眼里还有一丝长处,那便是守诺。

外面夜里打更人的声音在这个漆黑静谧的夜里格外突兀,陆深躺在暖榻上分外悠闲,看着宋姝那张开了又闭上的红唇,蹭地站起,“行了,不就是想要我走吗?直说就是。”

边说边往窗户走,“你这是……”

陆深打开窗,接了宋姝的话,“不是不想让人见着我?”说完便翻身而出,窗外的风声和陆深的声音夹杂在一起,不停地在宋姝耳边回响。

——过几日便来送盒子。

宋姝瞧着看不见身影的黑夜叹气,认命地关上窗。

其实她也曾经后悔过幼时的冲动,只不过木已成舟,便随着它去了,但没想到,还有如今日般的这天。

“姑娘,可是要歇息了?”宋姝走出书房,书墨随即跟上,“睡吧,今天也是够折腾的了。”

翌日,宋姝刚起,便有人来寻她,“夫人差人来唤姑娘,说是今日一早一起吃早膳。”

“可是爹爹回来了?”

“老爷昨日黄昏时分回的,”书墨应道,慢了会又说,“老爷昨日归家时略显匆忙,怕是今日不得闲。”

“走,去母亲院子里,”宋姝带着书墨直接穿过前边的长廊,抄了近路往主院走,刚刚进了院子,就听到自己父亲与母亲坐在银杏树下的话。

“黄河下游的堤坝被冲破,京城外的灾民数量愈发多。如今朝廷下令彻查修筑堤坝一案,恐是会牵扯出许多糟糠事。”宋灼语气沉重,江卿卿也是一副眉头紧锁的模样。

“爹爹,娘亲,”宋姝对此事并不明朗,见着他们这般也不由得担心起来,“这堤坝一案可是由父亲主审?”

宋灼见宋姝一来,便停住了话头,“爹爹就是随口一提,开始用早膳吧。”

江卿卿望了眼宋姝,与宋灼对视一眼,便停下筷子说,“姝宝,兵部尚书府前日托人来说了个意思,娘亲与你爹爹打算先接触看看,故与你说说。”

宋灼也道,“虽然不入宫,但亲事还是早些定下来好,等晚了,怕是好儿郎都被人挑走了。”

宋姝本以为母亲会暂后再继续考虑婚事,倒是没想到这般快,“嗯,女儿听爹娘的。”

饭毕,江卿卿便将一本册子递给宋姝,“你都瞧瞧,里边是何家小公子的一些事迹,先估摸着瞧瞧,”她握住宋姝的手,语重心长道,“姝宝,要是你不喜欢,娘再给你挑。”

宋姝看着里面对那人的详细介绍,又想起之前母亲给自己的那本全集,惊愕地问道,“娘,这些都哪里来的?”

江卿卿愣了一拍,转而叹息,“从各府夫人手里撰抄过来的备份。娘亲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也没想到,别人都说,这亲事应从娃娃抓起,我现在都后悔没给你定门娃娃亲。”

说的像是挖胡萝卜似的,宋姝木然地点头,默了默又加了句,“娘,时下京城流行这般相看吗?”

“应该都是,有回娘还在别人那看到关于你的帖子……”江卿卿略微叹气,自己看别人的册子还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可看到别人翻看自己女儿的册子,总感觉像是被人挑挑拣拣。

宋姝嘴角微顿,颇为僵硬地回道,“啊,是、嘛。”

“你先回去吧,记得娘说的话。”

宋姝的身影踏出屋门,宋灼便拉了江卿卿的手,手绕到后背抚上她的黑丝,“姝宝是个有主见的,你又何必这般忧心。”

江卿卿被他这突而其来的话想起了之前宋姝的话,“灼郎,姝宝前几日问我,何不再生一个?”

这些年来,她一直想要再生一个,怎奈宋灼总是不允。

宋灼的手僵了片刻,用力把江卿卿抱到自己胸前,“卿卿,我不想再让你独自经历那种痛楚,”他怕了,他真的怕了。

一个人站在产房门外焦急戳心地等,听着屋里边声嘶力竭的吼声,那种无力的噬心感,他万万不敢再尝试一次。

“卿卿,我怕,”他怕这么些年像是幻影……

江卿卿的手指微微蜷缩,而后搂住他的后背,声音轻柔软糯,“那些年都过去了。”

她现在只愿阖家顺遂,姝宝的亲事不像他们这般坎坷就好。

另一头,宋姝回到院子,便将这册子递给书墨,“先收起来,”这婚事还没个定数,迟会再看也不急。

书墨接过册子也不走,“姑娘,有只鸽子一直在书房窗口停着,赶都赶不走……”

下人们捉也捉不住,那鸽子像是成精了一样。

宋姝还未走进自己的寝屋,闻言有些好奇,换了个道,“去瞧瞧。”

书墨刚刚打开那书房的门,那鸽子就似神出鬼没般地落在宋姝的肩上。

“姑娘,你站着别动,奴婢这就帮您来……”

宋姝看着这鸽子一笑,右手轻轻地顺着鸽子的毛,将它拿下解开脚上的信筒,“无事,一只信鸽。”

只是不知道是谁送来的信鸽,“书墨,你先出去吧,我在书房自个待会儿。”

宋姝打开卷纸,看着这那龙飞凤舞的落款,略微吃惊。

陆深?

难道九宫盒有消息了?

往其信纸上方一瞧,只堪堪三个大字——寿礼见。

没头没尾,看得宋姝心烦,也不知道陆深又要搞什么。

早知道应该先问问三师兄,再决定要不要陆深帮忙。

“书墨,”

书墨打开门应了声,“你去打听打听最近哪家府上要办寿礼,”宋姝将那小纸条放入灯罩内,待其化成灰烬。

刚刚模完两页纸,书墨便从外头回来,“姑娘,今日荣王府向各家发了帖子,说是下个月初荣王四十大寿。”

“只有这一家?”

“目前只有这一家,夫人今早也收到了帖子。”

母亲也收到了,那早膳时怎没听她提及。

“罢了,先下去吧,左右再等十几日。”

“父亲离家了?”宋姝想起早膳时宋灼说的黄河堤坝案,心底总是隐隐担忧。

“老爷半盏茶功夫前刚离开。”

“下去吧。”

宋姝到窗前放飞信鸽,回到书桌前开始临字帖,下笔堪堪两字,信鸽又落回在书桌前,“叽叽”“叽叽”。

停下笔,弯腰与信鸽持平,“叽叽?”

“你是饿了吗?”

“叽叽”

“书墨,让人备点鸽子吃的东西来。”

宋姝干脆停下笔,看几页书打发时间,待鸽子将碟子中的吃食一一叼完,才重新将鸽子捧回窗前,“去吧。”

不到一盏茶工夫,窗子外又响起鸽子啄窗的声音,宋姝扶额,陆深又在搞什么幺蛾子。

打开窗,鸽子一见着她便“叽叽”,身子侧倾,将右脚微微抬起,朝宋姝示意,宋姝见着这般鸽子举动,不由得一笑,也不知陆深是从哪弄来这么机灵的鸽子。

拆下纸条,小纸条上明晃晃的几个大字——蠢鸽子,回信!

蠢鸽子?

还真是拐着弯来挖苦别人,嘴皮子功夫和小时候一样毒……

“好鸽子,你等等我,”宋姝摸着鸽子头安抚几声,便回到书桌前截纸,在动笔时却犯了难,陆深从小就不走常人路,这是要自己给他回什么?

真是一碰着他就头疼,惹不起还躲不起。

看着陆深写的那几字,宋姝落笔。

这样也算是回了信吧。

“好鸽子,希望你的主人能善待你,”宋姝帮它绑上小纸条,叹气道。

小时候陆深抓了一只蛐蛐,就会再抓一只,好让这两只蛐蛐斗个输赢,只希望现在他已经没了这种丧尽天良的想法。

不然,这鸽子也是讨不着好。

“去吧,”宋姝将鸽子往天空一抛,看着它往荣王府那边飞去,心情莫名好了不少。

“蠢鸽子,笨宋姝,不知道有来有往嘛,”陆深躺在荣王府后院的吊椅上嫌弃道,都说好了一笔勾销,怎的还不给自己回信。

“叽叽”,“叽叽”,“叽叽”

“过来,”陆深单手枕在脑后,另一只手朝鸽子示意,鸽子从树枝上飞到吊椅前,看到脚上绑着的小纸条,陆深哼地一笑,“这还差不多,走吧。”

这是宋姝第一次给他写信,陆深攥紧小纸条想,他得找个盒子收起来。

“叽叽”,鸽子还在陆深面前晃荡,被他一手挥开,猛然才发现,“蠢鸽子,你怎么肿了一圈?”

“穆阳,”陆深朝着空无一人的院子大喊,穆阳随即就出现在他面前,“把鸽子送回到白青那去,养好了再回来。”

这么重,以后还怎么好好当信鸽。

等院子里只剩下他一人,陆深才打开纸条……

如遇章节未更新,请发邮件到net@ddxsz.net,我们会在5分钟内更新
點點小說https://www.ddxsz.net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

使用回车Enter返回章节列表、←→上下章、↑↓页面上下滚动快捷键阅读